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76)  

2012-05-09 13:24:47|  分类: 【原创小说】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76)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令人心境静谧的休闲佳境

 

 

 

海子把车子停在了建材商场的门口,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冲着那辆车走过去,那辆车也停住了,那位黝黑的土人从车子里走了出来,满脸堆笑,连声对他说:“China,实在对不起啊!我有急事要去爱莱州,所以车速就有些快了,刚才差点儿和你撞车,真是不好意思,请多多原谅啊!”

人家都这样了,海子还能说什么呢?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尽管他心里很有气,但是嘴上也赶紧客气地说道:“没关系的,反正也没有出事,你不是还有事吗?那你快赶紧走吧。”

那位帕劳土人见海子气消了,挥挥手与他说了声:“再见!China!”然后开车朝着爱莱州方向疾驰而去。这个人就是尤里卡,后来他成了海子的好朋友。

这件事过去有好些日子了,有一天,海子开车从外面返回州政府工程,看到两个帕劳年轻人正在他们大院门口的树荫下聊天,海子看出其中一位很面熟,等车子靠近了一看,咦!这不就是那天差点儿与自己撞车的那个人吗?因为他那天特意追上海子,并诚恳地向海子道歉了,海子觉得这人还真是挺不错的,于是停下车与他打了个招呼。

那个土人看到了海子,赶紧向他走过来,他再一次地向海子道歉:“China,那天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因为我急着去爱莱州,所以开车有些超速,没想到差点儿与你撞上。”

他这一道歉,倒使得海子也很不好意思了,他赶紧说:“你看你,还把这事放在心里啊?那天我的态度也不好啊,也该向你道歉啊!”

其实海子心里真的挺后悔,因为尽管当时自己是用中国话骂的那个帕劳人,他肯定不知道自己骂的是什么话,但是毕竟自己当时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啊!人家帕劳人也知道脸色那般样子的人嘴里是说不出好听的话的。

小伙子说:“China,我叫尤里卡,我就住在与你们相邻的那条街上,有时间的话请到我们家去玩。”

“我叫海子,是州政府项目上的。”海子笑着点头回应着,“有时间一定找你玩去。”

“你好!海子。很高兴认识你!”

两个人就这样成了朋友。

后来,海子几次在路上遇到这位土人朋友,你想,帕劳那么小,总共也没有多少人,所以大家在大街上碰面也是极为平常的。

见面多了,熟了,说话也就多了,尤里卡开始介绍自己了,他说:“海子,我们家在帕劳也是属于大户人家,帕劳的几个主要家族都与我们家有血缘关系,等有机会,我让你认识认识我们家族的人。”

一开始海子还以为尤里卡是在吹牛,后来海子问过另外的帕劳土人朋友,他们说尤里卡确实没有撒谎。

“不过,我们家就是普通百姓,与那些大户人家的血缘关系并没有惠及到我们家,其实我们家曾经也辉煌过,只不过现在不像从前那样了。”尤里卡解释说。

尤里卡也算是有工作的人,他在一家外国人的公司里挂职,所谓的挂职就是帕劳的所有外国公司都必须安排几个帕劳当地土人的位子,即使他们不工作,那些外国公司也照样要给他们开工资,说白了,那些人就是些“混混”,吃白食的,当然了,尤里卡也是这样的一个“混混”,干不干活的人家都给他开二、三百美元的工资,他倒也活得轻松自在。

周末的一天,尤里卡开车来找海子,他拉着海子去了自己的家,走进尤里卡他们家的大院,海子观察到,尽管尤里卡家的房产不少,有那么点大户人家的范儿,可是确实不是有钱人的样子,家里也是空徒四壁。

海子看到他们家里有好几个黝黑的小孩子在一起玩耍嬉闹,就问:“尤里卡,这些小孩都是你家的小兄弟们?”  

尤里卡说:“不不!有的是我的兄弟,有的是我的侄子,那两个是我的儿子。”他指了指两个年龄比较小的小黑孩子给海子看,“我还有一个小女儿,去她姥姥家了。”

看着院子里的那几个小孩,再听听年纪轻轻的尤里卡已经有三个孩子了,海子对尤里卡说:“尤里卡,你的孩子真不少啊,比起我们中国的一对夫妻只准许生一个小孩来说,你们家是挺热闹的啊!”

尤里卡有些不解地问:“你们中国怎么还限制生小孩?我们这里可是随便生的啊。”海子告诉他说:“我们中国有十三亿人,如果不控制人口的话,人口就会爆炸啊!”

