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92)  

2012-05-30 08:58:32|  分类: 【原创小说】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92)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远离尘世的美丽海岛 

 

 

 

此时,天上的皓皓月亮,依然是那样的清澈明亮,身边的粼粼大海,依然是那样的平静如镜,月光透过那大气层的层层屏障,如水一般,洒落在太平洋深处这片洁净如洗的沙滩上,也洒落在他们这两个正在享受着美好时刻的年轻人的身上,清澈的夜空之上不时地飘过来一朵朵的白云,一会儿遮住了月亮,一会儿又把他们的头上飞过,他们仿佛走进了无人的世界,时间也仿佛为他们停止了走动。

海风一阵阵从海上吹来,他们浑身松软地躺在了沙滩上,久久地,没有作声,久久地没有动弹。一阵呼啸的飞机声从空中划过,那是从大岛的美军空军基地起飞过来的美国战机,刺耳的轰隆声震得大地一阵阵的颤抖,也震得海子和梦菡两个人起身坐了起来,他们并肩坐在了细细的沙滩上,他们抬头望着那远去的美国战机,只见它们在天空中闪烁着几盏亮光,慢慢地远去,一会儿就看不到了。

此时,他们那激荡的心脏早就已经平静了下来,他们依偎在了一起,他们说起了悄悄话,他们的不远处就是那座宏伟的斜拉桥,在桥的不远处就是沈超所在的凯缇大酒店。海子和梦菡说起了沈超,因为最近工作很忙,就连他和梦菡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所以海子也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沈超了,他问梦菡:

“沈超现在怎么样了?梦菡,我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和她联系了,不知道她近况如何?你们最近见过面吗?你最近和她联系过吗?”

“最近她挺好的啊!”梦菡把眼睛从斜拉桥收回,转身对海子说,“海子,前几天我们俩还通过电话啊,她在电话里说,要请你帮她买辆二手车子呢。”

“她买车干嘛啊?”海子好奇地问,“她会开车了吗?”

“我想,她还不会吧?”梦菡笑着说,“不过,我记得她还说起要请你抽时间教她练车呢!”

“最近这几天够呛有时间的,过些天再说吧。”海子搂抱着梦菡的臂膀,对她说道。

“海子,你们的塞班监狱工程投标有眉目了吗?”梦菡关切地问,“中标的可能性大不大?”

“这,很不乐观啊!”海子叹了口气,沉思了一忽儿,说道,“今天下午我们赵总还给我打电话来着,他说从州长那里得到消息说,塞班监狱工程这两天就要开标了,不过州长告诉他说,我们公司很可能没戏。”

“没戏?为什么呢?”梦菡急切地问道。“你们准备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的辛苦,怎么能没戏呢?是你们的准备工作不足吗?还是标底有差距?”

“还没开标,怎么会知道标底呢?”海子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嘛,是有诸多因素的,最主要的,就是美国方面在打压我们,他们不想让我们接这项工程。”

“他们为什么这样呢?”梦菡有些不解地问道,“州政府工程不是干得很好吗?美国方面对你们的工程质量和工程进度不是都很满意吗?怎么现在又要打压你们了呢?”

“梦菡,其实这里面牵扯到了政治,美国人总是这样,你想啊,别人和中国好,它都会指手画脚的,更何况这是他们美国人掏钱要办的事,那还不更得来点阴的?州政府工程我们算是侥幸了啊!”

“这么说,希望不是很大了吧?”梦菡叹了口气,担忧地问道。

“不是希望不大,而是几乎就没什么希望了!”海子轻轻地拍了拍梦菡的脑袋,说道,“放心吧,没有这项工程,我们还会争取别的工程,在帕劳这里,我们是最棒的!”

