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6)  

2013-11-08 23:38:33|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6)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红海之滨埃拉特的珊瑚礁海岸

 

 

 

第十三章

 

 

站在了红海的海岸边,站在了洒满了阳光的沙滩上,前一时刻苏少杰们还在穿越那无边无际单调而又乏味的沙漠旷野,此时此刻他们却站在了虚无缥缈海市蜃楼般的红海沙滩,红海岸边那令人赏心悦目的碧绿草坪,海岸线上那随风摇曳的椰子树,那洒满阳光的如洗沙滩,那银光闪闪的幽雅宾馆,那蓝宝石般的红海海水,还有那海面上的点点风帆,勾勒出一幅如诗般的美丽画卷,这,就是美丽的埃拉特!

埃拉特,以色列最南端的滨海城市;埃拉特湾,约旦裂谷缝隙中挤出来的一汪海水;从美丽富饶的迦南地,苏少杰们穿越过数百里的隔壁大沙漠,脱离了旷野峡谷的苍凉,来到了埃拉特这个到处可见椰树棕榈游艇珊瑚礁和美女的红海岸边,来到了埃拉特这个沟通了地中海和印度洋的度假胜地。

赭黄色的沙漠群山环绕着美丽的小城埃拉特,并为它涂上了一层紫色的面纱,在红海的北岸边上,埃拉特犹如大自然雕琢出的一个天然避风港,这里有着红海地区最丰富最绵延的珊瑚礁,寸草不生的荒寂山脉与珊瑚丛生的红海岸边的如此沙滩,遥呼相应,徐徐相连。

“名不虚传啊,埃拉特!” 苏少杰感慨地说,“刚才从大老远看过来,觉得这里的景色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迷人,走近了,才发现了埃拉特的美,只可惜啊,这地儿太小了!”

“怎么?双脚刚一落地,立马就有了感慨了?”叶怡彤笑着说道,“你别忘了啊,这里可是中东啊!你可别看埃拉特这地方小,这里可是内盖夫大沙漠的边缘啊!如果这里没有红海,如果埃拉特没有如此诱人的美丽景色,这座城市又怎么会成为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呢?”

“说的也是啊,”苏少杰环顾着周边那绵延起伏且一毛不拔的荒凉山岗,又把目光移到了红海之滨珍珠一般的埃拉特,感慨着说道,“简直就是两重天啊!沙漠与绿洲零距离碰撞的真实写照,这可能就是埃拉特的独特之美吧!”

“少杰,你知道所罗门这个名字吗?”叶怡彤挽住了苏少杰的手臂,歪着脑袋看着他的脸,“也就是那位很有名的所罗门王,以色列的一代国王,你是英语专业的,一定接触过有关介绍他的书籍。”

“所罗门王,当然知道啊!”苏少杰笑着说道,“不过与我们的专业课无关,我那还是在大学图书馆看到一本英文原版小说,名字叫《所罗门王的宝藏》,我很喜欢文学,于是就借来读了,但是那本书里面好像没提到他在以色列当国王的事情,只是说他埋藏有许许多多的宝藏,他死后很多人就去探宝,从而引起了许许多多的神秘传说。”

“所罗门吧,他是以色列最伟大的君王大卫的儿子,”叶怡彤拽着苏少杰在沙滩上坐了下来,面对着眼前湛蓝蓝的海水,继续说道,“他继承了父亲大卫王留下来的江山,在他执政的四十年,以色列达到了鼎盛,用现在的一句话说,就是‘国富民强’。”

“那好像是几千年以前的事了吧?”苏少杰知道大卫王是以色列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那段时间应该是以色列亡国之前,那自然他的儿子所罗门也是在那个时期。

“应该是在三千多年前吧。”叶怡彤点点头,说道,“我今天之所以提到所罗门王,是因为埃拉特的出名是因为发生在所罗门和另外一个女人之间的一段故事。”

“是吗?埃拉特有那么久的历史了吗?还有发生在一代君王身上的一段罗曼蒂克故事?”苏少杰转过身来,望着身后边的这座城市,尽管埃拉特算不上是一座现代化的新兴城市,但是也看不出这是有多么悠久历史的古城啊!

