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61)  

2015-07-15 15:37:3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61)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巴勒斯坦武装从加沙往阿施克隆发射导弹





第二十三章

 

赵洋走了,他去了特拉维夫。住棚节的大假一过,他就去耶路撒冷。苏少杰没有把他留住,只好把他送到了阿施克隆的中心车站。赵洋在那里上了一辆sherut,因为眼下正是以色列的住棚节,所有的交通运输都停止了,只有这种小巴士已经提前开始运行了。

赵洋的这次出走,是带着怨恨走的,他独自一人走进了以色列的社会里,走进了混合着亚欧非三大洲肤色的人群里,他就要一个人独打天下了,他前面的路肯定不是平坦的,而且也充满了许多的未知,其实这也正是苏少杰所担心的,所以他一直盼着赵洋能够回心转意,盼着他能够早点回来。

在他们分手的那一刻,他们俩谁也没有预料到,赵洋的这次出走,竟导致了他在以色列那片土地上一待就是八年,后来,他又去了西班牙,在那里,他又待了四年。

当他们再次在青岛见面的时候,都已经是人到中年了,当苏少杰领着个头已经高到了自己肩膀的儿子站在赵洋身边的时候,赵洋依然还是孑然一身。

送走赵洋,苏少杰一路上闷闷不乐地走着,刚走到阿布达驻地的大院,他就遇到了大龙,看到苏少杰那无精打采的样子,大龙问:“杰子,赵洋走了?”

“嗯,走了。”

“这家伙!还是这脾气!我还以为他走之前能再吃我做的一顿饭呢。”大龙说话的时候,眼圈已经有些红了。

“他本来是想等吃过晚饭再走的,”苏少杰伸手拍了拍大龙的肩膀,说道,“可是他觉得回来之后看到我们仨在一块儿,心里会有些舍不得离开。”

“舍不得就不走呗!”大龙的心里显然还是舍不得赵洋的离去。

“既然都这样了,就由他去吧,如果他在外面遇到什么困难的话,我们及时给他提供帮助就行了。”苏少杰安慰道。

“也只好这样了!”大龙无奈地点了点头。

俩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回到了他们的房间。苏少杰仰身躺在了床上,他抬头望着天花板,那是一层薄薄的石膏板,起着隔音隔热的作用,因为他们住的都是由集装箱改装的房间,白天的时候集装箱里面的温度很高,人在里面就像洗桑拿浴差不多。

“赵洋出去之后,也不知道外面的生活条件会是怎样?”苏少杰的心里依然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好友赵洋。

“反正比咱这集装箱要好得多,你看咱们,整天在集装箱里面住着,就像是待在闷罐里似的,热死了!”大龙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房间里的电风扇。

“伙食方面肯定不如咱们了,又要上班又要做饭的,还不累死了啊!”苏少杰担心地说。

“是啊,外面的伙食肯定不如咱们,咱这好歹也是一个大家庭啊!”其实,大龙的心里也是放不下赵洋,“你别看平日里大家经常埋怨咱们的伙食不好,可是那些跑到外面的人能吃到什么好的呢?他们总不能整天吃西餐吧?再说了,过那样的日子,哪能行呢?更何况也吃不起啊!”

苏少杰没有说话,大龙也沉默着,两个人都在为赵洋担着心,这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年少时是很要好的朋友,也是刻苦学习的好学生,可是人生的道路并不是像当初他们所幻想的那样,充满了阳光和鲜花,这么些年过去了,很显然,他们已经开始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沉默着,俩人都沉默着。突然,大龙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嗨!杰子,今晚咱们喝酒啊!”

“喝酒?喝什么酒?不过年不过节的。”苏少杰闭着眼睛,低声说道。

“就那,老宋,宋经理,他说给你接接风,洗洗尘。”大龙坐起身子,对苏少杰说道,“说是昨晚你来得太晚,今天晚上咱给他补上。”

“快别了吧!”苏少杰赶紧摆摆手,说,“眼下驻地出了这么多事,赵洋又走了,咱哪有心思喝酒啊?”

“太阳照样还得升起,地球照样还得转动,咱们照样还得生活!”大龙站起身来,走到苏少杰的床前,说道,“宋经理觉得,你能来我们阿施克隆这儿不容易,而且还要在这里持久战它一些日子,我们呢,整天泡在工程上,大家都觉得很枯燥,趁这机会,大家在一起乐呵乐呵,放松放松!”

