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9)  

2015-11-10 16:59:4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海滨  特拉维夫的黄昏




 

夜已深沉,万籁皆寂,满天的星光,皎洁的明月,映得那地中海之上的天空,犹如被清澈的水飘荡洗涤,清清澈澈坦坦荡荡。那莫测高深的苍穹,那恍惚漂游的浮云,那灯火迷离的海岸,和着那漫天的星光,和着那皎洁的明月,使得特拉维夫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更多了一些的妩媚与娇艳。

“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怡彤,怎么,你现在害怕了吧?啊?哈哈!”苏少杰一边笑着一边抓住了叶怡彤的手,他们手拉着手,脚踏着洁净如洗的沙子,慢慢离开了海滩,他们走上了哈雅贡海滨大道。

“既然你是一个正人君子的话,那我就不回学校了,今晚就在宾馆里陪陪你吧。”叶怡彤柔情地依偎在苏少杰的臂膀上,一边走着一边说,“少杰,想想咱们俩在红海的那几天,我们过得多么快乐啊!但愿以后能有机会和你出去再出去旅游一次,再过上几天那种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也是这样想,怡彤,这种机会咱们以后还是会有的,”苏少杰弯下身子,轻轻亲了亲她的脸颊,说,“到时候我们还是住在一起,红海之旅的那些日子,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一段时光,我永生难忘。”

“我也是。我盼望那一天早点来,到那时我们一定还是住在一起,少杰,和你在一起我真幸福,你不欺负我,你尽心呵护我保护我,即便是和你住在一起,我也一点儿不怕你。”

“就是啊,在红海埃拉特的Corinne Hostel宾馆住的时候,咱们俩在一个房间里睡了好几晚上,我那可是做到了不擅越雷池半步啊!”苏少杰爱怜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温柔地说道,“我就是有什么非分之想,也不能那样做,因为我应该保护你,而不是侵犯你啊!再说了,我怎么着,也得学学人家柳下惠啊!”

“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柳下惠?你哪里比得上人家柳下惠啊?”叶怡彤咯咯笑着,逗他说道,“人家柳下惠是危襟正坐,目不斜视,坐怀不乱!而你呢?人家这三点,你做到哪一点了?”

“我挺好的啊!我违反那一条了吗?我记得我当时并没有做出什么不良举动啊!”苏少杰挠着头皮,看上去一副无辜的样子。

看到苏少杰那副滑稽的样子,叶怡彤笑得更厉害了,她蹲下了身子,坐在了路边花坛的大理石上。

“嗳,对了,怡彤,我记得好像听人说起过,柳下惠的故事是古人瞎编的,其实没有那么回事。”苏少杰一把把她给拽了起来,“起来起来,别坐在这儿了,海边雾气大,别着凉,咱赶紧找宾馆去。”

“你怎么说人家柳下惠的故事是瞎编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有人家做得好,就把人家给否定了?”叶怡彤顺着苏少杰的劲儿站了起来,迎面站在他的面前,笑着质问道。

 “如果故事是真的,那或许柳下惠他人不正常。”苏少杰拉着她的手,一边走着,一边半认真半玩笑地说道,“为这事儿,还整出个坐怀不乱的成语来呢。”

“你这什么意思?刚才还说这故事是瞎编的,现在怎么又说人家不正常了?”

“你想想看啊,怡彤,”苏少杰板着个脸,正儿八经地说道,“他柳下惠在大冷的天把那女子抱在怀里取暖,从天黑到天亮,一夜的时间,他就没个想法?”

“什么想法?人家当时是怕那女子被冻伤,”叶怡彤伸出一只粉拳敲打着苏少杰的脑袋,“柳下惠是用衣服把她给裹住,俩人坐了一夜!你晓得不?”

“那只不过是封建社会的一个训诫罢了,真实性令人怀疑。”苏少杰还是不服气。

“其实呢,柳下惠是不是真有坐怀不乱的这件事,并不重要,”叶怡彤也不想和他较真了,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柳下惠的坐怀不乱,其实就是古代人们寄予在他身上的某种想往。”

“这话我同意,故事的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古人宣传的一种封建礼仪思想。”苏少杰也不想就这个话题争辩下去,于是说道,“咱姑且就当个寓言故事来听,不宜深究,好在这个故事还为咱中国人诞生了一个绝佳的成语呢。”

“坐怀不乱!你这就对了!”叶怡彤伸出双臂环抱着苏少杰,说道,“对坐怀不乱的理解,应该是针对柳下惠不计毁誉救助他人的那种牺牲精神,现在有这种精神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此一时彼一时,要是搁在现在,不是太少了,而是绝迹了。”

“你又来了!”叶怡彤故作生气地推开苏少杰,说道,“你怎么能这样想呢?你应该明白,少杰,人心向善还是社会的主流。”

“好了好了!我错了不行吗?”苏少杰笑着说道,“还社会的主流呢,这里可是以色列啊!你那柳下惠在这里可是绝对没有市场的。”

“怎么会没有市场,柳下惠的精神在犹太人中间也不是没有。”叶怡彤不服气地说道。

“但是不会太多,而且理念也不一样。”苏少杰笑着逗了她一句,接着又说道,“我虽然比不了你那柳下惠,但是在红海的那几天,我毕竟还是做到了守住底线,不能进犯。哈哈!”