“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叶怡彤伸手把苏少杰的身子扳了回来,笑着说道,“埃拉特确实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而且曾经也辉煌过。”

“我哪敢怀疑啊,哈哈!”苏少杰笑着说道,“你先说说所罗门王的事儿,然后再说说那段什么国王与女人的罗曼蒂克故事吧。”

“其实呢,有关所罗门王,这都是我们从希伯来语专业课学到的一些历史故事,因为以色列的历史离不开所罗门,他和父亲大卫王都是以色列人心中永远的君王。”

“哦!对了,怡彤,我想起来了,”苏少杰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咖哈驻地我的一个朋友,叫梁培华,他那里有好几本《圣经》,他给了我一本,是和合本的,简装的,我那天随便翻了翻,里面就提到所罗门,好像有好几篇都是有关他的,当中还有他写的一些篇章。”

“没错!就是这个所罗门。”叶怡彤点点头,接着说道,“所罗门应该说是一位伟大的君王,这在《圣经》中都有记载,”

“那,也就是说,《圣经》当中也提到埃拉特这个地方了吗?”

“有啊!”叶怡彤又点点头,说道,“诚然,历史上的所罗门是一位伟大的君王,但他也是一位生性放荡的人,在他做以色列的国王时,他的王后和嫔妃加起来达到了1000人之多。”

“哇塞!所罗门这国王,可够放荡的啊!这样的君王到最后没有不败家的!”苏少杰用鼻孔哼了一声。

叶怡彤笑了笑,没有吱声。

苏少杰又问道:“怡彤,是不是以色列最后就败在他所罗门王的手里了?”因为他知道,无论是哪个朝代哪个国家,那些个当国王的历史人物,在他们当权初期都是雄心勃勃建国立业的,当他们个人的权威达到了顶峰的时候,就一概沉溺于酒色之中,到了晚年一般也就都成了昏君一个,最后呢,搞不好就被改朝换代了。

“你说的没错!”叶怡彤笑了笑,说道,“不过,也不完全正确,其实呢,所罗门在世的时候,以色列并没有亡国,但是已经埋下了伏笔,因为他打着建造耶和华神殿的招牌,在全国强行征税,大兴土木,耶和华的神殿自然是建造起来了,但是他为自己建造的所罗门王宫殿更是花费了很多的人力和物力,真个是无比的辉煌,甚至超过了耶和华的神殿,这一切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尤其是以色列北部的十个支派,对此很为不满,因为所罗门王的强行征税只是发展了南方地区,而他们北方地区却因为课税严重而变得民不聊生。”

“百姓们应该起来反抗了吧?”苏少杰问道。

“没有!你不了解以色列人,”叶怡彤摇了摇头,接着说道,“百姓们依然拥戴他,尽管对他的一些做法一百个不愿意,只因为他们把所罗门奉为伟大的君王。”

“那以色列是什么时候开始分裂的呢?”苏少杰又问道。

“所罗门王死后,以色列就开始分裂了,”叶怡彤望着前方风平浪静的红海海水,说道,“南北方分裂成为了两个国家,以以法莲支派为代表的十个支派脱离了中央政府,在北边成立了一个国家,因为他们有十个支派,数量上占优势,于是就继续沿用以色列这个国名。”

“那南方呢?”

“南方只有两个支派,是犹大支派和雅悯支派,他们这两个支派的关系比较密切,因为以色列的第一个国王扫罗,就是出自于便雅悯支派,而从第二个国王大卫王开始,国王以后就必须出自于犹大支派,这两个支派也算是具有皇室血脉的支派,他们在南边利用残存的政府体制,以犹大支派的名字,成立了一个犹大国,坚守着耶路撒冷,坚守着耶和华的圣殿,因为以色列的君王都是出自于犹大支派,大卫王和所罗门王都是犹大支派的人。”

“受益匪浅呐!跟你学到了不少以色列的历史知识。”苏少杰笑着说道,“不过,怡彤,咱们还是回到所罗门与埃拉特的关系这个话题上来吧。”

“故事的梗概是这样的,”叶怡彤昂起头来,仰望着头顶上那片蓝蓝的天,细细道来,“根据《圣经·列王纪》记载,所罗门时期,在现在的非洲埃塞俄比亚那一带,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王国,叫阿克苏姆国,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是一位女王,史称示巴女王,她听说所罗门是上帝耶和华赐予智慧的人,这人没有不知道的事儿,也没有办不成的事儿,于是她就大老远地跑到以色列的耶路撒冷来找到所罗门,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来找所罗门比试比试,因为这位女王也是一位非常聪慧并且非常富有的国王。”

“那个年代的人就知道PK啊,哈哈!”苏少杰打趣地说道。

“PK?哈哈!也算是吧!”叶怡彤被苏少杰的话逗乐了,她忍住了笑,继续讲道,“当时,跟随示巴女王到耶路撒冷的人有很多,他们牵着骆驼,驮着香料、宝石和金子。到了耶路撒冷之后,示巴女王见到了所罗门王,就像你说的,他们俩开始了PK。”

“胜败如何呢?”

