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历史,不要轻易淡忘 (图/文)  

2010-08-19 15:26:16|  分类: 翻译生涯轶事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历史,不要轻易淡忘 (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太平洋深处景色旖旎的旅游胜地

 

  


美智子是日本人,帕劳岛上可以看到很多的日本人,有做生意的日本人,也有旅游观光的日本人,但是美智子既不是做生意的,也不是来旅游观光的,她是一位志愿者,是一位不要任何报酬的国际志愿者。美智子长得很漂亮,典型的日本美女,模样天生丽质,皮肤看上去弹指可破,是绝对很上镜的一个日本女孩。

日本女孩与韩国女孩不一样,如果真的长得漂亮的,那就是真正的漂亮,不是人造的漂亮,可不像那些个韩国女孩,都是些人造的尤物。美智子是那种让人看了就会过目不忘的靓女,尽管她在岛上已经工作了几个月了,但是太平洋的烈日还没有把美智子给晒黑了,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她几乎整天都在办公室里工作的缘故吧。

对了,忘了介绍了,美智子是科罗尔州政府下属的类似于城乡规划建设局这么一个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那个部门就在科罗尔州的马拉嘎岛上。马拉嘎是科罗尔州的一部分,和科罗尔岛靠得很近,实际上也就是由一座不是很宽,但是下面的海水绝对很深的桥梁把这两个岛屿连接在一起的,那座桥是我每天几乎都要开车路过的。

帕劳的港口就在马拉嘎,帕劳的海关也在马拉嘎,我们从美国或者是从中国进口货物时都是要到马拉嘎去办理手续并且取货的,所以我经常去马拉嘎岛。

我刚到帕劳的某一天,我走进了美智子所在的那个政府部门,我脱掉了鞋子,赤着脚丫子走了进去,因为帕劳那里,不管是私人住宅,还是单位部门,进门的时候都不要穿鞋子,要打赤脚(当然了,超市里面例外了)。

走进去,我看见,里面的工作人员大部门都是一些帕劳土人,当然也夹杂着一些菲律宾人,在这些深肤色的人当中,有一个亮点,我不由地扭头望去,原来是一位与我们的肤色接近的年轻女孩,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一位中国女孩,但是仔细望去,不像,应该是一位日本女孩,这点上,我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因为我是第一次来办事,所以我不知道在哪个窗口办理我的业务,于是就问了接待窗口的人员,那个土人告诉我,就在左侧第二个窗口,我扭头一看,原来就是那个日本女孩所在的服务窗口,我走了过去。

看见我走近,女孩很有礼貌地打招呼,说:“嗨,你好!我可以帮你吗?”我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请问……。”我把随身携带的资料交给了她,她一一仔细地翻阅了一遍,抽出几张,告诉我怎样怎样。我谢过了她,她对我嫣然一笑,说:“不用客气,欢迎下次再来。”

后来,我因为业务关系,经常去那个部门办事,和那个女孩也就熟悉起来了,有时候不忙的时候,我们也随便搭讪几句,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みちこ美智子,是一位来自于日本的国际志愿者,帕劳是一个非常依赖于美国的小岛国,来自于日本和台湾的国际援助也是他们生存的必须保障,在岛国里,做生意的人也有很多是日本人和台湾人,当然,也有像美智子这样的国际志愿者,他们有些像我们抗战时期的白求恩一样,属于国际主义志愿者。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开车到了科罗尔州中心繁华大街的一家咖啡店喝咖啡,因为周末的晚上很无聊,一周忙下来,周末的时候就想出去散散心,于是,我就到了这家日本人开的咖啡店。走进咖啡店,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的客人,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座位.

我正想转身离去,忽然从角落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是在喊我。我望过去,嘿!那不是美智子吗?我抬手打了个招呼,她挥着手招呼我过去,我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显然,她也是刚刚到咖啡店的,只不过比我早到了片刻。

我招呼服务员过来,那是一位菲律宾姑娘,我点了两杯咖啡,我和美智子一人一杯。飘荡着咖啡香味的屋子里,有着别样的温馨,也有着别样的芬芳,我们举杯慢慢品尝着美味咖啡,静静地倾听着那流淌着的音乐,还有那不时传进耳中的轻轻歌唱。

我放下杯子,问美智子:“为什么要来帕劳当志愿者?这里远离现代生活,年轻人会很不适应的。” 美智子抬起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说:“我是为了我爷爷,所以选择了到这里当志愿者。”我不解:“爷爷的意愿?”她回答:“是的。”

看见我有些迷茫,她笑了,她从手包里拿出一包烟,递给我,我说:“谢谢!我不抽烟。”她嫣然一笑,自己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轻轻地吐出了一个白色的小圈圈,细声地说“我爷爷是当年占领帕劳的日本军人,他在这里浴血奋战,最后被美国人俘虏了。”我当然知道那场闻名于二战的帕劳登陆战了,太平洋战争爆发时,日本已经占据了许多的岛屿,其中,帕劳是很为重要的一个,号称“不沉的航空母舰”。

为了赶走日本人,赢得太平洋战争的胜利,美国和盟军的飞机对帕劳进行了地毯式的轰炸,他们消灭了成千的占领帕劳的日本军队,但同时他们美国人也炸死了30万帕劳人,这样的战争到底谁胜谁负已经不重要了,那失去了生命的30万帕劳人,能算是二战胜利的成果吗?

战后,为了美国自己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和经济利益,同时也可能为了弥补当年对帕劳死亡者所欠的债,美国人一直在用经济援助作为补偿。同样,作为二战的战败方日本,他们也大力地在帕劳投入资金,很显然,他们小日本也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同时为了补偿当年的过错,当年的两个死对头,美国和日本,现在却成了帕劳的最大经济援助国。

帕劳人很讲实际,历史已经翻过去了,他们基本上也已经忘记了那段苦难历史,所以,尽管日本人在岛上到处建立纪念二战阵亡者的纪念碑,他们也从来不去干涉,他们想的是:只要你小日本给钱就行了。

我问美智子:“你做志愿者是为了爷爷的什么心愿?”美智子说:“其实,爷爷也是战争的牺牲品,战后,爷爷也有了自己的反思,他觉得自己当年尽管没有杀害帕劳土人,但是那毕竟是占领着人家的国土,干着毁灭人类的勾当的,所以他让我来这里做志愿者,也算是一种愧疚的补偿。”

我看着眼前的美智子,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很有些晶莹,我向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望去,好像能看进去很深很深。美智子的两只小手纤细修长,看上去像刚出土的竹笋,很好看,称得上是一双美丽的纤手,她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慢慢抬起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对我说:

“我爷爷让我在这里最起码要待一年,因为当年他在这里就是驻扎了一年,他要我用国际主义志愿者的精神,来弥补他当年作为法西斯主义在这里所犯下的罪行。”说这话的时候,美智子的神色很庄重,看上去更加的美丽和成熟。

一年以后,美智子离开了帕劳,临走时她告诉我说:“尽管这里的条件很艰苦,但是作为一名国际主义志愿者,我已经为帕劳人民做了一点什么了,尽管这一切远远不能够弥补当年我们对帕劳人民所造成的苦难,但是我已经心安理得了,我想,我爷爷总算也是了却了自己的一点心愿了。”

美智子走了,再也没有了她的任何音讯,因为,我们都是匆匆过客,这个世界正是因为有了我们这些个匆匆过客,所以也就增添了一些的美丽。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5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