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3)  

2015-03-03 16:25:19|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3)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从埃拉特去往提姆纳河谷国家公园的沿途景色




 

“这个嘛,叫我怎么说呢?”安德烈博士耸了耸肩,又用手搔了搔脑袋,说道,“我和沙夫利尔从小就像亲哥儿俩一样,因为我们俩的母亲是双胞胎姐妹,我们两家走动得也很频繁,小时候开始,我们哥儿俩就经常住在一起,相处得和亲兄弟没有什么区别。”

“哦,怪不得呢!”苏少杰点了点头,他知道,亲情确实比很多东西都重要,尤其是像他们俩这样的一种特殊关系。

“博士,我还有一个疑问,”叶怡彤在一旁插了一句,“我知道,你们哥儿俩犹如亲兄弟一般,那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不会因为信仰的不同,而发生一些理念上的争执吗?我的意思是说,犹太教一直以来就排斥基督教,难道你的表哥不会因为你们的信仰问题不同,而与你之间有什么隔阂吗?”

“这个问题嘛,你们得听我慢慢解释,”安德烈博士绅士般地冲着叶怡彤笑了笑,然后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披萨咖啡厅,“我们先进去填饱肚子再说吧,一会儿慢慢再给你们细说,我开车在沙漠转悠了一上午了,肚子早就有意见了。”

“行!我们也饿了,我的肚子也早就开始咕咕叫了。”苏少杰笑着说。

他们走进了披萨咖啡厅,这家外观看上去很淳朴的披萨咖啡厅里面的店面确实也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的硬件设施却相当到位,整个披萨咖啡厅是一棵四周用玻璃罩起来的橄榄树为核心,披萨咖啡厅的吧台,还有那些就餐区的桌椅摆放的井条有序,店里面的空间氛围安静古朴,带有浓郁的红海风味和内盖夫沙漠元素。

里面的客人还不是很多,可能是还不太到吃午饭的点儿,但是随着苏少杰他们三个人的到来,后面也陆陆续续地往里面进人了。苏少杰他们找了一张临街的桌子,坐了下来,因为这个位置可以欣赏到披萨咖啡厅外面的街道,透过窗户往外面望去,可以看到这条街道的两旁都矗立着排列整齐而又端庄的棕榈树,还有好多好多正在开放着的热带花卉。

披萨咖啡厅里面的环境很温馨,在周边的墙上悬挂着一些拍摄唯美的风景画,苏少杰认得出,那些画的许多场面都是埃拉特景致的,因为他们已经在这座城市里逛了不少的地方了,他认得出来那些地方,其中有几张非常优美的戈壁沙漠的摄影写真吸引了苏少杰的眼球,他津津有味地欣赏着。

“你们俩想吃什么,就尽管点吧,”博士一边请他们二人落座,一边笑着张罗道,”这家披萨咖啡厅在埃拉特城很有名气,披萨饼是意大利面点师亲手制作,除了披萨,这里的西餐也很不错,沙夫利尔已经给我布置了任务了,我可不能怠慢你们这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呐。”

“随便来点儿吧,博士。”叶怡彤一边环顾着披萨店的墙壁上挂着的那些画,一边拉着苏少杰的手说,“这些画好看极了!少杰,你看这张,再看这张,拍得那么清晰,层次那么分明,立体感那么强,哇啊!这些摄影师的水平真棒啊!”

苏少杰指着其中的一幅风景照,问安德烈:

“博士,这也是埃拉特一带的风景吗?”

“那张画啊,哦,那里是提姆纳,”安德烈扭头看了看那幅画,解释道,“英文的名字叫Timna Valley National Park,是我们以色列的一处重要历史遗迹,现在被开辟成了一座国家公园,确切地说,应该叫提姆纳河谷国家公园,那里有红色的峡谷,还有很多奇异的岩石,还有挖掘出来的许多宝贵化石。”

“提姆纳,我知道那地方。”叶怡彤好像在自言自语地说,“提姆纳是一个自然保护区,那里面有高深的悬崖和山谷,景色非常迷人,提姆纳还有很多的文物古迹,历史可追溯至所罗门王时代。”

“是啊,提姆纳,非常有名的。”安德烈点头道,“那个遗址原先是一座废弃了的铜矿,在大约三千年以前,古埃及人来到这里,他们在这里发现了铜矿,就占据了提姆纳,在那里开采青铜矿。实际上,现在的提姆那已经被开辟成了一座旅游公园,对了,那里一个还有按照《圣经》上描述的约柜样子,制作成的一个约柜模型,是游客们非常喜欢的一处景点。

叶怡彤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安德烈用希伯来语招呼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那位服务生,小伙子急步走了过来。

“你们大家都喜欢什么口味的披萨,自己挑吧。”安德烈指着桌子上的菜单,对他们俩说道。

苏少杰也说不上究竟是哪种口味的披萨好吃,于是就对安德烈说:“你随便点一种就行了,我们无所谓的。”

“那好吧,我给你们推荐一下,”安德烈博士拿起菜单来,仔细瞧了瞧,说道,“咱们就要马格丽塔披萨吧,怎么样?这可是非常有名的意大利披萨啊。

马格丽塔?”叶怡彤听到这个名字,觉得很有些耳熟,于是就问,“博士,意大利历史上不是有一位叫玛格丽塔的王后吗?这种披萨与玛格丽塔王后有什么渊源吗?”

