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20)  

2015-03-24 15:50:32|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20)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耶稣出生的城镇伯利恒(现在已经被划归于巴勒斯坦人)





 

“多聪明啊!”叶怡彤笑着揶揄了他一句。

“你说得对!”安德烈博士点了点头,对苏少杰说道,“那天,当约瑟和玛利亚到了伯利恒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因为正值人口普查的时候,当时回到伯利恒的外地人也很多,等到他们俩到达伯利恒的时候,所有的客栈早就已经客满了,约瑟找遍了整个伯利恒,也没有找到地方住宿,眼看着玛丽亚就要临产了,心里那个急啊!”

“他们在伯利恒没有亲戚朋友吗?”苏少杰的心里不免有些着急,他急急问道,“既然是他们的祖籍,肯定会有沾亲带故的亲朋好友,投靠他们去,不就有地儿住了吗?”

“你说的倒轻巧!”叶怡彤瞥了他一眼,说道,“北方的十个支派和南方的两个支派曾经因为内战分裂成了两个国家,所以当时的北方人和南方人之间的来往并不频繁,要不是因为人口普查,他们也不可能回伯利恒去,再说了,伯利恒那里只是他们的祖籍,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不来往了。”

“说得对!伊什塔小姐。”安德烈博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叶怡彤的解释,他接着说道,“以色列人每年都要在几个重大节日,比如逾越节等,大家都要回到耶路撒冷去,平时里就很少有走动了,约瑟他们在伯利恒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亲朋好友了,当时的他们就只能就近找个安身地。约瑟领着临产的玛利亚转来转去,最后他们找到了一处马厩,无奈之下他们就栖身在马厩里过夜。”

“在《旧约圣经》的<弥迦书>中,先知弥迦曾预言救世主将会在伯利恒诞生,这也应验了先知们的预言。”叶怡彤对苏少杰进一步解释道。

苏少杰点了点头,表示听明白了。

安德烈接着说道:“就在约瑟和玛利亚俩人住进马厩的当天晚上,耶稣出生了,因为他们得以安身的简陋的马厩里不可能有床,于是马槽就成了耶稣的小床。”

“这我知道,耶稣出生在马厩里,马槽就是他的小床。”苏少杰知道这件事,所以他赶紧插上一句,表示他也不是一点儿也不懂。

“在耶稣诞生的那一刻,当时有几位牧羊人正在旷野里守夜,”安德烈博士轻轻一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当时那些牧羊人基本上都是一些贝都因人,贝都因属于阿拉伯民族的一支,不过当时的阿拉伯人的概念和现在的阿拉伯人的概念并不完全一样,因为在以色列被亡国之前,那里不是阿拉伯人的世界,当以色列人被掳到世界各地的时候,阿拉伯人就大批大批地进去了。”

安德烈博士慢慢讲述着,他讲述说:“天使降临在这些牧羊人的面前,对他们说,不要惧怕,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那就是记号了。”

“这都是<路加福音>中所记载的。”叶怡彤告诉苏少杰说。

翻译苏少杰点点头。安德烈博士也点点头。

“这些牧羊人原本就生活在饥寒交迫之中,”安德烈接着说道,“他们万分渴望有救世主来拉他们一把,现在听了天使的话,自然很是惊诧,于是,这几个牧羊人根据天使的指点,找到了那个马厩,找到了刚刚出生的耶稣,所以说,他们是第一批看见耶稣出生的人,他们是有福份的人,他们为婴孩耶稣祝福,然后就把天使告诉他们有关这个婴孩的话传开了。”

苏少杰静心地听着,一边听,一边点着头,他的思绪好像飞到了伯利恒,飞到了那个马厩,他好像自己正和那几个贝都因牧羊人一起,围着婴孩耶稣,为他送上祝福。

披萨咖啡店外面的沥青街道上,正升腾起时隐又时现的气雾,在这内盖夫大沙漠上,在这红海的海岸边,中东烈日正在烘烤着这片火热的土地,红海之滨的旅游小城埃拉特的中午,此时正犹如火炉一般,大地散发着热浪,花卉散发着清香,空气中散发着从红海刮来的咸咸湿气。

