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7)  

2015-03-15 16:48:41|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耶稣的家乡拿撒勒



 

“这支蒙古军队很快就走到了离拿撒勒不远的伯栅,”叶怡彤显然对这段历史也是很清楚,既然苏少杰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她索性就给他上一上历史课,她慢条斯理地说道,“既然这个话题牵扯到了成吉思汗的西征,咱们首先要了解蒙古大军的西征是怎么回事。”

“我很感兴趣。”苏少杰伸出一只手,做出了一个恭请的动作。

“我只简短地给你讲一下这段历史,因为这不是今天的主要话题,”叶怡彤笑了笑,开始讲道,“从公元1219年到公元1260年这四十多年的时间里,成吉思汗,也就是铁木真,他的蒙古军队先后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西征,第一次西征历时六年,当时成吉思汗亲率二十万大军西征。”

“那个时候元朝还没有开始吧?”苏少杰说道,“也就是说,蒙古军队西征的时候还没有统一中原?”

“还没有,统一中原不是成吉思汗做到的,是他的孙子忽必烈。”叶怡彤瞧了一眼苏少杰,她的心里在想:少杰啊,是不是把历史老师教给你的历史知识都就着饭吃下去了?“成吉思汗死后,他的四个儿子开始了争权夺利,自相残杀又几经周折,成吉思汗的第四个儿子托雷的第四个儿子忽必烈当上了蒙古国的大汗,是他首先统一了蒙古,然后又攻进中原,灭了南宋,建立元朝,定都于大都,也就是现在的北京。”

“好像成吉思汗死得很早,三次西征他都亲自率兵亲征了吗?”苏少杰没有觉察到叶怡彤的神色,他在尽力搜索着大脑中的记忆,因为他记得历史课本上介绍过成吉思汗,但是有关蒙古大军西征方面的常识他知道的确实不多,好像历史书上讲的也不太多,他还是稍有印象的。

“成吉思汗只出征了一次,”看到苏少杰那认真的样子,叶怡彤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1225年结束第一次西征之后,成吉思汗率领大军凯旋归来,他把原本的国土地盘以及在西征时得到的领土,也就是西域那一片土地,都分封给自己的四个儿子,他的四个儿子的势力不断壮大,后来发展成为四大汗国。”

“那后来呢?”苏少杰刨根问底地问叶怡彤。

“第一次西征结束后两年,积劳成疾的成吉思汗就去世了,”叶怡彤看了看安德烈一眼,朝他笑了笑,然后又转脸对苏少杰讲道,“他死后,他的第三个儿子窝阔台继位,在1235年那一年,窝阔台大汗又派出他的侄子拔都率领着五十万大军第二次西征,在历时九年的时间里,他们征服了俄罗斯,攻陷了莫斯科和基辅等城市,然后又兵分几路杀进欧洲,整个欧洲都震惊了。”

“蒙古军队最终征服了欧洲吗?”

“原本就要占领整个欧洲了,正当西方各国惶惶不可终日之际,西征军统帅拔都接到了大汗窝阔台驾崩的噩耗,于是急速班师回国,草草结束了这次西征。”苏少杰开口还想问什么,叶怡彤笑着说:

“你是想问第三次西征吧?蒙古军队的第三次的西征发生在1251年,蒙哥登位大汗之后,他派自己的弟弟旭烈兀率兵西征。这次西征历时七年,主要方向是西南亚地区,蒙古军队也是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他们沿途消灭了不少的小国家,又攻陷了报达,哦,也就是现在的巴格达。接着,旭烈兀又率兵攻陷了阿拉伯的圣地麦加,又攻占了大马士革,拿下了塞浦路斯岛,紧接着他们又要去攻打埃及。”

“蒙古军队都打到埃及了?”苏少杰感到很有些意外,因为以前可从没听说这事儿。

“如果不是发生意外,很可能就攻下埃及了,因为蒙古军队打仗很厉害,可以说是所向披靡,”叶怡彤不紧不慢地说着,她的目光凝视着窗户外面的一排排棕榈树,还有那一簇簇绽放花朵。然后,她又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子,慢慢地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然后接着讲道:

“也就是走到伯栅这个地方的时候,旭烈兀接到了国内给他的飞信,他的哥哥,也就是蒙古国的大汗蒙哥在攻打中原的时候阵亡了,为了参加到争取大汗位子的内争当中去,他的副将请求继续往前打,于是旭烈兀就给他留下了一部分人,然后旭烈兀率领着西征大军的大部分人马回国了。”

苏少杰这下子完全明白过来了,一边点头一边说道:“这也就有了历史上所讲的忽必烈的军队,确切地说,应该是叫蒙古军队到达伯栅的这段西征经历。”

“更确切地说,伯栅这里是成吉思汗大军西征的最后终点,因为蒙古军队在这里遭遇了一场惨烈的恶战。”叶怡彤看了看苏少杰,又看了看窗外的城市街道,抬起头,望着天花板,轻声慢语地说道,“实际上是西征大军的一部分人马,因为旭烈兀在撤回蒙古国的时候带走了大部分人马。

“如果国内不出事的话,这支西征大军肯定还会继续扩大战果的,”苏少杰有些遗憾地说,然后又问道,“那接下来呢?”

