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79)  

2012-05-15 13:21:40|  分类: 【原创小说】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7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帕劳群岛中的别致小岛

 

 

 

美国人的几艘炮舰刚刚开拔离开,成百上千的美国大兵都离开了岛国帕劳,没过几天,台湾的国民党海军舰队又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帕劳,几艘编制巡洋舰艇靠上了马拉嘎岛的深水港,小小的帕劳岛又迎来了成千上万的台湾海军水兵。

虽然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军队的海军水兵也都是自己的骨肉同胞,但是海子毕竟还从来没有接触过与大陆相对峙了半个多世纪的那支军队的军人们,他很有些好奇,他很想去近距离接触一下进入帕劳的台湾“国军”的海军官兵们。

一天,机会来了。为了及时掌握州政府办公楼工程的进展情况,科罗尔州州长强尼先生要海子每个周五的上午都要去他的办公室汇报工作,那天,当海子从州长那里汇报完工作出来的时候,他接到了赵然打给他手机上的电话,赵然在电话的那头说:

“海子,汇报完工作了吗?”

“赵总啊,我刚刚从州长办公室里出来,正准备回工地去呢,有急事吗?”海子一边开着车,一边和赵然通着电话。

“你先回我这里吧,海子,刚才我打开电脑,收到了一份国内来的电子邮件,是国内的大领导来的,他要我们抓紧时间研究一下塞班岛监狱投标的事情,大领导的意思是,咱们要尽最大的努力,把塞班岛监狱那个项目给拿下来,因为那可是一块肥肉啊!”赵然在电话里说,听上去很有些激动的口气。

“好!好!那我马上去你那儿。”海子挂掉了手机,脚下一踩油门,沿着州际公路,一路驶向他们在麦英思岛的总部驻地。

海子驾驶着车子刚刚靠近WCTC大超市那块儿,就看见从超市的停车场方向走过来五位年轻的台湾“国军”海军军官,看上去都是一些年龄在20多岁,最大的也就是30岁刚出头的年轻人,他们看上去很有朝气也很帅气,如果脱掉了军装的话,其实都是一些阳光大男孩,海子很难把他们与当年那些祸国殃民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国军”联系在一起。

海子本想直接驶过去就算了,因为赵然还在等他回去研究塞班岛监狱工程投标的事情呢。这时,那几个年轻的海军军官已经走到了马路边,他们见到海子这位中国人开车过来了,就与他招招手打招呼,看样子他们有些想搭海子的车子的意思,因为帕劳岛上没有公交车,就连出租车也很少见到,全科罗尔岛也没有几辆,这几位海军军官是要赶回到马拉嘎的码头那里去,如果他们步行走去的话,大概需要一个来小时的时间。

海子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停下了车子,那几个年轻海军军官显然有些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其中一位英俊的军官向前走了一步,非常客气地问海子:

“请问先生,您是要去马拉嘎岛吗?”

海子本来想说自己不是去马拉嘎岛,是要回麦英思岛那边,可是看到这群年轻的海军军官,不禁起了恻隐之心,他随口说出:“是啊,我要去马拉嘎岛,你们要去那里吗?”

这位年轻的国民党海军军官说:“先生,是这样的,我们要赶回在马拉嘎岛的军舰上去,想搭搭您的便车。请问,您方便吗?”

海子要回的总部驻地不在马拉嘎那里,再往前面不远处,海子就要右拐弯上桥了,过了那座连接科罗尔与麦英斯的跨海桥路,不远就到了。

但是海子不想让这些年轻人失望,他说:“那快上车吧,我送你们去马拉嘎海港。”

“那太好了!谢谢啦!谢谢啦!”几个年轻军官很高兴,他们一个劲地感谢海子,搞得海子不好意思了,他连声说:“大家都是同胞,不要太客气了!”

那几个国军军官上了海子的车,他们一行五个人,海子的小轿车只够拉四个人的座位,海子想,扔下谁是呢?五个人都得上啊!

