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41)  

2013-04-17 16:41:10|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4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中东沙漠的一片绿洲  地中海岸的一串明珠

 

 

 

 

“论文写得怎么样?你的导师纳代尔博士还满意吗?”苏少杰一边吃着自己的那份麦辣鸡翅套餐,一边问坐在桌子对面的叶怡彤,此时的他们正在贝达干(Bet Dagan)城市中心的一家麦当劳店里吃饭,他们坐在了临街的一张饭桌上,透过身边那敞亮的窗户,大街上的一切可以一目了然。

“已经交给博士了,还不知道能否达到他的标准呢,他这人啊,对我们这些学生要求得可严了!”怡彤一边吃着她那份卡罗比牛肉珍宝三角,一边回答着少杰,她的手边是一杯飘着浓香味道的香滑咖啡,这是她平时最爱喝的一种咖啡。

“严师出高徒嘛!”少杰笑着说道,“别忘了啊,怡彤,你可是未来的外交家啊!”

“什么外交家啊,哈哈!我可没有那么想,我只想过平常人的日子,我追求的是一份安逸的生活。”叶怡彤摇晃着脑袋,笑着说道,她端起了那份香滑咖啡,放到嘴边慢慢地喝着,她喝咖啡的样子很优雅,看得少杰都有些发痴了。

“外交家也是平常人啊!至于人生嘛,就看你自己怎样去把握了,是不是?”苏少杰一边说着,一边用叉子插上盘子里的那块鸡翅,送到了嘴里,慢慢嚼着,又端起手边的一杯热朱古力,慢慢喝了一口。

“少杰,我最近经常在想啊,我是不是应该也像你这样,做一名普普通通的翻译工作者,哪里需要就去哪里,趁年轻的时候多去一些地方看看,等成了家,就安定下来,相夫教子。”叶怡彤放下了咖啡杯,用手托着腮帮子,看着苏少杰,微笑着。

“你将来的路会很宽,怡彤,比我出息大了去了!”苏少杰坐直了身子,认真地说道,“咱们国家培养你,就是为了将来能够派上更好的用场,现如今哪,咱们国家像我这样的的翻译多了去了,但是像你这样的翻译,那是少之又少,你哪,今后那可是极品啊!”

“我可没想那么多!”叶怡彤叹了口气,说道:“我想的也和你不一样!你看啊,少杰,我目前主攻的是希伯来语,其实这门语言是很有局限性的,这注定了我将来的圈子很小,说白了,也就只能局限在中东这一块儿,我有时候就想啊,倒还不如不学小语种呢,将来连个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苏少杰摆了摆手,对她说道:“不对!不对!你不能这么说,怡彤,在咱们中国国内,你将来也是很有发展空间的啊,你想想看啊,咱们国内的外交场合是不是也很需要你这样的小语种人才啊!”

“但是总不如你学英语的好!你看你多潇洒啊!掌握了一门语言,走遍天下都不怕!”

“要想走遍世界,那还不容易啊!”苏少杰像是开玩笑,其实也是认真地在说,“怡彤,将来我们结伴周游世界去!想去哪儿,咱就去哪儿,如果愿意的话,咱们就在撒哈拉大沙漠找个地儿,咱定居下来,就像三毛和荷西那样。”

“看把你给美的!”叶怡彤被他给逗乐了,说道,“谁跟你去大沙漠啊!好的地方多了去了,你干嘛不带我去啊?”

“好的地方不是还没想好吗!”苏少杰也笑了起来,又说道,“怡彤,其实啊,我很憧憬三毛所描述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生活,我看那简直就像是现代版的世外桃源啊!”

“你真像个小孩一样!”怡彤笑着,接着又认真地说道,“真要是让你过那种生活啊,那还不哭死你了!你和三毛不一样,你们俩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三毛追求的是一种精神境界的超越,抑或说是一种超脱,她的逻辑思维超出了常人的想象,所以也就酿成了她人生的悲剧。”

 “那还不如做回我自己吧!”苏少杰点点头,说道,“比如,就说我现在吧,我要是能把希伯来语学好一点,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干得更好一些,也算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历练了,将来我‘功成名就’回到国内,回头看看,嘿!俺不悔此行啊!哈哈!”

