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4)  

2015-03-05 15:51:58|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14)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红海之滨旅游胜地埃拉特





“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分量很重,伊什塔小姐,”面对叶怡彤抛给他的又一个重量级的大问号,帅气的犹太博士安德烈的眉头紧锁起来,看上去好似无奈,又好似想要认真地解答一样,只听他语调沉稳地说,“这问题不是一般的学术课题,而是凝聚了人类发展历史的精髓在里面,这可不是三语两语就能解释得清楚的。”

“其实呢,对于我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我自己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安德烈。”叶怡彤赶紧解释道,“但是我这样一个非犹太人与你们犹太人比较起来,毕竟不是那么透彻,那么融会贯通,因为你们犹太人对<摩西五经>可以说是烂熟于肚,铭刻于心的。”

“你这话没错,伊什塔小姐,”安德烈赞许地点点头,严肃地说道,“我们犹太人从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希伯来圣经》中的<摩西五经>,可以说,我们的骨子里都刻印着摩西律法给我们留下的烙印,这是任何一个外邦人都难以体会到的,这是扎根在我们以色列人灵魂深处的一种传统理念。”

“安德烈,哦,博士,我请教你一下,”苏少杰问道,<摩西十诫><摩西律法>有什么区别吗?”

安德烈笑了笑,说道,“你们叫我安德烈就行了,不用博士博士的。”

“别介!”苏少杰赶紧说道,“你是有大学问的人,我们的这点礼貌还是应该有的。”

安德烈博士微微一笑,接着讲道:“这不仅仅是有什么区别的问题,而是<摩西律法><摩西十诫>更加完整,<摩西律法>贯穿在整个摩西的五篇经文中,也就是<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这五卷书,犹太教的那613条戒律主要出自于而<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这三卷经书,而<摩西五经>则是上帝颁给以色列人的十条诫命。”

苏少杰如有所思地点点头,因为他已经从叶怡彤那里了解了这方面的《圣经》基本知识,现在经安德烈博士这么一解释,他好像顿悟了,说道:“博士,你能尽可能地多给我们讲一些吗?”因为他也想尽可能多地了解一些犹太人的历史,了解一些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历史渊源,尽管他和叶怡彤在这些方面已经进行了较深层次的探讨,但是作为已经来到这片土地上生活和工作,并且今后还将要更多地与犹太人打交道的一名翻译人员来说,多积累这方面的知识对自己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摩西十诫>其实就是律法的根据,是上帝颁布给以色列人的法律依据,”安德烈博士顿了顿,接着又说下去,“<摩西十诫>的前九条是跟言行以及举止有关,最后一诫是跟内心的感觉有关,你们可别小看了这十诫,没有人能够全都守住,保罗这个人你们知道吗?你们应该知道,《新约圣经》中的大部分经文都与他有关,他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传道士,保罗他自己说他只守了九诫,却守不了第十诫,第十诫就是不可贪婪,上帝告诉我们,不要贪恋你所没有的东西!可是,贪婪,是人的本性,无论你是何等高尚,这一条你都守不住,即使你觉得自己守住了,那也是你自己认为的。”

“才十条戒律,都没有人能守得住啊?”苏少杰感觉不可思议,可是仔细想了想,前面的那九条不说,这最后第十条,自己肯定守不住。

“十诫有一个原则,”安德烈没有去在意苏少杰的疑问,继续说道,“其实这也是每一个犹太人从小就知道的,那就是只要违背了其中一诫就等于违背全部,因为十诫是一体的,像一条项链,不管项链从哪里断掉,只要断掉了,珠子就会掉落一地,这个原则很重要,十诫并不是独立的十条诫命,整个十诫是一条律法,不是独立的十条律法,不管违背哪一条,就是违背律法。”

“也就是说,不管守多少律法,只要违背一条就是违背律法。”苏少杰又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上帝的十诫是一体的,只要违背了其中的一诫就等于是违背全部,整个都破坏了,只要违背其中一条就等于全部违背了?”

