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57)  

2015-06-24 16:43:1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5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阿施克隆海滨沙滩上的犹太青年人





 

“杰子,你听我说啊,”赵洋用力握住了苏少杰的一只手,笑着说道,“我来以色列也已经有不少时间了,说到中东的局势呢,其实也并不像咱们国内舆论宣传的那样可怕,这么说吧,只要我规规矩矩地找个活儿干着,别到处乱跑乱窜的,能有什么事儿找到我头上来啊?你说是不是?杰子。”

“你说的倒轻巧,这牵扯到一系列的问题啊,赵洋,”苏少杰真想说服自己的好朋友赵洋能够留下来,因为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未知,尤其是在以色列这样一个民族矛盾激烈冲突的国家,这不像是在国内,就算是发生了点什么事儿,自己可以想办法解决。

“你放心吧,别婆婆妈妈的了!”赵洋一边笑着,一边摇晃着苏少杰的手臂,说,“我这些日子闲着没事的时候,一直都在思索一些将来如何在外面生存的问题,我也知道了很多目前中国人在以色列的情况,我心里早就有数了。”

“你都想些什么了?你心里有什么数了?”苏少杰还是不放心。

“我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啊,”赵洋一脸正经地说,“我真的心里有数,这样吧,我先给你说说目前咱中国人在以色列的大体情况,有些事情你肯定没有我知道得多,你信不信?杰子。”

“你什么知道的比我多?那你说!”

“好,杰子,你听我说,”赵洋用审视的口吻问苏少杰,“你知道现在流散在以色列劳务市场上的中国人有多少?他们是否都有身份?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哪知道这些啊?”苏少杰摇摇头,说道,“我也没和外面的那些人接触过,哪知道这方面的数据啊!”

“那我告诉你!”赵洋一字一顿地说道,“目前的情况是,在以色列的中国劳工大约有五万多,有合法身份的占大约三分之二,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是没有身份的,这是我所掌握的情况。”

“什么什么?三分之一的中国工人没有合法身份?”苏少杰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吃惊的样子,“那他们是如何进入以色列的?进入以色列是很不容易的,偷渡客根本就无法进入以色列的境内!赵洋,这你是知道的,不可能!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以为那些人是从边境线偷跑过来的?”赵洋哈哈笑着,说道,“以色列的安全防务那可是世界一流的,谁也偷渡不进来!他们那些人啊,大部分人都是以合法身份进入以色列的,他们的护照是合法的,签证也是合法的!杰子,我说我知道的事情比你多,你还不服!”

“打住打住!你得把话说明白啊,赵洋,”苏少杰被赵洋的一番解释给搞糊涂了,“以合法身份进入以色列,都是些没有身份的人?你这话说得云山雾罩的,这是些什么话啊?”

“其实,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只是你不知道底细而已。”

“很简单?不知道底细?”苏少杰搔了搔头发,不解地问,“你还知道什么底细?”

“是这样的,杰子,我都说给你听,你可听好了啊!”看到苏少杰那困惑的样子,赵洋笑着说道,“之所以说他们都是些有身份的人,是因为他们在中国办理的都是合法的劳务输出,说白了,就是到以色列来出苦力的中国劳工。”

“这还用你解释,我们集团的工人们不也是这种情况吗?”

“可问题是,到了以色列之后,那些人就消失了,蒸发了。”赵洋用手做了一个很搞怪的手势。

“消失了?蒸发了?”苏少杰惊诧地张大了嘴巴,问道,“这是怎么个情况?他们去哪儿了?”

“这还用问吗?他们都进入以色列的劳务市场了!”

“噢!我明白了!”苏少杰恍然大悟,“他们那些人并没有进入原先已经签有劳务协议的那些在以色列的中国公司里面工作,而是自谋生路去了!”

“聪明!那么多年的学真的没白上啊!杰子!”赵洋笑着说道,“那些人啊,他们可都是来淘金的,你说他们能上哪儿去?”

“哎,不对啊!赵洋,这里面有个问题,”苏少杰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问了赵洋一句,“你看啊,眼下能够进入以色列市场的那些中国公司,那可都是在中国国内有资质的企业,而且都是国字号当头的,哪能容许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这你就不懂了,杰子。”赵洋的脸色严肃下来,说道,“你以为那些公司的管理者都是省油的灯?那些人的心可黑着呢!”

“这话怎讲?”苏少杰的脑子一时半会儿没转过弯来。

“我这么给你说吧,杰子,我刚才说的那些消失了的,或者说是蒸发了的中国人,这接近三分之一的中国人已经流散在了以色列的各个城市里,而造成这种局面的背后操纵者,其实这都是某些中国公司里的领导者,这都是他们一手导演的!”

“你说什么?是那些人导演的?”苏少杰更惊讶了,他急急地问道,“那他们图的是什么呀?要知道这样做是很危险的,他们这样做不怕担责任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的杰子!”赵洋拍了拍苏少杰肩膀,说道,“如果不是为了图什么,他们能白干这事儿?”

“那,那他们图什么啊?”

“收--子!”赵洋一字一顿,三个字一个跟一个地蹦了出来。

“收银子?收什么银子?”

“嗨!杰子,我简直被你打败了,收银子不就是收钱吗?”

“你的意思是说……?”