 “心态蛮不错嘛!哈哈!”看到苏少杰那样子,叶怡彤笑了起来,接着说道,“你看,我还差点儿忘了,我给你拿来了一本希伯来语小册子,是希伯来语的日常用语,对你来讲很实用的。”

 叶怡彤从她的手包里拿出一本小册子,苏少杰接过来一看,书面上的英文是:HEBREW PHRASE BOOK,他翻开书页,原来是一本涵盖了许多领域的日常用语手册,上面的每一句希伯来话都有相应的英语,而其中最关键的是,书上的每句话都标有类似于国际音标的发音,可以这么说,有了这本书,就可以很流利地与以色列人交流希伯来语,哪怕你是一个希伯来文字也不认识。

 “这本书太好了!谢谢你啊,怡彤。”苏少杰高兴地对叶怡彤说,“我们甄总送给我一本学习希伯来语的学习手册,正好可以结合这本书学习。”

“其实呢,你也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只要能会讲一些日常口语就行了,”怡彤说道,“希伯来语很难学,除了印刷体,还有手写体,印刷体和手写体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字体,就像是两门语言一样,而且希伯来文字是从右往左写,和咱们汉语正好反着。再就是,希伯来语就像日语一样,在很多单词的使用上,男女使用起来也有区分,这又增加了难度。”

“你说得对,怡彤,这样吧,我就只学习口语就行了,为的是工作方便一些,说实话啊,我还真没有时间来系统学习这门语言呢!”

 他们吃饱了喝足了,俩人走出了麦当劳,走到了贝达干的大街上,苏少杰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条路,说道:“怡彤,咱们沿着那条路往北走,里面不远处就是一个犹太人的社区,我有一次路过那里,看到那里周围的环境蛮不错的,咱进去走走。”

“好啊!你领路吧。”

他们走到了那个路口,拐上了一条不算太宽,但是照样可以跑汽车的路,这条路是水泥路面的,很干净,也很平整,他们俩肩并着肩,一边说着话,一边漫步走着。

此时此刻,已经傍晚了的贝达干的大街小巷,见不到有太多的行人了,贝达干是一个小城市,人口加起来也没有几万人,所以说,走进了这里的某一个犹太人社区里,也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安静的公园里,在这些花园般的社区里,除了那些个娱乐设施之外,街上看不到太多的犹太人在走动。

他们走到了街边的一条长椅,坐在了上面,他们的前方正面对着慢慢西坠着的夕阳,他们欣赏着这片寂静的社区,欣赏着落日前的灿烂夕阳。犹太人的生活区,每家每户的庭院里都种着花草树木,看上去,这里的每一个庭院都是一个单独的世界,给人的整体印象是,百姓们的生活环境是温馨的,是幽雅的,以色列的犹太人的生活可以说是蛮具有高品位的。

“这里的环境真好,犹太人的生活是蛮享受的!那些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比起他们来就差远了,虽然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可是两者之间的生活是有着天壤之别啊!”苏少杰感慨地说道。

“这里的阿拉伯人比起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的那些同胞们,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那两个地方的人,日子过得更苦,等有机会你去那里看看吧。”叶怡彤声音低沉地说道,“以色列国内的犹太人有五百好几十万,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二、三左右,另外还有以阿拉伯人为主的非犹太公民,人口大约有130万左右,这些人约占以色列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八,他们相对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同胞们来说,日子还是好过的。”

“也就是说,加入了以色列籍的阿拉伯人占据以色列的总人口有差不多五分之一?”

“是啊!没错!”叶怡彤点点头,表示这个数字是准确的,“另外,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还居住着三百五十万的阿拉伯人。”

“这样一来,问题就复杂了啊!”苏少杰嘴里嘟囔着,他想,在以色列的总人口中,阿拉伯人占据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总数,这个数字是相当的大!这就决定了在过去、在现在、以至于在将来,以色列国内所面临的内患问题是多么的棘手啊!

