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09)  

2014-05-20 16:48:10|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0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红海岸边埃拉特的美丽夜晚




“你说我们全民休假?”沙夫利尔笑了笑,他拍了拍苏少杰的肩膀头,声音听上去有点苦涩,“苏,是不是你认为到了犹太人的节日或安息日的时候,我们都在家里休假啊?”

“是啊!难道不是吗?”苏少杰疑惑地问道,“警察局长先生,那可是你们的摩西律法规定的啊!”因为他知道犹太人从五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妥拉》,也是就《摩西五经》,那上面的613条律法要求的很严,是犹太人的行为准则。

“那是你误读了。”沙夫利尔笑着说道,“我们当然不会有悖于摩西律法,《希伯来圣经》也确实是我们犹太人的民族灵魂,但我们是警察啊,我们要保障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啊!”

“是这样啊?”苏少杰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解其意,遂问道,“也就是说,你们在逾越节、五旬节、住棚节这三大节日并不是全民放假啊?”

“传统意义上说,这三大节日,包括其他所有的宗教节日,我们都应该放假,”沙夫利尔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他仰起头来,凝视着天空,那神色好像在从九霄云外寻找答案一样,“这是天经地义的,这也是我们几千年的传统延续,我们以色列举国上下都要放假,既欢度节日,又要认真地读经。当然了,这都是普通老百姓家庭的生活写照,可我们是警察啊,我们得保障民生安全啊!”

“警察和军队都不放假吗?”苏少杰好奇地问道,因为他知道,每逢安息日来临之前的周五下午,满大街都是肩扛各种枪械的以色列大兵,他们在急着赶着回家去过他们犹太人所独有的安息日。

“军队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放假,但他们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强大武装,也就是说,一旦战争爆发,他们可以就近参加战斗,我们的军队在这方面都是训练有素的。”沙夫利尔转身冲着苏少杰,认真地说,“你想想啊,我们以色列的处境,周边这么多人在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恨不得把我们赶下地中海去!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等着他们来收拾我们吗?我们的军队哪能松懈呢,国家的安全能掉以轻心吗?”说完,他仰脸哈哈大笑了几声

很显然,眼前的这位犹太警察局长是一位很爽朗很直接的人,性情和脾气和迈克尔局长都很相近。

“怪不得俩人的关系那么铁呢!”苏少杰心想。

“沙夫利尔局长,”在苏少杰身边走着的叶怡彤问了一句,像个记者一样,“请问,每周一次的安息日,你们警察也不放假?”

“我们也放假,小姐,但是有值班的。”沙夫利尔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大太阳伞,伞下面的几个年轻人刚刚走开,正好腾出了那张白色的塑料桌子,“走,咱们到那边去坐坐,天太热了。”

“局长先生,”苏少杰和沙夫利尔并肩走在了一起,他转身对警察局长说,“我也觉得应该有值班的,要不然,你说,放假期间警察局连个人影儿也见不到,到时候出了状况怎么办呢,是不是?”

沙夫利尔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他们走到了那顶太阳伞下,在这片有限的阴凉处坐了下来。

离开了太阳的直射,苏少杰感到身上凉快了许多,以色列这个国家的气候就是这样,即便是在酷暑天气里,哪怕是再热的天,只要你别跑到太阳底下,身上都不会感到怎么热,这也是苏少杰非常喜欢以色列的一个重要原因。

“希曼,”沙夫利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谢克尔的纸币,对那位年轻的警官说道,“麻烦你到小超市去买几瓶冷饮。”

“不同不用,我有。”希曼摆了摆手,没接钱,他站起身来,大步流星地向岸边的超市走去。

“刚才不是说起守安息日吗,其实,我们以色列也是吃了一次大亏的。”

“局长先生,你是说,你们以色列因为安息日曾经吃过大亏?”叶怡彤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我的意思不是说因为安息日让我们吃了大亏,”沙夫利尔微微一笑,赶紧解释道,“我指的是第一次中东战争,当时,我们刚刚建立以色列国,也就是在我们建国的第二天,那正好也是我们犹太人回归之后第一次在自己的国家里守安息日,阿拉伯国家的军队在那一天向我们发动了战争,因为他们也很熟悉我们的摩西律法,他们知道我们在安息日的日子里什么也不能做。”

