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  

2013-01-12 12:41:3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犹太人的家园
 
 

 

苏少杰迎来了他在以色列的第一个周末,以色列的周末其实也就是安息日,是周五下午和周六全天,休息一天半的时间,在以色列这个国家,到了安息日,所有的工作都得停止,不得有任何借口的加班加点,而且法律还明文规定,任何单位在安息日的时间加班加点,那就是违反了以色列的法律,单位法人代表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而且还要重重地受罚。

尽管来以色列还没有几天,但是通过与一些犹太朋友的交谈,苏少杰大致上已经了解了犹太人的安息日,安息日之说来自于《圣经》,《圣经》那上面要求犹太人每周七天的时间里必须要休息一天,在家休息,也就是守安息日,其具体时间是从周五太阳落山之前开始,到周六太阳落山之前截止。

守安息日的时间里,犹太人都在家不出门,读《圣经》,守安息日,而苏少杰他们这样的外来人,当然也就都在家歇着不上班了。可是,建筑工人们都是些大老爷们儿,在驻地闲着也没事干,于是每逢周五的下午很多人就去了特拉维夫,有的人去地中海海边玩,有的人去“唐人街”玩,唐人街里有很多酒吧,还有许多好玩的地方。

另外还有一些人则去了其他有集团公司设有驻地的城市,“走亲访友”去了,所以整个周五下午,彼塞得驻地就没有多少人了。周五的午饭都是在工地上吃,苏少杰中午随班车回到了驻地,上午在赫兹利亚工地上的时候,他就接到崔凯杰的电话,告诉他说曲云伟开车来到特拉维夫的“城市之光”工地上,拉他去阿什杜德的代表处了,代表处老总甄华找他有事,明天晚上他才能回到彼塞得驻地。

苏少杰自己先去洗澡间洗了洗澡,然后结结实实地睡了个懒觉,这几天在工地上跑来颠去的,他也很累了,再加上每天早晨5点多钟就要起床,晚上又睡得太晚,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末,这个下午觉一下子就睡到了临近吃晚饭的时间。

苏少杰从伙房打回晚饭,和他挨门那几个没出门的工人在自家门前摆上了一桌酒菜,他们热情地招呼苏少杰坐下一起喝,苏少杰连连摆手表示感谢,但是几个人硬把他拽着坐了下来。盛情难却,苏少杰和大家坐在了一起,其实他和大家已经很熟悉了,平时晚饭后大家也经常串门聊天,因为都是青岛人,其中一位是他的小学同窗同学,所以共同语言多了去了。

人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觉间,在大家的热情“劝酒”下,不能喝酒的苏少杰也喝了两瓶Goldstar啤酒,他不胜酒力,再喝下去恐怕就要醉倒了,于是赶紧起身,告辞了大家,他一个人走出了驻地大院,到外面去走走,醒醒酒。

天色已暗淡,夜的帷幕已经降临,因为此时正是安息日时间,仿佛整个世界的一切都静止了,不见了车辆来来往往,不见了人群熙熙攘攘,眼前的世界静悄悄的,贝达干这座疏通着以色列东来西去南来北往交通的枢纽城市,此时就像是一座死城一样,没有了声息,也没有了喧哗,只留下了万家灯火还点亮着。

苏少杰坐在了路边的马路牙子上,他想起了叶怡彤,想起了与叶怡彤的约定,明天还会是一个寂寞的日子,何不去特拉维夫海边一起度周末呢?想到这里,他掏出了手机,打给了叶怡彤:

“怡彤,你好!在干嘛?”

“我在校园里散步呢,少杰,你现在在干嘛啊?今天你们也开始休息了吧?”叶怡彤在电话的那头问道。

“我刚和几个朋友喝了点酒,现在正一个人在外面溜达呢。”苏少杰拍了拍自己发胀的脑袋,此时的他还有些头疼着呢。

“没喝多吧?喝酒后不要到处乱跑啊!别走丢了啊!哈哈!”怡彤笑着说。

“喝了点啤酒,没事,醉不了的。”其实,苏少杰喝的还真不少。

“对啊!也是啊!你们青岛人喝啤酒哪能喝醉呢?”

“怡彤,你真能逗!青岛人就能喝啤酒了?我的酒量真的是不行啊!”他想起了约叶怡彤明天去特拉维夫海边的事儿,于是,赶紧问道,“你明天有时间没有?怡彤,我想去特拉维夫找你,咱们去海边玩玩去吧,明天你有时间吗?”

“好啊!好啊!我今天已经休息了一天了,明天还休息一天,没事干也挺无聊的,”听到苏少杰打来的电话,叶怡彤的心里自然是很高兴了,她说,“少杰,我们学校周五周六都没课,我今天本来想给你打电话,可是又怕你第一个周末,是不是要休息一下啊?所以就没打给你。”

“我也不是干体力活,累不着的!”苏少杰笑了,他告诉她说,“怡彤,我们建筑上周末只休息一天半,休周五的下午和周六一天,我今天已经歇了半天,下午还睡了一大觉呢!”

