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那年初夏的那次惊栗 (图/文)  

2012-12-08 15:50:0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那年初夏的那次惊栗 (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知青岁月  曾经年少的我
 

 

 

那年的初夏,那天的午后,我赶着马车离开了生产队的场院,去村子那头的庄稼地里拉那些上午刚刚收割完的小麦,收割小麦的季节里,整个村庄呈现出一片繁忙的景象。我赶着马车,颠颠悠悠地进了村,看见我的马车来了,几个调皮的孩子爬上了马车,他们巴结地叫我:“小胡哥哥,拉拉我们吧。”我笑了笑,说:“好!都坐好了啊!”

农村的孩子不像城市里的孩子一学年有暑假和寒假两个假期,农村的学校是根据季节来调整上学时间的,孩子们一年有四个假期,除了暑假和寒假,还有春假和秋假,因为老师们都是农村人,是民办老师,他们都要回家参加劳动,所以在小麦收割的时候,孩子们也放假了。

那时的农村没有汽车,也没有能够跑得开汽车的路,我们村里除了几辆拖拉机外,就是各个生产队里的马车了。于是,在那些农村孩子们的眼里,马车也算得上是一件奢侈的交通工具了,所以每当我赶着马车走在村里土街上的时候,就会有一些调皮的孩子跟在后面追,我就把速度放慢,让孩子们爬上来,拉他们一程。

我赶着马车驶上了村里的土街,这条土街是我们村的一条主要街道,从村子的最南边一直通向最北边,在村子的最北头,是我们生产队里仅有的几亩良田,而过了这片良田再往北,有一条已经很难辨认出来的旧日河堤,堤上堤下都长满了灌木,在这条河堤的再北边,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片盐碱地。

我们村那一带曾经是富饶的胶州海湾,是美丽的海底世界,但是随着胶州湾的缩小,那里变成了陆地,只可惜,海底变成了陆地后的土质很不好,那里的土地基本上是盐碱地,那里的道路基本上是泥泞路,尤其是下过雨后的路,很黏很黏,走路的时候根本就没法穿鞋,雨后地面未干的时候,我们也只能穿长筒雨靴子,要不然就只能打赤脚。

每年的风风雨雨,雨后的风吹日晒,还有行人的踏踩,使得我们村的这条土街坑坑洼洼,找不到几块巴掌大的平整地块,而且这条土路中间高,两边低,再往边上,就是泥泞的污水沟,赶马车的时候必须得看好路,要不然马车轮子就会顺到沟里去了,所以赶车的时候我都很小心翼翼。

马车走到了我们知青大院的门口,我吆喝住了牲口,停下了车,拉好了手闸,让孩子们下了车,孩子们四散去了,我走进了大院。那天的天气太热,再加上赶了几趟马车拉了几趟麦子,我口渴得要命,直奔去了我们的伙房,我走到大水缸前,拿起一把水舀子,从水缸里舀了一大舀子凉爽的井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爽极了!

顿时,满身的大汗淋漓,我脱掉了红色的背心,搭在了肩膀上,走向我的马车。马车边站着一个小姑娘,那是我的好朋友全雨的小妹妹玲娣,全雨是我的铁哥们儿,他是我们生产队的副队长,也是我们生产队的会计,和我年龄一般大,因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其它五个全是女孩,所以他在家里是块“宝”,妈妈舍不得他离家去青岛搞副业,于是全雨就成了我们生产队罕见的几个男爷们之一。

在我们下乡到这个村的第二年,村里办起了小工厂,因为需要厂房,于是我们知青组的几间屋子就让出来了,我们男女知青都被分到老乡家里去了,全雨要我搬到他们家去住,和他睡一间屋一个土炕,于是,我就成了全雨他们家的临时一员。全雨的妈妈对我很好,因为他们家只有全雨这么一个男孩,所以有我这样一个城里男孩住进他们家,和全雨做好朋友,他妈妈也是很高兴的。

我蹲下身子,问玲娣:“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玩?妈妈呢?”小玲娣回答说:“小胡哥哥,妈妈在磨坊里磨面,晚上要烙饼给哥哥吃。”磨坊就在我们知青大院门廊的过道里,我看见那里面有人在排队等着磨面。这几天收割麦子,很辛苦,所以农家人就为家里的男劳力们准备一些细粮做馒头吃,全雨的妈妈也在磨面为全雨爸爸和全雨准备好吃的。

我亲昵地拍了拍小玲娣的脑袋,站起身来,跳上了马车。我放开了马车的手闸,一扬鞭子,对牲口吆喝了一声“驾!”,马车朝着村北边驶去。可是我的马车刚跑了没几步,就听到后面有人喊:快停车!有孩子从车上掉下来了!我赶紧回头,这一看,吓得浑身冒了汗,原来是小玲娣躺在了地上。我赶紧刹住车,往回跑,这时磨坊里的人们都跑出来了,全雨的妈妈也跑出来了。

人们赶紧抱着小玲娣跑回了家,因为全雨的家就在我们知青大院的不远处。赤脚医生也跑来了。经过一番急救,一阵子的折腾,小玲娣苏醒过来了,一看满屋子的人,小玲娣哇的一声哭了。看到小玲娣没事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我也像散了架一样,瘫坐在了全雨家的炕上。

原来,在我转身上马车的那一霎那,小玲娣也麻利地爬上了马车,因为我是她的大哥哥,看见我赶着马车,她就跟着跳上了马车,我压根就没注意到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会爬上马车,所以也就没有回转身,而是一扬鞭子赶着马车就走,没想到这条土路很颠簸,马车刚一起步,小玲娣被颠了下去,一头栽倒在了坚硬的土街地上,昏了过去。

为这事儿,我感觉很对不住全雨一家,晚上去全雨家睡觉的时候也都回去的很晚,我好几次在他们家人面前表示了歉意,全雨妈妈和爸爸却一个劲地劝我,说这完全不能怪我,是小玲娣这孩子不懂事,自己往马车上爬,才出了这档子事儿。尽管全雨他们家的人一点也没有责怪我的意思,但是我始终觉得是我差点儿害死了小玲娣。

于是,在那以后不几天,也就是麦收结束之后,我找到了我们生产队的队长,要求他派我去青岛搞副业。队长说:“小胡啊,搞副业那工作很苦,不是一般的苦,那是苦力啊!我不敢放你们知青去干那种活儿,我怕伤着你们啊!”我对队长说:“队长,放心吧!什么样的活儿我也不怕!你让我去吧!”队长被我磨得没办法了,只好答应了我,但他说:“你只能去半年,半年后马上回村。”我一口答应下来了。

正好第二天我们村的中型拖拉机要去公社拉化肥,我就搭了顺车去公社那里的长途车站坐车回青岛,全雨送我上拖拉机的时候,对我说:“你呀你!你怎么这样啊!干嘛自己和自己过去不呢?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也没人说是你不对,你干嘛要走呢?”我苦笑着说:“全雨,让我先离开一阵子,我会回来的!”我离开了那个遥远的小村庄,回到了家乡青岛,进了青岛的一家阀门厂,开始了我为时半年的苦力生涯。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36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