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6)  

2015-03-14 22:17:3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6)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红海之滨旅游胜地埃拉特





第十七章


“我记得,……好像,从圣城耶路撒冷去耶稣的故乡拿撒勒那边没有直达车,”叶怡彤坐在那里一边喝着杯子里的咖啡,一边好像在自言自语着,“对!没错!从耶路撒冷去拿撒勒应该是没有直达车,那就是说,从耶路撒冷去拿撒勒只有半路上转车才能到达那里。”

“是啊,要转车,从耶路撒冷去拿撒勒确实没有直达的城际公交大巴,”安德烈博士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直视着前方,好像在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叶怡彤的问题,也好像他正在回忆自己那一次的旅行,“不过,我们国家的国土面积也就那么大点儿地方,从耶路撒冷去拿撒勒那儿的路途也算不上有多远。”

“你说的是,其实离着确实不很远,可是我一直没有成行。”叶怡彤点了点头,喃喃地说道,她抬起头来朝着窗外望去,此时,已是正晌午时分,炽热的中东烈日阳光从披萨店的窗口照射了进来,洒落在了那棵被玻璃罩着的橄榄树上,也洒落在了叶怡彤的身上,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那乌黑黑的眼瞳看进去就好像是两汪湖水一般的清澈。

“博士,我来以色列这么久了,也是一直想去拿撒勒看看,”叶怡彤慢声细语地对安德烈说着,把博士的思绪又拉了回来,“从我刚一听到耶稣就是在拿撒勒成长的这件事之后,我就一直想去,可是我一直找不到机会,有好几次在周末的时候想去那边做一次旅行,去看看耶稣的故乡拿撒勒,可我们的周末,噢,也就是你们的安息日,还有节假日什么的,所有的公交大巴都停了,特拉维夫那边也没有去拿撒勒的sherut,所以总是去不了。”

sherut?什么是sherut?”苏少杰头一次听到这个英文单词。

sherut你还不知道吗?你不应该不知道哇?少杰,”听出苏少杰确实不知道这个英文单词,叶怡彤笑了,开玩笑地贫了他一句,“你经常在好几个城市之间跑来跑去的,你不是都在坐sherut吗?你能说你没坐过sherut?”

sherut!你是说,就那种依维柯小公共?”苏少杰恍然大悟,自我解嘲般地说道,“那叫sherut啊?小公共叫sherut啊?那可是我三天两头坐的车啊,我竟然不知道,不知道这小公共是这么个名字。”

“亏你还整天坐着sherut跑来跑去的,连名字都不知道。”叶怡彤笑着揶揄了苏少杰一句,然后告诉他说,“sherut是连接全国各地主要城市之间的一种城际小巴士,以色列的节假日特别多,除了安息日之外,还有很多犹太人的节日,这样一年下来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多的时间都是节假日,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以色列全国各地的公交巴士全部停运,这种sherut就显出其优势来了。”

“那也不对啊!好像sherut在安息日和其他节假日期间也并不是全都休息啊?”苏少杰认真地说道,“我有时在安息日不上班的去特拉维夫,都是坐这种sherut去的,但是去其他别的城市,比如去贝尔谢巴,或者是去其他的城市,这种sherut车一般也都停了啊!”

“你说的一点儿也不错,苏,”安德烈博士一直在一边乐呵呵地笑着,饶有兴致地听着这两位中国年轻人的对话,他看到苏少杰那认真的样子,忍不住插上来给他解释说:“即便sherut车停了,但是比较起大巴士来,sherut车的停止营运和开始营运的时间点也不一样,前后都相差几个小时,有急着赶点的旅客一般都会选择sherut,尽管长途旅行乘坐大巴车要舒服很多。”

“也就是说,sherut和城际公交大巴是两种并存的城市间的交通工具,我这样说对吧?安德烈。”苏少杰看样子是搞清楚了。

“是啊,你说的没错。”安德烈向他解释说,“另外,sherut在平时也和其他城际公交大巴一样,是照常营运的,而且票价也稍稍便宜一些,那么在节假日的时候呢,有的车出来营运,有的就不出来了,这也是根据司机是不是虔诚的犹太教徒来决定,因为他们要在家守安息日,而那些移民来的人呢,他们就不在乎这些了,以营利为目的嘛。而且节假日的sherut车票价格要比平日里贵一些。”

“这我知道,整天在外面坐车,我对各种交通车辆的价格还是比较了解的。”苏少杰笑着说道。

安德烈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又说道:“sherut车的票价平时里比公交大巴要稍微便宜一些,但是在节假日的时候,票价就上涨了不少,因为没有别的车,sherut就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了,不过还好,这种高价票大家还是可以接受的,多不出几块钱,因为以色列的公交车价格还是属于低价格的。”

