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80)  

2015-11-13 21:26:0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80)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特拉维夫:Metropolitan Hotel(大都会酒店)的大堂一隅




 

“怡彤,时间这么晚了,干脆,我们就在哈雅贡海滨大道附近这几条街上找一家宾馆住一宿吧。”苏少杰伸出手腕上的表,夜光手表的表针显示着清晰的时间,此时,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他们正在走到与哈雅贡海滨大道平行的一条不是很宽,但是却很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上。

“少杰,你真的要在哈雅贡这一带找宾馆住啊?”叶怡彤看了苏少杰一眼,她用手指着霓虹闪烁的沿海一线,说道,“整个特拉维夫就数哈雅贡这一带的宾馆价格最高了,我看呐,咱们还是往别处找找吧,别那么浪费钱了。”

“你看,都这点儿了,快要下半夜了,咱还找什么找啊?不就是住一晚上吗?”苏少杰拽着她的胳膊,俩人沿着人行道往北边走去。

“今天玩得蛮开心的,可是,咱们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还要住那么贵的宾馆,花钱干别的还行,可要是花这么多钱住宾馆,真让人心疼。”叶怡彤一边走着,一边抱怨道。

“奢侈一回吧,我的大小姐,咱又不是住不起。”苏少杰一边笑着,一边安慰她道。

“咱两个,一个是穷学生,一个是穷翻译,真不应该这么浪费钱,其实,我,我刚才还真不如回我们学校去,你打辆的士赶回你们在贝达干的彼塞得驻地不就得了?”

“行了行了,走吧走吧!”苏少杰拽着她,沿着人行道一路朝前走着,他们走过一家家的酒吧,越过一个个的街口。

“少杰,我记得前面有家宾馆,名字我记不清了,好像是什么大都会酒店,我记得在里面那条街。”叶怡彤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苏少杰的手往前走着。

哈雅贡海滨大道实际上是一条步行街,刚才他们走在哈雅贡大街上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了几个人影儿,只有路边的酒吧和娱乐场所的人们依然兴致盎然地不肯回家,而现在这条街上也是如此的境况,路上行人廖无几人,但是从那一家挨一家的酒吧和娱乐场所传出来的灯光,已经使得那路灯的光,都显得没有了多少的光彩。

午夜了,天凉了;深秋了,雨季了。海上的潮气正一阵阵地从海面上吹来,叶怡彤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肩头,她感到自己身上有些凉爽,也有些潮湿。

苏少杰关切地问道:“冷吗?怡彤你。”他一把抱住她的肩头,把她搂在了怀里。

“不!不冷!”叶怡彤转脸看着自己身边的苏少杰,说,“雨季来了,少杰,好日子也来了。”

“是啊!雨季终于来了,我们的工人不用再汗流浃背地在工地上干活了,他们平日里经常是八九十来个小时在太阳底下干活,在那样的高温下干活,他们的体力透支也是很大。”

“咱们那些工人们很不容易啊!”叶怡彤感叹地说道,尽管她与建筑工人并没有什么接触,但是那种繁重的劳动场面她还是知道的。

苏少杰没有作声,他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尽管此时依然是泛星布满天际,但是雨季来临的时候,以色列的天气也是说变就变的,中国有一句俗话:小孩的脸,六月的天。以色列则应该是:小孩的脸,十一月的天。

“雨季,真好啊!老天,快点下场大雨吧!”叶怡彤像个小孩子般地对着天空小声喊道。

因为地处炎热的中东地带,所以以色列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属于沙漠地区,而地中海沿岸则是沙漠边缘的绿洲地带,特拉维夫就是地中海岸边绿洲地带上的一座城市,尽管在这里看不到沙漠的痕迹,但是两季分明的气候依然还是造成了这座城市的气候差异。

以色列的东边是沙漠地带,这个国家境内的沙漠和阿拉伯沙漠形成了一体,准确地说,以色列实际上是处在阿拉伯沙漠的边缘。

以色列的西边是地中海,这个国家的形状就像是一把尖刀,插在地中海和阿拉伯沙漠的中间。沿着地中海的漫长海岸线,是一个连一个的以色列海滨城市,犹如一条美丽的珍珠一般,尤其是在晚上,从天空俯瞰着以色列境内的沿海一线,可以看到犹如银河一般的地中海海岸线,灯火一片蔓延开来,根本就分不出那些闪烁着的灯光具体是哪座城市,因为所有的沿海城市几乎是连成了一片。

以色列的东边是沙漠,西边是地中海,又处在炎热的中东,正是因为这样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所以也就造成了以色列的鲜明气候,那就是旱季和雨季。

当风从东边刮来的时候,形成了以色列的旱季,因为东边是干旱的沙漠,那沙漠刮来的风,自然也就是干燥的沙尘暴,甚或是沙漠风暴。

当风从西边刮来的时候,那就是地中海的海风登陆上岸了,潮湿的海风与大气的碰撞,自然也会随着中东干燥的气候而形成雨云,从而也就产生了降雨,这就是以色列人最最盼望的雨季。

而眼下,正是以色列的雨季,此时此刻,尽管雨季还没有全面展开,但是以色列的气候已经开始清爽了,那烘烤人的火辣辣的热风,正在被地中海的海风给赶到沙漠里去,美丽的雨季正在全国境内蔓延开来。

