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72)  

2013-09-08 15:46:4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72)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休闲在夜幕笼罩下的特拉维夫露天酒吧

 

 

 

第十一章

 

夜幕的降临还没有多久,夜色还没有那么的浓,黑夜之神尼克斯也才刚刚漫步到特拉维夫的上空。

在奈夫.沙阿纳大街的最北端,是一个有点偏偏的丁字路口,使得这条街在这个路口嘎然而止,这里有一条偏西南朝东北的东西走向马路,是特拉维夫的一条重要公交线路,特拉维夫的城市公交巴士总站就在马路的大院对面。

此时,马路的北边,大院的里面,更阑人静,悄无声息;马路的南边,大院的外面,人声杂沓,语笑喧阗。公交总站大院里面停满了各条公交线路的豪华大巴,平时,这条马路都是车来车往,那些络绎不绝的公交巴士们从这里开始,各奔东西或南北,四散开来地去了特拉维夫的各个角落,只有到了接近午夜的时候,这条马路才会安静下来。

此时,在苏少杰的视线中,已经看不到一辆公交大巴的影子,因为随着安息日的开始,人们休息了,大巴们也休息了。

此时此刻,城里的百姓们都待在自己的家里,周复一周地守他们犹太人的安息日,大人们在读经,小孩们在听着,犹太人的小孩子从5岁左右就开始听大人们读《圣经》,所以在犹太人的理念里,《圣经》绝对是高于一切的。

“请问二位,你们想吃点什么?”一位泰国人长相的女招待走到了苏少杰他们的桌前,站下身来,弓腰并客气地问道。

   “你想吃什么,怡彤。”苏少杰问道。

“随便来点吧,我不饿,也不知道想吃什么。”叶怡彤摇了摇头,笑着回答道。

苏少杰说道:“咱们还是吃点吧,刚才你没太怎么吃,都让我给吃了,而且我刚才喝了那么多啤酒,又吃了那么多东西。”

苏少杰说的是实话,刚才在娜塔莎酒吧里他已经喝了一大扎冰镇啤酒,再加上又吃了一些火鸡火腿,还有那些五香花生米和巧克力豆什么的,尤其是五香花生米,那玩意儿胀肚子,他的肚子似乎已经填满了。

“你想吃什么,就点点儿什么吧,”叶怡彤说道,“我不怎么饿,刚才吃了一些,肚子差不多饱了。”

“那总得再吃点什么吧,要不一会儿要饿了。”苏少杰劝道。

“那就,来两份皮塔吧。”叶怡彤没等苏少杰回答,就用英语对泰国女招待说,“小姐,请来两份皮塔,哦,再加两杯可乐。”

“好的!皮塔两份,可乐两杯。”泰国女孩在菜单上记下之后,微笑着说了声,“请稍等。”然后转身离去,

“皮塔?皮塔是什么?好吃吗?”瞅了一眼泰国女孩离去的背影,苏少杰回身问叶怡彤,因为他以前还没听说过皮塔这个名字。

“真没吃过皮塔吗?可好吃了呢!”叶怡彤莞尔一笑,说道,“皮塔是以色列的一种快餐小吃,形状是圆形的面饼,这么说吧,有点像咱们陕西的肉夹馍。”

“那就是以色列的肉夹馍了,呵呵!”苏少杰笑道。

“一个圆饼,用小刀隔开饼皮,皮很薄,里面是空的,”叶怡彤用手比划着,给苏少杰演示着,“然后往里装进一些馅料,一般有蔬菜沙拉,有胡姆斯,还有法拉费。”

“胡姆斯,还有法拉费?”听了这些从未曾听到过的名词,苏少杰这下子可真糊涂了。

“哈哈!我这样说你肯定听糊涂了,”叶怡彤笑了起来,解释说道,“胡姆斯,就是把鹰嘴豆磨碎,搅成豆泥,再加上一些柠檬水、橄榄油和胡椒粉等作料。法拉费呢,也是从胡姆斯演变来的,是用鹰嘴豆的豆泥,再加入大蒜、香菜和面包屑等,然后再炸成酥脆微辣的小丸子,把这些东西放进饼的夹层里面之后,就可以吃了啊!”

