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119)  

2012-07-01 10:39:42|  分类: 【原创小说】天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天堂的后院 (连载11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帕劳:帕流流岛上最宽的马路,贯穿着整个海岛的交通

 

 

 

那四位老太太在族人的簇拥下走进了一间很大的木屋,乔告诉海子说:“这栋旧屋子就是现在正在使用着的Family  House,因为年久失修,所以部落里决定重新建一座新的Family  House。”

乔和阿兰索跟在老太太们的身后,海子和吕明波紧跟着乔,他们一起走进了那间大木屋。走进大木屋里面,海子看到里面其实很宽敞,但是条件也很简陋,族人们对于同行来的海子和吕明波也很是客气,他们招待他们俩人喝茶,尽管他们帕劳土人使用的茶具不是那么洁净,甚至看上去有些破旧,但是海子和吕明波还是盛情难却地一连喝了一大碗,因为帕劳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看到中国客人坐在一边喝茶,乔和那些族人们就凑在一起用土语说话,海子知道他们在商量家族的事情,只见她们那几个老太太和家族其他那几个有些年纪的妇女们簇拥在一起,大家哇哩哇啦地讨论得还挺热烈,乔和阿兰索也只是坐在她们的身后听她们的讨论,海子想,恐怕他们这两个在帕劳也是算有身份的人,此时也是没有资格去随便插嘴的。

因为她们讲的是一些连海子这个精通英语的人都根本听不懂一句的帕劳土语,所以海子和吕明波也没有去打扰她们,他们在一边自己斟着茶,他们俩闷着头喝着茶,聊着他们自己的话题,此时的帕劳人已经把他们晒到一边了,所以他们俩人也就懒得去理会别的什么了,他们好奇般地打量着这座破旧的Family  House,因为这座看上去很有些别具一格的大屋子,是一座典型而又庄重的帕劳部落议事厅,绝对称得上是帕劳女权社会的活样板。

终于,权势女人们的会议结束了,时间也是接近午饭时间了,土人们准备了午饭,端上来了,大家在一起吃,不分男女老幼,也不分男女贵贱。午饭的主食是白花花的大米饭和帕劳当地的主打正餐木薯,同时,阿兰索还炖了一大锅的“清炖鲅鱼”,其实这种鱼究竟是不是“鲅鱼”,海子也搞不清,反正长得和自己在国内吃的鲅鱼差不多,但吃上去味道很一般,海子知道这是因为帕劳是热带海域,所以海里的鱼虾的味道并不是那么鲜嫩美味。

海子正吃着饭的时候,乔的母亲走到他的身边,她说:“刚才我儿子乔和我说起你,他说他告诉过你,说我是中国人的后裔,乔讲的没错,我的父亲就是中国人,我就是中国人的后裔,我应该算是半个中国人。”

乔的母亲说着一口流利的美国英语,帕劳的老老少少都有语言天赋,在美国托管的几十年中,全国几乎每个人都会讲英语,随便遇到个老头老太太,讲起英语来那绝对是标准的美国口语,年轻人就更不用说了,甚至是帕劳的小孩子们,也都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因为帕劳人从幼儿园开始就接受双语教育,帕劳语和英语,所以英语就好像是他们帕劳人自己的母语一样,纯正流畅。

由于有着中国人血统的缘故,尽管乔的母亲的皮肤也像当地的帕劳人一样,也是黝黑结实的样子,但是仔细看看长相,老人家长的模样还是像中国人多一些。海子问老太太:“大婶,您知道您是在中国的哪个地方出生的吗?”

老太太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啊!二战时,我的父亲被日本人抓了当劳工,用船运到了帕劳,后来,他娶了当地的帕劳女子做老婆,于是就有了我,可是在我出生后不久,父亲就去世了。”说到这些的时候,老太太一脸的忧伤,还有着迷茫。

 海子又问她:“大婶,那您在中国还有亲人吗?”

“我想肯定会有,可是我找不到他们,因为我不知道怎样去找。我曾经去中国大陆寻过根,但是一个也没有找到,因为我没有资料。”

“您父亲没有告诉过您母亲有关家乡的一些情况?”

