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1)  

2013-10-12 12:10:4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8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树荫下,全副武装的漂亮女兵们正在乘凉

 

 

 

 

清晨。沙漠之都贝尔谢巴的南郊。与沙漠接壤的咖哈驻地。起床的哨音响了,苏少杰揉了揉眼睛,侧身瞅了瞅没有窗帘的窗户。外面,天色依然还没有放亮,外面,天空依然还黑漆漆的,但依稀能看到似暗似明的一片繁星,在这黎明前的黑暗时刻,那布满天际的繁星们看上去是那样的富有生气。

以色列的秋天,和中国的秋天没有什么两样,也是一个正在走进昼短夜长的季节,在这个季节里,太阳出山的时间比起夏天的时候要晚了不少,但是咖哈驻地的作息时间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值早班的伙房炊事员到了点就要吹起床哨子,没有什么季节之分。

苏少杰打了个呵欠,起身坐了起来,准备去盥洗室刷牙洗脸。忽然,他想起来了,昨天傍晚在步行走回咖哈驻地的路上,他接到了犹太大总管瓦迪姆的一个电话,说他上午八点半开车来接苏少杰,俩人一起去一趟索洛卡医疗中心,探望那两个受伤的工人。

苏少杰心想时间还早着,现在工人们都起床了,别和他们去争位置了,于是他沿着那条通往大院外面的台阶路,走出了咖哈驻地的大院。

大院的外面是一条泊油路,通往驻地的西大门,而在马路的对面,就是沙漠荒地了,远远望去,一望无边,这里是内盖夫大沙漠的中心,在这片沙漠地儿几乎看不到什么植物,只有一个个高低不一的小沙包,在苏少杰的眼前起伏漫延着。

以色列是一个缺水的国家,如此残酷的自然条件,再加上犹太人的聪明智慧,以色列发明了滴灌技术,这种技术的开发,使得以色列的缺水状况得到了极大地改善,也使得以色列人有了向沙漠要耕地的雄心壮志,在今天的以色列,“向沙漠要土地”已经不再是一句口号,因为他们已经把大片的沙漠改变成了能够耕种的土地,苏少杰眼前的这片大沙漠,显然还没有被开发成耕地,不过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滴灌技术在以色列许多地区的节水可以达到50-8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了95%,这是一个惊人的成就,世界各国纷纷向以色列学习和引进这么技术,全世界已经有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引进了以色列的滴灌技术,中国也已经引进了滴灌技术,并在全国逐步推广。

随着滴灌技术的不断提高,以色列已经将大片的沙漠变成了可耕土地,这个被沙漠覆盖了大半个国土的国家,也由此成为了一个农业输出国,欧洲的瓜果和花卉这两大市场,被以色列占据了百分之四十,在这片上帝应许给以色列人的迦南地上,犹太人不断地创造着人间奇迹,在这流着奶和蜜的迦南地,在这世界的十字路口,奇迹还将继续出现!

一辆皮卡车驶进了咖哈驻地的大院,车子停在了驻地的中心,也就是伙房的大门口,瓦迪姆和列尼德俩人走下了车子,朝着伙房里面张望着,因为整个大院里已经没有了人影,只有那条大黄狗在朝着他们狂吠着。

咖哈驻地养着一条大黄狗,大家给它起名字叫“大憨”,大憨是一条很不错的看家狗,给啥吃啥从不挑食,没事就趴在那儿,憨憨的,看上去一副很老实的样子,但只要有犹太人或阿拉伯人来,甭管是白天还是晚上,离驻地还有好远它就能嗅出味来,因为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喜欢身上喷香水,中国人就没这习惯。

大憨的鼻子可尖着呢,只要有外人来了,闻到了他们身上刮来的那股子香水味,它就兴奋起来了,还隔着老远,大憨就又蹦又跳地狂叫,只要是一听到大憨的狂叫声,大家也就知道有外人来光顾了。

其实,大院里还养着另外一条小花狗,叫“小花”,是一条长不大的杂种宠物狗,它整天跟在大憨的后面晃来晃去的,只要是大憨冲着犹太人或是阿拉伯人怒吼着,它也跟在身后一个劲地跟着狂吠,一副要扑上去的样子,其实,那纯粹是装腔作势。

大憨有时候会跟着工人们去工地上玩,当留下小花自己在家时,无论来什么人它也不敢吱声,这样一来,就更没有人喜欢它了,其实,小花也就是在驻地里混饭吃。

大憨那才是真正的看家狗,对自己人,一副蔫不拉几的样子,对外人,一副威武勇猛的架势,今天也不例外,苏少杰正在伙房里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和那帮子伙夫弟兄们聊着天,就听到大憨在外面跑进跑出地狂叫着,大家知道:有人来了。

苏少杰知道:肯定是瓦迪姆来了,因为他说好了今天早晨要来,但是来得有些早,苏少杰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才刚刚八点多一点。

“你好!瓦迪姆。”苏少杰快步走出了伙房,招呼着犹太大总管。

“你好!苏。”瓦迪姆笑容可掬地伸出手,和苏少杰握了握手。

“你好!列尼德。”苏少杰朝阿拉伯小伙点了点头。

“你好!”列尼德笑了笑,也朝着苏少杰打了声招呼。

“准备好了吗?出发吧?”瓦迪姆问道。

“好!出发吧!”苏少杰坐在了后排座椅上,坐在了瓦迪姆的身边,他又看到了瓦迪姆的那只漂亮而又精致的小手枪。

阿拉伯小伙列尼德在前面驾驶车,苏少杰和犹太总管瓦迪姆则倚坐在后排上,俩人连说带比划地聊着天,因为他们之间的语言沟通不是那么通畅,苏少杰觉得挺费劲的,看着瓦迪姆那张蛮欧洲的脸,他好奇地问道:

