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那个日耳曼人 (图/文)  

2010-08-13 14:40:06|  分类: 翻译生涯轶事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那个日耳曼人 (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崂山:我与丹麦朋友皮尔埃森

 

 

 

皮尔埃森是丹麦人,丹麦人的名字后面一般都带有一个森字,当然这是翻译过来的发音,意思是某某人的儿子,源自于这个姓氏的起源。丹麦人是典型的日耳曼民族,高大伟岸英俊潇洒,很有风度很有气质,当然也很有教养,因此可以说丹麦男人算是欧洲人种里面的极品了。

皮尔埃森看上去和平常的丹麦人不太一样,他的个子不算很高,长相也不太像北欧人,看上去倒像是哪个南美洲国家的人种,后来我和他混熟了,我开玩笑地问过他这件事,他很认真地对我说,他是纯纯粹粹的日耳曼民族,是地地道道的丹麦人。

皮尔埃森是丹麦的一家国际跨国公司的检验部门的高级主管,很有学识也很有知识,人很谦和,工作也很出色,所以他很受公司老板的重用,他经常被派往国外所属的子公司考察调研,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到过他们眼中的远东中国,当他们的公司有了一次到中国的机会后,他争着抢着就来了,他来到了青岛,来到了这个人口超越了他们整个国家人口总数还多得多的一个美丽的中国海滨城市。

刚到青岛的时候,这座闻名于世的美丽海滨城市也着实迷住了北欧男人皮尔埃森,因为丹麦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美国澳大利亚这些相对来说比较“年轻”的资本主义国家不一样,丹麦的很多建筑是属于十八世纪洛可可式的建筑,兴盛于十二世纪到十六世纪的欧洲哥特式建筑也随处可见。

因为丹麦接触到后现代主义的建筑风格是比较晚的,所以他们的建筑格调看上去显得有些古老,也显得多了一些沧桑感,走进青岛这样的东方西方风格交融,古老新颖格调兼容的现代化城市,免不了让我们的这位北欧朋友眼前一亮。

在我们青岛的著名风景区八大关里,居庸关路16号就是一座典型的丹麦建筑风格的别墅,绿色墙面,建筑造型由尖塔与不规则斜顶屋面构成,南部为宽敞的方形平台,这座漂亮的小楼就是著名的八大关公主楼。

公主楼建于20世纪30年代,1929那一年,丹麦的一位王子来青岛度假,王子十分迷恋青岛的旖旎风光,他想让他的公主妹妹丹麦公主也能够来我们青岛避夏消暑,因此,他让丹麦驻青岛的领事买地,在美丽的八大关景区建造起了这座楼。然而,丹麦公主始终没有来我们青岛,但是“公主楼”这个名字却伴随着这座建筑流传到了今天。

随着刚到青岛的那股子新鲜劲一过,皮尔埃森就有些不适应了,最让他感觉不适应的就是青岛的交通状况,每每行车在路上,他都会紧张地抓紧车上的安全把手,尽管他是扎好安全带的。

看到他那紧张的样子,我开玩笑说:如果给你一部车,你敢上路吗?他连连摇头,说:打死也不敢啊!怎么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之前仓皇出逃的情景啊?就算是世界末日到来也不至于这样啊?

一天清晨,我到海天大酒店接上皮尔埃森,当我们的车子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我们看见那里刚刚发生了一起两车相撞的严重交通事故,一辆小轿车被一辆闯红灯的大货车给撞扁了。处理事故的交警还没有来,路上车辆行人也还不多,当我们与那辆被撞击很惨烈的小轿车慢慢擦肩而过时,我们看到,那位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年轻女孩的左手臂流着血搭在了她的车子的窗外,身子则趴在她那曾经十分心爱的车子的方向盘上,就在我们的面前,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在这个路口画上了句号。

从能够看到的那个女孩侧着的脸部看,这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孩,但是这个年轻的生命已经终结了!是那个莽撞的货车司机毁掉了这个正值豆蔻青春年华的女孩的性命!我难过地扭转头,看着我的朋友皮尔埃森,我分明看见他的眼里已经满含着泪水,泪水一滴一滴地流在了他的面颊,他的目光注视着那个脸色苍白,头部流着鲜血,趴在方向盘上的年轻女孩,他的神色是那样的凝固,脸色是那样的苍白!

我们的车子离车祸现场越来越远,我们都沉默着,没有人说一句话。过了一会儿,皮尔埃森声音低沉地对我说:送我回宾馆吧,我想休息一下。然后,他再也没有说一句话。我们把皮尔埃森送回了宾馆,下车后,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海天大酒店,没有像往常那样和我微笑着握握手,寒暄几句再道别,皮尔埃森没说话,甚至没有回头。

中午的时候,我接到皮尔埃森的电话,简单的一句:我走了,不辞而别,十分的抱歉!

半年后,我到了丹麦,我见到了我的朋友皮尔埃森,一见面什么话也没说,他就一把抱住了我,紧紧地,紧紧地,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皮尔埃森说:那天真对不起,没有与你道别,请你理解我。我说:没关系,我知道你离开的原因,是我们对不起你,让你看到了那一幕惨烈的场面。

我注视着皮尔埃森那双蓝色的眼睛,那双深邃的眼睛里依然还能看出一些的忧伤,我知道,那个夭折了的美丽女孩,会很长时间留驻在我的这位朋友,一个地道的,纯粹的日耳曼男人的脑海中!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539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