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我的菲律宾朋友 珍妮(图/文)  

2007-10-20 16:58:06|  分类: 帕劳生活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我的菲律宾朋友 珍妮(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平静的海面犹如明镜一样,看不到一丝的涟漪
 
 
 
 
珍妮是菲律宾人,是一个个头矮矮胖胖,长相普普通通的菲律宾知识女性,但是同时珍妮也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女人,用歌里所唱的:“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这句话用在珍妮身上那可是再恰当不过的了。我在帕劳的时候珍妮克罗尔州州政府的雇员,因为在帕劳除了各行各业都能够看到菲律宾人的影子之外,就连他们的政府部门里也都雇用着许许多多的菲律宾人。作为菲律宾一所名牌建筑大学毕业的珍妮来说,在帕劳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我们当时中标了帕劳的克罗尔州政府议会大楼,这是由美国在关岛颇有名气的MWM设计院设计,再由美国出钱援建的一座现代化的办公大楼,我去帕劳就是冲着这个项目的翻译而去的,本来我从以色列回国以后是要到菲律宾的,那时正是我“下海”闯荡江湖,做着潇洒而又自由自在的翻译官的时候。因为帕劳的这项工程很重要,所以我就被调拨到了帕劳,珍妮当时是这项在帕劳来说算是大工程上的甲方工程监理,她是州政府派来的官员。
 
我和珍妮一开始合作得并不愉快,因为从我们所处的位置来讲,她是来监工的,我们的工程在进展方面要处处听从她的制约。我那时刚从以色列回来,在家休整了一段时间后就飞到了帕劳,对于有些指手画脚的珍妮很是不看在眼里,因为她这人办事有些太细了,作为我们施工方来说最头疼就是这样的人,在以色列闯荡了一年半的我更是不吃她这一套。
 
珍妮像所有的菲律宾女人一样,性情很是温柔,即使我向她大声叫喊她也老是笑脸相迎,弄得我反倒不好意思了。珍妮每天都要和我们在一起工作,时间久了我们也把她当成我们的“哥们儿”了,遇到吃饭的时候她也毫不客气地坐下来吃,而且她还对我们厨师做的中国菜很感兴趣,有时候到了吃饭的时候就赖着不走了,够实在的一个人。
 
不过尽管我们这样对她,有时候她还是要挑挑工程上的毛病,每到这样的场合我都会和她干上一场,珍妮也知道我这个人有些不好对付,所以她对我也是整天陪笑脸,这样一来我们倒成了主动方了。因为在语言方面只有我们俩能够沟通,为了工程的顺利进展,她也不得不迁就于我,后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了。
 
珍妮是个30出头的老姑娘,因为长年在国外谋生,所以她一直没有嫁人,菲律宾有很多人在国外市场奔波,他们已经淡泊了家的概念,所以他们对待婚姻好像也不是那么太在意,当然像珍妮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感情生活,她的“老公”就是新西兰在帕劳的一家公司的副总裁,叫麦考尔,他也是我的朋友。
 
珍妮的这位临时老公其实对她确实也很好,因为在国外就那样,尤其是像麦考尔他们这些西方人对于这样的感情生活看得很开,在克罗尔州大家都知道珍妮和麦考尔是“俩口子”,麦考尔的单位也都把他们俩当成是一家子,公司为他们俩租了一处很不错的房子,他们俩也会经常跑到我们办公室来蹭饭吃,麦考尔其实也很实在。
 
珍妮生日的时候我们在帛琉大饭店为她摆了一桌,她的麦考尔先生也自然就在被邀请之列了,帛琉大饭店在帕劳来说也算是很上档次的一家大酒店了,那里是当年国民党执政时在帕劳设立的一个大据点,专门负责登陆帕劳的台湾国民党党政要人起居的综合大酒店。后来台湾民主化了,也可谓风云突变,民进党成了执政党,国民党成了在野党,于是帛琉大饭店也就实实在在地成为了一个完全对外开放的大酒店了。那天在生日酒宴上珍妮喝醉了,胖又圆的脸蛋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后来麦考尔在帕劳的工作期满回国了,留下了孤零零的珍妮在帕劳,因为没有了自己的男朋友,珍妮感到无比的失落,她一心就想离开帕劳,尽管她在克罗尔州政府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但是毕竟那里有着她难忘的一段感情生活,麦考尔的离开影响了她的事业和生活,珍妮回国了。
 
尽管珍妮回国了,但是对于我这个曾经的中国同事她也还是一直没有忘记,我们会经常发送一些电子邮件给对方,把我们彼此的情况告诉一下对方。后来我也回国了,放弃了我的自由翻译职业,进入了机关工作,但是我们还会经常互发邮件。有一天珍妮给我发来了一封电子邮件,信中告诉我说她已经到了新西兰,因为她的麦考尔没有忘记她,他为珍妮在新西兰找到了一份工作,珍妮终于如愿以偿了。
 
对于自己的这段感情生活,珍妮对我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忌讳,因为她知道我这人是可以交心的异国朋友,我曾经问她会不会因为麦考尔而影响自己一生的归宿,温柔而又善良的珍妮对我说其实人的一生有很多事情是说不清也理不明白的,只要麦考尔在乎她,她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一生。
 
真是一个痴情的女人,看来痴心的女人也是无处不在的啊!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361)|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