“有啊,当然有啊!”安德烈笑着对他们俩说,“玛格丽塔披萨可不是普通的披萨,是有象征性意义的,一会儿你们就看到了,在这种披萨饼的表面上,既有红色的番茄,又有白色的芝士,同时还有翠绿的九层塔,你们应该知道,红白绿这三种颜色,正好是意大利国旗的颜色呐。

“我有点明白了,”叶怡彤笑道,“我猜一下啊,是不是马格丽塔王后给这种披萨起的名字啊?

“完全正确!”安德烈一边点头,一边笑着说,“在1889年的那一年,当时的意大利王后马格丽塔访问那不勒斯的时候,当地人向她献上了一块披萨,也就是这种既有红色的番茄,又有白色的芝士,同时还有翠绿的九层塔的披萨,王后非常开心,奖赏了为她献上披萨的人,后来,这种做法的披萨就出名了,再后来,人们就把这种披萨叫做玛格丽塔披萨。

“我以前还真没听说过。”听完安德烈博士的这番解释,叶怡彤笑着说道。

“这种披萨饼并不是可以随便做的,也是很有讲究的。”安德烈认真地说道,现在意大利有专门的法律,如果做的披萨不能满足意大利披萨协会提出的种种要求,当然了,那些要求也是很苛刻的,那就不能叫做马格丽塔披萨,否则就是违法的。

“一块披萨还引出这么多故事啊!”苏少杰笑着说道,“既然对这种披萨的要求这么高,那这家披萨咖啡厅里肯定是有意大利高人在做面点师啊。”

“要不怎么说,这家披萨咖啡厅是埃拉特最有名的一家呢!”叶怡彤点头表示同意。

安德烈博士又为他们几个人每人点了一份西餐。

很快,服务生就给他们端上了咖啡,他们三个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等着披萨饼和西餐。

“博士,提姆纳离这儿远吗?”叶怡彤指着墙上的那幅提姆纳的风景画,问安德烈。看样子,她对那幅画,不,应该说是对画里面的景色很有兴趣,作为一名研究犹太历史的中国研究生,一位未来将致力于中东国际事务的外交部定向委派留学生,她的这种举动也是很自然的。

“不远,离埃拉特这里只有25公里远,开车20分钟就到了。”安德烈回答说,他或许还不知道叶怡彤为什么对这幅画那么感兴趣,但是他知道作为来到埃拉特的人,应该多熟悉一些埃拉特的情况,更何况提姆纳国家公园还是一处有着非同一般意义的历史遗迹。

“去那儿方便吗?”叶怡彤问道,听得出,她很想去那里看看,“有去那里的专线车吗?”

“有啊,有专线车,因为是旅游景点嘛。”安德烈博士回答道,转而他又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子,“哦,我忘了,现在是住棚节,这几天不会有专线车。”

叶怡彤的神情有点沮丧。

“想去?没问题啊!我有车,我可以陪你们一起去玩。”看到叶怡彤的样子,安德烈笑了,安慰她说道,“车不是问题,我就有一辆,是一辆越野车,我经常开着它到沙漠去考察,重要的是不知道提姆纳河谷国家公园这几天对外开不开放。要知道啊,现在是住棚节的大假期间,我还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段往提姆纳那里跑过。咦!等等,我打电话问一下我的一个在旅行社的朋友,他应该知道提姆纳现在开不开放。”

安德烈博士拿出手机,迅速拨通了他朋友的号码,只听见两个人在电话里用希伯来语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阵子,然后挂上了电话,他抬起头,笑着对叶怡彤说:“你是幸运的,姑娘,提姆纳明天照常对外开放,我已经让我的这位朋友给我们预定了门票。”

苏少杰对于他们俩人在电话里究竟嘀咕了些什么,自然是听不懂几句的。叶怡彤当然全听明白了,因为手机通话本来就漏音,这么近的距离也能听出个大概其来,她的脸已经像一朵美丽的花儿一样,早就绽开了,安德烈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早就已经知道情况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了。

“谢谢博士!真是太谢谢了!”兴奋着的她都要跳起来了,差一点就要扑到人家的怀里了。

苏少杰在一边半吃醋半开玩笑地说:“矜持点!矜持点啊!”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博士,忘了问你了,苏少杰停住了笑,问安德烈,“你在希伯来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

“我是在希伯来大学的爱因克里姆校区上的大学本科,我所在的系是医学院的生理学系,我的博士专业学的是医学昆虫学,我拿到了博士学位之后,又转行做了外科医生。”安德烈博士一口气介绍完了自己。

“这么复杂啊?哈哈!”苏少杰笑道,然后又好奇地问,“刚才沙夫利尔开玩笑说,你是大老板,你开公司吗?”

