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9)  

2013-03-14 23:33:46|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2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以色列第二大海港城市阿什杜德的海滩(涨潮时的景观)   

 

 

 

第五章

 

 

下午两点钟左右,苏少杰他们离开了彼塞得驻地大院,前往驻扎在阿什杜德市的青岛海外国际工程集团公司驻以色列代表处。他们走到了大院外面的马路上,周五的下午,路上跑着的车辆和走着的行人比往日少了许多,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那些豪华大巴士们,此时已经不见了任何的踪影,因为守安息日的时间就要到了,犹太人都在家里准备守他们的安息日了。

这个时间点儿,出租车也不多了,他们好不容易才招呼停了两辆出租车,和司机讲好了价格,也不打计价器,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沿着快速路一路朝南,直奔以色列的第五大城市,同时也是以色列第二大海港城市的阿什杜德。

上出租车之前,郭维德经理把苏少杰和崔凯杰两个人安排在了同一辆出租车上,他们三个人坐在了第一辆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郭维德坐在中间,“双杰”分别坐在他的两边,这样他们可以在路上说说话什么的,因为老郭很喜欢这两个刚来的年轻人,他身边的这两员“大将”都是刚从国内来的,他们刚一到以色列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当中去了,他心里觉得挺对不起这两个年轻人。

上车后,一路上,对出租车司机没有打计价器这事儿,苏少杰觉得有些费解,因为在他的眼里以色列是一个法治国家,出租车不打计价器应该是违章操作,于是,他问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魏振涛:“魏哥,你说,以色列的法律法规都很严厉,像这位出租车司机不打计价器是不是属于违规啊?”

“苏翻译,你还挺认真的啊,哈哈!”副驾驶座位上的魏振涛笑了,他转过身来,说道:“其实吧,你别看以色列的法律这也严格那也严格的,但是比起我们中国来,当然我是说在某些方面了,他们这里应该说还是挺宽松的,在人家这里,不但是在安息日时间段里出租车不打计价器,就是在平时里也照样不打,一般都是乘客在上车前讲好价。”

“事先讲价?那不怕到时候乘客不认账,或者说是出租车司机耍赖?”苏少杰很有些好奇。

郭维德裂开大嘴笑了,他说道:“你们记住啊,犹太人有一点很值得我们称赞,那就是讲好了的价格从来不反悔,而且他们做生意的时候是绝对讲信誉的,一切都按合同办事,所以说,在这个世界上最会做生意的人,就是犹太人,而最能够赚到钱的商人,也是犹太人。”

崔凯杰点点头,说道:“少杰,还记得上个周末我去代表处办事吗?那天中午我是乘坐城际大巴士走的,我在阿什杜德的城际巴士总站下车,打听了一下,那里离咱们的代表处还有一段路程,我打了辆出租车,只花了5谢克尔。我到了代表处之后,和会计小张说起这件事,小张告诉我说,在以色列的城市里,只要你是去往城内的某一个地方,都是5个谢克尔,但是如果你要去往其他城市,或者是去往城外的某个地方,那就要和司机事先讲好价,只要是讲好了的价钱,那就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我还一直觉得以色列的生活水平蛮高的,物价也一定会很高呢。”苏少杰点了点头,明白了,他说道:“其实他们这样挺好的,不会像咱们国家有些城市里的某些不道德的出租车司机那样,老是捉摸着如何宰客,拉到了外地来客就在路上绕来绕去的,为的是多赚一些黑心钱。”

郭维德用他那结满了老茧的老木匠的大手,轻轻拍了拍苏少杰的腿,说道:“其实呢,这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因为以色列的城市都不大,除了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等几座大城市之外,这里的城市规模都不是很大,不像我们中国的城市,动辄几百万人口甚至上千万的,那些个几十万的人口的城市,在我们中国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城镇,而人家以色列全国的人口总共才只有五百多万,如果哪个城市有个十万二十万的人口,那可就是正儿八经的大城市了!”

“说的也是啊!”苏少杰点点头,开玩笑地说道:“咱们中国那可是泱泱一大国啊!以色列的人口连咱们青岛市的人口总和还不到嘛!这没有可比性啊!”

车上的人都笑了起来,那位出租车司机听不明白这帮子中国人在笑些什么,但是也被他们的气氛给感染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到犹太司机跟着他们傻笑,魏振涛回过头来,左胳膊支在座椅的靠背上,说道:“其实,像我们今天坐的这辆出租车上的这位司机,他也并不是纯粹的犹太人,他们这些人是从俄罗斯等东欧国家来的移民,尽管他们是作为犹太人的后裔移民到以色列的,但是在他们这些半拉子犹太人的脑海里,什么安息日不安息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赚钱,因为在安息日这个时间段里大小巴士都停运了,他们这些人就乘机出来赚钱,乘客们无法和他们讨价还价,只能认了,因为得赶路啊!”

