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1)  

2015-02-28 13:19:01|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红海之滨的岸边夜色




“没有任何的瓜葛,”埃拉特市警察局长沙夫利尔那对深邃的目光,犹如鹰的眼睛一般的犀利,他先是凝视着眼前那波光粼粼的红海海面,凝视着那宛如湖泊一般平静的海面上流淌开来的波波涟漪,继而,他的目光又落在了眼前这位年轻的中国小伙的脸上,他先是微微一笑,继而说道:“朋友,我可以坦诚地回答你这个问题,这主要是牵扯到国家利益,当然了,这个话题我们就抛开不说了。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犹太人之所以能够雄踞美国的金融界,完全是凭着我们犹太同胞的艰苦创业以及敏锐的经济头脑而走到今天的。”

苏少杰和叶怡彤俩人的目光相互对视了一下,非常赞许沙夫利尔的一番话,他们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其实啊,我们犹太人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真的是很不容易啊!”沙夫利尔喝了一口冷饮,抬起头来,目光转向了泛着红色的红海海水,说道,“尤其是那些在海外打拼的同胞们,他们祖祖辈辈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排犹运动,一批批地被种族灭绝,被杀害的人数也数不清,终于有了今天的和平环境,尤其是在美国,有了当地政府的合法维护,很多犹太人就富裕起来了,而且其中的很多人成为了世界经济大亨。”

“犹太人是世界最会赚钱的生意人,这点谁也比不了。”苏少杰傻傻地说了一句。

“做生意都会做,关键是看你怎样去做。”沙夫利尔转过头来,拿目光扫了他一眼,继而又把眼光转向眼前的红海,“我们犹太人之所以能够赚到钱,人们也愿意和我们做生意,那是因为我们犹太商人是全世界最讲信誉的生意人。”

苏少杰脸红了,尽管他知道沙夫利尔的话里并没有暗贬中国商人的意思,但是他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在中国,不管是做小生意的私营业主,还是做大生意的款爷大亨,甚至是国家行政参与的大单生意,生意往来的时候经常会有些不讲信誉的现象存在。诚然,中国人和犹太人都是全世界最会做生意的人,但是在生意信誉方面,苏少杰觉得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苏少杰的尴尬样子,叶怡彤差点儿笑出来,她心想,苏少杰啊,你又不是那些不法商人,你心虚什么啊?看你脸红的!

苏少杰好像感觉到了此时她的心理,于是看了她一眼,俩人的目光一对视,心里都想笑,但又憋住了。叶怡彤又向沙夫利尔抛出了一个问号:

“局长先生,美国之所以在中东问题上一直倾斜于你们以色列,这是不是与你们的那些同胞有关呢?据说,我是说,道听途说的,美国总统的选举都是有你们的那些犹太同胞来控制的?”

“哪能啊?美国的选举怎么会被我们的犹太同胞来操纵呢?”沙夫利尔有些不解地看着叶怡彤,“伊什塔小姐,人家美国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啊?”

“我可能没有把话说清楚,局长先生。”叶怡彤觉得刚才问的这个话题有点大,想收回又来不及了,于是索性说下去了,“我的意思是说,据说美国总统在竞选过程中都会拉赞助,因为他们要到全国各地区去演讲,去拉选票,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源是根本无法竞选总统的,而这些总统候选人又有几个人能拿出那么多钱来去参加竞选,于是乎,他们就将目光盯上了那些有钱的犹太人,而那些犹太大亨们出于对自己祖国的那份爱,就纷纷解囊来资助参加竞选的总统候选人,因为作为回报的条件,就是那些总统候选人一旦当选上总统之后,他所领导的一届政府必须维护以色列的利益,尤其是在中东问题上,美国必须站在以色列一边,而且要坚定不移地袒护以色列。”

伊什塔小姐,”听着叶怡彤的一番慷慨激昂,沙夫利尔紧缩着眉头,一副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看上去很滑稽,“你所讲的基本属实,尽管不那么绝对准确,但基本上是这么回事。小姐,你这些话说的很直接,但我很爱听,哈哈!”

“我的话可能有些错词激烈,请局长先生见谅!”叶怡彤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作为局外人,就是想知道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因为我是研究你们犹太历史的,我想多了解一些情况,您是大局长,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我就冒昧地说了这么多。”

“我尽可能地向你说明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吧,”沙夫利尔又举起自己手中的冷饮,慢慢喝了一口,看样子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再加上这样的一个敏感话题,他或许也有一些紧张,因为坐在他面前的毕竟不是自己那些很熟的哥们儿,而是两位来自于远东的中国年轻人。

“那我们洗耳恭听!”叶怡彤认真地说道。

“但是,要申明的是,我的话完全代表我个人的观点,伊什塔小姐。”说完这句话,他自己先笑了,大家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沙夫利尔的目光不再盯着红海了,他收回的目光像扫描仪一般扫视了一下周边的海滩,苏少杰看到,他那敏锐的目光像鹰的一样明亮,这是一双令敌人胆战心惊的眼睛,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一双鹰一样的眼睛,以色列与外面世界接壤的南大门,红海之滨的美丽小城埃拉特的社会治安才得以安宁。

