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18)  

2012-02-21 12:47:32|  分类: 【原创小说】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18)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一直向前,就是科罗尔州中心;往左拐,就是那座科麦跨海桥,通往麦英斯

 

 

 

“桥路两侧的海水不深吧?以前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桥啊!”海子有些不好意思,他解嘲地说,“两边连护栏都没有,往两边海水里看,还真有些瘆得慌,感觉我们就像是行驶在大海里一样。”

“其实啊,海子,这条桥路两边的海水很浅很浅,行驶中就算是掉到海水里,也不会淹没你啊!等你在这里时间长了就知道了,等到科麦跨海桥海水落潮的时候,还经常有人在这里下小海呢,就像我们青岛人下小海挖蛤蜊那样,都挎着个小篮子什么的。”

“是吗?哈哈!”海子被邵文展的话语感染了,“下小海,挖蛤蜊!想想看,那可都是很遥远的事了,下小海挖蛤蜊是我们小时候常干的事儿,那时候我经常和伙伴们去下小海挖蛤蜊,尤其是放暑假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的蛤蜊最肥啊!”

 “其实啊,以后慢慢地习惯了就好了,”邵文展笑着说,“我刚来帕劳的时候也是这样,每次开车过这种桥的时候两条腿就像通上了低电压一样,哆嗦着。不过慢慢就好了,我现在就是闭上眼睛也能从桥的这头开到另一头,呵呵!”很快,他们的车子就驶过了这座200来米长的没有护栏的科麦跨海桥。

过了大桥,在桥头的左侧不远处就是一个大院落,邵文展说了句:“海子,咱们到家了。”然后一打方向盘,拐进了这个大院落。从副驾驶的座椅上跳下车子,海子站在了院落当中,他看清楚这个院子其实还挺大的,院子里除了一座看上去挺宽敞的单层别墅外,还有一个没有墙壁的仓库,里面堆满了钢筋等,一看就是这个院落里的人就是一些搞建筑的。海子还注意到院子里面停放着几部车子,除了几辆轿车外,还有几辆皮卡车和小货车。

“海子,你就住在这幢别墅里,我帮你拿行李。”邵文展把车子熄了火,从车上往下拿海子的行李。

海子赶紧说:“小邵,我自己来就行了,没有几件行李。”

小邵笑着说:“客气啥啊?以后就是一家人啦!”

两个人提着行李往别墅的正门往里走,海子跟在邵文展后边,他端详着眼前的这座别墅,别墅的正面是一个长廊,使得整个屋子的屋檐探出去很长,屋檐下的房门口外乱七八糟地散落着一些拖鞋。

海子有些不解,问邵文展:“小邵,怎么把拖鞋都放在外面,难道进屋子都要打赤脚吗?”

邵文展赶紧解释说:“嗨,忘了告诉你,帕劳这里的风俗就是进门必须要脱鞋,就算是去机关单位办事去,或是进一些场所时,进门的时候也要脱掉鞋子的,这里的老百姓家里也是这样子,也算是一种习俗吧。”

“天方夜谭!哈哈!进家门脱鞋可以理解,进机关办事情还要脱鞋?那不会把鞋穿错了吗?”海子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那谁哪天要是穿着新鞋去办事,把鞋子脱在门外,半天不出来的话,不会被人家用旧鞋子换走啊?

“人家是多年的风俗习惯了,没人担心这些。” 邵文展只能这样对他解释了,后来证实,小邵所说的都是事实。

其实原因很简单,身处太平洋深处的帕劳群岛是一个原生态的岛国,这里远离文明社会,远离尘世间的龌龊,岛国的人民都是朴素的公民,他们纯朴得就像是自己居住的海岛一样,到处都透露出一种原始而又质朴的气息,他们不修边幅,他们自由自在地生活着,大自然赋予他们的太多,野地里生长着木薯,到时候去收获就行了,大海里的鱼游来游去,想吃鲜鱼的话,拿渔网随便一甩下去,就会拽上一大网活蹦乱跳的鱼儿,实际上,帕劳老百姓过的是一种不劳而获的好日子,这可能是上天对他们的眷顾吧!

在门口脱掉鞋子,海子跟在邵文展的后面走进了别墅,屋子里比外面凉快多了,因为屋子里有空调,冷风一个劲地吹,一会儿海子身上的汗水就被吹干了。

看看屋子里没有人,邵文展说:“海子,你先等等,我去叫叫赵总,他可能在隔壁办公室开会,这几天事情特别多,可把他给忙坏了,你来了,我们就多了一份力量了,这些日子以来,人手一直不够用,老赵急得晚上都睡不着觉。”

邵文展打开冰箱,递给海子一瓶冰镇可乐,然后到隔壁办公室去了。海子打开那瓶冰镇可乐,一扬脖子喝了一口,顿时,一阵清凉透过全身一样,他禁不住打了个饱嗝。

不大一会儿,邵文展回来了,他的后面跟进来一位身高马大的中年汉子,大约有三十三、四岁的样子,可能是由于这里日晒多光线强的缘故,中年汉子的脸膛黝黑,简直就像海子刚才在路上看到的那些当地土人一样,不过,这人长得还是蛮帅的。

“是海子吧?欢迎欢迎!”一进门,那个人就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海子的双手,“我是赵然,家里的领导已经打来电话,说你今天就到,这不,说到就到了,哈哈哈哈!”他笑得很爽朗。

海子赶紧说:“你好!赵总,很高兴能在你的领导下工作。”

“哈哈哈哈!”还是那样的爽朗,“都是一家人了,就别这么客气了,这往后啊,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我们就都要在一个屋檐下面睡觉,在一个锅子里面摸勺子了。”

海子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位领导,看上去这个人挺面善的,他的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体恤衫,下身则穿着一条长长的灰色裤子,一双黑黑的脚丫子赤裸着,就像是一个刚刚从庄稼地里回到家中的农夫一样,给人一种很结实很健壮的感觉。

海子看看眼前这么漂亮的犹如别墅般的起居室,再看看赤着一双黑脚丫子的赵然,他忍不住笑了。

看看海子笑了,再看看自己的脚下,赵然也笑了,他说:“没办法,习惯了,在这里一年到头几乎不穿鞋,出门也就穿双拖鞋,在这里大家都这样,你也会慢慢适应的,哈哈。”

邵文展在一旁说:“因为这里的天气太热,所以帕劳岛上的人一年四季都是在家里光着脚丫子,出门也就穿双拖鞋,你以后就会看到,无论是在大街小巷里,无论是逛超市商场,还是走亲戚会朋友,大家都是光脚丫子打赤脚,穿着拖鞋自由自在。”

“不光是帕劳,其他周围那些岛国,像塞班和关岛,反正这一带的人们都是这样子。”赵然说,“前些日子我去塞班考察,我看到满大街的人也都是穿着拖鞋,不过那里比起帕劳来要文明一些,那些进出政府部门的人还是要讲究的。帕劳这里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哪里都差不多,进门都得脱鞋子,管你是穿拖鞋还是穿皮鞋的,统统一样。”

邵文展接上说:“帕劳人到单位里上班的时候,所有的人也是一律进门打赤脚,大家在门口脱下拖鞋,就放在办公室的门口,到时候你亲自去看看吧,不管哪个门口都是一片五颜六色行色各异的拖鞋和皮鞋,这里无论是大老爷们儿,还是青春大姑娘,人人都这样,无一例外。”

赵然笑着说:“是啊!你在马路上开车路过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无论是什么样的机关,或者是行政部门,各家门口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拖鞋,这成了岛国帕劳的一景了,还有,就是你到别人家串门去,也必须是脱掉鞋子才可以进门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