以色列的快速路的质量绝对称得上是世界一流的,一路驶去,那路面平整得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坑坑洼洼,出租车一路朝着南方奔驰着,苏少杰他们感觉不到丝毫的颠簸。出租车的窗玻璃没有摇上去,显然是那位半拉子犹太人想省省油,不舍得打开车上的空调,不过,苏少杰感到这样更好,因为清爽的地中海海风透过车窗扑面而来,狂吹着头发,冲撞着脸颊,他反而觉得很舒服也很惬意。

沿途,旖旎的热带风光让苏少杰目不暇接,他觉得自己犹如进入了夏日的伊甸园一般,在刚来的这几天苏少杰一直是早出晚归,白天里根本就没时间到各处去转转,现在可以放松一下了,可以真正领略一下以色列的美丽了,疲劳和不如意都跑到爪哇国里了。

一路上,展现在苏少杰眼前的是以色列的秀丽风光,高拔的棕榈树和高贵的伊拉克枣树伫立在道路两旁以及快速路中间的隔离带上,隔离带上还种植着绿茵茵的热带花草,在有的路段的快速路中间的隔离带上,还摆放着神采各异、各领风骚的热带花卉,看到眼前掠过的那些秀丽美景,苏少杰就像置身于一幅天然的风景画之中,他感慨地说道:

“以色列的风光真美,交通也这么便利,路况又这么好,和我以前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我来之前也是这样,觉得以色列这个国家其实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后来慢慢地就改变了看法,现在已经非常喜欢这个国家了,所以我回国探了一次亲之后,又回来了,我想在这里再干上它几年。”郭维德有些动情了,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以色列的国土面积不大,还没有咱们山东省的地盘大,因为考虑到与巴勒斯坦的冲突关系,所以国内交通是以公路为主,现在以色列境内的公路从城市到乡村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网络系统。”

“我来了之后,除了特拉维夫,还去过赫兹利亚,”苏少杰看着窗外的风景,说道,“这些天我也观察到了,以色列的公路状况很好,城市与城市之间基本上都是双车道的快速路。”

“你很细心啊,苏翻,哈哈!”郭维德笑着拍了拍苏少杰的胳膊,接着说道,“你说得对!以色列城市与城市之间一般都是双车道的快速路,另外,沿着地中海海岸的那条公路是一条四车道的公路,将特拉维夫和海法联接起来,这条四车道的快速路还一直通往圣城耶路撒冷和南部区的首府贝尔谢巴。”

“有时间真想去以色列的各地转转,特别是耶路撒冷,那可是著名的圣城啊!还有贝尔谢巴,那是世界著名的沙漠之都,真想走进沙漠之都,去领略一下大漠的风采!”苏少杰认真地说道。

“这不是问题啊!”郭维德笑了,他侧身对苏少杰说道,“咱们在耶路撒冷和贝尔谢巴都有工程,说不准哪天你就去了那里。”

“期待啊!哈哈!”苏少杰攥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在半空中摇了摇。

“以色列这个地方气候好,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魏振涛指着外面的远远近近,对后排的人们说道着,“有时间就应该多出去走走,我说啊,咱们这一生能够有幸来到以色列,而且还在这个国家生活和工作,那是不是也算一种缘分呐!”

三十公里的路程一会儿就到了,出租车离开了快速路,进入了阿什杜德,朝着海边方向驶去,在进入这座城市南郊的时候,苏少杰看到了远远的海港码头上停泊着的货轮,在离岸很远的海面上,还停泊着许多等候靠岸的各种吨位的大货轮,还依稀看得到天际边正在航行的轮船的影子,他拉着郭维德的胳膊,指着海港那个方向,问道:“郭经理,那边就是阿什杜德码头吧?”

“是的!是的!那就是阿什杜德海港码头。”郭维德点点头,他指着码头的方向,说道:“阿什杜德是以色列的第二大海港城市,仅次于北部的第一大海港,在以色列的第三大城市海法市。阿什杜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现在是以色列的第五大城市,这里的第一批定居者可追溯至公元前17世纪,不过到了1956年这里才建成城市规模,在1968年那一年,阿什杜德正式编制为市。咱们代表处在马萨达大街上,就在海边上,靠近海滨大道。”

说着聊着,出租车开上了海滨大道,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沿着风光秀丽的海滨大道一路向南行驶,苏少杰看到了,在这条海滨大道的西侧,就是天与海已经蓝成了一色的地中海,那天,万里无云,那海,烟波飘渺,看看天,再看看海,让人恍惚,恍惚着犹如走进了仙境一般。

海岸边,是沿着海岸线自南向北绵延伸展开来的一片银色沙滩,很显然,这片海滩是海水浴场,因为苏少杰看到在沙滩上有好几处方形的木质凉亭,那是为游泳上岸休息的人们乘凉用的,苏少杰在特拉维夫海水浴场见识过,由此他也知道了,以色列的海水浴场与他的家乡青岛的那些海水浴场是不一样的,青岛的海水浴场设备很齐全,海岸边遍布着男女更衣室,而以色列这里的海水浴场是没有更衣室的,海滩光秃秃的,顶多在沙滩上有几个水龙头,供游完泳上岸的人们冲洗冲洗身子。

在这条海滨大道的东侧一端,就是阿什杜德的城市市容,一排排别墅楼房依坡而建,一条条街道纵横交错,看上去就像青岛的八大关景区一样。在别墅群不远处的视野里,是坦坦荡荡的,是无遮无掩的大海,是地中海!那海,一眼能望到边,只不过那海的尽头和天的尽头是一片交融在了一起的蓝色。苏少杰想,如若站在那海边看海,看得久了,看得呆了,肯定会让人产生了错觉,因为那是一片蓝色的视野,天与海几乎已经没有了分明。

那位被魏振涛称为半拉子犹太人的出租车司机在崔凯杰的指挥下,稳稳地将出租车开到了代表处的办公楼前,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停下了,苏少杰下了车,他看到街边竖着一个标有希伯来语和英语两种文字的精致路牌,上面的英文是:Masada,苏少杰知道,这条街就是马萨达大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203)|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