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54)  

2013-06-06 15:32:2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54)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沙漠之都贝尔谢巴   住宅阳台上的鲜花

 

 

 

 

“您好!警官先生,”苏少杰拦住了一位从身边走过的年轻警察,他走上前去,客气地开口问道:“请问,你们的局长在不在?”

“哦!你们好!”那位年轻帅气的警察在苏少杰他们的身边站下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两位走进警察局里的中国人,有些警觉地问道:“你们二位先生找我们的局长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警官先生,” 苏少杰赶紧解释道,“是你们局长要我们今天上午过来一趟的,是为了一桩案子。”

“哦!你们是预约好了的啊!”年轻警察的脸上顿时有了笑容,他很客气地说道,“你们稍等,我给我们局长打个电话。”

苏少杰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那谢谢啦!”

“不用客气!”年轻警察微笑着,一边说着,一边从腰上摘下一部手机,苏少杰看到这位警察的腰上除了佩戴着一支小手枪之外,还挂着两部手机在皮带上,其实,他早就注意到,很多以色列人都是一人两部手机,这其中一部手机是个人的,另一部手机则是单位配置的,如果是为了私事,就打自己的手机,如果是为了公事,则使用单位里配置的手机,这也算是以色列人的一种公私分明的态度吧。

显然,这位年轻警察是用他们警察局内部的手机给他们的局长打电话,他拨通了电话:“喂!喂!迈克尔,迈克尔,你在哪里?我是戴维,有人来局里找你,是两位中国人。”

后面的那些希伯来语,苏少杰可就几乎完全听不懂了,只听到两个人在电话里喔哩哇啦地说着什么,他基本上没听懂这位年轻警官说的是什么,当然他也听不见电话里头的警察局长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也有听出来的词儿,那就是,这位年轻帅气的警察名字叫戴维,贝尔谢巴警察局长的名字叫迈克尔。

苏少杰低声对站在自己身边的聂修强说道:“聂经理,听到没有?这位警察小哥对自己的长官是直呼其名啊!”

“这有什么稀罕的?”聂修强笑了笑,说道,“他们以色列人都这样,我和鬼子们打交道也不少,我知道他们之间都是直呼其名,不管是和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和上峰来的领导,他们也没有称呼官衔的,都是直呼其名字。”

“嗳,聂经理,问你个事啊,”苏少杰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聂修强道,“我怎么发现,以色列人好像是只有名字,没有姓啊?怎么书里写的,嘴里叫的都是名字,你说,光有名字,没有姓,怎么区分辈分啊?”

“少杰啊,你还蛮心细的呢!”聂修强笑着点点头,说道,“就是这么回事啊,以色列人没有姓氏,只有名字,要是细问起,一般都是说哪个地方的某某,或者是某某人的儿子,他们对辈分这件事情呢,好像不是那么看重啊。”

“喔,明白了!”苏少杰笑了,点了点头,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我们局长马上就到了,”戴维挂掉了手机,转身对苏少杰他们说道,“迈克尔局长刚才去火车站那里了,那边好像有点情况,他说他马上就到,你们稍后片刻。”

“谢谢你!警官先生。”苏少杰再一次向小伙子表示感谢。

不大一会儿,一辆警车疾驰而来,在警察局的门口点了刹车,呼地一下子停住了,车门子打开了,走下来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警察,苏少杰看不懂以色列警察的警衔,自然也看不懂来人肩上佩着的是什么级别的警衔,但是从来人那气宇轩昂的范儿,还有那威武雄健的走姿来看,这人肯定就是贝尔谢巴警察局的局长。

中年警官一边往警察局里面走,一边摘下了头上的警帽,拿在了手上,苏少杰一看来人的那副尊荣,差一点儿就笑出声来了,嚯!那亮光闪闪的大光头,好像是刚刚剃过了的,因为刚刚摘下帽子,头上还在冒着汗,在阳光的照射下,那颗大大的脑壳显得铮亮铮亮,亮得还有些耀眼,好像涂上了一层油一样。

苏少杰端详着来人,暗自心想:你这位堂堂的警察局长啊,剃着个大光头,走来走去的,戴着一副窄窄的小太阳镜,配上他那张并不算小幅的脸,怎么看怎么不协调,觉得给人一副很滑稽的样子,这,也未免太不严肃了吧?

苏少杰和聂修强迎着那位中年警官走上前去,看到眼前迎上来的这两位中国人,大光头警察显然已经知道了他们就是刚才电话里说的那两个中国人,他裂开嘴巴笑了,说道:“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

“您是,……您是迈克尔局长吧?”苏少杰开口问道。

“是啊!是啊!我是迈克尔,贝尔谢巴市警察局的局长,”大光头显然一点儿也不客套,他笑着说道,“你们叫我迈克尔就行了。”

“很高兴见到你,迈克尔先生。”苏少杰上前握住迈克尔局长的手,自我介绍道,“我们是青岛海外国际工程集团公司以色列代表处派来的代表,我们是为了那桩案子来的,我姓苏。”

“喔!苏先生,你好你好!失敬失敬!”迈克尔局长使劲握了握苏少杰的手,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儿给耽误了时间,有失远迎啊!”

“不用这么客气,迈克尔局长,”苏少杰也礼貌地客气了一下,他向迈克尔介绍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聂修强,“这位是聂修强经理,他是市政府工程项目上的总负责人,暂扣在贵处的那几位工人是他的手下。”

“你好你好!聂先生。”迈克尔局长客气地握住了老聂的手,他伸出了左手,招呼道,“快进屋,快进屋!”