于是,海子只好让他们其中的一个身材较魁梧的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其余的那四位都到后排上挤一挤,因为帕劳的交警没有指挥岗亭,他们全都是开着警车沿着公路巡视,只要路上见到警车的时候注意一些就行了,因为海子开的这辆丰田CAMRY的车窗玻璃是深色的,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人员情况。

海子拉着这五位台湾“国军”海军军官朝着马拉嘎岛驶去,在车子经过拐弯路口的时候海子没有拐向跨海路桥,而是一路直奔马拉嘎岛的码头而去。

海子一路上和这几个海军军官聊起天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位身材魁伟的年轻军官问海子:

“先生,请问您是在帕劳做生意的台湾人吗?”

“不是,我是大陆来的,我在这里工作,是搞建筑的。”

“您是大陆来的?哎呀!没想到哇!”听说海子不是台湾人,这几个年轻的海军军官感觉很不好意思,他们说:“我们还以为您是台湾人呢?”

“怎么?大陆人就不能拉你们一程了?”海子扭头对后面的几个人说,“难道大陆和台湾不是一家人吗?你们说啊?”

“是一家人!是一家人!哈哈!”几个年轻人笑起来,车内的气氛顿时融洽起来了。

“起初我们还以为您是台湾人呢,因为帕劳有很多的台湾生意人。”坐在副驾驶室的那位体格魁伟的年轻军官说。

“其实啊,现在在帕劳的大陆人多着多呢,大陆现在很开放,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我们中国人,你们还不知道吗?呵呵!”

“知道知道。只不过我们没想到能在帕劳认识一位大陆人。”

当这几个年轻的“国军”海军军官知道海子是来自于祖国大陆的一名公职人员以后,也是觉得非常的稀奇,并且也很都开心,他们好奇地向海子问这问那的。

确实,他们这些台湾年轻人对祖国大陆知道得甚少,因为他们所接受的都是传统的敌视大陆的教育,现在两岸交流多起来了,双方开始有了更多的接触了,但是对于没有到过祖国大陆的年轻人来说,大陆在他们的心中依然是一个神秘的所在。

就像中国大陆早期的教育一样,说台湾人民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需要大陆人去解放他们,而台湾人所接受的教育也是大陆人民正处于十八层地狱之中,他们要光复大陆,解救出“苦难”的大陆同胞,正是因为这些幼稚的政治宣传,才导致了两岸的猜疑与敌视,造成了两岸人民复杂的畸形心态。

“如果你们有机会,想去大陆看看吗?”海子问身边这些年轻的台湾国军军官,“作为炎黄子孙,你们真应该到大陆看看,对大陆多一些了解。”

“有机会我们肯定会去的,只不过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军人,不过,将来我们一定去大陆看看,因为我们的根在大陆,我们是一家人啊!”年轻人有些激动地说。

海子的心里也很有些激动,他想,其实把中心问题放在祖国的统一大业上才是真正解决两岸关系的关键所在,而并不是去把谁从“水深火热”中给解救出来,因为人都是有头脑的,你说人家是在苦难的深渊,在炼狱般的十八层地狱,可是人家觉得比你过得还好咧,这样的一些幼稚的口号反而造成了双方一些心理上的抵触,逆反心理反而更加重了。

海子对年轻军官们提出的问题一一作了问答,他不失时机地把大陆的现状向年轻人们做了介绍,尽管从科罗尔州中心到马拉嘎港口的这段路途不长,但是他们一路上谈笑风生,彼此介绍着海峡两岸正在发生着的巨大变化。

海峡两岸关系的缓和与紧张其实不光是政治家们议论的话题,尽管海子和这些年轻的台湾国军海军军官们都是一些个微不足道的人,但是作为他们这些被人为地隔绝了半个多世纪的两岸人民来说,和平统一是大家的共同心愿啊!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点击下面的网址:

http://www.qdwenxue.com/Book/1922213.aspx

  评论这张
 
阅读(1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