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0)  

2014-05-23 23:37:2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0)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红海埃拉特的海滨景色




没想到眼前的这位漂亮的中国女孩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在沙夫利尔来说显然是有些突然,所以他没有立即作出回答,他将两个胳膊肘支在了桌面上,双手的十指交叉在了一起,撑起来托住了自己的下巴,他那浓浓的眉头紧皱着,一双看似有些混血的深邃眼睛凝视着远方,凝视着眼前那升腾着薄薄雾气的红海海面。

“沙夫利尔,其实是这样的,”苏少杰一看眼前的场面有点尴尬,他赶紧打起圆场,笑着说道:“我们吧,对你们以色列人和美国人之间的关系真的是蛮好奇的,这么说吧,你们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积怨很深,这事儿,地球人都知道,而且你们以色列是以犹太教为国教的,基督教在以色列一直受到排挤,可是你们为什么却和以基督教为国教的美国人亲如兄弟呢?”

“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苏。”沙夫利尔恢复了刚才的爽朗,他端起眼前的那瓶冷饮,喝了一大口,然后语气轻柔地解释道,“其实呢,我刚才也是在考虑怎样回答这位小姐提出的问题,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存在心底的一个疑问,我们以色列境内的那些基督徒们对此也是心存芥蒂。”

“那你能解释一下吗?”叶怡彤调皮地说了一句。

“解释嘛,这倒没什么问题,关键是要看你们怎么来理解了。”沙夫利尔也蛮幽默地说了一句。

“是这样的,沙夫利尔局长,”叶怡彤身上潜在的那些学生气上身了,说话的口气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特虔诚,说,“我吧,现在正在特拉维夫大学读研究生,我来这里有一年多了,也或多或少地研究了一些你们国家的情况,但是我深知自己学到的还不是很多,因为你们以色列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家,我也研究了你们犹太人的《希伯来圣经》,其中的<摩西五经>我也专门读了好几遍,但我发现自己很难再深入下去,因为有很多问题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叶怡彤显然想借此机会多接触一下埃拉特这警察局长沙夫利尔,想从他那里多了解一些自己所需要的素材,因为沙夫利尔是官居一方的警察首脑,他所接触的人群可以说是涉及到以色列的各个领域,作为埃拉特的警察局长,他个人的一些观点,也应该是可以代表大多数以色列民众思想的。

“哦!原来你是留学生啊!”坐在一边的年轻警官希曼忍不住插上了一句,“我还一直以为你们二人是来旅游的情侣呢!”

“我们也算是来旅游吧,当然我们俩也是情侣了。”苏少杰看了看叶怡彤,笑着说道,“希曼,难道我们的留学生就不能是来你们这里旅游的情侣吗?啊?哈哈!”

“你女朋友长得真漂亮,来我们这里旅游的人太多太多了,但是像她这么漂亮的东方女孩,我见到的还真不多。”希曼绷着脸,蛮认真地说,看得出,显然他这不是在恭维叶怡彤。

“是漂亮!漂亮的东方女孩!哈哈!”沙夫利尔这才认真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这位美丽的中国女留学生,“我们希曼可是很会欣赏女孩子啊,他说的这些可都是真心话啊!”

“谢谢!谢谢!”叶怡彤很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把脸扭向大海那边,以掩饰自己的羞涩。

“看,人家夸你两句,你就找不到北了?”苏少杰故意逗了她一句。

“去你的!”这要是在平时,她早就狠狠地拧他胳膊肉了,可眼下在这两位犹太警察面前,叶怡彤还是蛮矜持的,只是偷偷地瞪了他一眼。

“小姐,我们该怎么称呼你?”希曼又在问了。

“我叫叶怡彤,你们叫我伊什塔(Ishtar)就可以了。”叶怡彤赶紧回转身来,对两位警察笑了笑,然后自我介绍着。

“你好,伊什塔小姐。”希曼赶紧站起来,他伸出手,越过桌子,握了握叶怡彤的手,然后又冲着苏少杰做了一个鬼脸。

“伊什塔?是巴比伦的一位女神。”沙夫利尔笑着说道。

伊什塔?古巴比伦女神?哈!我还真的不知道这名字还有这么个意思。”叶怡彤很有些尴尬,因为她知道犹太人挺恨当年的古巴比伦人,他们在历史上曾经征服过以色列,并使得以色列人成为了亡国奴,于是她笑着赶紧解释道“我还真的没太在意这个名字,那还是我在上中学的时候,我们的英国外教给我起的这么个英文名字。”

“这个英国佬!哈哈!”沙夫利尔解嘲般地笑了起来,因为有很多以色列人也还是蛮恨英国人的,相信这位警察先生也有这种心理。

“其实呢,名字也就是一个符号,”机灵的希曼赶紧插上嘴,说道,“尤其是在取一个外国人名字的时候,谁还去在意什么含义呢!”

“就是,就是,去它的古巴比伦去吧!”沙夫利尔大手一挥,说道,“上帝早就把它给灭了,再说了,伊什塔这个名字听上去蛮好听的嘛,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气氛又和谐起来。

“我猜一下啊,”沙夫利尔笑着看了看叶怡彤,然后又眼盯着苏少杰,问道,“你,苏先生,你应该是来到以色列才和这位叶小姐相识的吧?”

“是啊!确切地说,我是在来以色列的航班上和她邂逅的。”苏少杰笑着解释道,他心里说,“这犹太人的眼光还蛮敏锐的,真不愧是警察局长啊,看样子他们的摩萨德就更厉害了!”