迈克尔局长在前头引导两位中国客人走向走廊最里头的那间办公室,那是他的局长办公室。走进了迈克尔的办公室,苏少杰和聂修强他们定睛一看,这警察局长的办公室和警察局里其他别的那些办公室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局长办公室里面的陈设稍微像样一些,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请坐!请坐!”迈克尔局长一边招呼着苏少杰他们在沙发上坐下,一边依然客气地说道,“今天麻烦你们二位过来,很不好意思啊!”

“局长先生,我们领导很关心这桩案子,他希望我们那几位工人在这里一切还好,他派我们两个人前来协调解决这桩案子,把我们的人领回去。”苏少杰把聂修强的话翻译给了迈克尔局长。

“放心吧,你们的人在这里都很好,”迈克尔的脸上依然还是微笑着,“其实啊,把他们几个留在这里,也只是例行程序。”

看来,这位贝尔谢巴的警察局长还是蛮和善的一个人,只不过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好对付的,苏少杰心想,他客气地说了句:“局长先生,我们的工人给你们添了麻烦,我们表示抱歉!”

“真是客气了,哈哈!这是我们警察局的职责嘛!”迈克尔笑了笑,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只手帕,一边擦着他那大脑壳上的汗珠子,一边向他们二人解释道,“说起来呢,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因为现在巴以关系正处在很微妙的时期,我们怕一旦处理不好,会产生一些不利的影响,所以呢,就把你们的人给暂时拘留起来了。”

“其实啊,你局长大人也应该知道到底是谁对谁错,你想想,他们巴勒斯坦人偷我们的工具,那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他们在工地上到底有没有那种工具,你们当警察的一查不就查出来了吗?我们的工具可都是有进出库登记的啊!”苏少杰一边笑着,一边说着,尽管他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其实他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灼灼逼人的气势。

“问题的关键已经不是偷东西了,苏先生,是双方都动手了,流血了啊!”迈克尔双肩一耸,两只大巴掌摊开来,说道,“这就牵扯到治安问题了,是要按照治安条列来处理了啊!苏先生。”

“按照治安处理我们同意,但是你们警察局要搞清楚啊,是他们巴勒斯坦人先动的手,是我们的人吃亏了,谁先动手谁担责!”苏少杰一步也不退让。

显然,迈克尔局长也觉察出眼前这位年轻的中国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但是他的脸上依然还挂着笑容,他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一点儿也不错!可是,你们也应该知道啊,我们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我们得慎重处理,慎重呐!”

苏少杰把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还有迈克尔局长的这番话,都翻译给了聂修强,老聂一听鬼子话里的意思,就很有些不满,他对苏少杰说:“你告诉他,就说:这有什么不好处理的?公事公办,不是有法律吗?该打就打该罚就罚呗!”

苏少杰把聂修强的话翻译给迈克尔,警察局长一听,笑着说道:“我跟你们说句实话吧,这个案子虽然不大,但是我们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出现我们和阿拉伯人之间的争端,那样的话,局面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你们警察局已经对不住我们了啊,局长先生。”苏少杰一听,咧嘴一笑,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事情的起因呢,可是他们巴勒斯坦人挑起的啊,他们偷了我们的东西,他们先动手打了我们的人,而你们呢,却扣留了我们七个人,那些惹事的巴勒斯坦人却被你们都放走了,局长先生,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失公正啊?”

“你说的没错,苏先生,”迈克尔局长被问得有些尴尬,但是他依然满脸堆笑地说道,“我们是扣押了你们的人,放走了那些巴勒斯坦人,可是我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按理说,涉案人员都要关起来的!”

“就是啊!都应该关起来!”苏少杰紧追一步地问道,“可是,局长先生,为什么只关押我们的人,反而把那些肇事者给放了呢?”

“你听我说啊,苏先生,你想想,那些巴勒斯坦人是持着护照进来的,”迈克尔自知理亏,但也只能招架了,他解释道,“按照我们的规定,他们每天下午都必须要离境,返回到他们巴勒斯坦人的定居点,如果我们这边把他们扣住不放,手续是很麻烦的啊!所以呢,还不如赶他们出境,这样做呢,其实也是对他们的一种很严厉的惩罚!”

“这话怎么讲?”苏少杰有些不解,他以为迈克尔在狡辩,就问道,“出境了,不就逍遥法外了吗?这怎么能算得上是惩罚呢?”

“苏先生,你是不知道巴勒斯坦那边的情况,”迈克尔不紧不慢地,继续解释道,“他们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基础工业,全都是一些小作坊式的原始生产方式,他们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一是国际社会的援助,二就是到我们以色列境内来打工,对于普通老百姓们来说,能够进入以色列境内打工,也不是说来就来的,那都是有配额的,被我们驱逐出境,不就等于断了这些人的收入来源吗?”

苏少杰明白了,他的心里很矛盾,很酸楚,也很难过,他知道,巴勒斯坦那边是整个中东地区土地最为贫瘠的地方,那里的土地不长庄稼;巴勒斯坦那边的人民也是整个中东地区最贫困的一个群体,那边没有什么像样的基础工业,全都是一些小作坊式的原始生产方式,那里老百姓的日子很苦很苦,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和以色列人的生活比起来,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啊!

巴勒斯坦民族,是一个苦难深重的民族,几次中东战争使得大约200万巴勒斯坦难民流落出了巴勒斯坦地,他们流落到了周围的各个阿拉伯国家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已经在周边的阿拉伯国家居住了好几十年,有的人甚至已经在那里生活了五、六十年了。可是,没有一个阿拉伯兄弟国家,也就是他们自己本民族执政的国家,给予这些流落在异国他乡的巴勒斯坦人,也就是他们本民族的同胞以永久居民的身份!那些巴勒斯坦人在自己所处的阿拉伯国家里至今还是难民的身份,他们在求学、就业和自谋发展等方面,均遭受到不平等的待遇!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58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