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命运的安排(图/文)  

2012-07-22 13:13:12|  分类: 胡宝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命运的安排(图/文)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三舅第一次回大陆探亲,他从崂山寻访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刚回来
 

 


 

抗战时期,在青岛的崂山一带活跃着一支抗击游击队,这支队伍就是青岛历史上有名的“崂山游击队”,抗战那会儿,崂山游击队利用崂山山多且地形复杂的优势,时而展开游击战,时而主动出击,到处打击小日本,是青岛地区抗击日寇的一支最主要的军事力量,在日本人先后两次占领青岛的十几年时间里,特别是在八年抗战那段日子里,崂山游击队给小日本制造了很多麻烦,因此,日本人绞尽了脑汁要消灭这支抗日队伍,可是直到小日本投降离开青岛,也没有奈何得了这支抗日的队伍。

可是令人遗憾的是,崂山游击队是一支没有被共产党收编了的队伍,青岛当时是国民党政府的直辖市,共产党在这一带活动很困难,一直到抗战结束,当时的中共青岛市委也没能收编这支队伍。在坊间,一说是共产党没有想去收编这支抗日的部队,一说是共产党没有能力去收编这支部队,反正到抗战胜利后,这支昔日的抗日游击队伍最终成了国民党的一支生力军。

抗战胜利后,崂山游击队被国民党政府收编,成为青岛保安总队,也就是老青岛人常说的“青保”,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因为,在抗战时期,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抗日游击队伍几乎都被共产党给收编了,成为了共产党领导的老百姓自己的队伍,可是崂山游击队却走上了一条相反的道路,变成了国民党的一支很能打仗的部队。

还在抗战时期的那几年,崂山游击队的司令,也就是崂山游击队大当家的,在他的身边有两个年轻帅气的贴身勤务兵,他们是亲哥儿俩,他们,一个是我的二舅,一个是我的三舅。说起我的两个舅舅在崂山游击队当差这件事儿,其实也是有来由的,这话首先还得先从崂山游击队这支队伍说起,当然,也先得从崂山游击队的这位大当家的说起。

当年的崂山游击队是穿着老百姓服装的一支队伍,他们经常活动于崂山地区以及青岛郊区的农村,所以他们对这一带的情况很熟悉。我姥爷家就在青岛的近郊,家境虽然不富裕,但是也算是生活上还过得去的庄户人,因为姥爷的几个儿女在青岛的纱厂当工人,那时候的纱厂工人经常拿的不是工资,而是粮食,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到手的一般都是几袋子面粉,加上姥爷是个勤快的庄户人,所以家里的口粮还是不缺的,因此,我的舅舅们都有机会上私塾,我的二舅和三舅也都是上的私塾,他们俩是很聪明好学的孩子。

因为他们哥儿俩有点文化,长相也很帅气,这位崂山游击队司令相中了他们,于是,他带领随从们去了我姥爷家,对我姥爷和姥姥说他很喜欢这哥儿俩,要招他们到队伍上,跟在他的身边当勤务兵。听清楚了司令的来意,我姥爷和姥姥一个劲地摇头,坚决不同意,因为这哥儿俩在家里已经是整劳动力了,舍不得让他们去干那个,再说那年代的老人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当兵。

这位崂山游击队司令一个劲地说好话,说是绝对亏待不了两个孩子,说他是真的喜欢他们哥儿俩。看人家游击队司令官好话说了那么多,说的又那么实诚,更主要的是姥爷和姥姥看见司令带领的那些人手上那乌黑的枪,犯晕,于是我姥爷和姥姥只好同意了,就这样,我二舅和三舅就跟随了崂山游击队的司令,当上了他的贴身勤务兵。

后来呢,家里的农活实在忙不过来,有一天当这位游击队的司令领着队伍来到我姥爷村里的时候,姥爷和姥姥又找到了司令,说是家里实在是忙,缺人手,能不能让他们回家务农,不在队伍上干了。听到我姥爷和姥姥所说的话,司令寻思了一会儿,对他们说:你们家里的难处我知道,可是我实在喜欢他们,舍不得放他们回家,要不这样吧,你们领回去一个,我留下一个,哪个走哪个留,你们决定吧。

最后的结果是:二舅跟着姥爷和姥姥回家务农了,三舅则继续留在了队伍上。谁成想,这一走一留,从此他们兄弟俩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三舅在崂山游击队一直跟在那位司令的身边,一直干到抗战胜利,崂山游击队被国民党政府收编了,编制是青岛保安总队,我三舅当了一名班长,三年后,国民党被共产党打败了,青岛成了国民党军队最后逃离大陆的一个重要码头,我三舅所在的青岛保安总队也成了这支溃逃大军中的一部分,因为国民党军队撤退时不但所有的部队都要跟着走,他们还满大街的抓壮丁,而且还挨家挨户地找,见到青壮年就抓走,短短几天里,青岛一带有相当多的人家都有被抓走的青壮年,有很多的人家连父亲加儿子们被一锅端,这也就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为何青岛的“逃台家属”那么多的原因,这在全国实属罕见!