“十三亿?”尤里卡显然被这个数字给搞晕了,因为他们国家只有三万人口,十三亿这个数字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在帕劳住的时间长了,海子也知道了,帕劳岛上的土人尽管生活不富裕,可是生起孩子来那可是毫不含糊,你随便到一户人家去看,就会看到家里一大堆的孩子,帕劳老百姓有正经职业的人不多,不过好在国家每年都会给他们老百姓一些补助,帕劳老百姓在衣食住行方面都不是问题,要说有区别,那就是:帕劳人分有钱人和没钱人两种。

尤里卡把自己的老婆介绍给了中国人海子,尽管帕劳有那么多的中国人,但是因为很少相互接触,所以看见家里来了一位中国人,尤里卡的老婆也很亲热。尤里卡的老婆看上去也很年轻,是一个典型的帕劳女人,黑黑胖胖的,不算漂亮,但也不难看。

看得出,尤里卡和其他帕劳男人没什么两样,在家里也都是怕老婆的,因为海子注意到他在毕恭毕敬地向自己的老婆介绍着海子,尽管他们之间说的是土语,但海子听得出来,尤里卡在家里的地位绝对不是第一把手。

尤里卡的老婆张罗着给海子倒茶,海子喝着茶,和他们聊了好大一会儿。聊天中,海子看得出来,其实帕劳女人对中国男人的态度并不像她们看待自己的老公那样,尤里卡的老婆说话满脸很客气的样子,海子想,一方面可能是出于场面上的礼貌,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她们帕劳女人觉得中国男人就是比她们自己的男人强。

因为海子和尤里卡是朋友了,于是俩人时常一起到酒吧去喝酒,但是每次都是海子买单,因为帕劳男人在家里没有地位,家里的经济大权有老婆控制,尤里卡的口袋里也没有几分钱。尽管他每个月也会有二、三百美元的收入,但是这些钱他没有支配权,他得把钱交给自己的老婆。

尤里卡经常对海子说:“海子,真是很不好意思啊,每次都是你掏钱,你是知道的,我们帕劳男人的口袋比脸都干净。”

海子笑着说:“我知道的,尤利卡,咱们俩都是朋友,咱们谁跟谁啊?朋友之间谁掏钱不一样啊,再说了,这也花不了几个钱。”

尤里卡很不好意思,他说:“海子,其实我口袋里的零用钱是给汽车加油的,再剩下点儿零钱就是买烟卷。”

海子知道,尤里卡不抽烟,他买的烟卷是用来嚼槟榔的,帕劳人嚼槟榔的方法很奇特,他们是把槟榔用小刀子割开,用一种什么树梦菡裹着,再把半支烟卷放进树梦菡里,然后再放上一点白石灰,再然后就一下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起来,整天搞得个嘴巴子红红的,而且还时不时地往外吐一些红色的唾液,走在马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人随便吐的红色的唾液。

海子有一次问尤里卡:“尤里卡,你把烟卷和那些白石灰放在嘴巴里面嚼,那是什么味道啊?不恶心吗?”

尤里卡哈哈大笑:“看你说的,这是我们的爱好啊。我们不抽烟,但是嚼槟榔的时候放进烟卷和白石灰,味道就好极了。再说了,我们从小嚼槟榔都习惯了,没有槟榔嚼,嘴巴闲着怪没劲的。”

海子也懒得去研究槟榔什么的,他对尤里卡说:“你们这是些什么怪习惯啊,真搞不懂啦!”

海子知道尤里卡在经济上的窘境,所以他从来不会让尤里卡难堪,帕劳男人像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男人一样,骨子里也是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快速发展,进入岛国的俄罗斯小姐们、菲律宾小姐们、中国小姐们充斥在帕劳的酒吧、酒店、歌厅、按摩中心里,帕劳的男人们眼花了,原本在他们眼里的那些每年评选一次的漂亮的帕劳小姐其实根本就不漂亮,她们的模样根本就比不上外来的女孩子,帕劳的男人们这才明白原来这世界是如此的缤纷灿烂啊!

尤里卡和许多的帕劳男人一样,尽管兜里没有钱,但是也很喜欢女人,因为他们身体彪悍,体格很大,再加上热带地区的人们对那方面的要求更加频繁一些,所以他们流露出的那种愿望就更迫切一些。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点击下面的网址:

http://www.qdwenxue.com/Book/1922213.aspx

  评论这张
 
阅读(10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