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87)  

2015-12-29 16:01:51|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8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细雨飘洒在拉宾纪念碑





“凶手他肯定是被当场抓住了。”叶怡彤嘴角一翘,指着拉宾纪念碑前的空场地,说道,“离着那么近,又有保镖和警察在身边,他能跑得了吗?”

“那他得到了什么样的下场呢?”苏少杰问道,“他应该是被判处死刑了吧?”

“以色列没有死刑,所以刺杀拉宾的凶手伊加尔.埃米尔也不可能被判处死刑。”叶怡彤的目光停留在拉宾的墓碑上,语气有些伤感地说道。

“怎么,以色列没有死刑啊?”苏少杰搔了搔头皮,说道,“那样一来,可真是便宜了那凶手了,不用以命抵命了。”

“这就是法律,不能感情用事,尽管当时的以色列人都对凶手恨之入骨,因为他杀害了他们的总理,一位中东和平的使者,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叶怡彤耸了耸肩。

“那评审团对凶手伊加尔.埃米尔是怎么判决的呢?”苏少杰的目光盯在了叶怡彤的脸上,问道。

“凶手被判终生监禁。”叶怡彤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拉宾的墓碑,回答说,“这就是法律,以色列的法律!也只能这样了。”

“不过,这样也好,让凶手在监狱里度过一生,好好忏悔去吧!”苏少杰忿忿地说道。

“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叶怡彤不经意地说了一句。

“奇怪的事情?有什么奇怪的呢?”

“有个犹太女子居然愿意嫁给他!”叶怡彤茫然地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苏少杰,苦笑着说道,“那女子还愿意给他生个孩子!”

“有这事儿?那凶手不是被判了无期吗?他们能成婚吗?”听了叶怡彤的这番话,苏少杰觉得很有些不可思议。

“你别不信!还就是真事儿!”叶怡彤轻轻地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一开始,埃米尔向当局提出申请,要求与那女子在监狱里同居,但是被驳回了。”

“还好是被驳回了,要真是那样的话,以色列的法律也太宽松了。”苏少杰很有些激动地说道。

“为这事儿,以色列国内各方面的反对声也是很高的,政界各派人士也纷纷宣称,阿米尔不应为他的罪行而得到奖赏,也就是说,你犯了这么大的罪,还做梦娶媳妇呢!” 

“就是啊!暗杀是一种很卑鄙的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哪还来这么多好事啊?”

“你的这想法,也是以色列国民的态度。拉宾纪念中心主任拉马尼说过:国家有责任拒绝让这名卑鄙的凶手享受其他犯人所享受的权利,因为他的谋杀罪行是针对以色列国家和以色列民主的。”

“拉马尼说得对!法律是公义的,凶手理应得到应有的惩罚,那还能任其逾越呢!”苏少杰激愤地说道,“那,后来的结果呢?”

“当然,司法部拒绝了阿米尔要求与那女子同居的权利,他们给出的理由是,阿米尔可能会利用这些会面的机会来向他外面的支持者传递政治信息。”

“就是,法律是严肃的,哪能让犯人想干啥就干啥呢?”苏少杰点点头,称赞地说道。

“为此,阿米尔向以色列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诉。”

“他还上诉什么呢?”

“你还别说,这上诉还真管用,最终当局也是做出了一些让步。”

“这又是为什么呢?”苏少杰又有些不解了,他问,“还要怎么样啊?作为做事一贯强硬的以色列当局,他们还要做出一些什么让步呢?”

“问题出在那些民权专家们的身上,因为他们站在了阿米尔一边。”

“这又与人权专家扯上什么关系了呢?你连人都杀了,而且杀的是一国总理,和平战士,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你说凶手他连人的生命都剥夺了,还要考虑这位凶手的人权?”

“一码归一码!”叶怡彤惨淡地一笑,说,“那些民权专家们提出,婚姻和生养孩子的权利是以色列公民的权利,杀人犯也应该享受到这些基本权利,其中包括那些因政治暴力活动而被关入监狱的阿拉伯人。”

“真要说声呜呼哀哉了!”苏少杰苦笑了一声,又问,“就这样被民权专家们占了上风?也就是说,这事儿成了?”