那天,也就是1949年的6月1号,我二舅母正在村头的马路上走着,一辆一辆的军队卡车拉着国民党官兵们从身边疾驰而过,朝着青岛市内方向驶去,忽然,她听到有人喊她,她抬头一看,原来是我的三舅,只听三舅在喊:二嫂,回家告诉咱爹咱娘,就说我们的队伍开拔了。二舅母赶紧问他:三弟,你们这是去哪儿?

我的三舅没有听到,一辆辆的军车疾驰而过,汽车的轰鸣声掩盖住了二舅母的喊声,再说,就算是三舅听到了,他也无法回答,因为他们这些当兵的根本也不知道这是要往哪儿去,他们还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换防呢!可是谁知道,这些拉着国民党官兵的大卡车,直接去了青岛的军港码头,上了停泊在那里的军舰,军舰驶离了码头,停泊在了岸边很远处的地方。

第二天,也就是1949年的6月2号,青岛解放了,那些离岸边很远的地方的军舰,在解放军的火力够不着的地方停泊着,军舰上的国民党官兵,还有从马路上从村子里抓来的壮丁们,都站在军舰的甲板上,远远地望着青岛的海岸,三舅他们的眼里含着泪,因为此时他们已经知道,国民党战败了,要跑了,可是,他们这些人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青岛,回到亲人们的身边,没有人知道答案。这答案,我三舅一直等了整整四十年,才等到。

那许多艘的国民党军舰一直到6月4日那天,才恋恋不舍地开走了,那些被抓来的壮丁们站在甲板上,哭着喊着,眼看着青岛的大陆岸越来越远,看不见了,要知道,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从大街上被抓来的,有的人则是出来赶集或走亲戚串门的时候被抓的,他们的家人还根本不知道他们被抓了壮丁啊!亲人们不知道,又无法给家里送信,这一走,何时才能够还乡啊!妻离子散这个词用在这些可怜的人们身上,那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我三舅所在的部队去了海南岛,他们在海南岛经历了水土不服和传染病,经历了解放军的沉重打击,最后剩下没有多少人,很快就都撤到了台湾,后来听三舅说,当时国民党军队逃到台湾的时候,号称八百万军队的国军只剩下了六十万,这其中还包括许多刚抓来的壮丁。刚一上岸,我舅舅就被提拔为排长,当时,老蒋为了安抚军心,同时也是为了站稳脚跟,他下令所有到达台湾的军人只要有职务的,每人官升一级。

后来,我三舅被派到了金门前线,他成了一名军需官,作为面对大陆最前线的一名国军的军需官,三舅的工作也是很特殊的,他是负责为那些潜伏到大陆这边,到边防一带或到内地某地刺探解放军的军事情报,以及打探大陆各地发展情况,为国民党反攻大陆做先遣部队的那些派遣特务们配备物资装备,也就是说,当年那些前往大陆执行潜伏任务的特务们随身所携带的一切,都是由三舅他们负责安排的,这是后来三舅亲口告诉我的。

关于台湾往大陆派遣特务这件事,我曾经和三舅聊起过,我问他:“你们当时真的以为国民党能够反攻大陆,再坐江山?”三舅回答说:“一开始,真信,而且是深信不疑,因为老蒋一心要反攻大陆,所以他也是下了大本钱的,后来,慢慢地,我们就不信了,因为带回去的消息都令我们很失望。”

想起小时候听到的那些抓特务的故事,我开玩笑般地说:“三舅,我好像记得你们那边派来的特务们基本上都被我们给捉住了,而且你们的意图我们这边也很清楚,防范得很。”三舅笑着道:“哪有啊?来来往往的很多,被捉住的还是极少数。”我笑了,三舅也笑了。我又问三舅:“你们那些人带回去的情报有用吗?”三舅回答说:“派出去的那些人回去后悄悄对我们说,大陆很难攻得进,共军越来越厉害了。”

