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32)  

2015-04-21 16:14:41|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32)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内盖夫沙漠地区的点点绿洲





“咱那些人身上都没有带任何的身份证明,他们在外面能站得住脚吗?”苏少杰很为那些逃离了集体的公司员工们的前途感到着急。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少杰。”崔凯杰在电话的那头笑着说,“他们的钱不会少赚,生活方面也都能应付得来,咱中国人聪明着呢!”

后来,苏少杰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原来,以色列当局在外国劳工管理方面抓得并不是很严,不管是哪国来的人,也不管你是怎么来的,你有身份也搭,没有身份也搭,平时里几乎没什么人管你,也没什么人查你,除非你犯了事,你往枪口上撞了,你被人家给逮到了,那就没办法了,你就得被遣返回国。

后来,苏少杰认识了不少流散在以色列各地的中国人,他们都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护照、工作证,身上一样也没有!但是大家都有手艺,而且干的活儿也漂亮,所以大家个个都是挣钱的主儿,有的甚至在特拉维夫做起了买卖,开起了酒吧和饭店。

还有一点,以色列是一个很适应人生存的地方,这里既很适应那些勤劳的人,让他们能够很好地生存,也很适应那些不勤劳的人,他们照样可以很好地生存,以色列这个国家饿不死人,这是因为摩西的律法起了很大的作用,在以色列,无论是田里的庄稼,还是树上的水果,外来者和寄居者都可以去拿来吃,因为上帝耶和华已经吩咐过以色列人了。

也正是因为这些“优越的”生存条件,所以很多人就铤而走险,人们接二连三地离开了“大集体”或“大家庭”,人们在一句希伯来话都不会说的情况下,一个接一个地走上了社会,而且照样可以挣大钱,最没本事的人起码也饿不着。

于是,有些人就把“集体大流亡”和“消极又怠工”的罪名扣在了教会的头上,说是教会里的牧师们挑唆的。后来,通过与教会牧师的接触,苏少杰才搞清楚了这些,教会的牧师在主日聚会的时候总是教导大家要尊重所属公司的领导,要立足自己的本职工作,因为基督耶稣并不喜欢不爱工作的基督徒,也不喜欢社会上的刺儿头,基督耶稣喜欢的是老老实实本本份份工作的基督徒。

牧师告诉苏少杰,使徒保罗说过:大家都要“安静做工,吃自己的饭”。不要让那些基督徒用耶稣马上要再来做借口,不肯好好工作,那不是圣洁,不是在预备自己,当主耶稣再来的时候,祂要看见我们在工作岗位上尽忠职守,为祂做工。

这些话,刚一开始苏少杰并没有认真领会,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基督徒,他是一个无神论者,他觉得,自己是暂时来到了这个国家,将来他还是要回到自己的那个无神论的国家。后来,苏少杰慢慢地领会了牧师的这番话,他知道,将来会有一个新天新地新世界,来代替现在的这个世俗的、贪婪的、充满了私欲和罪恶的世界。

苏少杰挂上了电话。叶怡彤基本上听明白了他们俩人在电话里的内容,她对苏少杰说:

“少杰,看样子你们领导确实是对教会产生了误解,等你到了阿施克隆之后,和你们的那位宋泽普经理好好地磋商一下,看看怎么样才能留住人,外面的世界那么美好,你们如果使用一些高压手段的话,会产生逆反心理,恐怕外流的人员还会更多,到时候就更不好收拾局面了。”

“怡彤,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苏少杰爱抚地拉着她的手说,“我到以色列的时间不长,我和基督教会也根本就没有过接触,但是通过你对我的一些《圣经》知识方面的诠释和介绍,再加上我们这次红海之旅这一路上的见闻,特别是安德烈博士对我们讲了那么多以色列的历史,还讲了基督教会的一些事情,我知道,我也相信,教会里的牧师们是不可能干那些不负责任的事情的。”

“说得对,我也相信你的处事能力。”叶怡彤把脸靠在他的肩膀头上,动情地说,“少杰,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是咱们国家重点培养的外交人才,我将来的工作走向就是致力于中东事务,在我走进以色列这个国家之前,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主义者,我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怡彤,你现在是不是心里很矛盾?”苏少杰用力抱住了叶怡彤,轻吻着身边这位美丽的姑娘,爱恋的情人。

“我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很郁闷。”叶怡彤轻轻推开了苏少杰,用眼神暗示了他一下,因为前排驾驶座上还有安德烈博士。

苏少杰拿眼瞟去,安德烈此时正在聚精会神地把着方向盘,双眼紧盯着前方的路,此时的他,也许正在想他自己的心事,也许他并没有太去在意坐在身后的这两位中国年轻情侣,更也许是他并不想去打扰这两位年轻人的二人世界。

“怡彤,你现在依然还坚持无神论吗?”苏少杰低声问道。

“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但是,……”叶怡彤叹了口气。

“这会影响到你的人生抉择吗?”

