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21)  

2015-03-26 15:59:01|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2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圣城耶路撒冷圣殿山上的耶和华神殿(大希律建造的第二圣殿还原




 

“大希律的死确实是一个千古之谜,”安德烈博士点点头,表示同意叶怡彤的见解,“他的突然死亡也可以说是以色列历史上的一个悬而未解的宫廷疑案。”

“按理说,对于大希律的死,当时总得有个官方的解释吧?”叶怡彤接着又问道。

“关于大希律的死因,一直以来有很多的版本,至于其真正的死因,谁也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看来只能封闭在历史的尘埃当中了。”安德烈博士笑着说道。

“那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苏少杰跟着也问了一句,“总得有点历史史料来记述这件事吧?”

安德烈博士在搜索着大脑中的记忆:“根据史料记载,希律王是在耶利哥去世的,那里也就是约书亚带领着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的时候攻下的第一座城池。当时,大希律的遗体被安放在镶嵌宝石的黄金棺架上,覆盖着紫袍,右手执权杖,头戴金冠。”

“还蛮隆重的嘛!”苏少杰忿忿地说道。

“毕竟大希律在位有34年之久,而且希律王朝也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与同时期的许多希腊化统治者一样,大希律有一个庞大且难以掌控的家庭,因为他有十个妻子和十好几个孩子。”

“这样的君王肯定也是个昏君,”苏少杰一边点头一边说道,“那么多老婆和孩子,避免不了会出现一些宫廷内争,这也和中国历史上的一些封建君王都差不多。”

“其他方面的描述呢?”叶怡彤紧跟着又问了一句。

“根据史料记载,希律家族为数众多的成员围绕在他的棺木旁,将士们列成完整的战阵,500名侍从和被赐予自由的奴隶抬着香料。他们护送希律走过40公里漫长又炎热的路程,到达沙漠边缘的一座圆锥状山丘,他们把希律埋葬在了那里。”安德烈回答说道。

“博士,不知道在你们以色列的历史上,犹太教对大希律是持什么样的一个态度。”苏少杰也很想知道大希律这个千年悬案当事人的一些情况。

“对于此事,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安德烈博士看了他们俩一眼,很显然,坐在他面前的这两位知识型的中国年轻人对以色列的历史也是充满了求知的欲望,他顿了顿,说道,“犹太教认为,大希律这个人是功大于过的,因为他毕竟创造过以色列的辉煌,他重建了耶和华的神殿,他大兴土木,扩建了耶路撒冷,他在水利方面也作出了很大的努力,解决了以色列缺少的实际问题,他所建造的水利灌溉可称之为利民工程,而且一直实惠到今天。”

“那你们犹太基督徒对大希律的看法又如何呢?”叶怡彤接着又问了一句。

“犹太基督徒自然是非常痛恨大希律的,”安德烈端起咖啡杯子,慢慢地呷了一口咖啡,以色列的咖啡品质是很优良的,也非常有名气,当你冲好一杯咖啡的时候,隔着一段距离就能够闻到那散发出来的既浓郁又芳香的咖啡香气。

“为什么要说痛恨 呢?”苏少杰跟着问了一句。

博士用他那充满了智慧与内涵的双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位年轻人,慢丝条理地解释道:

“犹太基督徒认为,作为以东人的希律家族,他们统治以色列有好几十年,在他们统治以色列的短短几十年里,历代希律王们都是作恶多端,在耶稣刚生下的时候,大希律就想杀了婴孩耶稣,最后逼迫着约瑟和玛利亚怀抱着刚出生的婴孩耶稣远逃埃及,并受尽了磨难。而希律王朝的第二代,也就是希律王安提帕,他杀害了施洗约翰,并间接杀害了基督耶稣。耶稣的门徒雅各和约翰,又是被希律家族的第三代,也就是希律王基亚帕一世给杀害的,他们对基督耶稣以及基督的信徒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叶怡彤一边听着安德烈对希律王朝几代人的介绍,一边不时地点着头。

“博士,《圣经》上不是讲明,以色列人的王必须由犹大支派产生,那为什么反倒被以东人给拿到了王位呢?”年轻的女留学生又一个新的问题接踵而来。

“以东人是干什么的?他们是外来者吗?”苏少杰不解地问道。

“以东人的祖先是以扫,也就是亚伯拉罕的大孙子,”安德烈博士以他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向眼前这位年轻的中国留学研究生讲解着这段已经远去了的历史,“以扫就是雅各的哥哥,他们俩是双胞胎俩亲兄弟,想当年,以扫为了一碗红豆汤,把自己应得的福分卖给了弟弟雅各,当然了,他也算是被弟弟给算计了,其结果是以扫被上帝耶和华排斥在了以色列民族之外,他被打发到了以东那个地方,后来,以扫就成了以东人的祖先。”

“从你们的历史上讲,以东曾经是以色列的邻国。”叶怡彤显然对以色列的历史也是颇有研究的,“<创世记>上说,以扫带着他的妻子、儿女、与家中一切的人口、并他的牛羊、牲畜、和一切货财、就是他在迦南地所得的、往别处去、离了他兄弟雅各。......于是以扫住在西珥山里、以扫就是以东。以扫是西珥山里以东人的始祖。”

“哈!看来你对《圣经》还是蛮有研究的啊,伊什塔小姐。”安德烈博士哈哈一笑,然后把笑收住,接着又说道,“当年,以色列人在旷野里漂流了四十年,终于进入了迦南地之后,因为历史上的那些怨恨,以东人依然与以色列人为敌,他们勾结非利士人抢掠以色列人,他们也曾经一度占领了犹大国的南部地区。更可恨的是,无论是埃及人、还是叙利亚、希腊、罗马和波斯人,只要是这些侵略者攻打以色列,以东人就在一边落井下石,跟着鼓噪,帮着侵略者欺负以色列人。”

