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50)  

2012-03-27 09:05:10|  分类: 【原创小说】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50)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帕劳海上奇观“牛奶湖” ,这里的海水像牛奶一样的乳白。

 

 

 

看着梦菡那张美丽的笑脸,海子有了一股强烈的冲动,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久久没有挪开,梦菡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海子,当她看到海子那异样的目光的时候,她的脸刷的红了,又慌里慌张地低下了头。

海子很有些尴尬,为了打破这种尴尬,他赶紧找话说:“梦菡,你男朋友的签证怎么样了?他什么时候来帕劳啊?”

梦菡也赶紧恢复了常态,回答说:“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他的护照一直没有办好,我打电话问过他,可是电话里面也问不清楚,听口气他也是很烦的,可能是因为他在国内生意上的问题,造成了他办理护照的麻烦。要是知道会出这种事,我就会等他一块儿来的。”

“急什么啊?梦菡。”刚才在一边只顾着欣赏远处风景的沈超转过来了身子,她插话道,“他要是来了,就要忙你们的生意了,你可就闲不住了啊!”

梦菡笑了笑,说道:“沈超,忙有什么不好啊?其实整天在这里无所事事,觉得日子过得太慢了,刚来那几天还可以,一切都觉得蛮新鲜的,到处转转,到处看看的,可是安顿下来之后,反而觉得很无聊了,就想找个事儿干。”说完,她看了海子一眼,那眼神,让海子看着很有些心动。

“梦菡,不用心急,等我有空的时候就开车子拉你到处去看看,帕劳好玩的地方多了去了,趁你现在还没有开始你们的生意,就多去些地方玩玩吧。”

“那好啊!如果有车子我们可以去更多的地方玩呢!”梦菡笑着说,“海子,不过那样就要浪费你的时间了啊!你平时工作挺累的,需要休息啊!”

“我没事,正好我也想多去些地方看看,还有很多地方我没有去过,正好我们一起去,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大家在一起玩的还开心,”海子赶紧说道,他又转身问沈超,“你说是吧?沈超。”

“你们俩玩去吧!我可没有那个福气啊!”沈超撅着嘴巴说道,“我哪来的假期啊!酒店工作那么忙,几个月下来有个调休就谢天谢地了!”

“那就再说吧,以后时间多着呢。”海子安慰沈超说。

“海子,集合了!我们要走了!”吕明波远远地喊着。

队伍在召集集合了,要离开洛克岛了,海子对身边两个女孩说:“咱们走吧,我在来的路上听土人朋友罗密欧说,回去的路上他还要带我们多绕几个地方去看看呢。”

“好!咱们走吧!”沈超一把拉起坐在草地上的梦菡,她们扑打着身上的杂草,跟在海子的屁股后面,大家一起朝着队伍走去。

海子走得急,回头看到两个姑娘还在恋恋不舍地环顾着美丽的洛克岛,有些不忍离去的样子,他对她们喊道:“女同胞们,要开船了,快点走吧!”

他们上了罗密欧的雅马哈快艇,他们又起程了,这是回家去的路了,土人罗密欧熟练地操纵着快艇方向盘,驾驶着快艇飞驰般地在海面上疾驰,船后的浪花像麦浪一样向着两边翻卷,很是壮观。

“今天玩得开心吗?”罗密欧问海子,“洛克岛这里可是我们帕劳最好玩的地方啊!”

“很好很好!好极了!”海子笑着回答道,“不但海岛上的风景很美,就连在水下潜水都很好玩,罗密欧,你不知道啊,这里的海水清澈极了,在水底下睁开眼,能看到成群的鱼儿在身边游来游去的。”

“我怎么能不知道啊!哈哈!游客多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来一次呢!”罗密欧哈哈大笑着说,“说起帕劳海水的清澈啊,那我可得说两句,我们帕劳的海水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这样的,我们潜水找扇贝的时候,就是凭借着海水的清晰度,才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深海里的扇贝的。”

“那么大的扇贝一次你们要搬几个回家啊?”海子知道帕劳的扇贝都是老大老大个儿的,个个像小脸盆一般大,他好奇地问,“是不是弄一个回家就够你们全家吃的了啊?”

“哪里啊!”罗密欧笑着说:“我们不是把大扇贝整个地往家拿,我们只要大扇贝里面的扇贝柱,我们割下扇贝柱后,就把扇贝肉扔掉了,扇贝肉不好吃。”

海子心想:够浪费的啊!那么大个儿的扇贝,只要扇贝柱,多可惜啊!

罗密欧转过身来对海子说:“海子,告诉大家,一会儿返回的路上,我带你们去牛奶湖看看,牛奶湖是帕劳的一大奇观,到了我们帕劳这里,如果不去看看牛奶湖,那可真是一大遗憾啊!”

海子把罗密欧的话告诉了同伴们,大家当然很高兴了,连声说:“好啊!好啊!赶紧带我们去牛奶湖吧!”差一点儿就在快艇上欢呼跳跃起来了!

