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女人国”里的男人 (图/文)  

2008-10-30 15:00:14|  分类: 帕劳生活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女人国”里的男人 (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太平洋上的帕劳土人

 

 

 

       我在帕劳(Republic of Palau)认识了不少的当地土人,而尤里卡和我的相识则很富有戏剧性。尤里卡是一个祖祖辈辈生活在帕劳的密克罗尼西亚人,是纯种的帕劳土人,他长得结结实实的,壮得像一头牛。其实帕劳的男人都长得很壮,因为从小就在太平洋上闯荡,练就了他们一身的肌肉,许多人长得膀大腰圆,就像大块头的摔跤运动员。

       我刚到帕劳不久的一天,那天的天气很热,大中午头的那股热劲儿就像是在洗桑拿一般,我开车赶往帕劳岛上的大商场Surangel的建材商店去订购材料,因为我是翻译,自然也就负责采购。我开车上了州际公路,帕劳的公路状况与我们国内的公路是无法相比的,因为它毕竟是一个岛国,全国总共才几万人啊,那条所谓的州际公路在他们眼里或许就是通天大道了。

尽管帕劳岛上的路况不怎么好,但是岛上的人们开车都很文明,不管是帕劳当地人,还是美国人、日本人、新西兰人、菲律宾人以及我们中国人,大家都很遵守交通规则,在那里一般很难看到有人在路上随便超车,或者有人冷不防夹塞在行进的车辆当中给你来个措手不及。

因为正是中午时分,马路上的车辆不算太多,所以我加快了车速,很快就到了商业区一带,我正向前行驶着,忽然一辆疾驶的轿车插到了我的前面,我赶紧急刹车,这才没有与那辆车相撞,仅差不到半米的距离。我火冒三丈,加速赶上那辆车,冲着那位开车的帕劳土人骂了一句(当然是用中国话了!),车里面是一位粗壮的土人,他见我气势汹汹的样子,赶紧对我笑了笑,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油门一加,加速拐上了通往Surangel的那条路。

快到Surangel建材商店的时候,我从反光镜里面看到那辆车也跟上来了,我更有些火了,我想你违反交通规则,还有完没完了?我把车停在商店门口,下了车,冲着那辆车走过去,那辆车在我的身边停住了,那位黝黑的土人走了出来,只见他满脸堆笑,连声说实在对不起。他说:他有急事要去爱莱州,所以车速就有些快了,差点儿和我撞车。

人家都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赶紧说:没关系的,反正也没有出事,你不是还有事吗?那你快赶紧走吧。那位帕劳土人见我气消了,挥挥手与我说了声再见,然后开车朝着爱莱州方向飞驰而去。这个人就是尤里卡,后来他成了我的好朋友。

这件事过去好些日子了,有一天我开车从外面回来,看到两个帕劳年轻人正在我们大院门口的树荫下聊天,我看出其中一位就是那天差点儿与我撞车的那个人。因为他那天特意追上我,并诚恳地向我道歉了,我觉得这人还真是挺不错的,于是停下车与他打了个招呼。

那人看到了我,赶紧向我走过来,他再一次地向我道歉,搞得我很不好意思,我说:你还把这事放在心里啊?那天我的态度也不好啊,也该向你道歉啊!其实我心里真的挺后悔,因为尽管当时我是用“国骂”骂的他,他也肯定不知道我是怎样骂的,但是毕竟我当时是一脸凶巴巴的样子,人家也知道那般样子的人嘴里是说不出好听的话的。

那人向我介绍自己,他说他的名字叫尤里卡,就住在与我们相邻的一条街上,他说如果我有时间的话请到他们家去玩,我自然是答应了。尤里卡说他们家在帕劳也是属于大户人家,帕劳的几个主要家族都与他们家有血缘关系,一开始我还以为尤里卡是在吹牛,后来我问过另外的帕劳土人朋友,他们说尤里卡没有撒谎。

不过这种血缘关系并没有惠及到尤里卡家,我去过他家,尽管他们家的房产不少,可是并不是有钱人的样子。我看到他们家里有好几个黝黑的小孩子在玩耍,尤里卡说这些孩子有的是他的兄弟,有的则是他的侄子。帕劳人尽管生活不富裕,可是生起孩子来那可是毫不含糊,不过好在国家每年都会给他们老百姓一些补助。

