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海岛邂逅“国军”海军年轻军官们(图/文)  

2008-01-20 16:09:00|  分类: 帕劳生活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海岛邂逅“国军”海军年轻军官们(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丁字路口  @前行(东)是去科罗尔州中心 @后行(西)是去马拉嘎岛 @左行(北)是去麦英斯岛 

 

 

 

        帕劳的科罗尔州是由科罗尔(KOROR)、马拉嘎(MALAKAL)、麦英斯(MEYUNS)三个主要岛屿组成,其它的小岛上没有人烟,基本上是一些蘑菇般的海岛散落在这三个主要岛屿的周围。

    其实这三个岛子相隔的也很近,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一个大海岛,这些岛与岛之间的海水都不很深,只有在科罗尔和马拉嘎之间有一条深深的海沟,我在前面的文章《魔鬼训练法》中曾经提到过。

    这几个岛子都是由一条没有护栏的跨海公路给相互串联起来,不过在那条海沟的地段是一座有着护栏的跨海桥,尽管桥不算太宽并且也很短。科罗尔州最繁华的地段就是科罗尔岛,因为州政府所在地在科罗尔岛,议会以及其它的政府机构也都是在科罗尔岛,惟有总统府是在麦英斯岛,就在我们总部住的马路对面的不远处。

    最经常到帕劳旅游的是欧美游客和日本游客,当然来自于台湾的游客也不在少数,台湾到处花钱买外交,像帕劳这样依赖外援的小国家自然是他们主要的争取对象,尽管小小的帕劳人口不过三万人,但是在联合国里这也是一个席位啊,投票表决的时候那也是一票!最终台湾把帕劳从我们中国大陆的手里夺过去了。

    从台湾到帕劳有旅游专线,坐飞机只需要二、三个小时的时间,所以从台湾去帕劳旅游的游客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我在帕劳每天看到的面孔中外来人几乎占一半,到了旅游旺季的时候满大街都是白色人种和黄色人种,黝黑肤色的帕劳人却反而显得少了许多。

    岛国帕劳不但是普通的游客经常光顾的地方,就连美国和台湾的军舰也是时不时地浩浩荡荡地开进去,那些耀武扬威的军舰到了帕劳都是停泊马拉嘎岛上的码头上,因为那里是帕劳的深水港区,帕劳深水位的海港码头就是在马拉嘎岛。帕劳没有军队,全国不到三万人口,就算他们是全民皆兵,又能够与谁抗衡呢?所以帕劳的安全就有美国人来维护了。

在科罗尔的大街上经常有一些美国海军大兵或者是台湾海军官兵出现,每当外来的这些大兵们登陆帕劳的时候,整个科罗尔州尤其是科罗尔岛上的大小酒吧里、歌厅里、快餐店里、旅游景点里都是他们的身影。

当然,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以前在电影里所看到的美国大兵一只手拿着酒瓶子,另一只手搂着年轻女人晃晃悠悠招摇过市的镜头了,现在的大鼻子美国大兵还是很文明的,这可能是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了,人类已经进入到“文明社会”的缘故吧?

    现在的台湾“国军”大兵们也全然不是以前留给我们的那种兵痞形象了,我们已经无法再把以前的“国军”与现在的“国军”来进行比较了。我在帕劳的时候多次与那些到帕劳进行“友好访问”的“国军”官兵接触,从他们的言谈中我觉得他们其实与我们相差无几,如果没有那身军装的话,他们和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之间丝毫不感到别扭,当然也没有一点点的恐慌,中国人在外面都是一家人,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有什么敌对心理,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中国人。

    一天,我开着车子去科罗尔州州长那里有事,从州长办公室出来在回驻地的路上我遇到了五位年轻的台湾“国军”的海军军官,他们都是一些年龄在20多岁,最大也就是30岁刚出头的年轻人,他们看上去很有朝气也很帅气,脱掉了军装其实都是一些阳光大男孩,你很难把他们与当年那些“祸国殃民”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国军”联系在一起。

这几个年轻的海军军官站在马路边,见到我一个中国人开车过来了就与我打招呼,看样子想搭我的车子,因为帕劳没有公交车,出租车也很少见到,全科罗尔岛也没有几辆,他们要赶回到马拉嘎的码头去,走路的话需要一个来小时的时间。

我停下了车子,他们显然也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问我是否要去马拉嘎岛,他们对我说他们要赶回到军舰上去,几个人想搭我的便车。其实我们的驻地不在马拉嘎那里,往前面不远处我就要右拐弯上桥,过了这座连接科罗尔与麦英斯的跨海公路桥之后,上了麦英斯岛一百来米远就是我们总部的大院了。

    但是我不想让这些年轻人失望,于是我就招呼他们上了车,他们一行五个人,我的车只能拉他们四个人,于是我只好让他们其中的一个较魁梧的坐在我的副驾驶座位上,其余的四位都到后排上挤一挤,因为帕劳的交警都是开着警车沿着公路巡视,只要见到他们的时候注意一些就行了,我的车窗玻璃是深色的,从外面看不到里面。

    我拉着这五位“国军”海军军官启程了,经过拐弯路口的时候我没有拐向跨海公路,而是一路直奔马拉嘎岛的码头而去。我们一路上聊起天来,这几个年轻的“国军”海军军官当时还以为我是台湾人,因为帕劳有着太多的台湾生意人,当他们知道我是来自于祖国大陆的一名公职人员以后,觉得非常的稀奇,并且也很都开心,他们好奇地向我问这问那。

他们对祖国大陆知道得甚少,因为他们所接受的都是传统的敌视大陆的教育,现在两岸交流多起来了,双方开始有了更多的接触了,但是对于没有到过祖国大陆的年轻人来说,大陆依然是一个深奥的所在。

就像我们当年所受的教育,说是台湾人民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去解放他们,而台湾人所接受的教育也是大陆人民正处于十八层地狱之中,他们要光复大陆,解救出“苦难”的大陆同胞,正是因为这些幼稚的政治宣传,才导致了两岸的猜疑与敌视,造成了两岸人民复杂的畸形心态。

    其实我们把中心问题放在祖国的统一大业上才是真正解决两岸关系的关键所在,而并不是去把谁从“水深火热”中给解救出来,因为人都是有头脑的,你说人家是在苦难的深渊,在炼狱般的十八层地狱,可是人家觉得比你过得还好咧,这样的一些幼稚的口号反而造成了双方一些心理上的抵触,逆反心理反而更加重了。

我对这些年轻的“国军”军官们提出的问题一一作了问答,我也不失时机地把大陆的现状向他们做了介绍,尽管这段路途不长,但是我们一路上谈笑风生,彼此介绍着海峡两岸正在发生着的巨大变化。

海峡两岸关系的缓和与紧张其实不光是政治家们议论的话题,尽管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人,但是作为我们这些被人为地隔绝了半个多世纪的两岸人民来说,和平统一是大家的共同心愿啊!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204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