“那好!我今天倒可以尝尝这好吃的皮塔了。”苏少杰笑着说道,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安息日的夜晚,也是周末的夜晚,随着夜的开始,这家饭店里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但是基本上看不到有几个犹太人,尽管偶尔也看到有几个看上去像犹太人的人进来出去的,这其实也是一些东欧来的年轻犹太移民,他们这些年轻人其实对守安息日并不怎么感兴趣,他们只是在移民大潮的裹挟下,跟着长辈们来到了以色列,他们这些年轻人不属于虔诚的犹太教徒。

就在苏少杰他们不远处的一张饭桌上,坐着两男两女的年轻人,看样子是两对犹太年青情侣,他们一边在低声说着话,同时还发出低低的笑声,看样子几个年轻人聊得蛮开心。凭着苏少杰那点儿希伯来语的底子,他根本就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但是叶怡彤听得懂。

“怡彤,他们在说些什么呢?”苏少杰好奇地问道。

“那么好奇干什么啊?”叶怡彤朝那几个犹太年轻人瞅了一眼,低声说道,“人家是在聊安息日的事儿,他们没有在家陪家人一起守安息日,却跑到这外面来玩,听他们的意思好像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太过了。”

“你说,怡彤,这犹太人也真怪怪的啊!”苏少杰看了一眼那两对年轻的犹太情侣,说道,“他们怎么就会把一本《圣经》给当成宪法了呢?难道《圣经》对他们犹太人就那么重要?”

“对啊!《圣经》对他们真的是很重要啊!”叶怡彤很认真地点点头,接着说道,“因为犹太人的历史实质上就是一部《圣经》史诗,每日读经是他们犹太人的必须,也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因为在他们犹太人看来,《圣经》上的每句话都是上帝的话语,里面的每一句话都是上帝专门讲给他们犹太人的。”

刚才的那位泰国女招待用托盘端来了两份皮塔和两杯可乐,放在了桌上,弓了弓腰,谦卑地说道:“小姐,先生,请用饭。”

“谢谢!”苏少杰客气地对泰国女孩点了点头,女孩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来,吃吧,这就是皮塔。”叶怡彤把一份皮塔往苏少杰的面前推了推。

“哇!好吃,真好吃!”苏少杰一边吃着肉夹馍般的皮塔,一边赞不绝口。

“我很愿意吃这口。”叶怡彤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我们学校的食堂在安息日的时候不开饭,我就经常跑到大街上来买皮塔吃,既物美又价廉。”

“确实是很方便,像这种便捷食品很适合出来旅游的人们。”

“是啊!既经济实惠,又最具以色列的特色,当地人很喜欢皮塔,甚至有些人把它当成每日的主餐。”叶怡彤边吃边说,“嗳,少杰,便捷食品这个词你用的还是蛮准确的啊,哈哈!你注意没注意到,来特拉维夫旅游的人当中,有不少的背包客,他们这些人就很喜欢皮塔。”

“味道不错!”苏少杰一边吃着皮塔,一遍又接着刚才的话题,唠上了,“那照这么说,以色列人既然是上帝耶和华的选民,他们就不应该遭受这么多的磨难了啊!他们还能信上帝吗?”

“这都是《圣经》里的奥秘,我也讲不太清楚,”叶怡彤只能耐心地回答着他的问题,“你知道吗?几千年来犹太人被掳到世界各个角落里,他们就是依靠着一本《圣经》,才坚持到了今天。”

“怡彤,那你在这里的研究生课程,一定也是与《圣经》有很多关联的了!”苏少杰又继续问道。

“我在特拉维夫大学的必修课,当然就有犹太人的《圣经》了,犹太教的这本《圣经》与基督教的《圣经》是不一样的,因为这两个教派一直是对立的,他们分庭抗礼了有两千年,在以色列,基督教一直受到犹太教排挤的,耶稣当年就是被犹太教给送上十字架上的。”

苏少杰点点头,因为这段历史他也还是有所了解的,但是比起叶怡彤来,他了解的还不是太多,他问道:“难道两千年来,以色列的犹太教一直在排挤基督教吗?他们以色列人自己不也是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吗?”

“说得没错!”叶怡彤一边吃着皮塔,一边像给学生讲课一样,耐心地解释道,“自从有了以色列,这几千年来他们犹太人就一直在遭受着磨难,当然了,要解释这一切的话,还是需要通过《圣经》来解读的,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给你解释清楚的。”

“怡彤,我有一点还是搞不明白,当然了,这可能是因为我对《圣经》了解的很少,”苏少杰诚恳而又虚心地问道,“既然上帝把以色列人择选为自己的子民,可为什么又要把他们放在中东这么丁点的地方呢?而且这里的沙漠还占了那么大的面积,难道这就是流着奶与蜜的应许地吗?”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叶怡彤卖关子似地笑着说道,“你难道真的以为这个地方不好吗?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反正吧,我总认为这个地方是块是非之地,老是战火不断的。”