“瓦迪姆,你是在以色列长大的,还是移民来的?”因为,此时的苏少杰心在想:如果瓦迪姆是在以色列长大的,那他肯定会讲英语,可是显然他的英语讲得蛮糟糕的,就凭这一点上,他也不像是从小在以色列长大的。

“我是从俄罗斯移民来的,也就是露西亚。”瓦迪姆笑着,向他解释道。

“我寻思你也是。”苏少杰心想。

“我父亲和母亲都是犹太人,我是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长大的,”瓦迪姆将一只胳膊支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侧着身对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位中国小伙说道,“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政治局势动荡,经济也是严重萧条,我们就移民回到了以色列。”

“你以前在俄罗斯的时候会讲希伯来语吗?”苏少杰满心好奇地问道。

“当然了,这是我们犹太人的母语啊!”瓦迪姆认真地说道,“我们犹太人无论在世界的哪个地方,都是属于少数民族,我们到处受歧视,受掳掠,所以我们犹太人很团结,而且我们一般也都是本民族的人通婚,所以我们的语言才不会流失。”

“离开了语言环境,还能保留住你们自己的语言,真佩服你们啊!”苏少杰由衷地感到钦佩。

“这一切都归功于我们的《圣经》,”瓦迪姆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异样的光彩,他解释说道,“我们犹太人无论在世界的什么地方,都离不开我们的《圣经》,尤其是《妥拉》,也就是《摩西五经》,这是我们的必读书,我们犹太人从小就开始学,这也是我们的启蒙教育。”

“《摩西五经》?不就是你们以色列的宪法吗?”苏少杰问道。

“是啊,我们以色列没有制定国家宪法,我们的宪法就是《摩西五经》。”瓦迪姆回答道。

“不可思议啊!”苏少杰愈发地感慨了,“一个国家的宪法竟然是传说中的3400多年前上帝在西奈山交给摩西的那部要以色列人必须坚守的法典,也就是《摩西五经》,太不可思议了!”

“犹太人历史上经历了几次大流放,最长的一次是接近两千年,”瓦迪姆凝视着前面的城市大街,忧忧地说道,“现在我们又回归到了自己的祖国,两千年!很不容易啊!人们都说,我们犹太人是依赖着《圣经》而延续下来的一个民族,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这就是世人所说的犹太精神吧!”苏少杰心想。

瓦迪姆一边用手整理了一下腰间佩带着的那支小手枪,一边继续说道,“每逢安息日我们都要读《妥拉》,一年正好通读一遍,这也是我们犹太教的教规。”

“犹太人的什么教规我倒不感兴趣,不过我对你们犹太人的执著精神,是打心眼里敬佩的!”苏少杰没有说话,他心想,“这要是换了任何一个别的民族,要做到这一点恐怕都是不可能的!”

列尼德也不说话,其实他是懂一些英语的,他也听得懂坐在后排的两个人在说些什么,但是他也不想插什么嘴,毕竟他是一位阿拉伯人,诚然,他已经加入了以色列的国籍,但是对犹太人的《圣经》,他肯定没有犹太人的那般心理,还有那份虔诚。

列尼德全神贯注地驾驶着皮卡车,沿着Big Big商业圈的那条通道上了公路,然后左拐,皮卡车一路向北,朝着索洛卡医疗中心驶去。

“瓦迪姆,你当过兵吧?”苏少杰问瓦迪姆。

“当然了,这还用说吗?”瓦迪姆笑着说道,“以色列是全民兵役制,不当兵那才怪了呢!哈哈!”

“看你蛮像个军人的!”苏少杰笑着说道。

“以色列是全民义务兵役制,除了身体有残疾的人之外,男男女女都要到部队去干上几年,否则找不到工作,就连信用卡都不给办,在以色列没有信用卡,也就意味着你这个人将会寸步难行。”瓦迪姆进一步解释道。

“你是什么兵种?在部队里当多大官了?”苏少杰笑着问道,因为他觉得瓦迪姆这人很有军人的气质,估计他在部队里混得也很不错。

瓦迪姆笑了笑,说道:“我在装甲兵部队,军衔是上尉,后来就转业了。”

“为什么转业呢?”苏少杰觉得蛮可惜的,他心想,这么年轻,又那么帅,至少可以再在部队里混上几年,说不定就成了校官,甚至将军呢,呵呵!

“瓦迪姆,你的手枪很漂亮!”苏少杰盯着瓦迪姆的那只小手枪,很有些眼热。其实,他想开口要他的那支枪把玩一下,可是又怕瓦迪姆不乐意,他知道,这是瓦迪姆的防身武器,要知道,犹太人很聪明,防范心也很强,他们是轻易不会把自己的防身武器示人的,更何况他们现在还不是很熟的朋友。

“怎么?眼馋了?看上我的手枪了?”瓦迪姆笑着问道,可能是从苏少杰那“贪婪”的目光中读懂了他的意图,瓦迪姆从腰间摘下了那支小手枪,递给了苏少杰。

苏少杰赶紧伸手接过了这支乌黑铮亮的小手枪,此时的他很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他把小手枪拿在手掌里把玩着,欣赏着,可又怕走了火,伤着人,好像接过的是一个烫手的热山芋一样。

瓦迪姆笑笑,说道:“嗨,伙计,不用害怕,里面的子弹是假的,都是橡皮子弹。”

“橡皮子弹?”苏少杰有点不信,他问道,“那,我可以掰开枪膛,看看里面的子弹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527)|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