“我说,博士,你们犹太教不是有规定,安息日和其他节假日要停止一切工作吗?”苏少杰又开始打破砂锅问到底般地问道,“那为什么sherut不停运呢?城际公交巴士可是都停运了啊。”

sherut一般都是由一些移民或者是以色列籍的阿拉伯人来运营的,”安德烈解释说,“以色列境内正统的犹太人很少有人去开sherut的,因为这种车在安息日和其他宗教节假日期间也运营,犹太教的人要在家里守安息日,读经查经什么的。”

“其实对于我们这样的外国人来说,有了sherut这种城际公交巴士还是蛮方便的,”苏少杰笑着说道,“周末的时候,对,还有其他节假日,所有的公交巴士都停运了,商店也都关门了,待在家里又无聊,没地方玩,但还是可以乘坐sherut到别的城市去观光旅游,或是去找朋友们玩啊。”

“对于在以色列生活和工作的外国人来说,比如说你们,sherut确实提供了不少的便利,”安德烈接着又提醒他说,“坐这种sherut车也很方便,路途上可以随叫随停随上随下,上下车的时候也不必停靠在车站上,就近下车。”

“我们国家以前的小公共就是这种形式的,”苏少杰告诉安德烈说,“不过现在早就已经取缔了。”

“干嘛要取缔啊?”安德烈博士不解地问道,“我们国家这种车很多很多,既缓解了交通压力,又方便了出行的人。”

“可能是中国的车辆太多,所以就被取缔了吧?”苏少杰说道,但是他心里很明白,中国的小公共一般都不太讲公德,司乘人员为了多拉客多赚钱,座位满了也往里塞人,什么坐小马扎的,站着的,蹲着的,满堂堂的,事故隐患太大。不过,苏少杰的心里也很清楚,这全是因为主管部门征收的税太高,逼得那些车主们不得不想歪招,否则赚不到多少钱。

叶怡彤端起手中的咖啡,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环视着周围,此时,披萨店里面早已经是座无虚席,满当当的全都是客人,而且基本上都是前来埃拉特旅行的外国人,当然也包括几张中国面孔,犹太人在这里几乎看不到,因为是住棚节,大家都在家里或者是住在大棚里。

“那你是坐什么车去的拿撒勒?”叶怡彤收回了她的目光,她优雅地端起自己的咖啡杯子,慢慢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微微一笑,问安德烈,“博士,那你也是坐sherut去的拿撒勒吗?”

“不是,我不是坐的这种车,”安德烈博士很绅士地笑了笑,回答她说,“我去拿撒勒的那天不是节假日,我是从耶路撒冷的公交总站坐上了城际大巴车,这趟车是通往Beit Shan的,因为耶路撒冷没有直达拿撒勒的公交车,Beit Shan尽管是一个小镇,但是和拿撒勒之间每天有一班公交车,当然平时里也有sherut。”

Beit Shan?”苏少杰问叶怡彤,“怡彤,这是个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Beit Shan那地方,在咱们的历史书上Beit Shan这个英文名字被翻译为伯栅,”叶怡彤告诉他道,“其实,如果你了解成吉思汗,了解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西征的故事,你就应该会知道伯栅这个名字。”

“不了解,真的不知道。”苏少杰摇了摇头,很诚恳地回答道。

“其实这事儿要论说起来,不得不提到成吉思汗的孙子,”看到苏少杰那诚实的样子,叶怡彤不禁笑了一笑,说道,“成吉思汗的孙子叫旭烈兀,他率领着西征大军已经打到了叙利亚,按计划还应该继续西征,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朝廷派人送信来,要兀烈旭赶紧回去,有要事。”

“那,旭烈兀就回去了?”苏少杰问道。

“他的哥哥,也就是蒙古国的大汗蒙哥死了,他能不回去?”叶怡彤笑着说道,“因为蒙哥一死,必然有人要争夺大汗的位子,当然他得回去了,可是他手下的副将却不想回去,觉得队伍都已经打到这块儿了,撤兵有些心不甘,于是就向旭烈兀请战,要求给他一部分人马继续西进,扩大战果。”

“那接下来呢?”

旭烈兀答应了自己手下这位副将的请求,拨给了他一部分的人马,然后率领着余部打道回府,回朝廷授命去了。”

“那后来呢?”苏少杰对这个故事蛮好奇的,于是就追问道,“最后成吉思汗的这支军队打到哪块儿了?”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9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