在披萨咖啡店的一张靠近窗户边的桌子旁,一位学者型的犹太博士,两位来自于远东中国的年轻人,正在享受着红海的美色,享受着埃拉特的温馨。

安德烈博士不时地把目光投向窗户外面,又把目光折回到两位中国年轻人的脸上,他不紧不慢地,继续叙述着:“当时,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他们的到来更证实了耶稣就是救世主的诞生,他们打听着,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后来他们找到了马厩中的耶稣,于是就俯伏拜小婴孩,他们揭开随身携带的宝盒,拿出了黄金,乳香还有没药,作为礼物献给了襁褓中的耶稣。”

“我听说那几个东方的博士是我们中国人,有这个可能吗?博士。”叶怡彤的双肘靠在桌上,两个手掌心托住自己的脸颊,她注视着安德烈那双深邃的眼睛,又向他提出了一个疑问。

“你是说,那几个博士是从我们中国来的?”苏少杰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很难判断,当然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安德烈博士严肃地点点头,说道,“因为在当时耶稣那个时代,它的东方位置除了阿拉伯沙漠上的几个阿拉伯国家,再往东的方向就是印度和中国,而且印度和中国都是文明古国,在当时这两个大国都算是发达国家。”

“耶稣出生的时候,正好是中国的西汉时期,”叶怡彤俨然一副历史学家的范儿,她说道,“西汉是中国天象学极为发达的时期,我注意到《圣经》中提到那几个博士说过这么一句话: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

“你分析得也对啊!”苏少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一边点头,一边说道,“从地理位置上讲,中国不就是在以色列的东方吗?而且西汉时期的中国是比较发达的,那几个博士还真有可能就是从咱们中国来的。”

“那很有可能就是中国和印度当中的一个国家。”苏少杰对世界历史也并不是一塌糊涂的,因为毕竟是大学文科出身的,他分析道,“说到印度嘛,他们尊崇的是印度教和佛教,不大可能再信奉别的什么,所以可以把他们排除在外。”

“你说得对!尽管当时中国也信仰多神,但是很多教派还没有形成主流,”叶怡彤点点头,表示同意苏少杰的观点,她也分析道,“耶稣出生的时候,是中国的西汉时期,道教和佛教也都还没有在中国出现,道教形成于东汉的中后期,而佛教也是在西汉和东汉交际的时期出现的,都比耶稣出生的时间晚,所以说,这几个东方博士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从中国来的。”

“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苏少杰觉得叶怡彤分析得比自己还透彻,刚想表示赞同,可是又一个疑问令人无法解释,“中国离着以色列那么远,耶稣出生那时候又没有飞机,那几个东方博士怎么可能在耶稣出生之后,立马就赶到了耶路撒冷,又立马就找到了正在伯利恒产下耶稣的玛利亚呢?”

“你知道《圣经》上是怎么讲的吗?那句话是: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叶怡彤向他解释道,“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他们所看到的那颗星并不是在耶稣出生的那一刻才看到的,而是在耶稣即将诞生的时候,那颗星就已经在天空中指引他们的路了,还有后面的一句话更能说明问题,那句话就是:在东方所看见的那星,忽然在他们前头行,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头停住了。

“明白了!明白了!”苏少杰一个劲地点头,“其实这也说明,早在耶稣出生之前,那些东方博士就看到了那颗星,而且知道了大致的方向,于是就星夜兼程地赶到了伯利恒,找到了刚刚出生的耶稣。”

“完全正确!给你满分!”安德烈博士笑着说道,“事实也正是如此,他们首先赶到了耶路撒冷,然后又去了伯利恒。”

两个人兴奋地击掌,表示自己的判断正确,安德烈博士在一旁看着笑了。

“哎!对了!博士,”苏少杰又凑上前来问安德烈,“耶稣可是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来做犹太人的王的啊,当时的那个当权者,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大希希律叫大希律吧?他是怎么个态度啊?”