我见到了尤里卡年轻的老婆,她是一个典型的帕劳女人,黑黑胖胖的,不算漂亮,但也不难看,我到他们家的时候她还张罗着要我喝茶,可是看到他们家乱糟糟的样子,我也坐不下,我在他们家里的院子里待了一会儿之后,就告辞离开了。

尤里卡也算是有工作的人,他在一家外国人的公司里挂职,所谓的挂职就是帕劳的所有外国公司都必须安排几个帕劳当地土人,即使他们不工作公司也照样要给他们开工资,尤里卡就是这样的一个“混混”,干不干活的人家都给他开工资,倒也活得轻松自在。

我和尤里卡也时常一起到酒吧去喝酒,但是每次都是我买单,因为帕劳男人在家里没有地位,家里的经济大权有老婆控制,尤里卡的口袋里没有几分钱。尽管他每个月也会有三、四百美元的收入,但是这些钱他没有支配权,他得把钱交给自己的老婆。我当然知道尤里卡的难处,所以我也从来不会让他难堪,当然了,他也从来不知道客气一声,因为他觉得我们中国男人口袋里有钱。

帕劳男人像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男人一样,骨子里也是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快速发展,进入岛国的俄罗斯小姐们、菲律宾小姐们、还有近几年占绝对优势的中国小姐们充斥在帕劳的酒吧、酒店、歌厅、按摩中心里,帕劳的男人们眼花了,原本在他们眼里的那些每年评选一次的漂亮的帕劳小姐其实根本就不漂亮,她们的模样根本就比不上外来的女孩子,帕劳的男人们这才明白原来这世界是如此的缤纷灿烂啊!

尤里卡和许多的帕劳男人一样,尽管兜里没有钱,但是也很喜欢女人,因为他们身体彪悍,体格很大,再加上热带地区的人们对性的要求更加频繁一些。但是他们这些男人实在是很可怜,因为那些外来的女孩子知道他们没有钱,而且也知道他们的老婆要是抓到现行的话,那是会闹得天翻地覆的,所以不管是俄罗斯的还是菲律宾的还是中国的女孩子们,她们并不喜欢帕劳的男人,因此,色情场所里很难看到帕劳男人们的影子,即使是有,他们也总是躲在角落里,不敢让熟人们看见,怕他们给自己的老婆报信,那样的话,就会发生“地震”。

尤里卡为此很难过,他时常和我谈女人,他说他很喜欢中国女孩,可是口袋里面没有钱。我的好朋友亚群经常到我们办公室来玩,有好几次尤里卡也来找我玩都遇到了亚群,每次尤里卡见到亚群的时候,两只眼睛就直勾勾地瞪着她,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搞得人家亚群很不好意思。当尤里卡知道亚群只是我的普通朋友之后,他就更想入非非了,有一天他竟然恬不知耻地对我说他喜欢亚群,要我给介绍一下,我心想我总算知道什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像个大黑猩猩似的!

我私下里曾经警告过尤里卡,我说人家亚群可是正儿八经的政府官员啊,她可是你们科罗尔州州政府的秘书啊,我劝他别想歪了,可爱的尤里卡看我生气的样子,就对我做鬼脸。当然我知道尤里卡也就是心里想想罢了,他也没有那个能耐,况且亚群也绝对不会看得上尤里卡这种男人的,她曾经好几次对我说:你的这个朋友怎么老是这样色迷迷的,真让人不舒服。我开玩笑地说:男人嘛,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谁让你长得漂亮呢?可是每当我看到尤里卡那副色迷迷的样子,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上去踹上他一脚。

当我们坐在酒吧里的时候,尤里卡的眼珠子一般都是落在女人的身上,和我说话的时候也是那副德行,看见女孩子他就迷失了方向。尽管我很讨厌尤里卡对女人的那种垂涎,也经常取笑他那色迷迷的眼神,但是,我们俩在那段日子里一直是好朋友。尤里卡说过:女人,是上天送给男人们来欣赏的,不管哪里的男人都喜欢漂亮女人,这是人的天性啊。说这话的时候,好像他忘了自己依然生活在一个母系社会里,我真怕他会在睡觉的时候说这样的梦话,那样的话,他老婆会把他踹下床去的,因为,帕劳的女人是男人的一片天,那里,是女人的天下。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2371)|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