“我父亲在帕劳生活了没有多久,他的语言和母亲无法像常人那样进行沟通,他们俩人之间只能进行简单的交流,因为我父亲他不会讲英语,更不用说会讲我们的土语了。我母亲自然是连一句中国话都不会讲,只知道父亲的名字叫做济南京,这是根据发音译出的,因为当年有不少闯帕劳的中国人,他们都把自己的家乡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名字,至于我父亲究竟是济南人,还是南京人,谁也搞不清,看起来这将成为我终生遗憾了。”

两行热泪从老妈妈的脸颊流下来,她继续说道:“我们这里有许多中国人的后裔,他们都是一些混血儿,那是当年闯太平洋闯过来的中国人,同我们当地人婚配后繁衍下来的后代,你知道强尼州长吗?他也是中国人的后裔,他的祖父就姓张,他还是你们青岛人呢!”

海子连连点头,说:“这我知道,大婶,州长还去我们青岛寻过根呢,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他的宗族的人们,很遗憾!”

阿兰索在忙着烧烤鱼,他喊道:“妈,别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们过来吃烤鱼吧。”

海子和老太太走过去,阿兰索给他们每个人递上一条烤鱼,这是一种海子叫不上名字的热带海鱼,个头挺大,海子双手接过,很烫,赶紧放在了自己的盘子里,他吃了一口,味道不错。

帕劳人特喜欢吃烧烤,他们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一个烧烤炉,专门用来烧烤,他们有时烧烤鱼,有时烧烤鱿鱼,有时烧烤虾。帕劳人是以食鱼为主,以木薯为主食的,海子吃到了帕劳人的主食木薯,味道其实就同中国北方的地瓜差不多,很香,挺噎人的。

阿兰索是一个很活跃,很勤快的人,忙里忙外的。他烧烤鱼的方法很简单,把鱼用椰子树的梦菡包起来,点燃晒干的椰子壳,把一块铁丝网搁在燃烧的椰子壳上,再把鱼扔在铁丝网上,一会儿工夫鱼就熟了,真真正正的简单方便,完完全全的就地取材。

造物主真是太偏爱帕劳人了,使得她的海域有丰富的鱼类,非常容易捕捉;岛上有茂密的椰子树,香蕉树,木薯等,永远不用担心饿肚子。但这也使得帕劳人养成了懒惰的习性,没有愿意从事体力劳动的,喜欢睡懒觉,吃甜食,喝饮料,导致超体重的大有人在,特别是本应该是优美身材的姑娘们,在帕劳这儿也都是些“胖妞”。“苗条”这个词在帕劳不“流行”,每年的选美比赛,清一色的“胖妞” 在表演,展示自己的丰韵。

说起帕劳的盛产的椰子树,不由得不使人感叹,这椰子可说是全身是“宝”:甜甜的椰子汁是炎热天气的降温的最佳饮料,沁人心肺,清凉可人;雪白的椰榕,吃起来香香的,让人垂涎欲滴;就连那喝完椰子后的椰子壳,也成为生活中不可或少的了,前面所说的用椰子壳烧烤鱼就不必多说了,就是用椰子组成的花坛,那可真是一大特色。

说到这儿,可别以为帕劳人不珍惜椰子,实在是这儿的椰子太多了,每棵高高的椰子树上都结了好几十个椰子,哪来那么多人喝呢?人们只是挑那些长得矮的椰子树上的椰子,并且是结的大的椰子,至于那些高耸的椰子上结的椰子,就让它们在上面呆着吧,到时候就会“自由落地”了。人们就用这些落到地上的椰子,布置成美丽的花坛,用大自然所赐给的,再来装饰大自然。

族人们摘来不少的大个椰子,阿兰索又在忙着剥椰子,他剥椰子的方法也很有意思,就是把椰子插进戳在地里的一个镐头上,非常熟练地剥掉外面的皮层,露出了里面圆圆的充满椰子汁的大硬果。剥掉外皮的椰子长得很有意思,就像猴子的小脑袋,上面还有一双小眼睛,一只小嘴巴,只要用一根带尖的利器,捅开那个小嘴巴,就可以喝那甜甜的椰汁了。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2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