“没错啊!你说的很对!”安德烈博士点点头,对苏少杰说道,“这就是之所以很难有人能够完全守得住这十诫的,做不了上帝所喜欢的人的缘故。其实,上帝颁下了这些律法是有背景根据的,那就是:我带领你们出埃及,如今要带领你们进入迦南,你们要遵行这些法则。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是建立在上帝过去为他们做的事,以及未来要为他们做的事,上帝以这两个理由要求他们行得正,也就是说,上帝过去为你行事,未来也要为你行事,所以上帝要求我们以色列人要行得正,如果没有这个背景,律法就会显得严厉又可怕,但是有了这个背景,律法就是好的、是恰当的,让人以感恩来回应上帝的恩典。

“那<摩西律法>中的其他律法,也就是那613条律法,你们以色列人就更难守得住了吧?”苏少杰又问道。

 “可想而知了,谁能完全守得住啊?”安德烈博士笑着说,“反正我是很难守得住的,而且有很多条我们都很难守得住。”

“你们以色列人是不是活得太累了啊?”苏少杰感慨地说,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他自己也觉得后悔了,心想,这真是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不该说的话!

安德烈博士笑了笑,他觉得这中国小伙蛮坦诚蛮实在的,于是他说:“我的同胞们的确活得很累,但是作为我们基督徒来说,就不累了。”

“那为什么?”苏少杰不解地问道。

“打个比方说吧,在<摩西律法>中有18种罪行要判死刑,安德烈博士对他解释道,“那些犯死罪的律条对于你们来说很可能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是很可笑的,但那确实是《旧约圣经》中以色列人必须遵守的律法,违抗了就是死罪。”

“现在还这样吗?”苏少杰蛮有兴趣地问道。

“律法依然还是很严肃的,但是毕竟比以前宽松多了,”安德烈博士笑着说,“不过,信耶稣基督就不用担这些心了,因为我们基督徒不必活在摩西的律法之下,比方说守安息日,摩西律法中规定,如果谁违反了安息日的律法,那是要判死刑的,基督徒没有这些说法。”

“你是说,信耶稣了,就不要受那些律法的约束了,那又是为什么呢?”苏少杰继续好奇地问道。

“因为主耶稣基督已经完成了对我们的救赎,”安德烈博士解释道,“耶稣用他的生命洗去了我们的罪孽,我们已经是活在基督里了,所以我们基督徒已经不再需要靠着守这些戒律来得救了,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摆脱掉了律法主义的捆绑,所以也就不必再去执行那些律法条款。”

苏少杰懵懵懂懂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安德烈的一席话,他确实也已经领会了很多,但是依然还有很多问号积攒在他的心里,他说道:“能再讲得详细一点吗?博士。”

“没问题,这样吧,我就先给你们讲讲<摩西律法>,”安德烈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既然你们已经读过了《圣经》,那你们就应该对<摩西律法>不会太陌生,如果你们仔细研读一些的话,你们就会发现,<摩西律法>一共有613条,这些律法条文,其实都是上帝耶和华颁布给以色列人的行为准则。”

苏少杰和叶怡彤不约而同地一齐点头。

“那是上帝为了让我们以色列人做好人类的表率,而专门制定给我们的法令法规,”安德烈博士那双深邃的眼睛看了他们俩一眼,继续说着,“直至今日,以色列依然把这些法令法规作为国家的宪法,也就是说,我们以色列国并没有专门的宪法,<摩西律法>就是我们的国家宪法。”

我们知道,你们以色列的宪法实际上就是<摩西律法>,”叶怡彤点点头,说道,“可是,我想知道的是,这些几千年前的律法在眼下还适用吗?你们以色列人都愿意遵守那些已经使用了几千年的法律条文了吗?”

“上帝的话语永远不会过时,”安德烈严肃地说道,“不管是对犹太教的人,还是对犹太基督徒,甚至是外邦的基督教徒,上帝的律法永远是适用的,一笔一划都不能更改,这也是耶稣说的。”

“这好像是福音书上有记载的。”苏少杰记得在他翻阅《新约圣经》的时候,好像读过这么几句话。

“是,在<马太福音>中就记载有耶稣说的这些话,”安德烈点点头。

“但是,博士,为什么说,基督徒还要摆脱律法主义的捆绑呢?”叶怡彤不解地问道,“耶稣不是说一笔一划都不能更改吗?这不是有些自相矛盾了吗?”

“伊什塔小姐,你的问题真是越来越尖锐了,”安德烈笑着说道,“其实呢,从旧约时代到现在,上帝的律法就从来没有改变,我们是祂的子民,上帝从来不曾改变,祂的律法也没有改变,祂当初怎么对待我们的祖先们,今天仍怎么对待我们,但是不一样的是,现在的我们已经不再活在摩西的律法之下,而是活在基督的律法之下。”

叶怡彤听了安德烈的这一番解释,点了点头,表示她有些明白了。

“我先把<摩西律法>和<摩西十诫>这两个问题给你们讲一下。”安德烈博士进一步解释道,“其实呢,上帝颁给我们<摩西律法>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上帝就是要约束犹太人,不管是在思想上,还是在行动上,约束住我们,因为希伯来民族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民族,是一个桀骜不驯的民族,是一个我行我素的民族,是一个有时候甚至都不把上帝放在眼里的民族!”