“其实啊,美国的那些金融巨头们和我们以色列本土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因为我们犹太人的民族凝聚力非常强,祖国是我们心中的最重。”沙夫利尔开始了他的话题。

苏少杰和叶怡彤认真地倾听着,年轻警官希曼也在认真地听着自己长官的每一句话。

“我记得有这么一组数据,”沙夫利尔的大脑像计算机一样在搜寻着记忆存储,“在美国,我们犹太人大概占总人口的3%,大约有800-900万人左右吧,在那里,我们有统一的全美犹太人联合会。此外,我们犹太人几乎控制了美国的金融业,美国富豪排行榜前40名中,有18名是我们犹太人。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企业家中,犹太人占了一半,在美国百万富翁中,我们犹太人占了三分之一。”

“所以,我说嘛,美国总统的选举,与犹太人的金钱是逃脱不了干系的。”叶怡彤轻声对苏少杰嘀咕了一声。

“你说得对!”沙夫利尔冲着叶怡彤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后者一阵震颤,直接愣神了,因为她是用中文对苏少杰说的,而且声音很低,很显然,“狡猾的”沙夫利尔局长已经猜到了她所讲的话的意思。

沙夫利尔一抿嘴,嘴角一歪,做了个鬼脸,继续说道:“在美国,收入最高的两大职业,也就是医生和律师,我们犹太人所占的比例最高,所以呢,很多人认为只要是犹太人,他们家就很有钱,这话虽然有点过,但是基本上也差不多。”

“局长先生,说到这里,我想插上一句,”叶怡彤又开口了,看样子今天她是逮着机会了,因为她终于遇见一位能在真正意义上为自己提供丰富信息的犹太人了,“好像美国的那些犹太大亨们并不都是犹太教的人啊!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基督徒,难道他们愿意为至今依然被犹太教所控制的国家服务吗?”

一听这话,苏少杰心想:怡彤啊,怡彤,你怎么又提出这么一个没水准的问题了!

果然,沙夫利尔有些激动了:“祖国!祖国啊!伊什塔小姐!以色列是我们犹太人的祖国!这是上帝应许给我们犹太人的土地!是我们永远的家园!我们犹太人本来就是一家人!”

沙夫利尔的一通话下来,全都是感叹号。此时,叶怡彤真后悔死了,其实她原本的意思是想说,从耶稣以来,基督教徒受尽了犹太教的排挤,有多少优秀的基督教徒被犹太教给杀害,又有多少优秀的基督教传道者被犹太教到处追杀,死在了异国他乡!耶稣被钉上十字架之后,两千年过去了,犹太教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对基督教的打压,有这样的一帮子人来掌控着以色列这个国家,还支持他们干什么呢?

很显然,叶怡彤疏忽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也不是疏忽了,主要就是她没有站在犹太人的角度上来看待这个问题,那就是,以色列是所有犹太人的祖国,是上帝给予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那是上帝最为看重的一方土地,将来上帝要来到人间,要与以色列人共同生活在那片神圣的土地上,这一点,是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共同点,是他们坚信不疑的!

不愧为警察局长,沙夫利尔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言辞有些过激,自己的这些话显然会令眼前的这位漂亮的中国女孩处于很尴尬的境地,因为他看到叶怡彤的脸已经是通红通红的了,于是,他赶紧自己出来打圆场了,他笑着说道:

“嗨!我这是怎么啦?”他站起身来,伸出手来递给叶怡彤,赔笑说道,“很不好意思,伊什塔小姐。我这也是太敏感了,嗨!是这样的,我们犹太民族遭受的苦难太多太多,我们亡国将近两千年,我们做亡国奴也是将近两千年,你们可能体会不到,祖国对于我们是何等的重要!”说着,他的眼圈也红了,眼眶里噙着泪水。

叶怡彤赶紧也站起身来,连声说道:“别!别!别这样!这都是我的鲁莽,局长先生,其实啊,今天遇到您我真的是很高兴,憋在我心里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我就想多向您讨教讨教,我也真是的,说话不注意您的感受,我向您赔礼了,局长大人。”说完,她用了一个中国式的作揖动作,沙夫利尔被逗得笑了起来。

气氛,又恢复了正常。

“你刚才说得很对,伊什塔小姐。”沙夫利尔又认真起来了,他说道,“美国的那些金融寡头们也并不全是犹太教的人,其中有很多人都是基督教的人,不管是犹太教的犹太人,还是基督教的犹太人,他们之所以能够有了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当然了,在这些犹太人当中也并不完全都是爱国主义者,唯利是图的商人也不乏见,但这不是主流。”

“哪个国家都一样,人与人不一样嘛。”苏少杰插了一句。

“心里没有祖国的人,成不了什么大器的,到哪也不受欢迎,”沙夫利尔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所以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们就被人们写进了讽刺剧本,让我们跟着他们丢脸。”

苏少杰不由想起了莎士比亚作品《威尼斯商人》中的犹太奸商夏洛克,心想,就是你这个夏洛克,害得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就觉得所有的犹太人就是你那种人,是一些小里又小气,自私又贪婪的异类,也使得我在进入以色列之前,对这个国家充满了恐怖之感。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18)|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