罗密欧赶紧摆摆手,连声说:“快坐下!快坐下!”他发动了快艇,驾驶着他那艘崭新的雅马哈快艇,载着大伙儿朝着牛奶湖方向一路疾驰而去。此时,整个一大片的太平洋水域只有这艘小小的快艇,他们遨游在迷宫般的帕劳海域的群岛之间,雅马哈快艇的速度就像利箭一般,飞驰般地在海面上疾驰,脚下那平静而深邃的海面被快艇利剑般地划破,激起的那些晶莹剔透的浪花向两旁翻卷开来,随着海风,那些刮起的水珠飘落在我的脸上,凉爽爽的,海子感觉舒服极了。

海子向着视野里的世界望去,迷人的景色,旖旎的风光,撩人的画面令人目不暇接,尤其是那具有独特风格的蘑菇状岛屿,星罗棋布般地点缀着浩瀚辽阔的太平洋面,散落在海天成一色的洋面上,犹如一个梦境一般的世界,他觉得自己仿佛闯入了伊甸园的世界中。他们进入到了一片星罗棋布般的小岛群中,仿佛闯进了一座迷宫。

雅马哈快艇驶进了一片奶白色的水域,罗密欧把快艇停住了,他转身对海子说:“告诉大家,这里就是牛奶湖,我们在这里停留半个小时,想下去游泳的,可以下了。”

马达声停下了,雅马哈快艇漂浮在平静的海面上,此时一片宁静,大家伙儿也都屏住了呼吸,望着身下那如奶水般一样白的海水,这群来自于中国的海滨城市青岛的男子汉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下水了!

海子也有些胆怯,他问罗密欧:“这水,怎么这颜色呢?好像是石灰水啊?不伤皮肤吗?”

罗密欧哈哈大笑,他说:“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牛奶湖吧!在很久很久以前啊,牛奶湖这个位置火山活动很频繁,火山喷发后的火山灰沉积到了海底,慢慢地,就形成了厚厚的一层火山泥。因为这一带的海水有着很高的透明度,而且水又不深,海底沉淀的那些火山泥反射到海面上,看上去就是乳白色的颜色了,因为看上去像牛奶,所以这一带就被称为牛奶湖,其实水很清,我们看到的乳白颜色是海底的火山泥反射上来的颜色。”

海子把罗密欧的话翻译给了大家,大家才明白了个中的缘由。罗密欧又说:“那些海底的火山泥含有很多种天然的矿物质成分,由于和海水中具有杀菌作用的微生物常年堆积在一起,所以就变成了一种纯天然的绝佳护肤品,女士们如果来到这里的话,可以尝试一下纯天然的护肤品,对皮肤绝对有用,哈哈!”

有人问罗密欧:“这片水域有没有鲨鱼啊?”

罗密欧一听这问话,又哈哈大笑起来,他说:“这一片的水域很浅,鲨鱼进不来,再说了,鲨鱼不喜欢这样的水温。鲨鱼喜欢在深水里面,它们喜欢水温低一些的水域。”

海子问罗密欧:“牛奶湖究竟有多深啊?在我的想象中,海洋深处的这个位置,海水一定是很深很深。”

罗密欧告诉海子:“牛奶湖的海水只有3米左右深,要不我怎么敢让你们在这里下水玩呢。”

海子把罗密欧的话告诉了大家,一听海水这么浅,大家忙不迭地脱掉衣服,一个接一个地扑通扑通下水了,他们纷纷潜到海底去了,海子想,大概大伙儿都想去摸摸海底那些白色的火山灰吧?

不一会儿,有人浮出了水面,手里捧着一把灰白色的海泥,爬上快艇,抹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些火山泥就像是石膏泥一样,拿手摸上去,感觉又细腻又滑润,手感特好。这下子热闹起来了,大家伙儿一个劲地地往海底里潜,都去挖海底的火山泥,拿来就往身上抹。

不一会儿吕明波浮出了水面,他的手里攥着一把白色的沙子,塞进了海子的手里,说:“海子,你看这些沙子多好看!”海子接过来一看,他看到手里的白色沙子细细的,每一粒看上去都像是一块晶莹的钻石,很漂亮,他也跟着钻进了海底,触到了细细的沙子,他也抓起了一把,浮出了水面。

小菲儿在快艇上急得哇哇叫,海子把沙子放到了她的小手上,她淘气地一把抹在了海子的脸上,乐得大家哈哈大笑。海子又一个猛子潜到了水底,他睁开眼睛,这里的海底世界看不到一条鱼,只有那些形状各异的珊瑚礁静静地躺在海底,另外还有那些细软的犹如砂糖一般的沙子。

大家伙儿一次又一次地潜入海底,因为在青岛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水域,这里的海水看上去是那样的清澈,那样的透底。这人啊,玩得高兴了,就乐极生悲了,不知什么时候邵文展把自己那块刚戴了不久的精致潜水手表给掉到海底里了,他大喊:“快帮忙啊!我的手表掉到海底去了。”

海子赶紧潜水水底,他想海水那么清澈见底,应该找回那只手表的,别人也跟着纷纷潜入海底,三番五次上来下去的,摸了好一阵子大家也没找到,估计是被海底的沙子给盖住了,时间不早了,不能再找了,打捞任务宣告失败。

“唉!真心疼啊!”邵文展是打心里喜欢那块手表,转眼就沉入到太平洋的海底了,他能不心疼吗?

看到邵文展那遗憾的表情,海子想起任贤齐的那首“伤心太平洋”的歌曲,于是就开玩笑地对邵文展说:“文展,别难过了,就算是伤心太平洋吧,也算是咱们留在太平洋的纪念,留下一点念想,以后想起这事的时候,就会想起洛克岛。

邵文展说:“这可是我刚买的,是块好表啊!没办法,可能是缘分就这么短吧。”

“等我们过几年再来找,看看你这块好表在海底能不能经受住考验。”大家伙哈哈笑着,邵文展也跟着笑了起来。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点击下面的网址:

http://www.qdwenxue.com/Book/1922213.aspx

  评论这张
 
阅读(1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