“这我知道,以色列的周末只休息一天半,不过我们学校是休息两天。”叶怡彤说,“我在周末的时候一般都是到海边走走,特别是雅法老城,我每个月都要去几次,我特别喜欢那个地方,千年古城,有着太多的历史内涵,你去了就会知道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去那里玩玩。”

“好啊!你是向导你说了算啊。”苏少杰笑道,“怡彤,我对特拉维夫城内不怎么熟悉,咱们在什么地方见面方便些呢?”

“就在中央车站吧,少杰,那里是特拉维夫的交通中心,不过,在安息日的时间里,所有的公交巴士都停开了,我们也只能从那里走着去海边了。”其实叶怡彤就住在海边,她怕苏少杰不知道那里的路,所以就先去中央车站那里等他,这是苏少杰以后才知道的。

“那好吧!怡彤,明天我们在中央车站见面,”苏少杰兴奋地说,“八点钟怎么样?哦!是不是有点早?那就八点半吧!八点半我们在中央车站会合,不见不散!”

“行!八点半见!不见不散!”叶怡彤回答,她一下子又想起了什么,赶紧叮嘱苏少杰,“记住!少杰,咱们在中央车站的东门见面,那里是正门,千万别到处乱跑啊,那里的阿拉伯人也挺多,挺乱的。”

第二天清晨,苏少杰没敢睡懒觉,麻溜地就起了床,一切准备妥当,他背上包,锁上了门,径直去了伙房找饭吃,因为周末驻地只吃两顿饭,早晨饭八点半才开饭,离开饭的时间还早着呢。

苏少杰走进了伙房大门,伙房管理员魏振涛和两个炊事员正在忙着发面做馒头,看见苏少杰进来,老魏一边忙活着,一边笑呵呵地向他打招呼:“你早啊!苏翻。怎么没多睡会儿?”

“魏哥,你们忙着呢。我要出去一下,去一趟特拉维夫。”

“那赶紧吃点饭吧,你自己来,我这里忙不过来,”魏振涛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指着正冒着热气的大笼屉,说道,“那一锅馒头刚刚蒸好,小灶间里有鸡蛋和咸菜,苏翻,你自己去拿,我腾不出手来。”

“谢谢魏哥!”苏少杰掀开笼屉,用筷子夹出一个热腾腾的馒头,又到小灶间去找出鸡蛋和咸菜,在桌子旁边坐下,对魏振涛他们说道,“我先吃了,不客气了昂!”

“客气什么,哈哈!”魏振涛笑了,对苏少杰说道,“苏翻,你这是刚到这里,你可能不知道以色列的情况,在安息日的日子出门逛街,想买什么也买不到,因为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大街上连个人影儿也难得看到,所以你得在家里吃饭,在外面根本就买不到吃的。”

“那为什么?”苏少杰有些不解地问道,他已经听叶怡彤说过,安息日的时候特拉维夫市内公交车停开,但他还从来不知道安息日的时候商店超市也会关门,他觉得这也太让人不可理喻了。

“守安息日呗!”魏振涛直起身子,摇晃摇晃自己的肩膀和腰,接着说道,“现在大巴士公交车已经没有了,只有小巴士还在跑。”

“噢!”他问老魏,“那,魏哥,晚上能有回来的车吧?”

“有车!下午三、四点钟就一切恢复正常了,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咱们这里是交通要道,来来往往的车辆多着呢!”老魏笑着答道,“记住哟,苏翻,以色列的公交车是从周五下午的三点半钟开始停运,一直到周六下午的三点半钟开始恢复正常营运。”

“只要今天晚上能有车就行!”苏少杰大口地吃了起来,嘴里还嘟囔着,“不过,这公交车停运,也实在是太别扭了吧!”

吃完早饭,苏少杰告别了魏振涛,动身出发了,他朝着大院的便门走去。彼塞得驻地除了那个大门之外,还有一个便门,是在大院的东北角上,沿着大院里的水泥小径,越过几排集装箱宿舍,再一直往前走几十米,就是一片小小的树林,那是一条被驻地大院里的“居民”们在草丛中踩出来的小路,沿着这条小路就走到了那个便门,外面就是贝达干大交叉路口。

苏少杰穿过那片小树林,从便门走出去,到了大交叉路口,他看到马路对面的不远就是一溜几个站牌的公交车站,他走了过去。在站上等了不大一会儿,从南边的拉姆来方向开来一辆小公共,是“奔驰”牌的,苏少杰一看就知道这也是德国人作为二战战败国赔给以色列人的,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德国人还在偿还着自己欠下犹太人的血泪债!这都是纳粹党卫军造的孽!是希特勒法西斯造的孽!他们害惨了犹太人,最后也苦了一代又一代的德国人!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18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