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马厩里的“帐篷”(图/文)  

2012-11-11 20:03:4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马厩里的“帐篷”(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知青岁月:青春的我
 

 

 

那年的我们,高中毕业离开校门背着背包拖着行李直接就去了农村,被称为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后来索性就被人们称为“知青”。那年的我们,来到了一个贫穷的小村庄,走进了一个破败的大院,住进了一长溜依墙而建的几间破旧的房子。这排房子,是那个村庄里曾经的饲养院,因为在我们到来之前,里面的房客是我们那个村里的骡马牛羊,牲畜们走了,我们住进去了,好久好久,空气中都流淌着牲畜们身上的那股子浓浓的味道,慢慢地、慢慢地,我们也就习惯了。

男知青,女知青,整整三十个人,外加带队的老王师傅,全部被塞进了这个曾经的骡马牛羊们的家园,从那天开始,这个破旧的院落,还有这一长排破旧的房子,就成了我们知青组的新家园。已经被间隔开来的三间大屋子里,十九个男知青占据了两间屋子,十一个女知青占据了一间屋子,男女房间的之间,还有一间小小的房间,那是我们的会议室兼着老王师傅的卧室。

村里虽然穷,但还是收集了一些木材木板,木匠们在这几间大屋子里安上了大床,看上去就像早年马车店客栈里的通铺一样,从东到西,紧贴着整个北面墙壁。这,就是我们安营扎寨的地方,这,就是我们扎根农村一辈子的所在,因为当时的口号是知识青年扎根农村一辈子,可是当我们走进农村,住进牲口棚的那一刻,我们的心感到了凄凄的寒冷,还有深深的失望。

那时候我们每个人全部的私人家当就是一个大木箱,可是无奈我们的那些床很低,床下面根本就塞不进木箱,于是我们就干脆把各自的行李箱子也抬上了床,三个人一伙,四个人一簇,木箱子整整齐齐摆放在中间,形成了一个一个的小单元。

我的位置正对着门,那是两扇破旧的门,估计已经有了相当长的年纪,作为牲畜们曾经的住房,所以这两扇门也就破损的更加严重,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透过门缝往外面看,院子里走动的老鼠都看得一清二楚,透过那宽宽门缝,看到月光下的它们在院子里散步,它们也是透过门缝,看到灯光下的我注视着它们的目光,彼此相安无事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这是诗仙李白老师的诗句,也是那年那个冬夜的真实写照。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那冬的降雪,特别的多,那晚的雪花,也特别的大。那年那个寒冷的夜晚里,在远离青岛的这个偏僻而又贫穷的小村庄里,在这个知青大院里,大院里的居民我们,一群年轻的下乡知青,蜷缩在床上,透过已经撕开了的窗棱纸,透过破旧不堪的门扇,无奈地看着窗户外面的寒冷世界。

外面的世界,已然是一派银色,外面的天空,昏昏然一片阴沉,刺骨的寒风透过那呲牙咧嘴的破门、破窗、破墙,肆无忌惮地吹进了我们的住房。那门,是两扇需要对合老半天才能够关得上的破旧门扇,那窗户,窗棱子断了许多,糊在上面的窗纸也早已经布满了洞眼,那墙壁,经过岁月的沧桑,也早已经出现了好多处能伸进手指头的大裂缝。

那风,透过开放着的缝隙不断地冲撞进屋子里来,不时地撞击着我们那裹得紧紧的被子,顺着脖子钻进被窝里;那雪,顺着门的缝,窗的洞,墙的孔,一阵阵地飘进来,撒落在地上,洒落在我们的鞋子上,那地面,脏兮兮的,那鞋子,也是脏兮兮的,屋子里面的温度和屋子外面的温度,显然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温差,我们的屋子里连个火炉都没有,因为村子里穷,买不起炉子,更买不起煤。

所有的人,全都已经忍受不了了,冻得睡不着觉了,其实也是不敢睡了,尽管每个人身上的衣服一件也没有脱,身上还盖着厚厚的被子和毯子,但是依然抵御不了那刺骨的寒风。不知是谁说了一声:我们不能这样冻死啊!赶紧想想法子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有人喊了一句:我们搭帐篷吧!我们不是有毯子吗?大家都拿出来,扎帐篷吧!

大伙儿一个一个钻出了被窝,纷纷从自己的被子底下抽出了毯子,那个时候很少有买得起毛毯的,家里给置备的都是一些线毯,厚厚的,很压风。我们这些刚刚走出了校门的年轻人,也是拿的起针线,做得出针线活儿的,穿针引线,飞针走线,你扯我拽,很快地,一个个的单元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帐篷,厚厚的线毯包围着我们,里面没有了刺骨的寒风,也不见了冰冷的雪花,歌声、口琴声从帐篷里传出来,热热闹闹,大家都没有了睡意。

隔壁的伙伴们被惊动了,他们不知所以然,他们在拍墙喊叫,这边的我们则干脆从走道的间隔墙壁上凿了一个洞,探过头去把我们这边的经验告诉了他们,他们那边也忙活起来了,一会儿工夫他们的帐篷也建造出来了,我们两边互动起来,顿时间,一个一个的帐篷变成了一个一个温馨的小天地,从那时起,我们就这样住在自己建造的帐篷里,度过了那个寒冷的冬天。

后来,那原本被隔离开来的墙壁被我们推倒了,男知青的两间屋子变成了一间大大的屋子,再后来,我们的这些小帐篷就变成了一个一个的小茶室,每到夜晚洗漱完毕,大家就会钻进自己的帐篷里,拿出自己好吃的东西,不分你我,慷慨解囊,聚会一样。

我们知青是贫穷的,但是我们的行囊里有着父母省吃俭用为我们塞进去的糕点糖果,我们喝着白开水,吃着小糕点,嚼着甜糖果,天南地北聊天侃山,小小的帐篷里飘荡着我们的青春气息,书写着我们的青春年华。

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我们男知青都学会了吸烟,有的烟瘾还很大,但是那时的我们谁也不可以在帐篷里面吸烟,因为我们形成了没有文字的规定,任何人不得在帐篷里吸烟,出现违规者,逐出帐篷,自己在帐篷外面单住,这样严厉的“规章制度”没人敢去挑战,一直到我们的帐篷时代终结,也没有一个人在帐篷里吸过烟。

现在的我们当中,有政府公务人员,有高级管理人员,有工程技术人员,有大小国企CEO大小私企老板,有知名股神,有出租车司机,有普通工人,有下岗工人,也有几个人已经移居国外,但是每逢知青组聚会,或是每当“伙伴们”聚到一起的时候,当年的那段“马厩里的帐篷”经历,始终是我们的主要话题。

难忘的“马厩里的帐篷”生活,已经深深刻印在了我们知青组每一个人的脑海里,尽管那是一段灰色暗淡的岁月,也尽管那是一段折磨青春的岁月,但是正是因为有了那段艰难困苦岁月的洗礼,今天的我们才比一般人更加的成熟,更加的知足!

 

 

 

 

 【原创】马厩里的“帐篷”(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深切怀念已经离开了我们的:

王德志:(前排中间)知青组首任带队师傅。因患老年痴呆,走上铁轨,惨死于火车车轮下。

刘桂琴:(二排右一)知青组的炊事大姐。刚刚分配回青岛就检查出身患癌症,不久离世。

刘永生:(后排左三)第一生产队知青小组长。在同学聚会时心脏病突发,猝然离世。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228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