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38)  

2013-03-29 18:05:09|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38)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去往旅游胜地“死海(Dead Sea)”的途中   零海拔标志(SEA  LEVEL)

 

 

 

“当时,我刚从科威特回来不久,正在家休假,集团公司老总打来电话,要我速到总部一趟,听那口气挺急的,”甄华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开始叙述起来,“我当时以为,是不是科威特那边有了什么急事?集团领导要我结束休假,早点返回科威特去?”

苏少杰拿起桌子上的暖瓶,给甄华的杯子又倒满了水,甄华客气地点点头,说了声:“谢谢!”接着又说下去:

“我走进老总的办公室,刚一进门,老总就开口了,他对我说:甄华啊,公司有个重大决策,想派人去打开以色列的市场,人选嘛,我们考虑了半天,觉得你最合适。”

“以色列?我当时一听,有点儿蒙!”甄华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因为那时候咱对以色列一点儿也不了解,总觉得那是一个战火硝烟密布的国家,巴以冲突连年不断,民族矛盾千年积累。说实在的,当时我心里挺犹豫的,我就对老总说:领导,以色列那地儿咱敢去吗?我可听说那里是个火药桶,很不安全啊!”

“就是,以前我们总觉得以色列这里乱糟糟的,老打仗,不安全。其实,真要是在这里住下来,就会知道这个国家的安全系数还是蛮高的。”崔凯杰插上了一句:“我觉得和国内差不多,尤其是以色列的治安特别好,很少有刑事案件发生。”

“是啊,说得没错!”甄华笑了笑,点点头,继续说下去:“当时,老总听了我的话后,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你呀!甄华,你是害怕创业艰苦?还是害怕人肉炸弹?我也笑了,实话实说:两样都挺害怕!老总又笑了,说道:就你了,别人去我还真不放心呢!”

“接着,老总又给我讲了一些大道理,为我分析了以色列的局势,最后说道:以色列这个市场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们在那里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要打进以色列这个市场,可以说是困难重重,但是我们已经做出了开辟以色列市场的决策。”

苏少杰刚才一直在用心地听着,这时他忍不住问了一句:“甄总,咱们集团公司在国外开辟了不少的市场,听说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因为这毕竟不是在国内,到了别的国家里,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方方面面的事情多着呢,当初咱们来以色列开辟市场,想必也不例外吧?”

甄华点点头,微笑着说道:“那是当然的了!不过,好在咱们青岛在与以色列的关系上还是有着一定的优势的,你们知道不知道,在以色列有一个小城市,叫做奈斯瑶那(Ness Tsiyona),那是咱们青岛市的友好城市,老总嘱咐我到了以色列以后,可以先接触这个城市的政府官员,利用青岛市与这座城市的友好关系,先打开缺口。”

崔凯杰插上一句,说道:“我知道奈斯瑶那,那城市很小,只有三万左右的人口,就沿着咱们驻地外面的那条快速路一直往南,离我们驻地这儿不到二十里路,快速路从这座城市的中心穿过,把这座城市一分为二了。”

“对!就是那座小城。”甄华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老总严肃地对我说:公司决定,就以奈斯瑶那作为你们进军以色列的跳板,你们要从中闯出一条进入以色列的通道,你马上组织一个班子,带几个人去以色列进行实地考察,并进行市场研究,回来后给我拿出一套调研方案,然后公司领导层再根据你的调研报告,进行仔细研究与斟酌,决定我们是否可以开辟以色列这个新的市场。”

其实,对于甄华当年率领人马勇闯以色列市场的传奇故事,苏少杰在国内已经有所耳闻,同时,对甄华这个人的一些情况,苏少杰也是有所了解的,甄华是上世纪80年代末毕业于山东建筑工程学院的一名土木工程专业的大学生,他从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一步步地走上了领导岗位,由于他多年在集团公司的海外项目部工作,使得他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海外领导工作经验,以色列这个海外市场就是他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开辟出来的。

当年,青岛海外国际工程集团公司在亚洲和非洲这两大洲已经占据了很大的市场,集团高层领导决定进一步扩大中东地区的市场,尤其是在以色列开辟出一条新路子来,高层决策者们敏锐地预测到国内基础建设正处于鼎盛时期的以色列国将是未来的一个很大的市场,那里的建筑行业极度缺乏建设者,于是他们决定调整新的思路,力争打开以色列的建筑市场。

但是,在当时的条件下,一家中国公司要进入以色列去打开自己的市场,那也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以色列的劳工配额发放规定得很严格,以色列政府对外籍劳务实行着严格的配额管理,因为尽管以色列国内很缺乏劳动力,但是鉴于他们与巴勒斯坦的特殊关系,他们犹太人必须把相当多的配额留给巴勒斯坦人,这也是以色列政府为了缓和这两个民族的矛盾,而不得不实行的一种特殊政策,尽管那些进入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人是以色列国内各种恐怖活动的潜在危险,他们以色列政府也不得不这么去做!