“什么大老板啊?”安德烈笑着说道,“沙夫见面就和我开玩笑,叫我大老板,其实,我开了一家私立医院,我也是其中的一位外科医生。”

“博士啊!医生啊!”叶怡彤笑着说,在英语里,博士和医生都是同一个单词,所以她就顺便开了这个玩笑,其实用的是同一个词,那就是doctor

这时,服务生送来了烤得又香又脆的玛格丽塔披萨,三个人又拿刀子又拿叉子的,那些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披萨,很快就下了他们的肚了,这可是真正的意大利披萨,是货真价实的意大利皮萨,是非常有名的玛格丽塔披萨,苏少杰和叶怡彤两个人吃起来那个香啊,看的坐在他们一旁的安德烈抿着嘴笑起来,他这一笑,叶怡彤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赶紧把脸扭到了那些悬挂在墙上的风景画上面。

不大一会儿,安德烈博士点的西餐也送上来了,因为披萨太好吃,美味的西餐现在觉得有些多余了,但是人家安德烈好心好意地花钱点了这么多,不能推辞,那就吃呗!于是,三个人放慢了节奏,一边吃着盘子里的美味西餐,一边聊着。

现在,我和你们聊聊几个话题,安德烈把手上的刀叉分放在自己桌前的两侧,喝了一口咖啡,清了清嗓子,然后对苏少杰和叶怡彤说道,“就是给你们俩解释一下路上你们提出的那个问题,也就是我和沙夫利尔是怎么样处理好我们之间关系的。”

苏少杰和叶怡彤俩人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首先我要说的是,基督教和犹太教都相信同一个上帝,”安德烈博士慢声细语地,娓娓道来,“这个上帝,就是我们人类的造物主耶和华,也就是《圣经》所说的我们以色列人的神。你们读过《圣经》吗?读过了?那更好,如果你们能够细细地读《圣经》的话,你们就会知道,其实基督教就是为犹太教带来的福音。”

“基督教是带给犹太教的福音?”这话,连研究犹太历史的叶怡彤都有些听不明白。

“是啊!一点儿没错!”安德烈的目光看着叶怡彤,说道,“我这么给你解释吧,首先,你要知道,上帝耶和华把他的独生子耶稣送给了我们这个世界,耶稣道成了肉身,然后用他的鲜血和生命来拯救我们人类。”

这话,叶怡彤能听明白,苏少杰却似懂非懂。

“我们的上帝,也就是耶和华神,祂原先是把以色列人树为一个样板给全世界人看,”安德烈博士的神情,此时看上去认真而又严肃,只听他在说,“上帝把我们以色列人放在了世界的十字路口上,把我们当做人类的表率,上帝的目的是要让世人都看得见,人类应该怎样去做,每个人应该怎样去做人。”

其实,安德烈博士说的这些话,苏少杰都听得懂,因为他和叶怡彤在研究《圣经》的时候已经探讨过这个问题,其中的一些奥秘和玄机他也略知道一些,当然,他所知道的只是一些笼统而又模糊的概念,他想仔细地听下去。

可是,我的同胞们却一直在悖逆耶和华,”安德烈博士不紧不慢地说着,“他们并没有遂神的意愿,可以这么说,自从我们以色列人被上帝拣选为神的选民以来,自始至终就一直在悖逆耶和华神,真的是枉为神的选民。所以说,耶和华又制定了新的人类救赎计划,那就是把祂的独生儿子耶稣送到了我们以色列人的中间。可是,我们犹太人却不肯认耶稣是救世主,并杀害了祂,还把祂钉死在了十字架上。”

安德烈博士向他们讲述着上帝的救赎计划,讲述着道成肉身的耶稣,讲述着作为一个在全世界几乎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被公认为是人类救世主的耶稣基督,全世界信奉耶稣的人数以十多亿,可是在耶稣自己的祖国以色列,至今仍然不被人们所接受,也就是说,在以色列这个耶稣的祖国里,在很多犹太人的眼里,基督耶稣依然被人们认为是疯子,基督教依然还是被排斥着。但是,随着时代的前进步伐,在当今的以色列,基督教已经不再遭受犹太教的残酷迫害了。

对于叶怡彤,她更想知道的多一些,因为这是她来以色列的目的,尽管她是为了获得希伯来语的硕士学位,但是那一切也都是为了将来她能够在中东国际事务当中担当起重任,甚至是独挡一面,对于她来说,犹太文化和历史历史是学无止境的,如果不了解《圣经》的真谛,不明了犹太人与《圣经》之间的那种不可分割的关系,那她就算是白来一趟了,所以,她向安德烈抛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希望他解答:

“博士,我一直在研读《圣经》,不管是犹太教的《希伯来圣经》,还是你们基督教的《圣经》,我读得懂,你们对摩西五经都是认同的,摩西五经》,犹太教叫做《妥拉》,是你们犹太男孩子从5岁开始就要读的一本书,那是你们从小到老都要坚守人生准则。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分裂成两个教派,而且还那么死磕呢?”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02)|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