“问题确实是够复杂的,所以以色列政府也是过不了安顿日子的。”叶怡彤望着远处那慢慢消失了的夕阳残霞,说道,“以色列亡国接近两千年,犹太人被掳到世界各地去,两千年下来,他们的后代陆陆续续地都回来了,但是这其中的许多犹太人早就已经被异族同化,犹太民族也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种的民族了,真正意义上的纯种犹太人其实已经是很少很少的了。”

“那就是说,现在的以色列实质上是一个由移民组成的国家,是一个拥有着同民族,但却又是民族习性差异很大的国家,这样一来的话,以色列的这种国情在世界上也算是独一无二的了。”苏少杰说道。

“可以这么说!自1948年建国以来,以色列的人口也增加了接近十倍了,但这些犹太人却分属不同的种族背景、不同的生活型态、不同的宗教文化,以及不同的人文传统,再加上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其他一些民族的缘故,不到六百万人口的以色列人组合成了一幅镶嵌马赛克般的人口风貌。”

“这都是历史造成的!”苏少杰感慨着,他继而又说道,“都说这是上帝对他的选民犹太人的惩罚,可是你说,上帝对犹太人的惩罚是不是也有些太重了啊?”

“这怎么说呢?其实,这还远远没有结束呢!”叶怡彤望了望天,天空早就已经黯淡下来了,她接着说道,“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称得上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群体,也是一个潜在的危机群体,这也是最令以色列国家安全方面感到头疼的一批人,每当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这其中就有一些人跳出来遥相呼应,在以色列的各个城市里制造一些恐怖事端,搞得人心惶惶。”

“要是以色列的各个民族之间能够团结一些也倒好,可是偏偏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又是那样的死对头!”苏少杰无奈地摇了摇头。

叶怡彤看到苏少杰那样子,笑了起来,她接着说道:“其实呢,这些阿拉伯人当中也有很多是安分的,他们很反感那些惹是生非的同胞,他们其实已经把自己看作是真正的以色列人了,他们极为反感那些同民族的兄弟们制造这样或那样的麻烦,因为这些已经加入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已经有了安居乐业的环境,你想想,有谁生活得好好的,却还要起来造反呢?”

“那些阿拉伯人也真是的,既然已经加入了人家的国籍,还起来跟着瞎起哄又有什么意思呢?闹来闹去,倒霉的还不是老百姓吗?”苏少杰有点忿忿,但他随即又说道,“其实,这是人家两个民族之间的世代恩怨,咱是局外人,说不清,也道不明白的。”

“就是啊!几千年的恩怨,说不上谁对谁错。”叶怡彤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另外,有些阿拉伯人在以色列谋到了稳定的工作,早就成为以色列的中产阶级了,这些人在政治上都比较支持温和的以色列政府,对巴勒斯坦人的恐怖暴力也持坚决反对的态度,所以每当巴勒斯坦人闹事的时候,这些生活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就要责怪他们的阿拉伯兄弟们,他们对自己同胞们的那些行径是极为反感的。”

苏少杰和叶怡彤从长椅上站起身来,他们走在那花园般的社区里,走在那皎洁月光所照射下的寂静街道上,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都觉得有点渴了,苏少杰看见路边的石榴树上结满了红红的大石榴,于是就从树上摘下了几个。

以色列是一个盛产水果的国家,有很多水果是自生自灭的,石榴在以色列只是供人们欣赏的一种果实,当地人不吃石榴,这不像在中国国内,石榴是一种既有品尝价值又有装饰意义的果实,价格还蛮贵的。

以色列的夏日夜晚,并没有白昼那样的闷热,因为没有了阳光的照射,清爽的海风一阵阵地吹来,使人的全身心都充满了舒畅之感觉。夜已深,万籁俱寂,苏少杰和叶怡彤走出了犹太社区,他们顺着原路,又走回到了贝达干的市中心,走回到了来时的路上。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46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