在很短的时间内,甄华组织了一个班子,成员基本上都是他这些年来在国外一起闯天下的精英人才,他们走进了以色列,通过青岛市的友好城市奈斯瑶那的官方交往,他们接触到了以色列的最大建筑公司,摸清了以色列的市场行情,他们终于推开了中东市场的这扇大门。

甄华的调研报告使得公司高层下定了决心,他们决定进军以色列,甄华二次重返以色列,几经周折,终于在以色列签署了一个重要项目,那就是位于世界著名旅游胜地死海的耐尔瓦那宾馆(Dead Sea Niravana Hotel)二期的建设工程,那是最艰难的一段日子,也是集团公司在以色列打响的第一炮,这项工程的成败,将直接关系到集团公司在以色列的生死存亡!

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死海位于约旦和以色列的东部交界处,它长约80公里,最宽处只有18公里,面积大约为1000平方公里,水平面低于海拔398米之多,是地球表面最低的地方。

死海海水的含盐量高达25%-30%,是咸度非常高的咸水海,也是世界上含盐量最高的水体,在这样盐分如此高的水域中,除了个别的微生物外,这里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动植物可以生存的,所以,这片孤独的陆上水泊,就被称作“死海(Dead Sea)”!

甄华拿到了所需的劳工配额,率领着大队人马走进了死海,死海那一带是以色列境内最为炎热的地区,白天的气温经常都是在摄氏40度以上的,甄华的这支队伍来自于青岛,青岛的气温是冬天不冷夏天不热,是中国境内气候最好的地区,死海地区则是犹如蒸笼般的犹地亚高温热带,此项工程对于这些来自于青岛的建设者们无疑是一项极限挑战。

因为死海一带情况的特殊性,以色列的法律有规定,不允许任何工程公司在死海地区安营扎寨,也就是说,任何干工程的大队人马,只能白天在那个地方干活,而到了下班的时候,就必须要全体离开死海那地儿,甚至连加班都不行,一个人也不能留在工地上,以色列是一个法治国家,没有商量和走后门的余地!

于是,甄华就把大本营设在了以色列六大区之一的南部区,也就是以色列的沙漠地区内盖夫的首府贝尔谢巴(Be'er  Sheva)市,贝尔谢巴是以色列的第六大城市,被以色列人誉为始祖之城,因为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在那座城市里住了好些年,同时,贝尔谢巴也被称为沙漠之都,因为那里是以色列沙漠地区内盖夫的行政和经济中心。

贝尔谢巴这座城市是以色列中部和北部地区去往死海的交通要道,那里离着死海有100多公里的路,以色列方面为这些青岛人在贝尔谢巴城市的南郊建起了第一个驻地,就是现在依然还存在着的伽哈驻地,这也是当时集团公司在以色列的最大驻地,是青岛的建设者们在以色列的第一个“家”。

“我们当时的条件很差,生活也很苦,每天都要乘车来往于贝尔谢巴的伽哈驻地与死海的工地之间,”甄华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崔凯杰赶紧又把杯子给倒满了水,甄华微笑着点点头,表示感谢,他接着说下去:

“我们每天都要往返200多公里的路程,从贝尔谢巴去往死海的路并不太好走,在路上要经过好几十道盘山弯路,一路上,那山、那坡都是寸草不生的沙漠,我们整天都在海拔好几百米以上、海拔400来米以下的巨大落差之间,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跑,我们每天光是耗费在路上的时间就有三个多小时啊!”

“听说当时以色列方面给的工期很紧,也不让加班加点,这对于我们搞建筑的来说,是够苛刻的啊!”崔凯杰插上一句。

“是啊!工期只给了二十七个月的时间,施工条件很艰苦,工期要求很苛刻。”甄华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按照以色列的宗教习俗和国家法律,每周的周五下午和周六全天为安息日,这也就是以色列的公休日,青岛的建筑工人们在安息日的时候不能去加班施工,因为在每周的这一天半的时间里,以色列国内的所有交通都停顿,就连我们的班车也没有,人家犹太人要守安息日嘛!”