“我是说啊,他们是向那些流散到以色列劳务市场上的中国劳工收钱!”赵洋一字一顿地说道,可以听得出他的声音里充满着愤怒与鄙视。

“那也就是说,尽管那些外逃的劳工离开了公司,但实际上却依然被那些当官的给掌控着!”苏少杰当然听明白了,他也感觉非常愤怒,他心里面在骂:狗日的!在国内腐败也罢了,竟然跑到国外来喝自己同胞的血!

“现在你都明白了吧?杰子。”赵洋的口气和缓下来了,表情也没有刚才那样冲动。

“这些人应该下地狱!”苏少杰忿忿然地说道。

“我听朋友讲了,那些外逃的人每个月要向公司当官的上交100美元的好处费,那些钱都进了他们的腰包里了。”

“这都是哪些公司干的事?”苏少杰问道,语气里充满了愤怒,“咱们代表处有没有人干过这种事?”

“没听说,估计没有。”赵洋摇了摇头,又说,“那都是几家中国的南方公司干的事儿,听说有福建的,也有江苏的。中国南方比北方开放,南方人的胆子也比咱们北方人的胆子大,只要是能搞到钱,什么也敢干,到了国外,照样如此!”

“也不能这么说,贪官是不分南方北方的。”苏少杰纠正说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赵洋摇摇头,又说,“反正,在以色列干这事儿的,只有南方的那些公司,北方的公司还算比较守规矩。”

“我再问你啊,赵洋,”苏少杰拍拍赵洋的肩,问道,“像那种情况,也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些流散在以色列各地的中国人,噢!对了,你,将来也是其中一个,没有合法身份,在外面找工作好找吗?”

“干私活儿,没什么问题。”赵洋沉思了一小会儿,说,“如果要进入正规的工程项目的话,还是有问题的,因为没有劳工证,人家不敢雇用你,怕移民局找事儿。”

“我想也是,毕竟是没有合法身份的人,一旦移民局涉入的话,肯定要被遣送回国。”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杰子。”赵洋笑着说道,“我们光在劳务市场蹲摊儿就能揽到很多活儿。”

“蹲摊儿?什么蹲摊儿?”苏少杰不解地问道。

“就在在劳务市场等活儿,那里的生意可火爆了!”

“那不都是一些私人家的活儿吗?就像咱们青岛的长途汽车站那边,就马路边上那,立交桥底下的那些等活儿的人。”苏少杰的心里很明白,对于以色列的那些正规的工程来说,人家是不会到那种地方找人干活的。

“你不知道啊,杰子,咱们中国人可吃香了!”赵洋眉飞色舞地说道,“那些找人干活的主儿,他们喜欢中国人,一般都是挑着拣着要咱们中国人,你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因为咱们干的活好,而且要的工钱也少,很抢手。”

“瞧你那点出息!”苏少杰有些生气地说,“说白了,不就是咱中国人劳动力便宜吗?你以为人家真的是喜欢你们?”

“管他呢!能赚到钱就行!咱这是凭力气吃饭,不理亏!”赵洋不服气地说道。

“在外面一切都要靠自己,因为已经没有家了!”苏少杰很有些伤感,然后他又关切地问道,“那他们这些人在外面的住宿条件怎么样?安全有保障吗?”

“这还用说吗?肯定很差了!”赵洋说道,“我去过他们租的地方,情况也不太一样,但是大部分都不好,因为毕竟是属于非法滞留,有住在集装箱里的,有住在废旧车厢里的,也有住在当地人提供的简陋民宅里的。”

“可以想象,那都是一些什么地方,条件一定很差。”苏少杰摇了摇头,又问,“生活方面呢?我是问吃饭问题怎么解决?”

“生活状态确实是蛮差劲的,与我们的情况相差挺大,因为我们是包吃包住,只管上班干活就行了,他们不行,要想法解决肚子问题。”赵洋实事求是地说道,“听我那些朋友介绍说,他们的住处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也看不到任何中文报纸,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他们基本上处于封闭的状态。”

“那你还敢出去?”苏少杰摇着头,问道,“去过那样的生活?你觉得自己能混得下去?”

“这是我们的选择,因为我们不付出什么,也就得不到回报!”赵洋严肃地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多挣点钱,我们的钱是用汗水、泪水和血水换来的,挣大钱,过好日子,这就是我们的理想,尤其是,我还要多赚钱回咱们青岛买房子呢!”

“你的英语还行吗?赵洋。”苏少杰又想起了一个问题,“毕竟你是青岛二中毕业的,是高材生,英语一定也不错,你觉得如果要你自己来应付一些简单的场合,口语方面,你还凑合吗?”

“要我说实话吗?”赵洋笑着问道。

“当然!”

“比你不如,比一般人强了百倍!”赵洋有点自豪地说道,“在以色列呆了这么久时间,讲起英语口语来,自我感觉还是蛮凑合的,这么说吧,一般的日常用语我基本上都能够应付下来。”

“是吗?那不简单喽!”苏少杰笑着说道。

“还有啊,杰子,我的希伯来语那可是呱呱叫哇!”赵洋美滋滋地说道,“在这点上,你可就比不上我了!别看你是翻译,真要是和那些露西亚们接触起来,我是不会输给你的,因为啊,他们那些犹太移民都不会讲英语,他们都是讲希伯来语的,因为希伯来语是他们必须的,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1232)|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