他们朝前走着、走着,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家酒店,看上去不是很高档,但是估计在这个地段的价格也不会便宜的。

Metropolitan Hotel。”苏少杰念着酒店的名字,对叶怡彤说道,“怡彤,这应该翻译成大都会酒店,是吧。”

“对!对!是叫大都市酒店,我从我们学校去市中心,都是要路过这里的,我刚才说的就是这家酒店。”

“这条街,是不是叫Trumpeldor Street?”苏少杰问道。

“就是,咱中文给翻译成楚裴多大街,这也是特拉维夫非常繁华的一条街,和哈雅贡海滨大道紧挨着。”

“这条街好像是蛮有名的,在特拉维夫也算是一条旺街吧?”在苏少杰的印象中,这条Trumpeldor Street在特拉维夫应该是属于一条综合性的大街,应该也算是数得着的一条商业街。

“当然有名了,楚裴多大街是特拉维夫很有名的一条街。”叶怡彤肯定地回答道,“沿着这条街往北走,就可以走到著名的楚裴多旧公墓,你还可以看到鲁文故居,迪岑哥夫中心和卡梅尔市场离这个位置也不远,一直朝北走,就可以看到卡比尔花园,还有一个哈雅况公园,当然了,在这条街的北边位置,还有一个植物园,那个植物园离我们特拉维夫大学就很近了。”

“你是说,沿着这条路往北走,就是你们特拉维夫大学了吗?”

“对对对!到了前面的那个植物园,也就是我们学校了。”

“怡彤,你们大学也是在海边吧?”

“对啊!在海边,在一个高坡上,我们学校的风景非常优美,既能看大海,也能看到整个特拉维夫城。”

“是吗?那好,等有时间去你们学校看看,可以吗?”

“欢迎啊!我随时恭候我的少杰大少爷。”叶怡彤笑着说道。

“行了,我哪是什么少爷啊?想和我的恋人找家宾馆,都不敢找最好的,花不起大价钱。”

“老土,难听死了!还恋人呢!”叶怡彤使劲捶着他的后背,俩人说笑着一前一后走进了Metropolitan Hotel,他们走进了宽敞的大厅。

服务台上有几位正值夜班的男女服务员,看到走进来的两位年轻的中国人,其中一位很漂亮的犹太女孩笑容可掬地向他们点了点头。

Yesh laKHem KHadarim pnuyim ?(还有床位吗?)”叶怡彤走上前去,用希伯来语对那女孩说道。

ken. (有。)”女孩笑着点了点头。

avakesh KHedar zugi im mitot nifradot. (有两张单人床的标间吗?)”

ken. le-kama laylot(有标间。你们要住几天啊?)”酒店的这位犹太女孩的服务态度真好,她满带微笑,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两位要投宿的中国年轻情侣,为他们解答着提出的问题。

“怡彤,干嘛要一间两张床的标间,为什么不要一张大床的标间?”苏少杰用手扯了一下叶怡彤的衣襟,别看他讲希伯来语的功夫还不到家,但他还是能听得懂的只字片语的。

“两张床的标间就行了,晚上咱们都可以休息好。”叶怡彤笑着说道。

“那行,随你吧。”苏少杰的脸上流露出不高兴的样子。

avakesh KHedar zugi ?(你是想要一间带大床的标准间吗?)”显然,漂亮的犹太女孩从苏少杰的表情上读懂了他的意思。

ken.(是的。)”苏少杰赶紧回答道,他没有理会叶怡彤正在拿眼珠子瞪他。

lo be-aya.(没问题。)”漂亮的犹太姑娘嫣然一笑,说道。

toda raba.(谢谢!)”给人家道完谢,苏少杰又得意地看了叶怡彤一眼。

ma ha-meKHir le-laila?(住一宿多少钱?)”叶怡彤没有理他,她向犹太女孩问了住宿费用。

那位犹太女孩向叶怡彤介绍了住宿费用,俩人嘀嘀咕咕了一阵子,苏少杰只听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女孩的意思是说:因为眼下是淡季,酒店住宿打折优惠,一晚上的住宿费用是420谢克尔。

“好价钱啊!”苏少杰笑着对叶怡彤说道。

“你不是要住在哈雅贡附近吗?知道吗?这儿就是扔钱的地方。”叶怡彤显然也是有些心疼这钱,“你还要什么大床,你知道吗,这大床要多出不少钱的!”

“穷家富路嘛!”苏少杰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叶怡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这种场合又不能掉份儿,她转身对犹太女孩说:

Oklo be-aya.(行,这样定了。)

犹太女孩笑了笑,她低下头,在电脑上给他们查找房间,她可能在想,这俩中国人这是怎么了?既然是情侣,而且看上去俩人还蛮亲热的,可是干嘛一个要两张小床,另一个却要一张大床呢?

犹太女孩从电脑上为他们找好了房间,他们拿到了房间的钥匙。

efshar bevakasha leha’a lot et ha-mizvadot sheli?(你们有随身行李吗?)”那位犹太女孩又问了他们一句。

lo. Toda.(没有行李。谢谢!)”叶怡彤客气地向女孩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苏少杰的手走到了电梯门口,电梯门开了,他们俩走了进去,叶怡彤按下了12楼层的数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4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