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2)  

2015-09-01 16:36:51|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2)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特拉维夫海边戏水的阿拉伯女孩





 以色列的秋天夜长昼短,秋天是以色列最美好的黄金季节,秋天是以色列最繁忙的旅游季节。秋天,西风压倒了东风,地中海的海风吹上了岸,压倒了沙漠吹来的东风,海风带来了凉意,也带来了秋雨,秋天是以色列的雨季。

地中海之滨的特拉维夫迎来了一年中这最美好的季节,海岸边此时已经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作为以色列政治与文化的中心,同时也是最繁华最现代化的一座城市,特拉维夫这座地中海之滨的国际化都市俨然已经成为中东地区地中海沿岸最繁忙的一座城市,她每天都在忙碌地接纳来自于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们。

 尽管奈夫.沙阿纳街离着地中海海边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但因为这里紧挨着特拉维夫的中央车站,所以这条街也就成了特拉维夫这座城市中人气最旺的一个区域,在酒吧和酒肆穿插于此的奈夫.沙阿纳街上,罗马尼亚姑娘娜塔莎和她的男朋友伊万的这间小酒吧,当属这条街上最能留住行人脚步的一个所在。

此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奈夫.沙阿纳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各种肤色的人在这条街上都可以看到了。当然,这条街上最惹眼的就是中国人,每天都会有很多的中国人聚集到这条街上来,所以这条街就被称为“唐人街”。

“唐人街”这个名字是咱中国人自己叫出来的,人家那些外国人不会理这个茬的,更何况人家也不知道中国人给起了这么个名字,因为这条街不是像其他国家的唐人街那样,是中国人居住和做生意的地盘,特拉维夫的这条奈夫.沙阿纳街,只是实际意义上的一条小商品街,而且其中最惹眼的是那一家挨一家的妓院。

奈夫.沙阿纳街原本是罗马尼亚人的地盘,中国人刚来的时候把这条街叫做“罗马街”,其实“罗马”与“罗马尼亚”根本就是两回事,但是刚到以色列的那些中国人大部分都是些没文化的打工仔,因为奈夫.沙阿纳街上的罗马尼亚人特别多,于是他们就把这条街叫做“罗马街”,后来就一直这样叫着,可能是觉得这样叫起来省事些。

后来,大批的中国人来到了以色列,涌入进了这条奈夫.沙阿纳街,但那时候的“罗马街”已经叫起来了,大家也都习惯了,所以也就这能是这样了。再后来,进入以色列的中国人数以万计了,到了特拉维夫的中国人,甚至是其他国家的人,大家基本上都要路过或看到奈夫.沙阿纳街,而且基本上也是要来看一看这条“罗马街”,因为这条街紧挨着那座亚洲最大的公交车站,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大围城。

苏少杰把视线从外面的大街上又移回到了赵洋的脸上,他问赵洋:“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赵洋,你知道你的逃离行为已经给集团公司带来了多大的负面影响吗?”苏少杰心里也知道赵洋之所以这样做是有他的苦衷的,但他还是不太赞成赵洋的这一做法。

“能造成什么负面影响啊?我不就是一个被人给涮了的小工长吗?”赵洋把脖子一拧,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你以为你就是一个小工长,可是在工人们的眼里你是一个带头人,因为你曾经带领他们在以色列创造了很多业绩,你是条汉子!”苏少杰说的是真心话。

“那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跟着我遭殃?”赵阳的眼睛里闪动着泪花。

“这些都是暂时的困难,而且领导们也打算在今后承揽新的工程的时候,一定会优先考虑你们。”

“你说的这些,你自己信吗?杰子。”赵洋依然还是很倔,他说,“他们那是在安抚工人,顶什么用啊?什么优先考虑?我告诉你,这根本就不可能!你想想,那么多的项目经理,那么多的大小工长,都大眼瞪小眼的,优先考虑谁啊?”

“我怎么发现我越来越说不过你了?”苏少杰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张嘴不让你去当总代表,真是白瞎了你!”

“行了行了!别讽刺我了。”赵洋扑哧一声笑了,说,“我这也不是被生活逼出来的嘛,我要是真有那本事,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赵洋,我们在以色列的时间都不会太长,我的岗位也是走马灯似的,各个城市之间跑来跑去的,你呢,还要忙着赚钱,所以我们俩见面的机会也不是那么多,来往也不便利,我呢,哦!对了,还有大龙,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够好自为之,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多多保重,千万不要吃什么亏。”苏少杰的眼睛有些湿润,他端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

“杰子,你就不能放开了喝?这样吧,我们每人再来一扎,行不?”赵洋也喝光了杯中的扎啤,站起身来,他看出了老同学的那份真情,心里也很感动。

“你要害我啊!我能喝那么多吗?”苏少杰连连摆手,一把把赵洋拽到椅子上坐下了。

“你这人哪,作为青岛人,怎么喝起啤酒来这么没劲啊?像个女生,嗨!咱们青岛的女生也比你强!这样吧,我给你来一小扎,这,可以吧?啊?”赵洋一边说着一边指点着苏少杰的鼻尖。