“哇哈!你真有艳遇啊!”希曼笑着说道,继而又觉得这词儿用的不恰当,改口说道,“是郎才女貌啊!你们这也算是一见钟情吧?”

哈!算是吧!苏少杰笑着看了叶怡彤一样,后者在偷着乐。

“刚才叶小姐问的那个问题,我想这么回答你们,不知你们满意不满意?”沙夫利尔局长两只手握住那瓶冷饮,可能是借此来凉爽一下,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开始了,“我想先讲讲犹太人在欧美,特别是美国的处境,只有把这个说开了,你们才能够真正理解我所分析的这个问题,也就是叶小姐刚才问我的那个问题。”

“行,我们洗耳恭听。”苏少杰点点头,说道。

叶怡彤没有说话,她慢慢地喝了一口冷饮,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等待着沙夫利尔的阐述。

“我先把咱们的话题往历史的前面带一带,”沙夫利尔像大学里的讲师一样,说道,“从以色列被亡国以来的几千年里,我们犹太人散居在了许多国家,我们寄人篱下,我们饱受凌辱。 在前苏联和东欧那些国家,排犹浪潮是一波接着一波,许多犹太人被凌辱被杀害。”沙夫利尔的语气有些哽咽,坐在一边的希曼的眼睛也红了。

“即便是在那些欧美国家,排犹运动也是多次发生,犹太人也是受尽了人间屈辱,我们像下等人一样,寄居在别人的国家里,当着二等、甚至是三等四等公民,而且还时常有人被杀害。可以这么说,自古以来,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民族遭受过我们犹太人那样的苦难。”沙夫利尔语气沉重地讲述着。

“这些历史情况我们大体上也都知道,很多书本和小说中也都有介绍。”苏少杰插上一句,“但是有不少的文艺作品中,把你们犹太人描述的也不太好,比如你们犹太人做生意奸诈,处事抠门什么的。”

叶怡彤用脚从桌子下面踢了苏少杰一下,又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提醒他注意一下说话的言辞,因为文学作品中某些对犹太人物的过激描写,毕竟也是对人家犹太人的不敬。

“像你说的这类作品我也读到过,这也是我要给你们说明的一件事。”沙夫利尔并没有在意苏少杰的语气词藻,只是微微一笑,“犹太人开始出现做生意的人,这要追朔到那次耶路撒冷大沦陷,当时的人们都被掳到巴比伦去了,因为大家两手空空被掳到异国他乡,没有财产也没有家业,但是总得活下去吧!大家为了生存,就开始做起了生意。”

“没有钱,哪来的本钱做生意呢?”叶怡彤问道。

就是借点小钱,摆个小地摊,开个小店什么的,一开始都是做一些小买卖。”沙夫利尔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道,“因为当时的巴比伦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整个国家算的上是繁荣昌盛,而且巴比伦与别国的往来也很繁忙,很多国家的人在那里也是人来人往的,这也从某种意义上给了犹太人一个机会,那里很快就有了一条犹太人做生意的商业街,再加上犹太人有着一副天生的生意头脑,不少的犹太人发达起来了,有钱了,成了富人了。”

也就是说,你们犹太人是在巴比伦开始学做生意,然后就慢慢成了一个生意人辈出的民族了?苏少杰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吧,”警察局长回答道,“后来,巴比伦被波斯帝国打败,巴比伦亡国了,波斯当权者允许犹太人回归,我们又自由了。”

“既然可以回归了,你们那些发达了的生意人都回到以色列来了?”叶怡彤问道。

“没有,回归的只是那些虔诚的犹太教徒们,他们是回来重建耶和华圣殿的,”沙夫利尔摇了摇头,说道,“而那些赚钱了的生意人却并没有几个回来的,他们中有些人继续留在了被波斯帝国统治着的那个地区,还有很多人转道去了别的国家,因为欧洲比较发达,去欧洲的最多,那些人,就成了漂流到世界各地的犹太商人了,文学作品中的那些描述奸诈的犹太商人,一般就是指那些人。”

“原来是这样啊!”苏少杰点了点头,明白了,“这就是你们犹太商人遍布世界各地的缘由啊!”

“当时还没有美国这个国家,”叶怡彤也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说,美国兴起之后,很多犹太商人就去了美国,历史走到了今天,现在美国的很多金融巨头都是你们犹太人。”

“完全正确!”沙夫利尔笑着说道,“这也就慢慢牵出了你刚才问的那个问题:为什么以色列人和美国人走得那么近!”

“沙夫利尔,你的话我还是不太明白,”苏少杰思索着,问道,“你说,那些犹太商人在美国站住了脚,很多人成了美国的金融巨头,这与以色列人和美国人关系那么好,与犹太教与基督教有任何的瓜葛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拯救我吧)

Deliver me, out of my sadness

Deliver me, from all of the madness

Deliver me, courage to guide me

Deliver me, strength from inside me

All of my life I've been in hiding

Wishing there was someone just like you

Now that you're here, now that I've found you

I know that you're the one to pull me through

Deliver me, loving and caring

Deliver me, giving and sharing

Deliver me, the cross that I'm bearing

All of my life I was in hiding

Wishing there was someone just like you

Now that you're here, now that I've found you

I know that you're the one to pull me through

Deliver me

Deliver me

Oh deliver me

All of my life I was in hiding

Wishing there was someone just like you

Now that you're here, now that I've found you

I know that you're the one to pull me through

Deliver me

Oh deliver me

Won't you deliver me




  评论这张
 
阅读(195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