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0)  

2013-10-10 20:53:06|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0)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树荫下乘凉的犹太男女们

 

 

 

苏少杰掏出手机,打进来的电话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他接通了,是一个以色列人的声音:“Shalom, medaber vadim.”这句希伯来话苏少杰还是听得懂的,那意思就是:喂,我是瓦迪姆。(这句希伯来语相当于英语的电话用语:Hello,this is Vadim speaking.)苏少杰也听出电话那头的那个人叫瓦迪姆。

“Vadim?”苏少杰皱了皱眉头,这个希伯来人的名字在他的大脑里快速搜索了几秒钟,喔,想起来了!这不是咖哈驻地刚刚上任的犹太大总管吗?苏少杰听伙房管理员尹立群提起过这个名字,只因为他刚到贝尔谢巴这里就一头扎进了孙飞的工程上,所以他和这位苏尔本尼南部公司派来的犹太大总管至今还没有碰过面呢。

“Shalom, vadim.”苏少杰客气地用希伯来语问候了一句,然后又用英语问道,“有什么事吗?瓦迪姆先生。”

“你现在在哪里?”瓦迪姆的英语显然很糟,但还是可以听得懂。

“我在索洛卡医疗中心,有事吗?”苏少杰的希伯来语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心想:我还是用英语和他讲话吧。

“我也要去医院那里,你在那里等我一会儿。”瓦迪姆半英语半希伯来语地解释说道,“我半个小时就到你那里。”

“好的!好的!我在门诊大厅门口等你。”苏少杰连声说道,他心想,如果下午那两个工人要做手术,苏尔本尼方面的人在场的话,肯定会省去很多的麻烦的,因为自己对医学上的一些英语术语并不是那么在行。

苏少杰挂掉了手机,看了看手表,嘿呀!已经一点多钟了,早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顿时间,他的肚子开始叽里咕噜地叫唤个不停了,他走进一家迷你快餐店,要了一杯热咖啡,又要了两个刚刚出炉的三明治,找了个座位坐下,开始吃了起来。

填饱了肚子,从迷你快餐店里走出来,苏少杰穿过大厅走到了门诊大楼的门口,正是午休时间,门诊大楼进进出出的人已经不多了,他漫步走下了台阶,走到门口边的一片树荫下,一边乘着凉,一边等着未曾谋过面的大总管瓦迪姆。

不大一会儿功夫,远远地,一前一后走过来两个人,他们沿着那条石阶路,疾步朝着门诊大楼走来,很快,他们就走近了苏少杰。

走在前面的显然是一位以色列人,此人三十多岁的样子,气宇轩昂,还蛮帅气的,尤其是腰上别着的一把小手枪,更让他浑身透露出一种军人的英姿,以色列是允许私人携带枪支的,所以很多人都会腰佩手枪,这很让苏少杰眼馋。

苏少杰估计走在前面的那人,一定就是咖哈驻地的大总管瓦迪姆了,而走在后面的那位年轻人看上去是一位阿拉伯人,因为来以色列也有一段时间了,无论是从气质上,还是从长相上,苏少杰对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也都能分辨的八九不离十。

“您好!是瓦迪姆先生吧?”他们很接近了,苏少杰看到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正在用探寻的目光看着自己,苏少杰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来人肯定就是瓦迪姆,于是,他走上前去,和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打起了招呼。

“我是瓦迪姆。”走在前面的那人确实是瓦迪姆,他笑了笑,伸出右手,跟着问了一句,“您就是苏先生吧?”

“我是苏少杰,见到您很高兴!”苏少杰握住了瓦迪姆伸过来的手。

“怎么样,住院手续都办好了吧?”瓦迪姆问道,“那两位受伤的工人还好吧?”

“住院手续都安排好了,他们也都休息了。”

“那就好!那就好!”瓦迪姆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苏少杰介绍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位阿拉伯人,“咦!苏,我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助手,列尼德。”

“您好!列尼德。”苏少杰笑着点点头,和阿拉伯人打了个招呼。

“您好!”列尼德也笑着点了点头,苏少杰估摸着,眼前的这位年轻小伙肯定是一位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要不他不可能混到这个份儿上,因为在他的屁股后面也别着一支小手枪,只不过,比起瓦迪姆的那支精致的小手枪来,他的那支枪显然逊色了不少。

苏少杰把两位受伤工人的情况向犹太大总管瓦迪姆简单地作了介绍,瓦迪姆一边点着头,一边说道:“咱们先去急救室看看你们的人,一会儿我去找找骨科医生,看看能不能早点安排手术。”

