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51)  

2015-06-07 09:54:00|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5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鸟瞰地中海的海滨城市阿施克隆




 

“我嘛,就凑合一晚上吧,”崔凯杰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的暖瓶往苏少杰的大搪瓷水杯里倒了些开水,笑着说道,“我就到工人宿舍里找个空床睡一晚上就行了,刚才宋经理说了,后排宿舍的一个工人到阿什杜德驻地看他弟弟去了,他那有空床。”

“那位工人是咱们集团公司在国内招的农民工,”宋泽普告诉苏少杰说,“他们哥儿俩都来了以色列,他在我们这个工程上干活儿,他弟弟是在阿什杜德的一个工程上,这不,正好住棚节放大假嘛,他就趁着放大假的空儿,到阿什杜德驻地找他弟弟去了。”

“少杰,是这么个情况,”崔凯杰补充说道,“咱们集团公司开辟了不少的国际市场,所以咱们在国内招收了很多的农民工来以色列,这些农民工都是从山东省各地农村招来的,他们干活确实都很能吃苦,泥瓦工木匠活儿什么的也都很过得硬,是我们的一支生力军。”

“还有,苏翻,这里面也有一个很让人头痛的问题,那就是这批人实在是不太好管理,因为他们毕竟不是我们集团内部的工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或正在陆续外逃到以色列市场上,甄总也为此很头疼。”宋泽普知道苏少杰刚到以色列不久,对这里的情况也不是太熟悉,所以就把实底儿都告诉他了。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出工不出力的,还有那些脱离了集团公司的人,基本上都是农民工?”苏少杰听出他们俩话里面的意思了,但是还是追问了一句。

“正是,这些人很不好管理,原本就不是一些守纪律约束的人,所以只要是觉得不顺心,他们一拍屁股,立马就走人。”宋泽普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他们出去能行吗?连身份都没有能找到工作吗?时间久了他们怎么能待得下去啊?”因为苏少杰知道,代表处是把每个人的护照都集中起来管理的,就锁在代表处的保险柜里,一方面是防止有人丢失了护照,另一方面其实更重要,那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外逃”。

“少杰,看样子你对以色列这边的情况还是不太了解,”崔凯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盯着苏少杰的脸,笑了一笑,然后说道,“因为劳工配额的限制,能够进入以色列境内打工的人远远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所以这边对于那些没身份的人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因为以色列是一个劳动力奇缺的国家,这里的建筑业方面特别缺人,他们很看好中国劳工,所以中国人有多少要多少,只要是肯吃苦,人人都能找到工作干。”

“那我明白了,那些农民工之所以敢于冒险外逃,也是因为以色列的市场需求给了他们生存的空间。”苏少杰摇头叹了口气,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无奈。

“所以说,我们也应该体谅那些农民工,他们都来自农村,撇家舍业的都很不容易,他们要走,我也不想拦他们,我这样做是不对,但是我不忍心去阻拦他们,任由他们去吧。”宋泽普有些激动地说。

“好了,咱不说这些了,”崔凯杰站起身来,一边为苏少杰的搪瓷茶缸里添水,一边说,“少杰今天从埃拉特那边过来,坐了大半天的车,肯定也挺累的,有些事等他住下来以后你们俩再慢慢聊。”

“谢谢凯杰!”苏少杰起身接过了杯子,又转身问宋泽普,“宋经理,我来的时候看到咱们的工人在楼座里干活,怎么,你们驻地没休假?”

“休假了,根据代表处领导的安排,我们也是休四天。”宋泽普解释道,“应该是明天开始上班,我们提前开始干了。”

“你们这样做,不怕以色列方面来查吗?”苏少杰知道,以色列的法律规定任何工作单位在假日期间都不准有人上班工作,这都是根据摩西律法来的。

“没事,我们只是今天晚上加班,大家都在房号里面干,没人知道的。”宋泽普赶紧解释说。

“你还是让大伙赶紧停了吧,宋经理,”苏少杰劝告宋泽普说,“这真要是被人家发现,把你们给告了,到时候那麻烦可就大了啊!”

“那好,苏翻,我这就去喊大家停下来。”宋泽普经理起身出去了。

“少杰,有些事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崔凯杰拍了拍苏少杰的肩膀,低声对他说,“老宋这人挺好的,也挺不容易的,接了这么个烂摊子,很累很累的。”

“好了,我知道,凯杰,”苏少杰摸了摸脑袋,说,“你不说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也不是咱能够把控得住的,但是呢,甄总既然把我给派过来了,我也不能把眼睛闭得太死啊!不过,你放心吧,凯杰,我会和宋经理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你呀!少杰。”崔凯杰笑着说道,“你们这些当翻译的,在别人的眼里都是蛮强硬的,项目经理们也都是让着你们三分,因为离了你们这些翻译呐,他们都是很难开展工作的,所以无形当中他们就和你们换位了。”

“换位?我可没有这个想法啊!”苏少杰苦笑着说,“难不成我被人给宠坏了?哎!不对,没有哇!那是,那是……?那是不是因为我因为赵洋的事情还有些火气,说话这么冲呢?”