“这还用说吗!”叶怡彤笑着说道,“自然是所罗门王赢了,他对答如流,他没有答不上来的问题,也没有不明白的事情,示巴女王被他折服了。”

“那后来呢?”

“后来嘛,”叶怡彤说道,“示巴女王明白了,所罗门确实是一位很有智慧的君王,而所罗门也热情款待了这位远道而来的女王,女王被感动了,竟然爱上了这位英俊的以色列国王,她说:‘我在本国里所听见论到你的事和你的智慧实在是真的。我先不信那些话。及至我来亲眼见了,才知道人所告诉我的还不到一半。你的智慧和你的福分越过我所听见的风声。你的臣子、你的仆人,常侍立在你面前听你智慧的话,是有福的!耶和华你的神是应当称颂的,他喜悦你,使你坐以色列的国位。因为他永远爱以色列,所以立你作王,使你秉公行义。’这些话可不是我杜撰的啊,是《圣经》上记载着的。”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苏少杰猜到了故事的进展,却故意逗着叶怡彤,“那后来呢?”

“再后来嘛,”叶怡彤也猜到了苏少杰的用意,指着他的鼻尖说道,“两位男女国王之间的罗曼蒂克故事就开始了,故事的发展你就可以去遐想了。”

“还是没有提到埃拉特啊?”苏少杰觉得故事还没有讲完。

“为了避人耳目,这俩人就跑到埃拉特这里来秘密幽会来了。”叶怡彤笑着说道。

“这俩人真够可以的啊!”苏少杰也笑了,说道,“穿越了内盖夫大沙漠,从耶路撒冷跑到大老远的红海之滨来幽会,确实是够浪漫啊!够罗曼蒂克啊!”

“没有!没有!是这样的,”叶怡彤解释道,“示巴女王的国家阿克苏姆是在非洲的东海岸,也就是现在的埃塞俄比亚那里,从她那里来以色列,走海路比走陆地要近很多,如果走海路的话,就必须要走亚喀巴湾,而登陆的地点当然也就是亚喀巴湾的埃拉特了。”

“哦!怪不得呢!”苏少杰明白了,如果示巴女王从陆地来以色列,就必须要经过好几个国家,包括苏丹王国和埃及,而且还要绕很远很远的路,如果从海上来以色列,她可以从红海进入亚喀巴湾,直接登陆上以色列的领地,那里就是埃拉特,而埃拉特是以色列的门户,是以色列的南大门。

并且,所罗门王之所以从耶路撒冷那里南下,穿越茫茫的内盖夫大沙漠,跑到边陲小城埃拉特这个小地方来,与那位美丽的示巴女王幽会,也是有原因的。最起码可以这样解释:一,他可以避开耶路撒冷王宫里的众人,免得引起人们的闲言碎语,因为以色列人极力反对所罗门王和异邦的女子有私情;二,他亲自跑到南大门来迎接黑美人示巴女王,也算是表示对这位强大的阿克苏姆王国的女王的仰慕,抑或可以说是垂涎。

“要不是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他们俩的那段罗曼蒂克,埃拉特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出名啊!”叶怡彤被苏少杰的话逗得要笑出眼泪来了,她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说道,“自从所罗门和示巴女王的那次秘密幽会之后,埃拉特这座小小的城镇就出名了,从那以后,这里就成了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如今,3000年过去了,历史发展到了今天,埃拉特已经成了一座著名的旅游城市,今天,我们也来了,来到了红海之滨的埃拉特!” 

埃拉特的红海,没有那么的浩瀚,也没有那么的壮观,这片海域是从约旦裂谷的缝隙中挤进来的一汪海水, 在这片连绵起伏的荒凉山脉间充盈了一片碧蓝湿润的海面,也给了内盖夫大沙漠最尽头的这座滨海之城好多看不完的妩媚姿色,还有数不尽的婀娜风情!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453)|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