“所以说,心里真的是很矛盾。”叶怡彤抬起头来,用那双充满柔情的眼睛看着苏少杰,说道,“少杰,我不想放弃自己儿时的梦想,我要当一名外交家,当一名中东外交专家。”

“你会的!你将来肯定会成为一名令人刮目相看的中东外交专家。”苏少杰认真地说。

“少杰,你知道吗,自从拿起了《圣经》这本书,我就知道我的信仰已经发生了改变,我相信有上帝,我也相信上帝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但我那是站在犹太教的立场上来看待我们的上帝,因为我的导师纳代尔博士是一位博学的《圣经》研究者,而且也是一位敬虔的犹太教徒,他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叶怡彤的目光里充满了虔诚。

“那你现在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来看待上帝的?”

“我也说不清楚,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赞成犹太教的观点,但有时候呢,又会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名基督徒,其实我自己真的说不清楚。”叶怡彤好似有些茫然,顿了顿,她又说,“昨天和安德烈博士的一番畅谈之后,我觉得基督耶稣才是真正我所要依靠的。”

“那就是说,你想做一名基督徒?”苏少杰问道。

“不不!这不可能!”叶怡彤连连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没有那个资格,最起码在短时期内我不可能是,少杰,你也知道,依我的身份来说,做一名基督徒是一道很难逾越的坎,我跨不过去,少杰,你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成为一名基督徒,我当外交家的梦想就会破灭!你明白了吗?少杰。”

“我明白,我也理解,怡彤。”苏少杰紧紧地握住自己心爱的姑娘那双柔嫩的小手,又把它们裹在自己的手掌里,他爱怜地说,“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究竟我们自己的命运将会怎样,我们更无法去揣测,但是,怡彤,我相信,作为我们的一种信仰,也可以说是一种属灵的寄托,如果真的有神的话,这位神就一定会眷顾我们的。”

苏少杰在安慰着心中爱恋的姑娘,他同时也在思索着自己的命运,思索着他和怡彤的未来,究竟未来将会怎样,就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来说,但凭着我们那属地的智慧,真的是无法去预测到的,恐怕只有在我们得到了属天的智慧之后,才可以知道这些难解的答案吧!

安德烈博士一直没有吱声,他的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驾驶着他的福特Explorer越野车飞驰在以色列的90号国道上,坐在他身后的两位中国人一直在用中国话说话,他听不懂,也不想听,因为他知道这或许是两位中国年轻情侣之间的悄悄话。

90号国道是一条整洁而又平整的柏油路,沿着这条南北交通大动脉一直北上,再左拐到40号国道上,偏西方向北上,就可以直达内盖夫地区的首府贝尔谢巴,那里就是苏少杰要去的地方,也是他即将要离开的地方:咖哈驻地。

如果沿着90号公路不拐弯直接北上,就可以到达以色列的内海之一,也就是著名的旅游胜地死海(以色列有两个内海,一个是死海,一个是加利利海,加利利其实是一个湖),死海那里是以色列最炎热的地方,是一个犹如炼狱一般的“旅游胜地”。

在死海一带左拐到31号公路,就可以去往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那里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宗教圣城,因为那里是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这三大教的圣地。

如果不去耶路撒冷,继续紧贴着死海前行,过了死海之后,这条90号公路就与约旦河平行了,但与约旦河保持一段距离,继续北上左拐到71号公路,就可以抵达耶稣的故乡拿撒勒,那里也是以色列的一处著名旅游胜地,是基督教的圣地。

如果沿着90号公路继续北上的话,就可以达到加利利,那里是耶稣基督传播天国福音的地方,他和十二门徒的脚印踏遍了整个加利利地区。90号公路沿途会经过加利利湖,当然也会经过加利利湖边上的提比利亚,这是耶稣时期加利利湖边上的四座城市之一,现在仅剩下了这一座城市,耶稣所诅咒的迦百农等三座城市早就已经化为了历史的乌有。

90号公路继续北上,就到了以色列和黎巴嫩的边界。所以说,90号公路是以色列最长的一条国道,是横贯以色列的南北大动脉,从以色列的最南端到它的最北端。

此时,福特Explorer越野车还继续行驶在90号国道上,透过车窗,苏少杰不时地可以看到一个或几个牧羊人破旧的帐篷,孤零零地站立在内盖夫大沙漠的旷野里,牧羊人的羊儿聚集在一起,相互间拥挤着碰撞着,它们在那几乎看不到几棵草的荒野里,苦心寻觅着自己的草粮。

这些贫穷的贝都因牧羊人,这些昔日的阿拉伯游牧人,他们长年累月伴随着自己的羊群,在无际的沙漠里游荡着,游荡着,这一阿拉伯分支的游牧民族显然已经过惯了游牧的生活,他们不愿意走出这荒凉的沙漠,他们人与羊共存地散落在这片极度贫瘠的旷野中,过了一年又一年,过了百年又过了千年,从耶稣时期他们其实早就已经有了,一直延续到了历史的今天,他们还在那里……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282)|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