苏少杰和叶怡彤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又继续看着博士,听着他的论述。

“是的,这是真的!我的同胞们经常不把上帝放在眼里,”安德烈很有些激动,他动容地说道,“看上去好像他们整天把上帝奉为自己至高无上的唯一真神,甚至为了不妄称上帝的名,嘴里都不敢直接说出耶和华神这个词,其实他们是虚伪的,虚伪地令人感到可笑!”

两位中国年轻人屏住呼吸,认真倾听着这位帅气的犹太年轻学者,哦,应该说是犹太基督教徒,倾听着他对犹太同胞的抨击,他们知道,这是从安德烈博士的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那种对犹太教的无奈,以及对基督教在自己的祖国至今依然还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的愤慨。

安德烈博士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像一颗颗子弹一样,射向了他自己的同胞,他的语气之严肃,他的措辞之尖锐,令苏少杰和叶怡彤好像身体触电一样,随着他说出的每一句话而震颤。

“我可能有些激动,两位朋友,”博士的情绪有些平定下来了,看样子他也是一个很有自控能力的人,他接着说道,“其实,这些话我平时还真没有人去倾诉,这都是发自我内心的情感,我不是恨我的同胞们,我是可怜他们,他们朝思夜想苦苦祈盼的弥赛亚已经来了,为什么他们就不认呢?”

“另外,我在读《圣经》的时候发现,上帝对你们以色列人很严厉,有时候甚至让人感觉是不是有些过头了,在一些事情上整的你们也太惨了? ”叶怡彤笑着说道。

“那是因为我的同胞们一直以来就不听上帝的话,一直在悖逆上帝的王道。”安德烈博士咧嘴笑了一笑,解释道,“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上帝的律法是为了让我们以色列人知道,我们自已有多败坏,律法在告诉我们,我们是罪人,只有研读了上帝的律法之后,才会知道自已错的到底有多么离谱,需要强调的是,其实上帝当初颁下律法,那是为基督做预备的。现在,耶稣来了,他重新诠释了律法,耶稣说律法其实很好遵守,但也更是难以遵守,这就要看你是否能做到因信称义。”

“博士,我想,你以前也是犹太教的人吧?”叶怡彤插了一句。

“没错,伊什塔小姐,我以前也是犹太教徒,”安德烈博士点点头,说道,“我生命的前二十多年都是在犹太教的严格教导下成长的,我们家住在耶稣撒冷的西城,也就是西耶路撒冷,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我学会认字,而我的启蒙教科书就是<妥拉>,也就是<摩西律法>,我从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读<妥拉>,摩西律法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了我的脑海里。”

“可是你是如何成为一名基督教徒的呢?”叶怡彤又问道。

“那是在我硕士毕业之后,”安德烈回忆道,“有一天 ,我得到了一本英文版的《圣经》,这是一本基督教徒使用的《圣经》,里面分《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因为基督教在以色列是不受欢迎的,所以我们很难接触到基督教的资料,我们所接触的《希伯来圣经》基本上是以<摩西五经>为主导,其他的先知书什么的,也并不完全和基督教的《圣经》里的《旧约圣经》一样,至于里面的《新约圣经》,我以前根本就没有见到过。”

“是《新约圣经》让你从一位敬虔的犹太教徒转变成为一名基督徒的吗?”叶怡彤问道。

“是的!”安德烈博士连连点头,解释道,“确切地说,是基督耶稣带来的福音思想感染了我,改变了我的思想理念,耶稣使我懂得了律法主义对我们的捆绑,懂得了弥赛亚已经来到了我们身边。”安德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对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中国年轻人说,“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就聊聊这个话题吧,其实呢,这又要回到刚才我说过的那个话题,也就是我说的基督教其实就是为犹太教带来的福音,只不过,我的同胞们不认这个理。”

“不好意思,博士,”苏少杰认真地问道,“你能给我们讲一下你是如何从一位敬虔的犹太教徒转变成为一名基督徒的过程吗?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如果喜欢这部小说的话,请继续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6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