“那行,就一小扎,昂!我今儿豁出去了。”苏少杰笑着用手拨开了赵洋的手。

“啧!啧!啧!还豁出去了,听你说的那话啊,不就一杯啤酒吗?豁出去,至于吗?”赵洋又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我怕我喝醉了,大半夜的,黑咕隆咚地,我怕找不到回家的路。”苏少杰认真地说。

“找不到回家的路?少杰啊,你在以色列还怕走夜路啊?哈哈!头一次听说在以色列还会有人怕走夜路。”赵洋哈哈笑了起来。

“我知道以色列的治安很好,晚上走夜路绝不会遇见坏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你在以色列又没有什么人牵挂你,那你担心什么?咹?”赵洋冷笑着问道。

“你看你,越说越跑题了。”苏少杰笑着,解释说,“你倒是离着住的地方近,几步就回去了,我可得坐车回去啊,走晚了可就没车了,我大步往家一步一步量啊?”

“没车就不走了呗!大不了住在我们那儿,今晚不回去了。”赵洋笑呵呵地说道。

“那怎么行啊!不行不行!”苏少杰连连摆手。

“怎么?怕有人说你私通叛国者啊?”赵洋打趣地说道。

“就你,叛国者?”苏少杰呵呵笑着,指着赵洋的鼻子说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好不好?就你这样的叛国者啊?哈哈!顶多就是个逃兵!”

“谁逃兵啊!”赵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逃兵就逃兵呗!你还不乐意啊?切!”

“好!好!我逃兵,我逃兵,这样你满意了吧?”赵洋也觉得自己有点太没肚量,于是赶紧自我解嘲地妥协了,他接着说,“杰子,我说真格的,你今晚别走了,就住在我哪儿,行不?”其实,赵洋是真心想挽留苏少杰,他们失散了十多年,现在好不容易在以色列相遇了,他却又离开了大集体,独自一人闯入了以色列的大社会当中。

“不用不用!我坐末班车回去就行,去阿施克隆的城际大巴正好经过我们驻地旁边,我一下车就到了。”

“那随你吧!”赵洋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起身走到吧台前。

自从走进这家酒吧,苏少杰就一直没有见到娜塔莎的影子,只有他的男朋友伊万在那里招呼客人,苏少杰没有起身过去打招呼,因为伊万并没有认出他来,可能在外国人的眼里中国人的模样长得都差不多,就好像我们看外国人似的,更何况他和伊万只是一面之交。

苏少杰和赵洋离开了娜塔莎的小酒吧,俩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沿着奈夫.沙阿纳街朝南走去,他们走到了中央车站的正门,走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在他们的右侧,就是亚洲最大的公交车站。

在天上明月的映照下,这座高大雄伟的公交车站就好像是一座围城一般,从外面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但是里面却是好几层的城际大巴立体交通网络,从这里开出的公交大巴通往以色列的各个城市,也通往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共同拥有的城市:耶路撒冷。加沙。当然,也直接或间接通往已经划给了贝勒斯坦人的希伯伦和约旦河西岸一带的几座重镇。

走过了中央车站,他们右拐继续朝着地中海海边的方向走,他们沿着一条东西方向的马路朝西走着,尽管这一带不是繁华之地,但也已经是灯火辉煌。他们走出去刚刚两个路口,一排排的居民楼矗立在马路的右侧,苏少杰抬头望去,因为已经是晚上的时间,几乎每个窗口都悬挂着被单或床单的,还晾晒着各色各样的男女服装,一看就是一座群租楼。

“这座楼上的租客基本上都是菲律宾人,你看,乱糟糟的。”赵洋指点着那一扇扇的窗,说道,“特拉维夫的菲律宾人很多,特别是菲佣居多,但是人家菲律宾人在以色列有特别的组织,专门帮助那些来到以色列打工的同胞介绍工作的。”

“他们住的不错嘛!还是楼房啊!那你们住的地方呢?”苏少杰转身问赵洋。

“我们是住的平房,往前走不远就到了。”赵洋指了指前方,苏少杰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前面有一条小巷,那里的光线暗暗的,打眼一看就是一片状况不是很好的平房,这要是在中国的话,这样状况的房屋会被称之为棚户区。

“你们就住在那儿啊!”苏少杰瞪着眼睛问赵洋,说,“那里,就那片房子,那不是棚户区,是贫民窟吗?”

“管他呢?有个地方住就行了,我们又不是出来享福的!”

“你何必呢!赵洋!”苏少杰忿忿地拽着赵洋的胳膊,使劲地拧了一下。

“嗨!嗨!”赵洋笑着跳开了,他快步在前面走着,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一栋房子前面,赵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钥匙。

苏少杰站在他的身后,只觉得鼻子酸酸的,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快进来!请进,杰子!”赵洋回身拉住了苏少杰的手,他看到了杰子眼里的泪水,他装作没看见,伸手一把把苏少杰拽进了屋里。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欣赏下面更多的博文,内容更丰富、更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225)|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