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7)  

2013-11-11 22:39:23|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旅游胜地埃拉特红海岸边的“渔家乐”旅馆

 

 

站在了红海岸边的沙滩上,苏少杰放眼朝着大海中望去,在他的面前是红海的埃拉特湾那一望无际清澈无比的蓝色海水,那种蓝,让他心醉,那种蓝,让他沉迷;他把目光又停在了埃拉特红海岸边的漫长海堤,那里是一片沿着海岸线蜿蜒伸展开来的珊瑚礁滩在海水中若隐若现着,苏少杰已经沉醉在了埃拉特红海岸边的旖旎风光之中。

“怡彤,你看,你看海对岸那个方向,”越过红海的海面往远处看去,在埃拉特的东南方向,在红海的另一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一些城市建筑的轮廓,苏少杰指着那个方向问道,“那边是一座城市吧?应该不是以色列的地界了吧?是约旦的吧?”

“不错!那里是约旦的亚喀巴,是约旦的一座海滨旅游城市。”叶怡彤顺着苏少杰手指向的那个方向望着,回答道,“以色列的埃拉特与约旦的亚喀巴这两个城市的海上直线距离不到20里路。”

“和埃拉特隔海相望的不是还有埃及的塔巴吗?”苏少杰问道。

“对!对!还有埃及的塔巴。”叶怡彤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塔巴也是一座著名的海滨旅游城市,与埃拉特的直线距离也是差不多有20来里路,在以色列这边的埃拉特港那个位置,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两个与埃拉特呈三角形位置的阿拉伯城市,这三个国家的三个城市都是潜水爱好者的天堂。”

“看样子,你在网上做的功课没有白费功夫啊!”苏少杰笑着说道,“你这位导游很称职啊!”

“去你的吧!”叶怡彤笑着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这是为了自己多掌握一些旅游信息,要不一点儿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玩都不知道怎么玩去。”

“有了你,我就省了做这些功课了。”苏少杰嬉笑着说道。

“其实,多学点知识不累人,”叶怡彤笑了笑,用手拂了拂被海风吹得有些凌乱了的头发,说道,“尤其是我们出来旅游,如果不事先做点功课,玩起来既累又耽误时间,也没有个头绪,所以我不论去什么地方,事先都上网查一查,把功课做好。”

“我呢,和你不一样,我一般都是到了某个地方之后,先去搞一份旅游地图,”苏少杰拉过了叶怡彤的一只手,俩人挽在了一起,“然后我会选择出一些喜欢去的地方,再把自己的时间日程调整一下,一切OK后,就开始玩去吧!”

“那一时半会儿买不到地图怎么办?眼下,你来到埃拉特之后有地图看到吗?”叶怡彤使劲搂了一下苏少杰的腰,扭转头,逗着他道,“要不,你先去买一张地图吧?”

“你就是活地图啊!”苏少杰低下头,脸几乎贴近了她的脸,微笑着说道,“来,先坐下吧。先请未来的外交家叶怡彤叶老师给讲解一番美丽的埃拉特吧!”

潮水已经退回到海里很远的地方,他们找了一块离着游人远一些的沙滩地儿,俩人坐在了洁净如洗的沙滩上,那沙子已经被中午的烈日晒得干干的,午后的海沙已经没有了多少的热度,坐在上面还是蛮舒服的。

“那你就仔细听好了啊!”叶怡彤莞尔一笑,说道,“这个埃拉特湾呢,实际上具体指的是埃拉特红海海域这个位置,属于亚喀巴湾的一部分,亚喀巴湾是红海的一个海湾,位于西奈半岛的东边,阿拉伯大陆的西边,一共有四个国家在亚喀巴湾这里交汇,它们是以色列、埃及、约旦和沙特阿拉伯,当然了,以色列的埃拉特和沙特阿拉伯不搭界,由约旦给隔开了,沙特的位置还要再往南一些。”

苏少杰一边听着,一边点头,他很欣赏叶怡彤对知识的那份求知欲望,当然还有那份执着精神,也正是因为那份求知的欲望和那份执着的精神,所以她的知识面就很广,知道的事情也很多。

“埃拉特在阿拉伯谷地的南端,在红海的亚喀巴湾的北端,”叶怡彤像朗诵课文一样,细声讲道,“以色列的形状就像是一把尖刀,而埃拉特就是这把尖刀的刀尖,在埃及和约旦之间挤出来一条缝隙,直插进红海的亚喀巴湾,所以呢,既然是刀尖,所以埃拉特的海岸线就很狭窄,大约有11公里长吧,作为一个国家的一条海岸线,才这么短的一条海岸线,实在是有点短得可怜。”

“人家以色列西部的海岸线很长啊!”苏少杰笑着纠正道,“整个地中海沿海地区可都是以色列最发达的一些城市啊!”

“哈哈!你将我军啊!”叶怡彤咯咯地笑了起来,她说道,“我只是指南部这个地方,我哪能忘了地中海沿岸那边呢?”