“现在是敏感时期,驻地出了这么多事,咱在这儿喝酒,别让工人们对咱有什么看法。”苏少杰觉得还是不太妥当。

“那这样吧,杰子,咱们自己掏钱,不动用公家的一毛钱,这样总可以了吧?”大龙无奈地说。

“这样啊?那好吧!啤酒钱我出,啤酒就从自动售货机那里面拿,别动用咱库里的。”苏少杰指了指伙房餐厅那边。

“干嘛你出钱?你才来以色列几天啊?兜里有几个钱哪?”大龙笑了起来,说道,“还是我来吧,我请客,再说了,请我的老同学喝酒,就该我掏钱,谁叫我是这里的坐地户呢,哈哈!”

“喝点意思意思就行了,你们还想喝多少?”苏少杰笑了,说,“我也就请你们每人五个易拉罐。”

“五个易拉罐?”大龙差点儿笑得背过气去,“你是打算给我们把馋虫勾上来就不管了?”

“五个易拉罐还少,那可是大罐的啊?”苏少杰也笑了,他想这小子看样子酒量不得了了啊!他知道,青岛啤酒一般都是355ml装的,而以色列的啤酒则一般都是500ml一听的,是德国和荷兰造的,五个易拉罐,五斤来啤酒,那可是够多的了!

“我告你说啊,杰子,”听了少杰的一番话,乐得大龙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他说,“喝酒可是建筑工人的强项,你要是不让大家喝滋润了,他们会跟你没完,这你得明白啊,哈哈!”

“那就随你们喝吧,喝醉了到时候可没人管啊!”

“你放心吧,杰子,我们是喝不醉的,咱这里还从来没听说有哪个人喝啤酒喝醉了呢!”大龙嘻嘻笑着说道。

“你也太逗了!大龙,喝啤酒喝不醉?你这是哪门子书?”苏少杰不屑地笑了一声,“我在别的驻地又不是没有看到过,每个周末都有喝醉酒的,而且几个人一喝就是一个整晚上,除了跑厕所,都不带挪窝的。”

“他们那是喝的老沃(俄罗斯的vodka),喝那酒能不醉吗?”大龙笑着说道。

“老沃那酒能喝吗?那么烈。”

“喜欢喝白酒的人,搞不到白酒,就只能喝老沃了。”

“我觉得还是少喝点酒,喝酒容易出事。”苏少杰说的是真心话。

晚上,阿布达驻地的最高领导宋泽普安排了一次小小的酒宴,厨师们炒了几个小菜,大龙自掏腰包请大家喝啤酒,驻地的六个管理人员围坐在一起,为苏少杰的红海之行归来,又来到了阿施克隆开展新的工作而接风洗尘。

其实,驻地的其他几个管理人员在以前都和苏少杰见过面,大家是在那次阿什杜德会议上认识的。

一场欢聚,一场寒暄。酒宴过后,已经是九点多钟了,习习的海风,夹杂着海的咸味,一阵阵扑面而来,漫天的繁星,衬着皎洁的上弦月,映亮着阿施克隆的大地。

苏少杰和大龙朝着驻地大院的门口走去,刚一出院子大门,冷不丁一个黑影冲了过来,吓了苏少杰一跳。

“大黑,去!去!”原来扑过来的是一条黑色的狗犬,显然这条狗与大龙很熟,因为大龙的一声呵斥,它就倒退了好几步。

“真是一条好狗!”苏少杰的心平定下来之后,看到眼前站着的这条黑狗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黑亮黑亮的,煞是好看。

“这是咱们养的狗?大龙。”苏少杰问道。

“是我养的,不过不是买来的,这是一只流浪狗,”大龙回答道。

“是条野狗吧?”

“也算是吧,自己找上门来投奔我的。”大龙幽默地笑着说道,“刚遇到它的时候,还是一条小狗,也不知道是谁给扔的。我看它整天在大院门外转悠,就把它给抱进来了。”

两个人走到路灯下,坐在了路边石上,聊着天。大黑在大龙的身边转来转去,像个卫士一样。

苏少杰看着在大龙身边转悠着的大黑,他伸出手想逗逗它,但是大黑警觉地躲开了,脸上显出了狰狞,喉咙里发出了呼呼的声音。

“出什么怪样?老实点!这是我哥们儿!”大龙挥着手,大声呵斥着大黑。

“它懂什么啊?”苏少杰笑着,又问道,“是不是咱们伙房的菜香把它给吸引过来的啊?”

“或许是吧,其实也没给它什么好吃的,就是跟着吃剩饭、啃鸡骨头,它就过得蛮幸福的了。”大龙望着走远了一些距离的大黑,笑着说道。

两个人正说着聊着,苏少杰的手机响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看,原来是叶怡彤打来的。

苏少杰接通了电话。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2006)| 评论(4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