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帕劳逸闻轶事(图/文)  

2007-11-13 15:44:36|  分类: 帕劳生活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帕劳逸闻轶事(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太平洋深处的美丽岛国
 
 
 
  

科罗尔州是帕劳的首都所在地,科罗尔州州政府所在的岛屿也就叫科罗尔岛,全国三分之二的人口居住在这个州。科罗尔州其实是由许多小岛组成的,这些岛屿相当紧密地串成一片群岛,其格局就像是我们城市里的一个一个的街区一样。

我经常在工作之余独自一个人开着车到海边去玩,在海边找上一片树荫,然后泊下车放上一盘自己最欣赏的磁带,打开车窗任由清爽的海风吹拂着自己,耳边欣赏着美妙的音乐,再欣赏着眼前的那些美丽的珊瑚礁,欣赏着排布在海边的那些巨型扇贝,同时还欣赏着远远近近的那些美丽的、犹如天公之作般美丽的大自然的景色,可以说那种惬意的生活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享受得到的。 

帕劳颇有些意大利的水城威尼斯的味道,也是一个水上世界,只不过两者的区别是水城威尼斯是一座集古老与现代化为一体的美丽城市,而帕劳则像是洒落在晶莹剔透的太平洋洋面上的一串珍珠,因为那是一个由一群原生态的岛屿所组成的岛国。

科罗尔州附近的岛屿都由一座座的跨海桥或跨海马路像绳子一样把它们给连接了起来,人们可以开着车子自由穿梭于各个岛子之间。而那些稍微远一些的岛屿之间也都与克罗尔岛有来往,人们在走亲访友的时候就依赖客轮和游艇来往于彼此。

帕劳几乎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快艇,有的人家把汽艇泊在水边,有的人家则用自己的工具车拖回家去。帕劳人在周末的时候会全家开着快艇到有景点的岛屿去玩,帕劳人特别喜欢吃烧烤,到户外吃烧烤也算是他们居家最大的乐趣了。有的人则喜欢带上吃的喝的,驾驶着快艇到某一海域垂钓,他们对生活没有太高的要求,因为他们是生活在原生态氛围里的群种,生活在这儿的人们可悠闲着呢!

帕劳的首都科罗尔岛与周边的几个岛屿之间一般都靠得挺近,岛与岛之间在落潮时可以看到珊瑚礁都显露出在水面。这些岛屿之间有的是由跨海桥梁连接,有的则只是由简单的水坝式的公路连接,上面没有护栏,“路面”也不太宽,刚开始我开车经过这些跨海马路的时候,眼晕。后来我也习惯了,因为每天都要在上面经过,我也就锻炼的胆子很大了,在那些横跨海岛的马路上行驶的时候油门丝毫不减,几百米长的跨海马路疾驰而过,飙车一族啊!哈哈!

因为工作需要,我们有好些部车子,所以我们这些人也就时常开车出去兜风、出去狂欢、出去潇洒。在帕劳开车一般不会出事,因为帕劳人开车很守规矩,除了极个别吸毒的帕劳人在晚上灵魂出窍时在马路上飚车之外,大白天没有人在公路上抢行,就是晚上的时候也没有违章的车辆。交警也从来不去随便检查你的车辆,只要你不违反交通规则,你就放心大胆地开你的车就是了。

一个节日的晚上,我们举行了酒宴,大家都喝得很高兴,我尽管不太喝酒,但也是喝了几听百威啤酒。很晚了,我离开了酒宴要开车回到我在州政府附近的住处去,我们的另一位翻译泉子跟在我后面出来了,这家伙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想出去兜兜风,来借我的车子。我看他那个样子已经舌头不打弯了,就劝他回去睡觉,不给他车钥匙,然后我就开着车子走了。

第二天清晨五点多钟的时候,突然我房间里的电话响了,我朦朦胧胧地摸索起电话,原来是我们的首席代表打来的电话,说是泉子昨晚喝醉了酒,偷偷开着我们这位领导的4×4丰田越野车出去飚车,因为车速太快,在拐弯的时候把握不住方向盘,掉到沟里去了。幸好这小子命大,没有伤着,但是已经被警察关进号子里了,酒后驾车也是要坐牢的,首席代表要我赶紧去警察局的拘留所看看。

我住的地方离警察局不远,五分钟就走到了,所以我也没有开车子,洗了把脸就匆匆赶到了警察局。我向值班的警察说明了情况,因为我们的首席代表在半夜接到警察局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打电话给州长疏通关系了(国外照样兴这一套啊!),因为他怕泉子这小子坐牢啊!

值班警察放我进去了,他领着我走进了平时没人愿意光顾的拘留所,沿着昏暗的走廊,我们来到了一间窄小的号子前,我看到了蜷缩在墙角的泉子,小号子里面脏得要命,泉子坐在一张破报纸上,因为那里面除了一个抽水马桶之外,什么也没有。

泉子正把脑袋扎在两条腿中间迷糊,警察喊醒了他。一看我来了,泉子跑到铁笼子前,央求我赶紧想办法让他早点儿出去,他说他已经在里面呆了半夜了,这里面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也难怪,临时关押人的地方还能好到哪里去呢。我心里骂了一声:你自作自受啊!但是嘴里面还是要安慰他几句,我告诉他说领导已经打电话给州长了,很快就会放他出去的。

其实帕劳的法律挺健全的,但是像许多国家一样,有些情况也不是不可以疏通的,当然是说一些小案例,大案子那可是谁也插不上手的。泉子很快就被放出来了,我对他说你这真是自找的,幸亏没让你开我的车,否则我也搭进去了,泉子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帕劳没有正规的监狱,因为帕劳的人太少,哪来的那么多犯人呢?

帕劳的监狱可能也是世界上最有“特色”的监狱了,因为这里的犯人基本上是自由的,关押在监狱里面服刑的犯人在白天的时候可以随便出去,行动完全自由,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必须回到监狱里去,监狱就像是服刑人员的旅馆一样。

别看帕劳不大,但它却是毒品大麻的中转站,美国本土毒品市场上的大麻的百分之三十都是通过帕劳进去的。当时在帕劳有一件很轰动的大案子,我在那儿的时候正好遇到了,那是一个长期居住在帕劳的中国台湾人,姓李,他常年在岛上贩卖冰毒和大麻等毒品,警方早就掌握了他的一切,他们安排了眼线,几经周折,抓了个现行。帕劳警方把这位毒枭判了一百多年的徒刑,因为帕劳没有死刑,李毒枭就被关押在科洛尔州的监狱里。

有一天,我在超市里突然看到了这位已经被判处了一百多年徒刑的毒枭,当时我觉得很惊讶,因为他的照片整天在报纸和电视上出现,我认得他,我想这家伙难道是越狱了?可是既然越狱了他怎么还敢光天花日之下招摇过市呢?第二天我到州长办公室有事,我向州长约翰问起这件事,州长笑了笑,只说了一句:他能跑到哪里去呢?

我一想也是,就是让他跑,他又能跑到哪儿去呢?跑到荒无人烟的岛子上,活人也会活活憋死的;从天上逃走,帕劳的海关检查是很严格的,任何人想通过天上逃跑肯定是走脱不了的;要是从海上逃跑的话,划着船要好几个月甚至一年才能到达大陆,还不知道能否到达“生命”的彼岸啊,再说在浩瀚的洋面上亡命,能走得了吗?何必呢?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39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