顿了顿,三舅又说:“其实我们这些普通军官们并不是为的什么反攻大陆,我们想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家乡,和亲人们团聚。当我们知道反攻大陆只是一场梦之后,知道回大陆已经是遥遥无期了,所以不久之后,我就离开了军界。后来,我娶了一位高山族的姑娘,成了家,再后来,就有了你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再说说我二舅,当年他跟着姥爷姥姥回家后,就在家里跟着姥爷务农,一直到青岛被解放。刚解放的时候,共产党的工作队进村了,因为二舅很聪明,读过私塾,有文化,又见过世面,所以工作队把他封为村主任,当了村干部,这样一来,我二舅在村子里也算是一个人物了,他工作很积极,很受上级赏识。

可是好日子没有过上两年,政治运动开始了,因为二舅曾经干过崂山游击队,而崂山游击队这支没能被共产党收编了的抗日队伍,解放后在共产党眼里是被视作“土匪”来对待的,所以我二舅就成了“坏人”,他被撤掉了村干部,不久,他又被戴上了一顶压了他三十年的帽子:“历史反革命”!打那以后,他成了人民的罪人!他成了历次政治运动被批被斗的对象!

记得我小时候过年的时候,总喜欢跟着哥哥姐姐们在大年初二的那天去舅舅家,这也是我们青岛一带的风俗,我去了就留下不走了,因为舅舅很亲我,我不愿意走了,一住就是好几天。每次我们去的时候,二舅和二舅母总会在村口等我们,把我们接到家后,二舅就要和村里其他的几个“牛鬼蛇神”一起去扫大街,我那时年纪小,不懂事,我跑到街上看到舅舅在扫大街,还看到村子里的民兵呵斥舅舅,心里很难过。

二舅扫完了大街,回家来的时候,我就问他为什么那些人欺负他,舅舅淡淡一笑,说:孩子我没事,你今后不要上街看我扫大街了,外面那么冷。看到舅舅那冻得发青的脸,还有手上那冻裂的口子,我真想哭,尽管那时我很小,但是我知道,这就是舅舅无法抗拒的命运,我无能为力,所以我更加亲我的二舅了。

二舅和二舅母一生没有自己的儿女,他把自己的外甥们,尤其是我这个小外甥看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尽管他们家里很穷,但是每年春节我去他们家的时候,舅舅和舅母总会做出很好的饭菜来。我小时候很顽皮,属于好动的男孩,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很疲乏了,懒被窝,所以就常尿床。为了我不尿床,二舅晚上睡不了个安稳觉,他不时地喊我起来上厕所,就像慈父一样。

二舅经常在我的眼前提起他的三弟,他说在他的九个兄弟姐妹中,他和三舅的感情最深,因为他们俩从小就是铁哥们儿,在私塾里一起上学,在崂山游击队的时候并肩作战,后来虽然分开了,但是三舅经常回家,也还是常常碰面,所以他们俩的关系一直很铁。二舅说他这一辈子没有别的奢望了,只想在有生之年再见他的三弟一面。

那一年,大陆和台湾开始解冻了,在台湾的三舅通过朋友与家里联系上了,1989年的一天,三舅转道日本,回到了阔别整整四十年的青岛,他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大陆亲人们,可是令他遗憾的是,我的姥爷和姥姥以及大舅、大姨和二姨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令三舅欣慰的是,迎接他的亲人们的队伍达到了二百多人,因为我们是一个大家族。

三舅见到了失散整整四十年的二舅,他们老哥儿俩拥抱在了一起,当年两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儿,却已经是白发苍苍的两个老人了!他们热泪涌眶,他们感谢老天还能够让他们在晚年的时候再次见面,他们有说不完的话,他们几乎每天都厮守在一起,每次的走亲访友,老哥儿俩也是形影不离,老天是仁慈的,至少对他们俩是这样的!

看到青岛有这么多的亲人,三舅对大家许诺说:我以后每年至少回来一次,直到我动不了的那一天!三舅实现了他的承诺,每年回青岛一次,有时候还不止一次。可是我那苦命的二舅,却没有了那样的福分,在我三舅第一次回大陆探亲返回台湾后不久,二舅突发心脏病,离开了这个对他很不公平的世界!但是令我感到欣慰的是,二舅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三弟!二舅没有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我三舅还在一年又一年地实现着他的承诺,他频繁地来往于台湾与大陆之间,尽管每次他回来都要绕道香港,因为台湾和大陆之间还没有通航,后来尽管台湾与大陆通航了,但是与青岛一直迟迟没有通航,这样一来,每次的绕道要多花去三舅很多的钱,因为他并不富裕,他是一个依赖着退伍军人“终身俸”,也就是我们大陆这边所说的“退休金”度日的老人,但是他依然坚守着他的承诺,二十年间,他回青岛有二十多次!直到前年,他去世。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626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