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军旅直达车 (图/文)  

2010-10-14 12:58:49|  分类: 家乡青岛写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军旅直达车 (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我,曾经的军旅生活写真

 

 

每年的初冬季节,我们都要到部队去接受一个星期的军事训练,今年提前了一个月,尽管这几天的气温有所下降,但是毕竟是深秋,比起往年冬季去军训来,今年的天气要暖和许多啦。这个周末,我就要提着行囊去部队啦,暂时离开沉闷的机关大楼,到军营去接受强化的军事训练,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好处也是多多的。

 

回想,中学的时候,我很向往当一名军人,当我们初三临近毕业的时候,有了一次去部队学军的机会,当时的内心充满了幸福。我们几个班的男生和女生兴高采烈,被几辆解放军的敞篷大卡车拉到了距离我们青岛市内几百里之外的一支驻扎在莱西的解放军野战部队,我们要在那里进行一个月的军事训练。

 

到了之后才知道,我们学军的地方其实是一个大得无边的解放军农场,绿油油的农田一眼望不到边,地里种的基本上是玉米大豆,我们的“学军”任务就是与解放军战士们一起,每天从早到晚地干农活,早晨不跑操,到地里干活,上午下午自然也是在地里干活,一天的活干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我们才明白,原来要我们到部队来学军,就是充分利用我们这些不花钱的劳动力啊!

 

在部队里我遇到一位我们的青岛老乡,小伙子很有才,会很多乐器,写一手好字,但是就是不受领导重用,因为这支部队里的连首长们不喜欢城市青年,他们喜欢那些农村兵,因为农村兵憨厚,干活出力,不会耍小心眼,所以五好战士,立功受奖这些好事,基本上没有城市兵的份儿。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的这位老乡小哥哥觉得很不得志,经常在我们这些小弟弟小妹妹面前说一些“落后话”,我们老师只好强令我们与这位老乡小哥保持距离,尽管人家也是一名正儿八经的解放军战士,还是连队里的文艺骨干呢!

 

我所在班的班长叫别怀金,班长的姓很稀罕,班长的名字也很稀罕,所以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名字,尽管别班长的“尊容”我几乎没有一丁点的印象了。别班长很喜欢我,因为他来自西部的农村,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城市小帅哥小美眉,他也很快乐。我是班干部,也是很活跃的一个人,班长对我很偏爱。因为学军,就要摸到枪,所以我们班长经常教我怎样拆枪,怎样装枪,怎样锻炼握枪的臂力,怎样装子弹,怎样练习瞄准射击。

 

白天我们很累,不过让我们最开心的是,晚上可以背着真正的半自动步枪站岗放哨,步枪里面还有两发子弹呢,尽管这两发子弹谁也不敢射出去。我很活跃,其实胆子小,一个人站岗老是腿哆嗦,我当时想,即使发生什么情况,恐怕我也拉不动枪栓的,更不用说扣扳机了。班长知道我胆小,每逢我的岗,他都会陪我一起站岗。我很不好意思,因为他们当兵的白天干活比我们更累,但是我又舍不得他离开我,因为在黑漆漆的夜里站岗,我觉得四处都潜伏着坏人。

 

有天晚上,又是我的岗,而且还是流动哨,上面有话下来,说是最近有可疑的人在部队周边徘徊,晚上要注意防范,我一听,心凉了。班长对我说:今晚还是我陪你站岗。我感激地点了点头。那天晚上,天上没有了月亮,也看不见一颗星星,四周一片漆黑,我和班长持枪上了岗,我们潜伏在暗处,观察着四野里的动静,我的心怦怦跳,几乎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但是,当我看到班长的坚强,我也压抑住了乱跳的心。一班岗站下来,没有情况,我的腿都站不起来了,班长笑着说:你不适合当兵。我从那以后也知道了:我不适合当兵。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我大学毕业后本来是分配到一所军校当教官的,没想到去报到的时候,得知被人顶了,我也就认了,我想起来当年我的别班长对我说的那句话:你不适合当兵。现在每年一度的军营训练一个周,我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我们的那些教官和当年的别班长一样,对我很好,私下里叫我叔叔,我觉得有点心酸,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我已经不是年轻人了。同时我也有点高兴,因为我还有着年轻人的心态,我和年轻人一样,参加几十里路的越野跑,参加打靶射击,而且我的成绩都是相当不错的。

 

每当我打靶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的别班长,我想这一生很难再见到他了,但是,我很想他,很怀念他。我想,他现在可能是黄土高坡上的一个勤劳的中年汉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农田里耕作,走着自己平平凡凡的人生道路;我想,他也可能是一个已经走上了小康道路的富裕农民,因为几年的军旅生活锻炼了他,他不会甘心做一个头顶烈日面对黄土的默默无闻的庄稼汉子!

 

 

 

 

  评论这张
 
阅读(1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