“阿拉伯人这招也够损的。”苏少杰心想。其实,他还不知道,以色列人也照样够损的,他们也在安息日期间发动过对阿拉伯人的战争,而且在阿拉伯人的斋月期间,他们也发起过战争,为了战胜自己的敌人,对于神圣的摩西律法,他们犹太人也往往会抛之于脑后的。

沙夫利尔没有注意苏少杰的神态,他继续说道:“当时,阿拉伯世界的埃及、约旦、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军队联合起来进攻我们以色列,可恨的是,英国人站在了阿拉伯世界一边,帮着他们来打我们。”

“英国人怎么会站在阿拉伯世界一边呢?他们不是你们的盟友吗?”苏少杰疑惑不解地问道。

“那是当时,不是现在。”沙夫利尔笑着说道。

“我还真不知道历史上你们以色列人和英国人还有这么一段过节啊?”因为对那段历史不是很清楚,所以苏少杰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尴尬地解释道,“你们之间的那段历史恩怨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

“没关系,我就是说明一下当时我们以色列的情况,还有中东的局势和形势。”沙夫利尔笑了,说道,“我要说的是,当时的大英帝国是这片土地上的统治者,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英国人与你们以色列还有着一段历史的恩怨?”

“可以这么说吧,”沙夫利尔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因为英国人,我们以色列现在也不至于只拥有这么小的一片土地;如果不是因为英国人,约旦河只算是我们国家正中央的一条河流,而不是与别国的一条国界;如果不是因为英国人,约旦河西岸的约旦国也是我们以色列的地盘,因为那里也是上帝给予我们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的一部分。”

“看样子你们和英国人的恩怨真的还蛮深的,”苏少杰打趣地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国家一直是好朋友呢!”

“我这可不是开玩笑,是历史真相啊!”沙夫利尔认真地说道,“苏,你应该知道英国当时是日不落帝国,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英国这个日不落帝国为什么会在短短的六年时间里就迅速衰亡吧?”

“不知道,这我还真的不知道!”苏少杰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那我来告诉你吧,”沙夫利尔有些激动地说道,“就是因为他们当时对以色列的亏欠,所以上帝就惩罚了他们,上帝是公正的,英国人把上帝给予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抢占了,又把它划分给了阿拉伯人,所以上帝就要惩罚那个国家,让这个曾经最强大的日不落帝国在短短的六年时间里就衰败下去了!”

“真的吗?这么神?”苏少杰用疑惑的目光盯着沙夫利尔,他以为这个犹太警察局长是在发什么牢骚。

“怎么?不相信啊?”沙夫利尔从苏少杰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如果你不相信的话,那你就从六次中东战争中找出答案吧。”

苏少杰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他好像在想什么。

“就拿第一次中东战争来说吧,”沙夫利尔继续说道,“在英国的支持下,阿拉伯联盟的入侵部队拥有大炮、坦克、飞机,当然了,他们还拥有英国的教官坐镇指挥,而我们以色列只有少得可怜的游击队,到最后还不是我们打败了强大的阿拉伯国家,你知道吗?这就是上帝耶和华行的神迹!”

苏少杰很有些茫然,因为他对那些过往的历史真的也不是很了解。

当然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为民族的生存而战,”很显然,沙夫利尔有些激动,他谁也没看,眼睛紧盯着不远处的红海海面,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样,“我们与阿拉伯世界一共进行了六次规模较大的战争,这六次中东战争,我们每次都获得了胜利,我们依靠的是什么?有人说,我们依靠的是美国,是美国人用钱养活着我们,这是错误的!大错特错的!我们依靠的是上帝耶和华的大能!

苏少杰和叶怡彤面面相觑,大家都没有说话。

这时,希曼手里拿着几瓶冷饮回来了,他递给每个人一瓶。

苏少杰道了一声谢,他接过一瓶,揭开瓶塞,大口喝了几口,顿时一股清爽的凉气从喉咙一直穿越到了肚子里,浑身爽极了。

叶怡彤看了他一眼,然后揭开瓶塞,蛮矜持地喝了一口手里的冷饮,她向沙夫利尔提出了一个问题:“沙夫利尔,我有些不明白的是,犹太教是你们的国教,你们以色列人恪守的是犹太教,几千年来,你们也一直在反对基督教,可是你们怎么会和以基督教为国教的美国人走得那么近呢?”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16)|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