“这以东人也太不仗义了,大家毕竟是出自于同一个祖先嘛,为什么要伤害自家弟兄呢?”苏少杰听了博士的这番叙述,心里也感到颇为不平。

“那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不也是出自同一个祖先,不是照样还争斗了几千年吗?”叶怡彤拍了拍他的手背,笑着向他解释着。

“当年以东人与以色列人之间的关系,和现在的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关系差不多,”安德烈对叶怡彤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以东人恨透了以色列人,所以每当有人欺负以色列人的时候,他们从来不是站在以色列的一方,而是选择站在敌人一方。”

“那不是落井下石吗?”苏少杰忿忿地说。

“可不是呢!”安德烈一边点头,一边继续说道,“波斯人侵略以色列的时候,情形更为惨烈,因为波斯军队非常残暴,他们占领了以色列之后,士兵们会把婴儿倒提起来,然后摔到墙上,把婴儿的脑袋摔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以东人依然还是站在一旁摇旗呐喊,使得那些波斯士兵们被刺激得更加惨无人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以东人十分仇视以色列人,他们把老祖宗以扫对雅各的仇恨,都发泄到了落难的以色列人身上。”

“以东人的这些所为,上帝没看到吗?”苏少杰问道,显然,他觉得上帝这时候真的应该出来惩治一下以东人了。

“有啊!以色列人遭受的苦和难,上帝自然都看在眼里,”安德烈说道,他的嘴角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到的微笑,“《圣经》里的<.俄巴底亚书>就是一部上帝耶和华专门针对以东人的宣言:因你向兄弟雅各行强暴,羞愧必遮盖你,你也必永远断绝。当外人掳掠雅各的财物,外邦人进入他的城门,为耶路撒冷拈阄的日子,你竟站在一旁,像与他们同伙。你兄弟遭难的日子,你不当瞪眼看着犹大人被灭的日子,你不当因此欢乐他们遭难的日子,你不当说狂傲的话。我民遭灾的日子,你不当进他们的城门。他们遭灾的日子,你不当瞪眼看着他们受苦。他们遭灾的日子,你不当伸手抢他们的财物。你不当站在岔路口,剪除他们中间逃脱的。他们遭难的日子,你不当将他们剩下的人交付仇敌。”

“那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呢?”苏少杰急着听到答案。

“最终,上帝耶和华宣判了以东人的死刑,”安德烈的脸上展现出了惬意的笑容,他说道,“借着罗马人的手,上帝灭绝了以东人,上帝说了:以色列人复兴的时候,以东却要被灭,没有剩余的。”

“少杰,有些答案其实你自己就可以找到。”叶怡彤笑着对苏少杰说,“有关以东人被灭亡的这段介绍,你读读《圣经》里的<俄巴底亚书>就会一清二楚了。”

“是啊,所以说,整部《圣经》,其实就是一部完整的以色列的历史史册,”安德烈博士笑着对苏少杰说,“从那以后,以东这个民族就从地球上消失了,而新约时期的希律世家,他们都是以东人的残余,因为他们当时逃到了南地,也就是内盖夫沙漠地带,就是以色列南边的那地儿,和埃及搭界的地方。”

“不是说,以色列人复兴的时候,以东却要被灭,没有剩余的吗?”苏少杰又有新的疑问了。

“以色列不是还没有真正复兴吗?”叶怡彤看了他一眼,说道,“就是在现在,以色列也还没有真正复兴起来,因为时候还不到!”

苏少杰明白了,他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可是,历史有时候真的是不可思议,”安德烈话锋一转,说道,“大希律,还有他的儿子和孙子们,后来竟然做了犹太人的王,成了以色列的几代统治者!”

“那他们是怎样得逞的呢?”苏少杰忍不住又问了。

“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吧。”安德烈笑着说道,“当时以东人被上帝灭掉的时候,希律家族在以东就已经是显赫的贵族了,他们逃离了以东之后,就去了南地,因为原本就是贵族人家,所以希律在南地就做起了生意,他发了财,做生意赚了很多钱,他就拿钱贿赂了当时统治以色列的罗马皇帝,在他25岁的那年,他就当上了以色列的王,史称大希律王,他成了以色列的统治者,就这样,以扫的后代终于骑到了雅各后代的脖子上,他们终于解恨了!”

“历史有时候真会捉弄人!”苏少杰感慨了一句,转而又问道,“难道你们以色列人就那么服软,肯接受一个以东人的统治。”

“当时是罗马帝国统治我们以色列,大希律只是一个傀儡政权。”安德烈解释道,“那个时候,以色列属于罗马帝国的一个省,真正的统治者不是大希律,而是罗马帝国的总督,只不过罗马帝国给予了以色列人比较宽松的自主权。”

“啊哈,是这么回事啊!”苏少杰知道其原委了。

“大希律王是一个生性多疑的人,”安德烈博士接着往下说,“尤其是到了他的执政后期,他怀疑很多人,他总是觉得别人在威胁他的政权,所以他看着谁不顺眼就不经审判地随意杀戮,因为疑心过重,他甚至杀了他的儿子,儿媳妇,还有他的两个孙子。也正是因为他的生性多疑和随意杀戮,也就埋下了祸根,最后,大希律王很神秘地死去了,至于是被杀,还是得急病死了,没有最后定论。”

“所以也就有了这样一个说法,那就是大希律的死因至今还是个谜。”苏少杰一边点头,一边又问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博士,约瑟和玛利亚又是如何带着耶稣回到拿撒勒的呢?”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46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