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在地中海城市的角落 (图/文)  

2011-01-06 12:49:51|  分类: 翻译生涯轶事集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在地中海城市的角落 (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城市阿施克隆 城东区段的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混住区  

 

 

 

 

 

    在以色列的几乎每一座城市里,都有一个甚或两个类似于我们中国城镇里的集市,这些集市被称作阿拉伯市场,因为在这些集市中摆摊做生意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这里,首先要说明一下,阿拉伯是一个大民族,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其中主要是居住在中东地区,而居住在巴勒斯坦地(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所在的那个地区)的阿拉伯人,被称为巴勒斯坦人,世界上最富的人是阿拉伯人,这是指那些拥有丰富石油资源的国家,而世界上最穷的人也是阿拉伯人,这是指那些居住在巴勒斯坦地的阿拉伯人,也就是巴勒斯坦人。

 

    二战结束后,犹太人复国了,建立了以色列国,他们逐步收复了巴勒斯坦地的众多城市,其中主要是地中海沿岸的城市,因为这些城市是地中海沿岸的珍珠链城市,在收复失地的过程中,犹太人自然也收复了他们曾经的家园阿施克隆这座美丽的地中海海滨城市,尽管在以色列亡国,犹太人被驱掳到世界各地之后,阿拉伯人在这里已经占据了一千多年,但是在犹太人的眼里,阿施克隆依然是他们的家园,他们曾经失去的家园,现在他们回来了,他们收复了这座城市。

 

    因为历史的原因,也因为多年以来延续下来的两个民族的通婚,在阿施克隆这座城市的居民中,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现在已经几乎混杂成了两个不可分割的民族,所以这座城市没有像其它城市那样,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分得那么清,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阿施克隆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关系最为融洽,在这里几乎没有什么民族矛盾或冲突发生,像我们这样的外国人,有时候还真分不清他们当中谁是犹太人,谁是阿拉伯人,因为他们都会讲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从穿着打扮和长相上也不太好分辨。

 

    我来到了阿施克隆,走进了阿施克隆人的生活,我在这座城市中居住了整整80天,我认识了不少的犹太人,也认识了不少的阿拉伯人,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谁是犹太人,谁是阿拉伯人,在我的眼里,他们的长相都差不多,后来才慢慢搞清楚的。在那里,我认识了好几个阿拉伯青年朋友,除了我曾经在走近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中提到的阿龙,再一个就是艾利,这是一位壮壮实实,勤快爱笑,一门心思赚钱过小日子的阿拉伯年轻人。

 

    因为我是翻译,所以我要陪着刚刚到位的食堂管理员去集市采购油盐酱醋之类的,以色列的阿拉伯市场也像我们国内城镇当中的集贸市场差不多,平时每天都有固定摊位在那里,不过每周有一天是逢大集,因为犹太人的安息日的原因,所以他们的大集都是在周五这一天,阿施克隆的阿拉伯市场也不例外。当然,即使是逢大集,中午就开始散集了,下午23点左右的时候就没有多少人了,因为犹太人就要开始准备他们周五傍晚和周六全天的安息日了。

 

    阿拉伯的集市摊位也像我们国内的集市那样,同一类的商品摆在一个路段上,货摊一个挨一个,简直就是中国集市的翻版,如果不看他们的面孔,不听他们的叫喊声,还真会误以为自己是走进了一个中国的城镇集市。但是,与我们的集市稍微有点不同的,那就是这里集市上的叫卖声热闹非凡,我发现好像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在扯着嗓子喊,唔里哇啦的叫卖声,连成了一片,热闹得很!

 

    前任食堂管理员临走前把摆摊卖菜的阿拉伯人艾利向我作了介绍,我根据他的描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了艾利的摊位,我们走近了阿拉伯小伙艾利,此时,他身穿一件印有图案和希伯来文字的半旧体恤衫,嘴里正在不住声地叫卖着,手里头也一直在忙活着称这称那的,看上去他的生意还不错。

 

    可能是因为没有上过几天学,所以艾利不会讲英语,我好歹还学会了一些半生不熟的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所以连说带比划的,倒也沟通的满顺畅。我们挑选着蔬菜水果,艾利的妻子在身边帮着他,从一堆堆的菜堆里扒拉着,又为我们挑选着水果,放到秤盘上,然后一一分箱封装。我对艾利说,我们还要去集市中的商铺里采购粮食和油盐酱醋,艾利对我说,你们放心走吧,我一会儿就开车给你们送到驻地。

 

    因为前任食堂管理员的介绍,我们知道艾利这个人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于是就放心地走了。等我们赶回驻地的时候,看见艾利正在从他那辆破旧的小货车上往下卸货,小伙子满头大汗,忙上忙下的,把我们采购到的东西都给搬到伙房里堆放好了。我们结了账,我和艾利聊起来,我问起他们家的情况。艾利说他有两个儿子,眼下都很小,不能帮他什么忙,只有他和妻子两个人操持着小生意,尽管收入不是很多,但是还算够吃够喝。艾利说,他和妻子结婚早,有小孩也早,他没有别的指望,只希望能把生意做好,多赚点钱养家糊口。

 

    此时的艾利,在我的眼里也就是我们中国的一农村进城小伙,正和妻子在城市里一起打拼生活,在城市的夹缝里生存着,在城市的角落里挣扎着。艾利告诉我说,他们全家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也算是以色列人了,但是比起犹太人来,还是生活的不算富裕,因为不好找工作,所以只能干点这样的小生意。艾利还说,他们家就住在城区的东边,也就是集市的不远处,因为那里主要是阿拉伯人住的地方,他还指了指他们家大体的位置,我的另一个阿拉伯朋友阿龙也住在那里。

 

    我很熟悉城东区,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偏东一些,而且我选定的FEMI特约诊所也在东城区,所以我经常到东城区。东城区这一带没有靠海边的城西区那般的繁华,但是这里也有着比较繁华的步行街,还有几家很大的超市。尽管东城区这里也住着不少的犹太人,但是这些犹太人都不是纯种的犹太人,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混血儿,在以色列这个特殊的国家里,有些事情想分得那么清也是很难的,因为通婚造成的血统交织,以色列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两个民族的血统纯度已经不再是那样的清清澈澈了。

 

    其实,犹太和阿拉伯这两个民族原本就是同一个祖先,那就是他们共同承认的祖先亚伯拉罕,是亚伯拉罕的双胞胎孙子以扫和雅各繁衍了这两个民族,兄弟俩在娘胎里就拳打脚踢的,出生后也是争斗不止,直至老死不相往来,结果,他们的后代最终成为了当今世界上最不和谐的两个民族。

 

    至于我的阿拉伯朋友艾利到底是不是纯粹的阿拉伯人,我也不便去问,但是我知道的是,他们这些本本分分地在以色列境内生存着的阿拉伯人已经适应了命运的安排,已经适应了自己的生存现状,因为比起他们那些生活在巴勒斯坦定居点的那些同胞们,艾利们的生活还是幸福的。巴勒斯坦人定居点是一片片贫瘠的土地,我去过那里,那里又热又干旱,又穷又荒凉,地里连草都懒得生长,好像是远古时代一样,啥也没有。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29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