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118)  

2012-06-30 13:13:54|  分类: 【原创小说】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118)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弥漫着原生态气息的美丽海岛帕流流岛

 

 

 

看到那几位老太太一脸庄重的样子,海子问坐在他身边的乔:“嗨!乔,那四位老太太都是干什么的啊?”

乔笑了笑,说:“她们啊,可不是普通的老太太啊!她们都是来自我们家族的权威人士啊,海子,你是知道的,我们帕劳是母系社会,虽然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实行了总统制,我们还有议会,但沿袭下来的母系社会体系仍然是我们帕劳的精神支柱,我们部落和其他部落都一样,都是女人们掌权,她们都是我们部落里的统治者。”

 “那,你们的酋长总不能是女人吧?”海子好奇地问,“这些老太太的权威比酋长的还要大吗?”

“不!不!这是两码子事,海子,我们的酋长当然是男人来当了,但是部落里要决定什么大事的时候,还是要经过部落中那些有权威的女人们,也就是这几个老太太来拍板啊!”

“你们这里可真有意思,呵呵!”海子笑起来。

乔也笑了,他说:“我们这儿就这规矩,我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啊!”

“那,乔,我再问你,你们的总统在决定国家大事的时候,也要听女人们的意见吗?”

“那倒不至于啊!”乔使劲地摇了摇头,说,“牵扯到国家大事,还是要有我们的总统来决定啊!”

“那你们的总统是民选的?还是由女人们来推选的?”

“这样吧,我尽可能地给你讲详细一些,海子。毕竟我们人类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我们帕劳也是国际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们国家受美国的影响是很深的,一切基本上都是参照美国的宪法来治理我们的国家。尤其是,我们的总统和副总统是经过全民投票选举的,国家执行机关由部长和部长级官员组成,全国分成18个州,各州自行立宪,我们在实行总统制的同时,还保留了历史遗留下来的酋长制影响,设有一个酋长委员会。”

“那,你们的大酋长和总统俩人谁的权力大呢?”海子很好奇地问。

“这也是两码子事啊,哈哈!”乔大声地笑起来,他说,“我们的大酋长你应该也知道,他的名字叫伊贝杜尔,他享有等同于总统的声望,但是没有决定国家事务的权利,只有决定民间事务的权利。嘿,海子,你应该知道啊?我们的大酋长就是强尼州长的哥哥啊。”

  “这我听说过,但是强尼州长从来也没有对我提起过。”

  “强尼州长的哥哥,也就是我们的大酋长,他的威望很高,他是帕劳人的精神领袖。等我们科罗尔州政府办公大楼建起来之后,大酋长也搬到这里来办公,这里有一间大酋长的办公室啊,你在工程上,这你是知道的。”

“是啊,这我知道,不过等大酋长搬过来的时候,我就回国了,我不想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工程结束后我就回国。”海子说的是实话。

“你们还没有拿下别的工程吗?”乔关心地问,“听说帕劳要建一座国家博物馆,你们可以争取啊。”

“不好办啊。”海子回答说,“因为博物馆是台湾投资的,他们不让中国大陆参与这个项目的投标。”

“嗨!”乔叹了口气,说道,“都是自家兄弟,怎么这么拧着啊?”

“这是政治问题,我们也不好说。”海子转移开了话题,问他,“乔,你们的国会有实权吗?”

“这怎么说呢?其实,我们的国会是由参众两院组成的,我们国家虽然有民主选举产生出来的总统及议会议员们,但大酋长是我们帕劳的精神领袖。总统是四年一届,经过民选,产生新总统,这是我们跟美国人学的。而我们的大酋长却是终身的,大酋长是世袭制的,这是我们帕劳的特色啊,哈哈!”乔笑着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是国家大事总统说了算,内部事务却是大酋长说了算?”海子跟上一句。

乔点了点头,说道:“可以这么说吧。其实真正控制黎民百姓的思想的,是我们的母系体制。”

海子又接着问道:“那你们的普通部落酋长是怎样产生的?”

乔微微一笑,说道:“刚才我说过了,大酋长是世袭的,但是他下面的所有酋长都是由部落里的权威女士们任命的,她们实际上控制着这些酋长们。这些权威女士们都是一些德高望重的年长妇女,当然其中也不乏中年妇女,她们经常召开一些决策性的会议,来决定大事件或各自州的一些事务,以及一些关系到黎民百姓们所关心的繁文琐事。”

听完乔的介绍,海子笑着说:“乔,真好像听天书一样,那你作为一名政府的高官,你能习惯这一切吗?”

乔满脸严肃地说道:“这就是我们的现状啊!你别看我在政府部门身居要职,其实我在部落里没什么地位啊。”乔又指了指正在驾船的弟弟阿兰索,对海子说道:“阿兰索是咱们科罗尔州政府的一名政府官员,和我一样,在我们的部落里也没有什么地位,我们俩顶多就是为部落多跑跑腿。这不,我们的家族要建造一所Family  House,这其实就是专供我们家族的权威女士们召开会议的一幢会议室,船上这四位老太太虽然分别居住在科罗尔州和爱来州等几个州,但由于其家族的根基在帕流流岛上的帕流流州,作为该家族的显赫人物,也都要返回她们在帕流流岛的家族,来决定这所Family  House的选址及其它事宜。这不,我们俩就要多跑跑腿了。”

乔的一番话,海子明白了很多,原来帕劳这个小小的岛国还有这么深的内涵啊?他很佩服帕劳人,佩服他们能够在如此复杂的部落社会关系和母系社会思想统治下,在西方民主制度和土著世袭制度的交融下,竟然还能过着如此无忧无虑犹如天堂一般的生活,真是人间一大奇闻啊!

乔用手捅了捅海子,悄声对他说:“海子,那看那位长相像中国人的老太太,她就是我的母亲。”

“哦,是吗?”海子把目光转向那几位老太太,他看到了其中的一位长相真的很像中国人,海子向那位老太太点了点头,那老太太也朝他点点头,并笑了笑。

“我母亲会给你讲她的故事的,她老人家始终也没忘了中国,她曾经到过中国,去那里寻她的根。”乔压低了嗓门,低声对海子说,“可是哪那么容易找到呢?她父亲的时代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母亲手头一点儿资料也没有,甚至不知道她的根是在中国的什么地方,怎么找啊?”

海子扭转身去,他看到乔的母亲好像也在沉思着什么,海子想,或许老太太是在想着部落立即将要兴建的“Family  House”的一些事宜?也或许是看到了这位同船的中国人海子,又勾起了她的寻根之梦?从老太太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海子看出了一个女强人的坚韧,还有那份遮不住的柔情。

经过50分钟的急驰,他们抵达了帕流流岛,阿兰索把船靠到了岸边,乔的家族里的人们已经在码头等候他们了,大家上了岸,分别上了乔的族人们开来的汽车,沿着被那热带雨林般的小树林包围着的林荫道,他们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也就是“Family  House”的选址地点。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