“我先给你补补课吧,”叶怡彤笑着说道,“我就从必修课所掌握到的一些历史信息来为你解释吧。先说明一下,我们的导师纳代尔博士是一位知识渊博的犹太学者,他并没有单纯从犹太教的角度上来为我们讲授以色列的历史,而是客观地为我们介绍以色列的历史,这让我们受益匪浅。”

苏少杰点了点头,他没有作声,他一边吃着手里的那个皮塔,一边静静地听着。

“以色列有四千年的历史了,比我们中国的历史要短一些,”叶怡彤想了想,然后说道,“也就是我们的夏朝时期,是公元前2000年的那时候,当然,这都是《圣经》上记载的时间。”

“以色列的纪年开始,应该是从亚伯拉罕开始的吧?”苏少杰对这些也还是了解一些的。

“是从亚伯拉罕开始的,这以后我会讲到的。”叶怡彤点点头,表示同意苏少杰的推断,继续说道,“公元前2000年一直到耶稣诞生的那段日子,称为旧约圣经时代,那个时候的以色列并没有固定的国界,疆土很广阔,按照犹太人的说法,那是上帝给他们以色列人的应许地,那个时候这片大地被称作中东的‘肥沃月弯’,因为那片肥沃而又美丽的土地就像是一弯新月,当时中东的代称就是肥沃月弯,其范围是西边起自尼罗河,东边直到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两河流域,那片土地就是上帝应许给以色列人的。”

“这不会是犹太人自己杜撰的吧?”苏少杰笑着说道,“犹太人可鬼着呢。”

“关于这些,在《圣经》的(创世纪)中是有记载的,”叶怡彤微微一笑,解释道,“我记得《圣经》上是这么写的:当那日,耶和华与亚伯兰立约,说,我已赐给你的后裔,从埃及河直到伯拉大河之地,......。”

“埃及河应该就是尼罗河,这我知道,”苏少杰说道,“那么,伯拉大河在哪里呢?”

“埃及河就是尼罗河,这没错!”叶怡彤点点头,说道,“伯拉大河指的是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因为这两条河出自同一处发源地,那里的两河流域当时就叫做伯拉大河。”

“尼罗河是在埃及,照你这么说的话,肥沃月弯也应该包括埃及在内了吧?也就是说,以色列的应许地也把埃及划归在内了啊?”苏少杰很有些不解,于是又问道。

“就是这么回事!不过确切地说,有埃及的一部分。尼罗河是在埃及,肥沃月弯当然也包括埃及的一部分了。”看到苏少杰那困惑的样子,叶怡彤莞尔一笑,接着解释道。

苏少杰有些茫然,他没有再问,他想继续听叶怡彤说下去。

“我还是把有关肥沃月弯的情况多给你解释解释吧,”叶怡彤没有在意苏少杰的神态,接着说下去,“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中间,有一个平坦而又肥沃的大平原,那是一个大盆地,土地非常肥沃,而在埃及这端,有尼罗河三角洲和尼罗河谷,这一片地儿也很富饶。”

苏少杰的历史知识还算不错,于是他就问了一句:“在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其中就有埃及和古巴比伦,而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两河流域一带好像是古巴比伦的所在地吧?”

“完全正确!”叶怡彤笑着称赞了少杰一句,接着说道,“这一东一西两块肥沃的土地,也是也就产生了古代文明,换一句话说,也就是古代权力的所在,在东西方向分别有两个大国,是古代中东地区的两大势力,一个是西边的埃及,一个就是东边的,当时已经非常强盛,但是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的亚述,其位置就是现在的伊拉克和伊朗一带。”

“也就是说,以色列是夹在这两大势力中间的?”苏少杰有些顿悟。

“对!没错!”叶怡彤嫣然一笑,说道:“这两大势力经常交战,他们你来我往地去攻打对方,他们进军的必经之路,必须经过肥沃月弯,也就是要经过以色列。”

“可想而知,以色列要跟着遭多少殃了!”

“以色列不是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吗?”叶怡彤点点头,说道,“那他们肯定难免要遭受战争的蹂躏了,你想想,外国的军队整天经过自己的家门口,能有安顿日子过吗?不是有句话吗:既然你以色列在世界的十字路口,那就难免被撞倒!”

“怡彤,你能讲讲以色列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的来由吗?”苏少杰迫不及待而又十分好奇地问道。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352)|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