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69)  

2015-08-21 16:19:22|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69)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正在躲避巴勒斯坦人火箭弹袭击的阿施克隆犹太人家




 

第二十四章



“要说巴勒斯坦人将来会替代我们以色列人,并最终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主人,以我个人的观点看啊,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你想想啊,苏,我们被亡国了接近20个世纪,被驱逐到了地球上的各个角落里,寄人篱下,做着二等的公民,可以说,我们什么样的大灾大难都经历过了,现在好不容易把国家给建立起来了,我们的军队又这么强大,你说,我们能轻易放弃吗?”瑙肯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摇着头,看样子这位犹太医生一点儿也不为此事感到焦虑。

“无风不起浪啊!毕竟你们是生活在阿拉伯世界的重重包围之中啊!”苏少杰笑着说道,尽管他的语气委婉,但却道出了以色列人的真实处境。

“这个嘛,我们倒不担心,我们有着世界上最能打仗的军队,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瑙肯医生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我们的应许之地,是YHWH我们的主,祂赐给我们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谁也不能把它夺去。”

“可是,有人曾经从你们的手中把这片土地夺走过,而且你们为此付出了将近两个世纪的流亡生活。”苏少杰想起了当年罗马帝国占领了以色列,并把这个国家从版图上抹去的那段历史。

“这个嘛,历史不会重演的,因为我们的民族已经复兴了!”瑙肯医生蛮自信地笑着说道。

“那为什么你们还会得出巴勒斯坦人将会取代你们以色列人的科学结论呢?”

“这些数据是不是真的,我还真是说不清楚,这些啊,我也都是听别人说的,我也不是搞这方面的学术研究的,但是我们老百姓都不信,我们都不怕!”

苏少杰真想和他争辩几句,因为《圣经》上所记载的以色列的历史他已经读到了很多,一直以来,以色列人总是以上帝的选民而自居,他们总觉得上帝是偏爱以色列人的,岂不知上帝对他们也是最严格要求的,原本上帝是要把以色列人树为全人类的榜样,可是他们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屡屡悖逆着上帝的教诲,常常偏离着上帝的王道,结果就遭到了上帝一次又一次的诅咒,甚至把他们给分散到了世界各地,受外人的折磨与欺辱,以示对他们的惩罚。

以色列民族的秉性实在是让人无可奈何,每当他们过上安稳日子的时候,他们就离弃上帝,去敬拜其他别的偶像,并且不断地在迦南地上行恶,其行径一点儿也不亚于当年那些恶贯满盈的迦南人。可一旦遇到外族的欺凌,遭到强敌压迫的时候,他们才跪下来求告上帝,求上帝看在他们是上帝子民的面子上拉他们一把,拯救他们脱离出苦海。

现如今,他们也还是这个样子,两千年的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二等公民,他们总算熬出了头,他们又踏上了上帝的应许之地。于是,他们就又开始嚣张了,他们打着夺回应许之地的旗号,在中东到处打打杀杀,岂不知应许之地是上帝在掌握着的,上帝要你得到,你就可以得到,上帝要你失去,你想留也留不住!

苏少杰刚想开口与瑙肯谈论一下《圣经》,可是想了想,他欲言又止,因为他知道像瑙肯医生这样的犹太人,他们在《圣经》方面的解读与世人的思路是不一样的,他们恪守着陈旧的犹太教理念,他们心灵中的那扇窗是很难打开的,这些经验教训,在红海的那段日子里安德烈博士已经告诫过他了。

于是,苏少杰的话头一转,说道:“瑙肯,我也认为巴勒斯坦人取代你们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毕竟你们的实力在这里,而且美国人也一直在支持着你们。我想说的是,想必是真的有这些方面的一些迹象,否则你们的学术界也不可能对这种事情进行研究,并且把消息给传播开来的。”

“这是学术界的一些研究调查,事实上真的没有那么严重,那些搞学术的人总是喜欢虚张声势,生怕人们注意不到他们的存在似的。”犹太医生瑙肯笑着说道,很显然,像什么巴勒斯坦人会将来会取代以色列人这种事儿,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装。

 

安息日,下午三点钟左右正好是涨满潮的时候,苏少杰和大龙在宿舍里换好了游泳裤,去海水浴场游泳去,上次他们在海里游泳的时候,因为事先都没有准备,所以俩人都是穿着大裤衩子下海的,这次,俩人都在家穿好了游泳裤。

“以色列的秋天还真的蛮不错啊!”苏少杰从桌子上拿起了数码相机,一边开门一边对大龙说。

“是啊!这就是以色列的黄金季节!”大龙跟在他的后面走出了集装箱,然后锁上了门,“现在这个季节咱们青岛已经不能下海游泳了,而以色列这里正好是游泳的好季节,日头不那么毒,海水的水温也正好,不热不凉的。”

他们走出了驻地的大门,大龙的爱犬大黑也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来了,可能是好长时间没跟着大龙出来混了,大黑显然很高兴,一路上它撒开了欢,只要是有谁家的狗在叫唤,它就故意跑到人家的院墙外一个劲地瞎起哄,因为犹太人家的狗都是拴着养的,挣不脱绳子跑不出来,大黑显然也知道这个,所以它就挨个门地去逗引那些狗,惹得整个犹太社区的狗都跟着乱叫一通。

“你干什么你?你叫什么叫?”气得大龙冲着大黑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这畜生也很知趣,一溜烟地跑了。

“这大黑,只要是跟着我出来,准乐疯了。”大龙一边走着一边对苏少杰说,“它自己在街上的时候,从来不敢冲着别的狗嚷嚷,可是只要看见我了,哪条狗它也敢惹,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狗仗人势的!”