他们先去了急救室,此时受伤的徐正清和牛建勇都已经醒着了,看到苏少杰领着犹太大总管进来了,两个人想欠身打招呼,可是受伤后的身子太重,只能无奈地躺在那里了。

“叫你的人躺着别动。”瓦迪姆赶紧对苏少杰说道,“叫他们都好好躺着,别再折了腰伤。”

瓦迪姆转身去找医生了,苏少杰和列尼德站在急救室的门外边聊起天来,正如苏少杰所判断的那样,列尼德是一位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尽管他们俩人语言沟通上不怎么流畅,但是英语加上希伯来语,再加上连说带比划的,基本上还是能沟通的。

通过和列尼德的聊天,苏少杰还了解到,在目前的以色列,已经有几十万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因为按照以色列的法律,在以色列建国之后,对于那些依然居住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来说,假如他们没有其他国籍的话,他们就可以申请获得,或者是自动获得以色列的国籍,那样就立马可以成为一名以色列的公民。

比如像这位阿拉伯青年列尼德,他就是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成为了一名以色列国的公民。但是,后来,苏少杰才了解到,其实并不是所有的阿拉伯人都愿意加入以色列的国籍,因为他们知道,作为一名阿拉伯人,如果自己接受了以色列的国籍,那就是承认了以色列在这片巴勒斯坦地儿上的合法权利,也就是说,等于是他们认可了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

苏少杰想,之所以那么多的阿拉伯人被驱逐到了巴勒斯坦地安居点,肯定是他们不愿意加入以色列的国籍,因此也就不承认以色列人是这片巴勒斯坦地儿的合法主人,既然他们不愿意加入以色列的国籍,在他们要进入以色列境内的时候,就不能随便进入以色列,而当他们要进入以色列打工的时候,就必须受到以色列人的严格盘查,而且还必须早晨进入以色列,下午再赶紧回到以色列为他们圈起来的巴勒斯坦地安居点去!这,何等的不公平啊!

正想着呢,瓦迪姆从医生那里回来了,他告诉苏少杰说,那位叫牛建勇的下午暂时还不能做手术,因为一系列的手术前的事儿要办,比如要拍片了,要做B超了,要做心电图了,事儿还挺多。而那位叫徐正清的没多大关系,复复位,清理一下外伤,过两天就可以出院。

瓦迪姆是大总管,事儿多,他急着要回公司,于是就对苏少杰说:“苏,刚才我把情况都对主治医生讲了,他们会尽快安排牛建勇的手术的,请放心吧,把他们交给医院就行了,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好的,你跟我的车一块儿回驻地吧。”

“谢谢您,瓦迪姆,你们先回去吧,”苏少杰笑着表示了谢意,说道,“我先看看情况再说,我在这里也好有个照应,我那两个工人也不会讲英语,万一医生有什么事的话,我也好出出面什么的。”

“那你就辛苦了。”瓦迪姆握了握苏少杰的手,说道,“好吧,我们回去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话,打我的手机。”

接下来整个的一个下午,真把苏少杰给折腾坏了,因为病人的一切事情都要家属负责,这是他原先并没有想到的,他推着牛建勇的病床,进了电梯出电梯,进了X光室,再进B超室,而且每一次都还要排队等好长时间,等到做完了这一切,已经是接近下午六点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苏少杰感觉身上好像散了架一样,真想躺下来休息一下,他安抚了两位受伤的工人,然后离开了病房,走出了索洛卡医疗中心的大院,他在路边打车,因为是高峰时间,所以车子很难打,于是,他沿着人行道,一路朝着咖哈驻地的方向走去,苏少杰,走在了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着的贝尔谢巴城市大街上,走在了秋天已经来临的内盖夫大沙漠的中心。

建立在沙漠之上的花园城市贝尔谢巴,夏日时的那般燥热已经渐渐远去,在这秋的夜里,间或会有一阵阵的秋风吹来,那风,吹在了他的脸上,吹在了他的身上,那风,虽然不那么凉爽,但是那风浸入进了身体里,苏少杰着实感觉到了些许的惬意。

以色列南部地区的首府,内盖夫大沙漠的心脏,沙漠之都贝尔谢巴,一阵阵细细的秋风已经开始在这座美丽城市的大街小巷里游荡,那风,来自于戈壁沙漠,那风,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但是依然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秋的惬意,还有对雨季的盼望,这里的人们都在翘首盼望着,盼望着即将到来的最美的季节雨季的到来。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363)|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