“这支军队与埃及的一支军队在伯栅这个地方相遇了,”叶怡彤回答他说,她说话的语调很有些悲怆,“来自两个文明古国的军队在伯栅展开了一场恶战,这是西征大军的滑铁卢之战,旭烈兀的副将率领的蒙古军队在伯栅全军覆没了。”

“成吉思汗的军队不是很能打仗吗?”对于这个结局苏少杰感到很遗憾,他有些心不甘地问道,“他的军队征服了半个欧洲,怎么会被埃及的军队给打败呢?”

“寡不敌众呗!”叶怡彤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哪支军队能老是打胜仗而不打败仗呢?”

苏少杰心想,说得也是啊!

“当然,蒙古大军和你一样,也是心不甘,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叶怡彤看了桌对面的安德烈博士一眼,然后对苏少杰说道,“从历史学家的角度来说,伯栅也算是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在西征历史上的终点,因为他们再也没有进行过西征,把主要军事力量集中在了攻打中原的南宋王朝,并最终统一了中原大地,统一了全中国,并建立了元朝。”

安德烈博士在一旁饶有兴致地听着面前这两位中国年轻人在用汉语说着笑着,虽然他听不懂俩人在说些什么,但他仍然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微笑着看着他们,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再看看那个。

苏少杰饶有兴致地听着,心里边在想:“怡彤啊,你可真不愧为学识渊博的外交部委派生,那些成吉思汗蒙古国的事儿你也这么清楚,佩服啊!”他满心幸福地端详着眼前这位把心交给了自己的美丽姑娘,他痴痴地想着,傻傻地看着,他欣赏着她的一言一语,他欣赏着她的一颦一笑,他欣赏着她的美丽容貌,他欣赏着她的青春气息,他欣赏着她那优雅而又知性的气质,仿佛置身于真空之中。

叶怡彤注意到了苏少杰那傻傻的样子,因为有安德烈在他们身边,于是她使劲拧了一下苏少杰的大腿,疼得他一咧嘴,差点儿叫出声来,叶怡彤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人家安德烈还在身边呢,你犯什么傻啊?

“少杰,光顾着我们来说话了,把博士给忽视了。”叶怡彤意识到自己光顾着和苏少杰说话了,把人家安德烈晾在了一边上。

“抱歉啊!安德烈。”苏少杰这时也醒悟过来,赶紧对安德烈说,“我们俩光顾着说伯栅了,我们跑话题了。”

“博士,真不好意思,我刚才主要是给他讲讲有关伯栅的一些故事。”叶怡彤也赶紧抱歉般地对安德烈说,“讲一讲中国与伯栅的一些历史回忆,博士,咱们还是回到拿撒勒这个话题吧,你把拿撒勒那边的情况给我们讲一讲吧。”

“说起我的这趟旅行啊,还算蛮幸运的,”安德烈博士看了看他们俩,笑了笑,然后开始回忆他那天的旅行情况,“那天当我赶到伯栅的时候,正好有一辆开往拿撒勒的sherut,我立马就上了那辆开往拿撒勒的sherut,不大一会儿功夫这辆车就开到了拿撒勒,这也算是我人生当中的第一次拿撒勒之旅,你们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当我乘坐的sherut刚一驶进拿撒勒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愣神了,我有些不知所措。”

“拿撒勒与你想象中的差别很大吗?”苏少杰问道。

“确实是差别很大,”安德烈点点头,对他们俩说道,“看到车窗外的一切,我感到很迷茫,觉得眼前的一切和我以前印象中的拿撒勒差别太大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苏少杰好奇地问道。

“其实,以前我也知道一些有关拿撒勒的情况,对此我也早就有思想准备,可是当我走进这座城市的时候,我还是感到很有些惊诧,因为没想到会是那样的一幅画面。”安德烈博士显然已经沉浸在了对那座山城的回忆里。

 “我记得拿撒勒好像是你们以色列北部区的中心城市吧,”苏少杰转身问安德烈,“我记得好像是这样的,我说的对吗?博士。”

“是啊,没错!拿撒勒是北部区的省会,”苏少杰的一句话仿佛把安德烈从沉醉的回忆中惊醒,他说道,“现在拿撒勒的人口是六万多人,因为这一带的人口稀少,所以拿撒勒在这一带地区也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城市了。”

“博士,刚才你说,在你刚刚走进拿撒勒的时候,感到有些很惊诧,你这话怎么讲?”叶怡彤笑着,他对安德烈刚才的一句话感到很好奇。

“是这么回事,伊什塔小姐,”安德烈笑了笑,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没想到在拿撒勒城市的大街上,我所看到的几乎都是阿拉伯人,当然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种裹着头巾的阿拉伯人,而是已经加入了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你们外国人可能并不能很清晰地分辨出哪是犹太人,哪是阿拉伯人来,尤其是这两个民族有不少的人已经通婚了,但是我分得出来。”

叶怡彤明白了博士的意思,点了点头。

“以前听说,拿撒勒基本上是阿拉伯人的地盘,”安德烈博士面色有些严肃地说道,“我听了后很不以为然,可是当我走进拿撒勒的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了拿撒勒已经成了以色列境内最大的阿拉伯人聚居地。”

“可是,耶稣时期拿撒勒是犹太人的居住地啊!”苏少杰很有些好奇,他接着问道,“现在那里怎么成了阿拉伯人的主要聚集地了呢?”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71)|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