“还行!还算合格!”叶怡彤把自己的小手伸进了苏少杰的臂弯里,挽住了他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身上,一边走着,一边风情万种地说道,“其实啊,少杰,你当时如果侵犯了我,我也认了,但是我会感到很遗憾的。”

“既然是认了,为什么还要遗憾啊?”

“因为,因为,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在洞房花烛夜。”

“那好!就依你!”苏少杰停住了脚步,俯下了身子,轻轻地亲吻着叶怡彤那光洁的前额,说,“我也要把我的第一次留到洞房花烛夜,咱们说定了。”

“我们回国之后,就尽快结婚,不管将来在哪里工作,我都要把结婚这件事放在前面,我不想等那么久了,我想早点嫁给你。”叶怡彤紧紧抱住了苏少杰,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只有心爱的少杰,多情而又纯情的美丽女孩,对自己将来的使命也已经看得不那么重要了。

“可是,怡彤,我觉得啊,结婚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苏少杰的头脑倒是蛮清醒的,他说,“你觉得,毕业之后,你能马上和我结婚吗?怡彤啊,你可别忘了,你是国家定向派到特拉维夫大学来学习希伯来文的,怡彤,你又不是不知道,希伯来文可是个大冷门啊!目前咱们国家在中东事务这方面急缺你这样的人才,毕业回国之后,你就要马上投入工作的,到时候你会身不由己的,说到我们俩结婚这件事嘛,说不定也不是完全由你自己说了算数的!”

“什么什么?我自己结婚,我自己说了不算数?”叶怡彤抬起头来,生气地说道,“少杰,你放心!我自己的事情,当然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我是说,你和常人不同,你不是那种一般的留学生,你是肩负着使命的,国家不可能把你给培养出来了,到了需要你一显身手的时候,你却跑回家结婚生孩子去了。”

“哈!少杰,你呀!你原来是这意思啊!”叶怡彤哈哈笑了起来,笑得差点儿背过气去,她说,“原来你结婚是急着要孩子啊!难道结婚就马上要孩子啊!”

“不,不,不是,不是,我是说,这女人一旦结了婚,工作上就要分心了,人家领导肯定不希望你这样子啊!”

“我会处理好的,这你放心!”叶怡彤认真地说,继而,她又笑了起来,说,“嗨!我说,少杰,你这人原来也是这么俗啊!咱俩现在这八字还没有一撇,你就想起生孩子的事了?”

“哪有啊!我这不是随便这么一说吗!”苏少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赶紧解释说,“我是考虑到诸多因素,我不是不敢结婚,我,我当然想早点结婚了,不想才是傻子呢!”

“你这人,原来心还挺细的,以前还真看不出来呢!”叶怡彤打趣地说道。

“哪里哪里!”苏少杰连连摆手,一边笑着一边说道,“我嘛,这心里越想结婚啊,也就越担心别节外生枝,既然你是这种态度,那,咱回国之后,就立马领证、立马结婚、立马入洞房!”

“看把你给美的!还用得着那么急吗?我一个大活人,跑不了的!”叶怡彤笑着逗了他一句。

“不急不急!蒸熟了的鸭子,跑不了的!”苏少杰也逗了她一句。

“谁是煮熟的鸭子?”叶怡彤故作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哦哦!说错了!说错了!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是:郎有情、妹有意,恩恩爱爱不分离,”苏少杰的这一番话解释下来,自己心里也觉得今天怎么这么嘴笨呢?

“少杰,我毕业还得一年多,你在以色列的合同期满也得一年多,眼下呢,咱们俩还得在以色列坚持持久战,而且是各自为战,见一次面都不是那么容易。”叶怡彤满含柔情地说道,“我真心盼望能尽快和你走到一起,我好想和你永远待在一起,我期待着做你的新娘。”

“我也是,期待着你走进我的家,做我们家的儿媳妇,做我的老婆。”苏少杰轻轻攥了攥她的小手,说,“怡彤,我们在一起一定是很幸福的,我盼望着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天能早点到来,我需要你!”

“少杰,我也需要你!”叶怡彤动情地用双手环抱着苏少杰,她翘着了脚,去亲吻他的脸。他弯了弯腰,抱起了她,她双脚离了地,但是嘴巴却紧紧地贴在了他的唇上,他们忘我般地亲吻着,激情在他们的心中燃烧。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海的夜风,飘荡在海边;那香气,合着那夜风,织成了一张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把所有的物,都温柔地笼罩在了一起。

地中海的海风,轻轻地飘洒着,和着那银白的月光,还有那满天的星光,洒落在哈雅贡海滨大道上,流淌在特拉维夫的大街小巷里。

“我们走吧,少杰,时间不早了。”叶怡彤抬起了身子,双手捧着苏少杰的脸,轻轻亲吻着。

“哟!这么晚了?赶紧找家宾馆去。”苏少杰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经接近午夜。

他们越过了哈雅贡大街,顺着一条宽敞的街道朝着特拉维夫城市的中心走去,……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3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