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5)  

2015-05-24 16:49:18|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45)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海滨城市阿施克隆海岸边的游艇码头





第二十一章


加沙地带的北端,有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那就是阿施克隆。阿施克隆北端的海岸边,有一个景色很美的游艇码头,那里是这座城市的最美海岸线。

行走在烈日下的苏少杰,身边就是那美丽的犹如图画般的地中海,骄阳下面的地中海就像是一面硕大的镜子,反射着刺眼的光芒,蓝蓝的海水微微泛着的涟漪,热辣辣的阳光直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反射出晶莹剔透的亮点,勾勒出的是一幅美丽的天然之作。

地中海的美是勾人心魄的美,是一种高贵而又优雅的美,只有走近她的人才能感受到那份温馨,那份温柔,那份柔情,那份激情。

蔚蓝的天空,蔚蓝的海水,还有天际边与大海交融处那依稀可见的行驶着的航船,使地中海显得是那样的超脱,那样的豁达。

苏少杰走上了一道石坝,这条石坝通向那个游艇码头,远远望去,在那个静静的港湾里停泊着许多的游艇和快艇,在强烈的中东烈日照射下,那些型号不一的游艇在随着海水的起伏,时不时地向着不同的角度频频地发送出一些刺眼的光环。

苏少杰看看头顶的天空,天空是那样的蓝,没有一簇的云朵;他看看眼前的大海,大海也是那样的蓝,没有一丝的污染。

整个世界是那样的美,那样的静,只有地中海的海风刮在苏少杰的脸上,又吹在他的身上,才使得他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存在,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仿佛置身于一幅硕大无比的美丽画卷中。

忽然,一阵刺耳的呼啸声打破了寂静,苏少杰抬头望去,只见几组以色列空军的F16战斗机群划过蓝蓝的长空,从他的头顶呼啸着飞过,朝着加沙地区直飞而去,在这炎炎的烈日下,苏少杰似乎感觉到了一些寒意,中东这片土地上似乎永远就这样,战争的阴云始终笼罩在它的上空。

昨天下午,他和自己心爱的姑娘叶怡彤一道,乘坐着安德烈博士的越野车从红海之滨的埃拉特赶回到了沙漠之都贝尔谢巴,回到咖哈驻地之后,他就向驻地经理聂修强交接了工作,晚饭后,他又连夜赶往地中海边的城市阿施克隆,因为他又接受了新的工作任务。

昨晚,犹如在眼前。明媚的月亮清澈皎洁,映亮了内盖夫的每一片夜空;满天的繁星迷离闪烁,遍布了天际间的每一个角落。那月亮的光,还有那繁星的亮,穿过了厚厚的大气层,又刺破了浓浓的夜幕,洒落在了寂静的内盖夫大地上,流淌在了贝尔谢巴的大街小巷里。

此时,那辆丰田越野车从城南缓缓开进了市中心,然后又慢慢加速,行驶在了宽阔的马路上。此时的沙漠之都,满城皆空一般的寂静,看不到一个人影儿,听不到一丝儿声响,往日那热热闹闹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此时却好像是一座被外星人掳走了所有人的空城。

苏少杰知道,此时的犹太百姓们都在过他们的住棚节,虔诚的犹太百姓们正在盼望着弥赛亚在此时到来,在他们的心目中,说不定此时此刻就会降临到这片上帝的应许之地上,因为《旧约圣经》中预言了弥赛亚将在住棚节的时候降临。

苏少杰伸出手,按动了开关,身边的一扇车窗打开了。顿时,一股热流闯了进来,这是一股来自于内盖夫沙漠的热风,经历了一路上的沉淀,又经历了城市的洗礼,已经带有了丝丝的芳香,沁入进了心扉,使人惬意。

透过道路两侧的路灯,苏少杰看到了正竞相绽放着的玫瑰花、康乃馨、还有百合花,越野车一路走着,苏少杰一路看着,月光映照下,在大街上的两侧,在人行道的两旁,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棕榈树和伊拉克枣树,成行成列、井条有序、端庄优雅;路灯照射下,一簇簇的植物花卉郁郁葱葱,点缀其中,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犹如世外桃源一般。

作为上帝的应许之地,以色列这个建立在沙漠上的国家,俨然成为了一个农业输出国,花卉业的发展在农业中也占有极重要的位置,其种植面积约占全国农业物种植面积的百分之一,每年生产各种鲜切花15亿支以上,其中玫瑰约占三分之二,是目前世界上次于荷兰和哥伦比亚的第三大鲜花出口国。

越野车穿越过了宽敞平坦的大街,驶出了贝尔谢巴的东郊,开上了一条平平整整的高速公路,这是一条从90号公路延伸过来的重要交通线,也是沙漠之都贝尔谢巴通往东部海岸的一条主要公路,这条路小有名气,因为它通往以色列最敏感的地区加沙地带,这条公路就是25号公路。

此时,驾驶着这辆丰田越野车的是代表处的司机曲云伟,他是刚刚从黎巴嫩边境那边赶过来,因为苏少杰接到了新的任务,要赶往阿施克隆处理一些重要事情,所以曲云伟一路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在贝尔谢巴的伙房匆匆吃了晚饭之后,就又拉上了苏少杰,驾驶着这辆疲劳过度的丰田越野车,又急急地赶往地中海岸的阿施克隆。