“也许吧!可是,少杰啊,你一定要和宋经理把关系处好,你可能还不知道,他只是个代理项目经理,这在代表处的地位并不高,尽管他现在已经是经理的身份,但是依然还是工长待遇,我很同情他,你和他好好相处,这对你的工作会有很大帮助。”崔凯杰真诚地说道。

“谢谢你,凯杰,我知道了,我知道自己怎样去做。”苏少杰伸手在崔凯杰的肩膀上使劲揉了揉,崔凯杰的一番话让他心里很热,同时他也为老朋友的忠厚而感到欣慰。

“杰子,走,去我屋里,我都收拾好了。”大龙迈步走了进来,拉起苏少杰的手就要走。

“嗨!凯杰,一起过去坐坐吧!”苏少杰站起身来,招呼着崔凯杰。

“不用,不用,少杰,大龙,你们俩去吧。”崔凯杰也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我这还有事,要等着宋经理回来,少杰,我这次来阿布达的主要目的是奥特工程的预结算,我们俩今晚上要碰碰账,明天上午我还要去现场测量,午饭后我就要赶回阿什杜德代表处。”

“那我们明早儿再见吧,凯杰。”苏少杰一边跟着大龙往外面走,一边对崔凯杰说,“明天上午我陪你一起现场测量。”

“那好!明早儿见,少杰。”

走出了宋泽普的房间,大龙领着少杰在同一个集装箱隔着一个门的房间门口停下了,他指了指铁门,他一边拔出钥匙开门,一边对苏少杰说:“少杰,这就是我的房间,请进吧!”

大龙的屋子,苏少杰一眼就看出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是和宋泽普住的完全不一样的房间,房间的两边各有一张单人床,是单床,不是那种上下床,两张床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一打眼看上去,这不像是一个男孩住的地方,倒蛮像是女孩子的住处,只是没有女孩子闺房里的那种摆设罢了。

“我把这个床收拾出来了,”大龙指着进门右侧的那个床铺,“你就睡这张床吧,少杰,我刚收拾出来的,以前是我放行李的地方,现在这儿归你了。”

“好家伙,你这儿这么干净啊?腐败啊你!”苏少杰笑着说道。

“你忘了我的身份了,啊?老同学。”大龙板着个脸,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可是卫生班长啊!”说完,他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真有你的啊!哈哈!那么小的个芝麻官儿,你还记得住啊!也好,你还没忘了你的职责。”苏少杰也笑了起来。

“时间真快,少杰,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长大了。”大龙感慨地说。

“是啊!时间真快,我们都开始往中年迈步了。”苏少杰也很有些感慨。

“当年,我们三个人,你、我、还有赵洋,我们一起度过了多少美好的时光啊!”

“赵洋?你赶紧去把赵洋叫来,大龙,我要见他,赶紧的!”苏少杰一下子想起了赵洋。

“好,你休息一会儿,少杰,我去工人宿舍里找找,看他在不在。”

“赶紧去吧,你不用管我。”

大龙开门出去找赵洋去了,苏少杰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他在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这一天下来,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从早晨到晚上这十几个小时下来,就好像是一部充满了跌宕与起伏情节的故事书一样。

上午的时候,他,还有叶怡彤,一直在红海岸边的提姆纳国家公园里,在安德烈博士的陪同下,他们游览了美丽的提姆纳河谷,他们参观了几千年前的犹太人会堂,还有那个约柜,他们体验了几千年前那些开采铜矿的先人们所走过的那些路。

中午过后,他们又奔驰在内盖夫沙漠的旷野里,一路上饱览了占以色列大半个领土的那片神奇的“戈壁”的风采,见证了那片荒寂的“南地”的沧桑,也“经历”了几千年前以色列人逃出埃及之后,因为悖逆了上帝耶和华而最终走进了旷野的那些路程。

现在,他已经远离了内盖夫沙漠,走进了地中海的美丽城市阿施克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阿布达驻地遇到了自己少年时期的好伙伴大龙,另外的一个好伙伴赵洋,马上就要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想到这些,苏少杰的心不再平静,他起身离开了大龙为他准备的那张床,起身走到了房门口,他在迎接着赵洋的到来。

此时,地中海海滨的美丽海滨城市阿施克隆已经完全进入了夜晚,万家的灯火也已经点燃。苏少杰抬头望望天,皎洁的明月高高地挂在了地中海的天空,正在散发着正月十五般的光亮,那月光,映衬着漫天的繁星忽隐又忽现,闪闪又烁烁。

阿施克隆,真美!苏少杰由衷地感叹着。

大龙和一个人踏着月光朝苏少杰走过来,远远看上去,那个人长得结结实实,胳膊上的肌肉就像隆起的小山包一样,一看就是个硬汉子。

苏少杰迎上前去,借着月光他看清楚了,那个人面貌英俊,脸部棱角分明,走起路来的姿势简直就像个军人一般。

看到分别多年的少年好友赵洋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苏少杰的内心很不平静,他一句话也说不出。难道,难道,这就是当年那个一身书生气的赵洋?苏少杰简直不敢相信。

“赵洋,来,我给你介绍个人,你应该认识的,来,仔细看看,你能不能认出他来。”

“我,我,不认识。”借着月光,赵洋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苏少杰,他摇了摇头,用手搔了搔满头的硬头发,憨厚地笑了笑。

“你再仔细看看,赵洋,你看看他是谁!”大龙一把把赵洋拉到了苏少杰的跟前。





  评论这张
 
阅读(1345)|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