 

第二天上午,整理好了准备上报给州长的材料,海子把它们放进文件夹里,开车赶到了州长办公室,在大门口脱掉鞋子,他走了进去。

州长办公室外面那个专门作接待工作的胖胖的帕劳女秘书看见海子来了,热情地上前打招呼:“海子,你又来了,州长先生正在会客,你先稍等一会儿吧。”

“谢谢你,安娜。”海子客气地向女秘书点点头,坐在了招待来宾用的藤椅上,顺手拿起了一份报纸。

报纸上的一条头版新闻吸引住了他,原来是报道帕劳警方刚刚破获了一起贩毒案件,海子仔细读下去,大体内容是这样的:

有一个长期居住在帕劳的中国台湾人,他常年在帕劳岛上贩卖冰毒和大麻等毒品,帕劳警方早就掌握了他的一切,警方为了逮现行,就安排了眼线,几经周折,终于抓了个现行。海子慢慢读着,他读到的报纸上说,根据这位毒枭所犯下的贩毒事实,他可能要被判处100多年。

看到这里,海子笑了,真是一片云彩一片天啊,不如干脆把人家给枪毙了得了,这不是让人活受罪吗?100年,谁能活那么久啊?判他个无期徒刑不就得了吗?其实,海子知道,这要是在某些国家,包括在我们中国,犯罪犯到这个份上,死刑肯定是逃不脱的,可是在人家帕劳这里就不一样对待了,海子曾经听尤里卡说过,因为帕劳共和国法律中没有死刑这一说,只能按照年数来坐牢,不管犯人是年轻力壮的小伙,还是七、八十岁的老翁,也不管这个人还能活多久,该判多少年就是多少年,100年甚至200年都要照判!

后来,这位毒贩子还真的被判了100年还多,这位大毒枭就被关押在科罗尔州的监狱里,有一天,海子在超市里突然看到了这位已经被判处了一百多年徒刑的毒贩子,当时他觉得很惊讶,因为他的照片整天在报纸和电视上出现,海子认得他的模样,心想这家伙难道是越狱了?可是既然越狱了他怎么还敢光天花日之下招摇过市呢?

记得有一天,海子到州长办公室办事的时候,他曾经向州长强尼问起这件事,州长听了后,笑了,说道:“让他跑,他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海子,你说啊!哈哈!”

海子一想,也是啊!就是让他跑,他又能跑到哪儿去呢?跑到荒无人烟的岛子上,活人也会活活憋死的;从天上逃走,帕劳的海关检查是很严格的,任何人想通过天上逃跑肯定是走脱不了的;要是从海上逃跑的话,划着船要好几个月甚至一年才能到达大陆,还不知道能否到达“生命”的彼岸啊,再说在浩瀚的洋面上亡命,能走得了吗?何必呢?

“海子,可以进去了。”安娜通知海子,“州长的客人已经走了。”

海子微笑着向安娜摆了摆手,走向州长办公室。

“你好!州长,”海子朝强尼伸出了手,“我把下个月的月进度表和下个周的周进度表都给你送来了,请你阅示。”

“请坐,海子。”强尼接过了文件夹,从里面拿出了报表,“怎么样,最近因为下雨比较多,没耽误进度吗?听埃利诺说,你们的干劲很足,她可是一直在称赞你们哪。”

海子心想:“这个埃利诺还是挺讲义气的,别看经常和她吵架,她可是从来也不在州长面前乱讲话,看来这个菲律宾女人还真够朋友啊!”他笑着对州长说:“州长先生,按照工程进度来讲,我们绝对不会耽误工期,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相信我们会如期竣工的。”“那就好,不是我急,全州的人都在看着你们哪,当然了,我这个当州长的也想早一点儿搬进新的政府办公大楼啊!哈哈!”

汇报完了工作之后,海子站起身来,走到州长办公桌前,有点不好开口地说:“州长,有件私事想麻烦你一下,”别看平时海子和州长很说得来,但真要是求他办事,还是觉得挺难为情的,“你堂堂的大州长,每天工作都这么忙,真不应该给你添麻烦啊!”