“苏翻,你以前去过阿施克隆吗?”曲云伟转身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苏少杰问道。

“没有,从来没来过。”苏少杰把脸从车窗外转了回来,“我来了才这么短时间,到过的地方不是很多,阿施克隆以前从来没来过。”

“你会喜欢这座城市的,因为她和咱们的青岛很相似。”曲云伟侧脸看了苏少杰一眼,笑着说道,“我每次来这里,都想多待会儿。”

“是不是因为想家啊!云伟。”苏少杰笑着说道。

“你说想家啊?”曲云伟叹息了一声,低声说道,“有这么点意思吧,因为这里的环境和咱们青岛很有些相似,所以就觉得倍亲切,因为我来到以色列已经一年半多了,真的很想家。”

“一年半了?不容易啊!”苏少杰拍了拍曲云伟的手臂,说,“我这才来了几个月,就已经想家想得不行了。”

“大家都说,前半年想家,后半年就开始麻木了,可是我不行,这都一年半了,还老是想家。”曲云伟有些伤感地说,“有时候真后悔不该来,在家多好啊,也不用整天牵肠挂肚的。”

苏少杰伸手搂了搂曲云伟的臂膀,安慰他说:“人的一生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不能老是在家里边呆着,趁着年轻就应该出来走走,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知道一些事情,要不然这一生我们会留些许多遗憾的。”

“你说的也是。”曲云伟舒展开眉头,伸出右手拍了拍苏少杰的胳膊,笑了。

“苏翻,你知道吗,阿施克隆这座城市其实年代很久远,你别看这座城市从外表看上去很现代派,其实这是一座非常古老的城市,《旧约圣经》中屡屡提到过的阿施克隆。”

“这我知道一些,在《圣经》中,好像是被译为亚实基伦,对,是叫亚实基伦。”

“你说的没错,就是叫亚实基伦。”曲云伟点点头,又说,“阿施克隆曾经是非利士人的五座主要城市之一,也是希律王的出生地,你知道希律王吗?”

“希律王我知道,我读过《圣经》,”苏少杰当然知道,因为在他和叶怡彤的交谈中多次地谈论过希律王,“不就是耶稣刚出生的时候,想要杀死耶稣的那个大希律吗?”

“就是他啊,大希律!他就出生在阿施克隆。”曲云伟一边注意着前方的路况,一边加大了油门,因为现在是住棚节,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通过,嘴里还一边说着,“阿施克隆曾经还是罗马-拜占庭时期的希腊文化的中心呢,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多转转,因为这里有不少的古文化遗址。”

“阿施克隆是不是离着加沙地区挺近啊?”苏少杰问道。

“很近很近,阿施克隆是以色列地中海边的所有城市中离着加沙地带最近的。”

“云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苏少杰侧转身子看着曲云伟,“我是想知道,既然阿施克隆曾经是非利士人的地盘,那这里的居民是不是应该有很多是阿拉伯人啊?因为我听说现在的巴勒斯坦人就是源于非利士人。”

“好像是这么回事,”曲云伟慢悠悠地说道,“因为历史的原因,阿拉伯人和犹太人都住在这座城市里,我还听说,这里的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关系很不错,基本上没有什么冲突,不像别的其他城市,两个民族之间经常发生争斗。”

曲云伟是个慢性子的人,虽然话不多,但是讲起事来很认真,他把自己所知道的有关阿施科隆的一些情况都慢慢讲给苏少杰来听。

他告诉苏少杰说,实际上,以色列这里现在统统被叫做巴勒斯坦,这一地区最早的原始居民是迦南人,所以上帝耶和华就把这里称作“迦南地”,这些迦南人在公元前的4000年前后从阿拉伯半岛东部沿阿拉伯海一带开始来到这里定居,到了公元前13世纪的时候,住在克里特岛和爱琴海沿岸的非利士人又开始移居到了迦南地区。

公元7世纪的时候,出生在阿拉伯半岛的穆罕默德创立了伊斯兰教,他统一了分散在阿拉伯半岛上的各民族和部落,建立了统一的阿拉伯帝国,再到了公元637年的时候,巴勒斯坦也被并入了阿拉伯帝国的大家庭里,这里的居民的宗教和文化等各个方面都逐渐被阿拉伯化,这一地区的人们形成了一直延伸到现在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

后来,以色列亡国了,犹太人被逐出了家园,流落到了世界各地,巴勒斯坦人就在这一地区开始了他们的劳动生息、繁衍后代,所以他们也就以为已经成为这块土地上的唯一的主人了,犹太人曾经的历史在他们的眼里也已经成了过往的云,不复存在了。

现在,犹太人复国了,要收回自己的家园了,阿拉伯人就不干了!因为那样一来也就意味着他们要失去自己的家园了,因为两千年来他们早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地盘了,而且还建立了自己的圣地,也就是耶路撒冷。

两个人一路聊着,时间过的也就快了,两个小时的路程之后,他们已经几乎接近了加沙地区,前面出现了一个路口。

“少杰,往左走的路口就是去往加沙地带。”曲云伟放慢了车速,又指着右边的路口说,“那边,通往阿施克隆。”

“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到达阿施克隆?”苏少杰问道。

“半个来小时。”

“那咱们能不能走左边的路,去加沙那边看看?”苏少杰指着左边的那条路,问道。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93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