苏少杰来到以色列也有十多天了,在和叶怡彤的交往中,他也了解了这个国家的一些习俗,他说道:“可不是呢!在以色列这个宗教和法律如此严格的国家里,谁也不敢在安息日的日子里加班,因为加班本身就是违背了宗教习俗,也违反了以色列的法律,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

甄华笑道:“当时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为了我们能够在以色列市场站住脚跟,也为了集团公司的荣誉,我们也只好顶酷暑战高温,尽量拉长每天的工作时间,我们必须克服一切困难,在合同规定的工期内完成这项艰巨的工程,因为这关系到集团公司在以色列站稳脚跟的关键!”

“这样的高温天气,对于咱们青岛人来说,其实就是对自己的体力极限的一种挑战!”苏少杰神色凝重地说道。

“这是一项常人难以承受的难度极大的工程,我们经常冒着高温酷暑,承受着常人难以招架的迎面袭来的阵阵热浪,奋战在犹如火焰上一般的建设工地上。咱们青岛人已经习惯了舒适的海洋性气候,但是死海是一个平均温度绝对在35度以上,在夏季的温度一般都是超过摄氏40度的火焰山,当时对于我们来说,死海这里就是炼狱般的地方,工地上每天都是热浪蒸腾、烈日暴晒,这里的气候环境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到的。”

甄华还讲了许多许多,他讲了:当时一切都还是白手起家,各方面的条件是相当的艰苦,因为在工地一带不能垒灶生火,所以除了从驻地捎午饭之外,大家都是在伽哈驻地吃早饭和晚饭,每天清晨五点来钟工人们就要起床吃饭,六点钟不到就乘坐班车从贝尔谢巴出发,经过一个半多小时的颠簸,赶到死海的耐尔瓦那宾馆工地,到了工地上就要马上投入紧急施工,晚上下班之后,再坐一个半小时的班车,回到驻地吃晚饭。

甄华还讲了:死海一带都是光秃秃的赭黄色的荒山戈壁,工地附近根本就没有什么树木遮荫,在工程刚刚开始的那段日子,因为是在地窝子干活,加上死海一带在正晌午的时候的温度一般都是在摄氏40多度以上,工人们每天都是在热辣辣的毒日头下面吃午饭,连个遮阳的地方都找不到。

从甄华的讲述中,苏少杰和崔凯杰知道了许多他们以前未曾听说过的事情:死海一带的气温太高,从驻地伙房每天捎带中午的饭菜,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饭菜基本上都馊了。所以,每天工地上工人们的午饭就是每个人一根黄瓜、一个西红柿、外加一个油炸的鸡脖子。

即使是这样的饭菜,在如此高温的情况下,也是很难咽得下去的啊!人们在咬下一口馒头的时候,必须再往嘴里来上一块小冰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咽下这口饭,才能够吃完这顿午饭!

尤其让人受不了的是,死海一带的苍蝇特别特别多,大家在吃饭的时候还不能张嘴太大,因为稍一不留神,就会咽下几只冷不丁飞到嘴里的苍蝇,那样的话,这顿饭就没法吃了。

中午饭过后,人们能找个阴凉处休息一下,那都是一种无法实现的奢望,因为在那片赭黄色的土地上,能够看到一棵树那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能够坐在大树树荫下乘乘凉,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大家伙儿只能头顶着烈日,坐在地上休息片刻,然后再投入到紧张的施工当中去,因为中午除了吃饭的那一小会儿时间,他们,根本就没有午休!

尽管条件是如此的艰苦,但是这些率先进入以色列的青岛人并没有向困难低头,他们非但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而且还提前了工期,硬是提前了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项艰巨的施工任务。

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漂亮仗,也让以色列的业内人士对这些中国的建筑工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也让以色列人从此知道了中国的青岛人,知道了Qingdao  Construction!青岛人在以色列创出了自己的品牌!

以色列的内务部和卫生部,以及以色列的建筑业协会,都给予青岛海外国际工程集团公司驻以色列代表处高度赞扬,称赞其为外籍公司中劳务管理最好的公司,以色列方面还多次召开现场会,推广青岛海外国际工程集团公司以色列代表处的先进管理经验,这在以色列是破天荒的事情,这也说明了青岛海外国际工程集团公司在以色列的影响力,甄华总代表为此还受到时任以色列总理佩雷斯先生的会见。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454)|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