“你客气了,海子,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州长那只厚墩墩的大手拍在海子的肩膀上。

“我的一个朋友想找个工作,我曾经为她找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可是干了才几个月,因为换了新的总经理,就让人家给辞退了,这不,我这几天正在为她的事情着急呢。本来还想找以前的美国朋友再帮帮忙,可是一直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我就想到你了,真不好意思啊。”

“哪里,不要这么说,找工作是好事,总比整天没事干好啊,再说了,只要是有能力的人,找份工作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这事儿我包了。”

海子一听州长答应了,心里很高兴:“那就先谢谢你了,州长先生。”

“咦,对了,你这位朋友是什么学历,学什么专业的?”

“她是在中国国内上的大学,是南京大学毕业的,南京大学在国内是有名的一所大学,她的专业是国际贸易英语,她的英语也很棒啊。”

“正好我们州政府的一个部门眼下需要一位文书,要不,你的朋友来我们州政府先干着吧?”

“那太好了,州长。”海子高兴地都要跳起来了,要不是在州长面前,他真想放开喉咙大声歌唱,管他什么歌呢,只要是能喊两嗓子就行。

“先别高兴啊,海子,咱们丑话可要先说在前头啊!首先,我要让我的秘书对她进行笔试和面试,看看她的英语能不能胜任,因为我这里要的是干活的人啊,呵呵!第二呢,你应该知道的,我们州政府的工作很重要,工作人员必须要有很高的素质,如果她不能够胜任自己的工作的话,我们可以随时解雇她,你可要对你的朋友讲清楚这些啊!”

“我会的,我也相信我的朋友不会让你失望的。”海子对州长作了承诺,“那我先走了,等你秘书的电话啊,州长先生。”

海子出了州长的办公室,边开车边打电话给梦菡,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电话那头的头听起来都要蹦起来了,连声说:“海子,太好了!谢谢!谢谢你啊!”

没过几天,州长的秘书给海子打来电话,通知他转告梦菡下午就去州政府考试,海子开车把她送到了离州中心还有一段距离的州政府,梦菡进去后,海子就自己开车去了“男人屋”。男人屋算得上是科罗尔州中心的一处景色秀丽的景观点,每天来这里参观的东西方游客也是络绎不绝的,这里离着海子的住处很近,步行过来也就是10来分钟,是海子经常光顾的地方,因为他喜欢这里的那番幽雅,也喜欢这里的那番秀丽。

每当工作之余,海子就会开着车子来到男人屋,他倒不是来凭吊什么,而是为了那份安逸,因为这里绿荫遮日,因为这里百鸟汇集,鸟语花香百花争艳是现在的男人屋的真实写照,那是一番别样的美丽景致,在这种意境里,他会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有一种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感受。

男人屋已经仅仅作为一个景点来招揽游客了,尽管这里不售门票也无人管理。海子在一旁停好了车子,他走进了男人屋,屋子里面有些昏暗,因为里面没有灯光的照射,只能凭借着一缕缕穿透过树丛,进入到屋子里面的阳光,才勉强可以欣赏到里面的四壁画着那些记载帕劳历史以及人物的彩画。

男人屋里面很有些闷热,地面也不是很干净,所以海子只是站在门口往里面看,那些旖旎多姿的山山水水、那些生动活跃的海中鱼类、那些奇形怪状的飞禽走兽、那些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那些宛如真实的美丽传说,让人恍如来到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从男人屋的状况来看,帕劳人是定期对男人屋进行维护与整新的,所以那些彩画看上去总是那样的艳丽多彩,在帕劳的那些日子里,海子从男人屋以及其他帕劳历史建筑上面,了解了许许多多有关帕劳的美丽传说以及帕劳历史的真实记载。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点击下面的网址:

http://www.qdwenxue.com/Book/1922213.aspx

  评论这张
 
阅读(1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