“这么说,埃拉特应该是以色列南部唯一的出海口吧?”苏少杰问道,因为从地理位置上看来,这里不可能再有其他的以色列城市了。

“是啊,埃拉特是以色列南部唯一的出海口,也是以色列在红海的唯一出海口,要不我刚才说埃拉特是刀尖呢。”叶怡彤回答道。

“埃拉特应该算是以色列最为理想的旅游海滨城市了,”苏少杰用手指沿着海岸线以及身后边的岸边旅游设施画了一个圈,说道,“我指的是这里的旅游项目很多,比如潜水什么的,因为以色列中部和北部沿海没有珊瑚礁,也没有适合潜水的深水海域,只有埃拉特这里有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

“一点儿没错!”叶怡彤用双手环住自己的膝盖,微微地前后摇晃着身子,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埃拉特的冬季气候很温暖,这里的海滩,这里的珊瑚礁,这里的深海水域,还有这里的海光山色,都具备了旅游城市的条件。”

“这真是大自然馈赠给以色列人的礼物啊!”苏少杰感慨万千地说道。

“是啊!是大自然的馈赠!”叶怡彤点点头,表示同意,“还有那,在红海那清澈碧蓝的海水下面,生长着许许多多的珊瑚礁,五颜六色的海底珊瑚,品种繁多的海洋鱼类,还有很多的稀有海洋生物,这种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构成了埃拉特湾独特的海底世界风貌。”

“不过,我觉得吧,尽管以色列南部这里的海岸线只有短短的20多里路长,但是绝对是好地方,你看看埃拉特这座城市,你再看看埃拉特陆地的山峦,还有与城市接壤的红海,这是多好的地方啊!”苏少杰由衷地赞美着埃拉特。

“是啊,埃拉特确实是个好地方。”叶怡彤微笑着,表示对苏少杰的赞同,她接着又说道,“而且埃拉特这里的海岸线通道很平坦,地势也很低,这座城市的市区向北伸展,沿着阿拉伯谷地蔓延开来,难怪3000多年来这座城市一直吸引着人们的关注目光。”

一边倾听着叶怡彤对埃拉特的描绘,一边欣赏着埃拉特的海洋山野风貌,苏少杰已经被埃拉特的美给折服了,他环顾着四周,远处戈壁旷野隐隐约约,近处连绵山峦起起伏伏,陆地与海岸遥相呼应,山与海之间又是适宜露营的宽阔平原,这些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观,以及冬与夏两季都非常宜人的气候,共同组成了美轮美奂的红海旖旎风貌,令人恍惚陶醉于人间天堂之中。

“其实呢,所罗门与埃拉特的故事还没有完,”叶怡彤调皮地歪头看着苏少杰,“要不要听啊?”

“所罗门与埃拉特的故事还有后续?”苏少杰眨巴着眼皮,问道。

“不是后续,也算是后续吧!其实是随后所发生的一些故事,你想想,所罗门是以色列的一代君王啊,故事有后续,你还觉得稀奇吗?”叶怡彤继续调皮地说着。

“刚才不是奉你为老师了吗?那就讲讲呗,我洗耳恭听着呢。”苏少杰笑着说道。

“是这么回事,”叶怡彤用手捧起了海滩上的一抔沙子,然后把双掌伸开,任由那洁净如洗的沙子从她那纤细的手指缝间流淌下来,她开始了一段所罗门与埃拉特的传说故事,“那年,在这红海岸边的埃拉特留下了一段风流国王与多情女王的千古风流佳话之后,所罗门王和他的王国的命运也因此而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这又是为什么呢?出现什么状况了吗?”苏少杰有些不解。

“当然是出了状况了,”叶怡彤嫣然一笑,说道,“要不怎么会说出现了巨大的转折呢!”

“是不是情节就像是一部电影啊?”苏少杰笑道,“我说啊,什么风流国王与多情女王的风流韵事这些事儿,都是人们虚构的历史故事罢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想,这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叶怡彤拍打了一下遗留在手掌心里的海沙,认真地说道,“这件事情在犹太人的《旧约.圣经》,阿拉伯人的《古兰经》,还有阿克苏姆国的历史资料,都有提到。”

“阿克苏姆国,就是示巴女王的王国,”苏少杰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以前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历史课上我也没有接触过。”

非洲大陆上最强大的一个王国,非洲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位女王,”叶怡彤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摇了摇头,“到如今几乎没有多少人再记得,如果没有《圣经》上的记载,什么阿克苏姆王国,什么示巴女王,现如今谁还知道那些事啊!早就消散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大自然的规律嘛!”苏少杰也点点头,说道,“历史的过往中一茬接一茬的大小国家像过眼烟云一样,如果不是研究历史的,很少人能知道曾经有那么多的国家在这个地球上繁荣过,而后又衰亡,最后消失了,这可能就是风水轮流着转吧。”

“你这番比喻还蛮有道理的,哈哈!”叶怡彤笑着说道,“阿克苏姆,一个已经消亡了的王国,在最鼎盛的时期,阿克苏姆国的版图包括红海两岸的大片地区,阿克苏姆人曾经征服了许多阿拉伯国家,占据了阿拉伯人不少的地盘,是古代非洲的一个强大帝国。”

“示巴女王也不是等闲之辈啊!”苏少杰说道,“作为古代非洲的一个帝国的女王,她的权势可想而知了。”

“说的没错!”叶怡彤点点头,说道,“作为一个强大帝国的女王,示巴女王的权势覆盖着非洲的很多地区,并同时延伸到了红海地区,如果她只是个不起眼的女人,《圣经》也就不会对她有什么记载了。”

“阿克苏姆,阿克苏姆国,嗳嗨!”苏少杰皱着眉头,突然又问道,“这个国家没有了,也是因为巴士女王与所罗门俩人的那事儿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902)|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