苏少杰笑着说道:“这家伙到现在还是不让我靠近,有时候我想去逗逗它,它就冲着我呲牙咧嘴的,恨不得扑上来咬我一口。”

“大黑这狗很奇怪,其实咱整个驻地的人都蛮喜欢它,还时常喂喂它,可它总是不愿意有人和它靠近,我担心啊,等哪天我离开以色列的时候,咱那帮子弟兄会把它给宰了吃了。”大龙有些伤感地说。

“以色列不是不让随便杀狗吗?”苏少杰笑着说道,“谁会把它给宰了呢,你担心什么呀!”

“这事啊,没法说。”大龙满脸严肃地说道,“以色列这里买不到猪肉,整天吃鱼吃牛肉的,大家都有些草鸡了,我怕万一哪天哪个坏小子想吃狗肉了,会把我的大黑给吃了。”

“哈哈哈哈!不会不会!”苏少杰哈哈大笑起来。

一会儿,海水浴场就到了,因为是安息日,海水浴场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犹太人都在家守安息日,来自东欧的犹太新移民们显然不是太守教规的教徒,因为停车场里已经停满了车子,全是一家子人出来玩的,当然也有年轻情侣来这里谈情说爱的。

“你看这边,就那些女的,身上穿的那么少,露这儿露那儿的,看着太别扭了,少杰,咱往北边走走,那边人少。”大龙拉着苏少杰的手往北走着,他们脚下的沙滩已经被太阳给晒得滚烫滚烫的,好像是刚被热锅炒过一样。

苏少杰和大龙走在了烫脚的沙滩上,他们沿着海岸线往北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到了人不太多的地方,俩人脱掉了T恤和休闲短裤,随手就扔在了沙滩上,然后一前一后扑通扑通就扎进海水里去了,全然不顾在一边愣了神的大黑。

尽管已经是下午了,但是经过一天的烈日烘烤,地中海的海水犹如掺进了热水一般,有些发热,没有那种舒心的凉爽,感觉到好像是进入了洗澡堂子的温水池子里面一样。

“少杰,咱们往里面游游,深水的温度会比浅水的凉一些,你看,那里的人很多。”大龙指了指海里面的远处,果然,深水处的游泳人数要远远超过浅水处的。

“好!往那边游!”苏少杰一挥双臂,用自由式朝着深水处游过去,大龙紧随其后。

他们游到了那条大坝旁边上,这也是限制游泳的人们不要再往远处游泳的警戒线,因为这里没有防鲨网,这个规定的游泳区域内的水其实并不很深,如果在海水落潮的时候,人们可以从岸边走到那个警戒大坝上去的,大坝上有几个垂钓的在那里钓鱼,看他们那非常悠闲的样子,估计也没有几条能钓上来的鱼。

游来游去,他们泡在海水里,舍不得离开,地中海的海水非常干净,清澈得似乎能够看得到海底,海水里见不到任何的杂物和污物,因为以色列的人们的环保意识很强,人们不会随便乱扔东西的,在这样的海水里游泳,就是偶尔不慎喝上一口海水,也不会令人作呕的。

苏少杰和大龙在水里游,大黑则在岸上跑来跑去地找它的同类嬉闹,他们慢慢向远处游去,远离了大黑的视线。

一会儿,大黑玩得无聊了,一转眼见不到他们了,它竖起耳朵,挺直了身子,向着海里张望,可是海水里的人太多,看上去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它找不到他们了。

“你看你看!大黑大黑!”苏少杰赶紧拍了拍大龙,指了指大黑的方向。

毕竟是机灵的狗犬,大黑在海水中的簇拥的人头中竟然认出了他们,只见它以一个非常优美的逾越动作跳进大海,四支爪子划动着海面的水,直奔远在海中的苏少杰和大龙俩人而来,大黑在水面上狂奔了很远,然后才一下子落进了水里,然后继续在水中用标准的“狗爬”动作向苏少杰他们游过来。

大黑的那几个连续动作,看上去简直是优美极了!不管是沙滩上,还是海水中的,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大黑的身上,都被大黑那优美的水中游泳姿势逗乐了,也被它那漂亮的“狗爬”动作吸引了。

苏少杰和大龙一前一后朝着沙滩游去,大黑则在大龙的身边紧紧相随,他们俩人终于爬上了岸,爬到了沙滩上,又累又乏的他们躺在了暖洋洋的沙滩上,大黑则伏在了大龙的身边,不离左右。

烈日之下,他们享受着日光浴的洗礼。

“真舒服啊!”大龙的脸俯在沙滩上,脸往一边侧着,满脸满嘴的沙子。

“口渴死了!”苏少杰的脸面对天空,眼眯成了一条缝,嘴里就像是螃蟹一样,要吐沫沫了。

“走!喝水去!”大龙一跃而起,苏少杰紧随其后。

跑到了沙滩上的几个莲蓬水龙头下,他们一边冲着身子,一边往嘴里喝着水,那水,已经完全没有一丝凉爽的感觉,就像已经在火炉下热了好半天的温开水一样,热乎乎的,甚至有点发烫,但是很解渴,他们一边往肚子里面喝着,一边又从头到脚往下浇着,那感觉,真是舒服多了。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71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