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沿着耶稣的足迹(连载37) 再见,耶路撒冷 (图/文)  

2010-03-04 15:03:21|  分类: 【纪实】 沿着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沿着耶稣的足迹(连载37) 再见,耶路撒冷 (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橄榄山上:耶稣升天前对门徒们作最后的嘱托

 

 


我走出了圣墓大教堂,我站在了教堂的大院中,因为刚刚走出有些昏暗的教堂,高悬在空中的那轮火辣辣的中东烈日刺激着我的眼睛一时间难以睁开。我眯起眼睛,我感觉自己的身边走动着络绎不绝的游人。教堂内的庄严,教堂内的凝重,使得刚刚走出教堂的我依然没有平复那无比激动的心情,我想,这恐怕不是我一个人当时的心境,而是每一个走进圣墓大教堂的人所共有的一种庄严而又肃穆的心灵感受。

中东的烈日总是那样的明光而又灼人,万丈光芒洒落在古老而又年轻的耶路撒冷的每一处地方,太阳还是那个太阳,耶路撒冷还是那个耶路撒冷,就像耶稣时期一样,火辣辣的阳光依然照射在耶路撒冷的每一条大街与小巷,也照射在每一个犹太人以及朝拜者的身上。我沐浴在火辣辣的中东阳光下,怀着敬崇的心情,我凝望着眼前的圣墓大教堂,我在仰慕,我在思想。

耶稣的肉身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是耶稣的思想却留在了人间,就从耶路撒冷这里开始,基督的思想开始传到了欧洲,又传回到了亚洲,后来,它又被传到了非洲和美洲,最后,基督的思想已经传到了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

耶稣在骷髅地这里被钉上了十字架,用他的生命为代价,赦免了世人的罪孽。三天后,耶稣复活,四十天后,他当着众人的面,升到天上去了,坐在了天父耶和华的身边。耶稣在升天之前,当着门徒们的面,“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这一切的一切,唤醒了门徒和追随者们那已经遭受了重创的心灵,他们开始了耶稣后的传教,耶稣本来有十二个门徒,因为犹大已经叛变,出卖了耶稣又自杀身亡,所以也就不配再顶着耶稣门徒的头衔了,于是,门徒们经过严格的推举,把忠心耿耿追随着耶稣的马提亚定为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尽管这是后耶稣时期的事了。

《使徒行传》记载:“于是选举两个人,就是那叫作巴撒巴又称呼犹士都的约瑟和马提亚。众人就祷告说,主阿,你知道万人的心,求你从这两个人中,指明你所拣选的是谁,叫他得这使徒的位分。这位分犹大已经丢弃,往自己的地方去了。于是众人为他们摇签,摇出马提亚来。他就和十一个使徒同列。”就这样,耶稣的门徒依然还是十二位。

耶稣的大弟子彼得成了门徒们和追随者们精神领袖,这位曾经的加利利湖的渔夫,如今已经成了基督教的灵魂,他领着众门徒和追随者们继承了耶稣的事业,他们成立了耶稣教会,开始了基督教会萌芽时期的全历程。但是,基督徒们的所为却遭到了法利赛人和贵族们的仇恨,他们勾结官府疯狂地捕捉和杀害基督教徒,这其中最活跃的一位法利赛人就是扫罗,也就是后来成为对基督教的世界性传播做出最大贡献的保罗。

当时的保罗是一名法利赛激进分子,在清除基督教的“白色恐怖”中,保罗一马当先,他领着人到处追杀基督徒,《使徒行传》记载:“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当时,信奉耶稣的人越来越多,为了处理教会内的诸多事务,十二门徒根据民意,选出了七位执事,司提反就是其中的一位,他也是最受众人喜爱的人,“司提反满得恩惠能力,在民间行了大奇事和神迹。”“司提反是以智慧和圣灵说话,众人敌挡不住。”于是,法利赛人和贵族们就想杀害他,保罗一马当先,率领手下人捉到了司提反,并参与杀害了司提反。那时的保罗,已经成为了基督教徒们痛恨的仇敌。

后耶稣时期的基督教徒们以耶路撒冷为根据地,开始了四处传播基督的思想的活动,十二门徒们已经不再是整天跟在耶稣后面,一切根据耶稣指点来行神迹的那般所为了,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混迹于百姓当中,向他们传播天国的福音,官府自然也没有放过他们,他们四处被通缉,法利赛人和贵族们想把基督教徒斩草除根,保罗率领着手下也是积极地四处寻找基督教徒们,全国各地处于了最严峻的时刻。

我的思想又回到了现在,回到了我身处的耶路撒冷老城。我迈着疲惫的步子,离开了圣墓大教堂,我又走在了圣城的大街小巷里。耶路撒冷老城是依山而建的,城内的地势时高时低,起起伏伏,就像我的家乡青岛的老市区内的那些没有规则的街道一样,纵横交错,如同迷宫一般,我走在圣城中那些用石板铺就的巷道里,我仿佛觉得有一股子中世纪的微微的风,正朝着我迎面扑来,风,穿透了我的身体,风,虚无缥缈地游荡在耶路撒冷的大街小巷里。

我走出了耶路撒冷,我告别了耶路撒冷,我离开了这片伟大而又神圣的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179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