“对!就是大希律。”安德烈笑了,对他说道,“东方博士带来的这个消息对于大希律来说当然是很震撼的了。根据《圣经》记载,当大希律王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决定杀了耶稣,因为他怕耶稣长大之后会作王,而他大希律王则将会失去王位,所以他就想杀了耶稣。”

“大希律肯定想要除掉耶稣了,”苏少杰一边仔细地听着,一边自语般地说道,“因为耶稣的到来,也就预示着他的王位的不保。”

“正是如此!”安德烈冲着苏少杰点点头,说道,“既然想杀了耶稣,就肯定要找到耶稣在哪儿,可是那几个博士早就逃离了伯利恒,因为他们把耶稣将来要做犹太人的王的这件事告诉了大希律,大希律要他们找到耶稣之后,再把详细地点告诉他,那几个博士很聪明,知道大希律没安什么好心,于是在见到耶稣之后,立马就逃跑了。”

“那后来呢?”苏少杰关切地问道。

“大希律肯定不死心了!”安德烈博士说道,”因为没有人能够告诉他耶稣的确切位置,也没人知道究竟哪个婴孩是耶稣,于是,大希律王就下了命令,他要手下的人把伯利恒所有两岁以内的婴孩都给杀了。”

“真够残暴的!”苏少杰忿忿地说道,“杀死了那么多无辜的婴孩,有多少家庭陷入了悲痛之中啊!”

“是啊!大希律王是以色列历史上的一位很有争议的人,”安德烈显然对大希律王统治自己国家的那段历史也很清晰,他说道,“可以说,就是一位暴君,因为耶稣生来就是要做以色列人的王,大希律怕未来耶稣将会威胁到他的权柄和地位,当然他就想除掉耶稣了。”

“他不可能杀了耶稣的,他做不到的!”苏少杰说道。

“是啊!他不可能杀了耶稣,”安德烈博士点点头,说道,“大希律王他只是人间的一个暴君,耶稣是谁?耶稣是上帝耶和华的儿子!为了躲避大希律王的追杀,天使指点约瑟和玛利亚到埃及去避难,约瑟和玛利亚抱着刚出生的耶稣逃离了伯利恒,去了埃及。”

“那后来情况是怎样的呢?”苏少杰追问道,因为他对耶稣跟着肉身的父母亲远逃埃及这件事也并不是很清楚,“他们是如何在埃及那里生活的?”

“他们走过了南地,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内盖夫沙漠,历经千辛万苦地逃到了埃及,在埃及找了个地儿安定下来,开始了他们的隐居生活,”安德烈博士叙述道,“至于生活费用嘛,因为有那几个东方博士送给他们的黄金、乳香和没药,所以他们还是可以在埃及那里生活上一些日子的。”

“既然敢和上帝叫板,我想大希律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苏少杰说道。

“你说得没错!”安德烈博士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在这炎热的正晌午头,此时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他看了看苏少杰,又看了看叶怡彤,俩人正在洗耳恭听般地听他的讲述,他莞尔一笑,接着讲道,“说到大希律,在我们以色列的历史上,他称得上是一位很有争议的人,这个人在位时间是34年,因为他不是正统的以色列人,他是以东人,所以,为了讨好我们犹太人,以便坐稳他的宝座,他确实也是做了不少对犹太人有好处的事情,在他统治以色列的时候,他大兴土木扩建了耶路撒冷,建立了富丽堂皇的希律宫殿,他最大的作为就是扩大了圣殿山,重建了耶和华的圣殿,在那个年代里一直有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没有见过大希律王建过的神殿,那他就不知道什么叫美丽的建筑。”

“不过,从基督教的角度来看,希律一家都是罪大恶极的人,”叶怡彤插上一句,很显然,她对希律王世家也是很有研究的,她不紧不慢地说,“在耶稣刚出生时,大希律王就想杀害耶稣,他的三儿子,也就是希律安提帕,也是做尽了坏事,施洗约翰就是被他杀害的,耶稣也是被他杀害的,而在耶稣之后,希律家的第三代,也就是希律基亚帕,又杀害了耶稣一个叫约翰的门徒。”

“说得对!伊什塔小姐。”安德烈的脸色看上去很冷峻,可见他对希律一家的所作所为也是极为痛恨的,只听他说,“施洗约翰和耶稣都是被希律王安提帕给杀害的,而耶稣的门徒约翰,又是被希律王基亚帕给杀害的,也就是说,以扫和雅各这对双胞胎兄弟的恩恩怨怨,一直在导致着以色列历史进程的走向,直到今天还是这样。”

“我好像听说,以色列的这个大希律王的死因一直是个迷,是千古之悬案,这都是真的吗?博士。”叶怡彤扬起她那张漂亮而又性感的脸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落在了披萨咖啡厅中央的那棵橄榄树上。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