“对!这事儿成了。”叶怡彤点点头,说道,“你要知道,少杰,在以色列这个国家,人权是很重要的,所以他们必须尊重人权。因此,当局也只能做出让步了。”

“这,这,开国际玩笑吧?”苏少杰简直要大笑了。

“不是开玩笑,是真事儿,而且人家小孩已经有了。”

“连小孩都有了哇!”苏少杰一脸的迷惑,惊讶地问道,“那,这中间的过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难道当局还要为凶手举行一次监狱婚礼吗?”

“那倒不一定,怀孕的方法有很多。”

“这,我不明白。”苏少杰摇了摇头,说道,“这,这,这,这,总不能在监狱里给他们开房间吧?”

“你傻哎!人家不会人工授精吗?”叶怡彤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还有这一说啊?”苏少杰尴尬地笑了起来,,他定了定神,又接着问道,“这以色列当局也真是的,怎么会允许他们瞎作呢?”

“一开始呢,当局也是不答应。”叶怡彤收住了笑,解释道,“以色列的司法部原本也是坚决反对这事的,可是人家找了律师,折腾来折腾去,到最后,司法部也就让步了。当时,司法部的对外表态是:我们认识到,我们真的无法阻止阿米尔将精子样本送给他妻子。”

“也就是说,人家还真的人工授精成功了?”

“这不是难事,当然是成功了!”

“郁闷!真郁闷!”苏少杰连连摇头,接着又问道,“那后来呢?”

“那女子为埃米尔生了一个儿子,听说啊,这位凶手还提出申请,要求允许他到监狱外面去参加儿子的割礼呢。”

“也就是请假到监狱外面去,参加他儿子的割礼仪式?这样的请求,当局也能答应啊?”苏少杰觉得自己简直要崩溃了。

“他的这个请求没有被批准,法律也不是没有底线的。”

“就是嘛!我说呢。”苏少杰点点头,接着又问道,“哎,对了,怡彤,忘问你了,那女子叫什么名字?”

“好像,好像是叫拉里莎·特里姆鲍勃列尔。”叶怡彤回忆了一下,说出了这个名字。

“这女子也够勇敢的啊!”苏少杰感慨地说,“居然肯为一个被判了无期徒刑的杀人犯生孩子,而且还采用了人工授精的怀孕方式。”

“所以说,要想在以色列,也就是中东这个地方实现和平,真是艰苦卓绝、任重而道远啊!”

“我想也是的!”苏少杰深有同感地说道,然后又问,“那女子,就那什么拉里莎,她的背景是什么?是拉宾的政敌吗?”

“谈不上什么政敌,是个移民。”

“犹太移民?”

“那肯定了,以色列的移民都是犹太人,其他民族的人也不可能移民进来。”

“是东欧一带移民来的吧?”

“是的,是从俄罗斯移民来的。拉里莎·特里姆鲍勃列尔不是未婚姑娘,她是一位有四个孩子的离婚母亲。”

“哦!是这么回事儿。”苏少杰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他既为拉宾的被刺感到心疼也遗憾,同时也为以色列法律竟然允许这种在中国来说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的发生而感到深深的感叹。

“一家院子一片地,一个国家一个天。”看到苏少杰那颇有些郁闷的表情,叶怡彤笑着说了一句。

“你这话啊,今天我还真的体会到了。”苏少杰耸了耸肩,口气很有些无奈,又说道,“不过想想啊,那什么埃米尔,要在监狱里度过他的余生,也可怜了那孩子啊。”

“说起这事啊,听说还有新的话题。”

“什么话题啊?”苏少杰转过身来,问道。

“凶手埃米尔又提出了新的上诉。”叶怡彤回答道。

“新的上诉?”苏少杰很有些疑惑,问道,“该不是他又有什么新花招了吧?”

“他是想推翻对他当时的判决。”

“推翻当时的判决?”苏少杰感到很可笑,他说,“这怎么可能呢?在十多万犹太人的面前杀死他们的总理拉宾,他现在想赖账?”

“他是有这个意思。”叶怡彤点了点头,说道,“埃米尔要求重新对他的判决进行审判,他说,他也许压根就不是杀死拉宾的人。”

“也许压根儿就不是他杀死的拉宾?”苏少杰愈发地感到可笑,他说,“他说不是他就不是他了?他当时不是对准拉宾开枪了吗?”

“那没错!他是对准拉宾开的枪。”叶怡彤的表情看上去也很有些无奈,她说,“埃米尔声称说,真正打死拉宾的不是他,可能另有其人!”

“什,什么?还有别的什么人暗中向拉宾开了枪?”苏少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10)|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