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書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創

 
 
 

日志

 
 
关于我

1、從事英語口譯筆譯工作(翻譯)// 2、從事涉外科技情報工作(翻譯)// 3、從事進出口及國際貿易(管理)// 4、“獨在異鄉為異客”(海外/翻譯)// 5、"靜觀風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6)  

2015-09-18 17:17:34|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6)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岸边不夜的特拉维夫






不夜的特拉维夫,已然是灯火辉煌,皎洁明亮的月光洒落在了这座美丽城市的身上,中东之秋的秋香弥漫在了这座明珠之都的大街小巷,此时的苏少杰和叶怡彤已经进入了特拉维夫的夜,正行走在特拉维夫中央车站北侧的那条马路左侧的人行道上,那是一条通往地中海海边的大道。

“少杰,在阿施克隆的这些日子是不是很忙?想不想我啊?”叶怡彤一边走着一边侧脸看着苏少杰,自红海回来之后,俩人在贝尔谢巴分别,到现在他们已经有十几天没有见面了,心中的那份爱恋明明白白地写在叶怡彤那张美丽动人的脸上。

“阿施克隆那边的工作难度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一些,”苏少杰轻轻低了低身子,在怡彤的前额上吻了一下,又直起身子来,说,“刚到的那几天事儿挺多的,因为我们集团的工人有好几百人,伤号和病号各驻地都有不少,因为前些日子没有人专门负责这项工作,我这边刚一把工作展开,都冲着我这边送过来了,整天领着伤病员们往瑙肯医生的诊所跑,再就是领着转诊的那些人去巴兹来医疗中心,经常连中午饭都吃不上,不过,现在我已经适应了。”

“你要多注意身体啊,记住,再忙也要吃中午饭,别把胃给搞坏了。”叶怡彤关切地说,在这位美丽女孩的眼里,苏少杰已经是她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一个人,对他的关爱已经是她心中最甜蜜而又最牵肠挂肚的一种心灵感受。

“嗯!我会的,怡彤,”苏少杰爱抚地把叶怡彤拉进了怀里,紧紧地搂抱着她,“现在只要是中午赶不回驻地,我一般都是在快餐店买点吃的,饿不着。”

此时的苏少杰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幸福感,他感谢上天赐给了自己这么一位漂亮而又懂事的好姑娘,在他来以色列的同一天,在祖国的首都国际机场结识了美丽的成都女孩叶怡彤,他们一起经历了一夜的飞越中东之旅,一起迈步走进了莫测高深的以色列,又一起走进了美丽的爱情故事。

苏少杰和叶怡彤相见相识又相爱,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幸福与快乐,他们选择了对方,接纳了彼此,他们是一对最最幸福的中国年轻情侣,怡彤这位特拉维夫大学希伯来语专业的研究生让少杰的人生充满了美丽的憧憬,内心也充满了期待。

其实,在苏少杰的一生中,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自己喜欢的女孩,但是因为工作的缘故他都选择了放弃,因为对于他这样一位职业翻译来说,如果在年轻的时候不多在外面闯闯,多丰富一下自己的人生,将来必定会感到遗憾。

他的年轻帅气、他的学识才艺、还有他的言谈举止曾经吸引了许多漂亮女孩的目光,但最终都是无疾而终,因为苏少杰是一个有着远大理想与抱负的青年才俊,他渴望的生活是一般女孩给不了他的,于是,他都选择了放弃。

但是,苏少杰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会在以色列找到自己的爱情和幸福,而且走进他生命里的竟然是叶怡彤这样一位既漂亮又知性的女孩,她是小语种的研究生,在特拉维夫大学主攻希伯来语,她是国家定向派出的留学生,她是中国未来的中东问题专家。

自从叶怡彤闯进了自己的生活之后,苏少杰不但获得了美好的爱情,同时他也从叶怡彤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他的人生态度也由此而改变了许许多多,尤其是她对研究希伯来文化的那份执着与热爱,还有她对以色列历史的那份细腻的研究与探讨,再就是她对《圣经》的领悟与独到的解析,都让苏少杰感到深深的敬佩。

苏少杰借着那天上的明月光,美美地欣赏着拥在自己身边的这位美丽女孩,他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他感受到了她秀发的飘香,也感觉到了她身体发出的阵阵幽香,那是一种女性荷尔蒙的弥漫,那是一种需要爱的生理体现,他把她的脸贴在了自己的身上。

“少杰,吻吻我吧!”叶怡彤像小鸟依人一样地钻进了苏少杰的怀里,她仰起脸,一双朦胧而又美丽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愈加的清澈而又纯真,在那清澈与纯真里面,也充满了一种渴望。

此时,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隔着地中海的海边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朦胧月夜下,苏少杰把叶怡彤拉进了怀里,他们离开了人行道,慢慢走进了灯火阑珊处,他们站下了,四周一个人影儿也没有,他们停在了原地,他们紧紧贴在了一起。

苏少杰展开了叶怡彤那休闲的上衣衣襟,露出了一件紧身的短背心,他的胸膛紧抵在了上面,紧贴着她的酥胸,他能感觉到她的心在剧烈地跳动,好像有一种小鹿在她的胸腔里乱撞一样。

他的手从她那随意敞开着的衣服后面伸了进去,进入了那件紧身的背心,他轻轻地在她的后背上抚摸着,又把一只手收回来,放在了她的酥胸上,那里是两座高高的乳峰。

“少杰,你坏死了,你,你,”叶怡彤想一把推开苏少杰,但是又舍不得,她的身体像蛇一样的扭动着,呻吟着,“少杰,我受不了了,你别这样!我,我,你别这样!”

“我爱你!非常非常地爱你!”苏少杰抽出手来,搂住了她的脖子,把他的嘴巴贴上了她的唇,他们疯狂地亲吻起来,他们仿佛忘记了外面世界的存在。

“少杰,少杰,我受不了了,你,你!”叶怡彤一边疯狂地亲吻着苏少杰的脸和唇,一边梦幻般地呢喃着,“少杰,我,我,我真后悔在埃拉特没有把自己交给你!”

“别说话,怡彤。”苏少杰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她的唇。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走得很慢。此时,月光已经高高地挂在天上,月光是那么的皎洁,那么的温柔,犹如一位美丽多情的仙女,在笑着,笑得是那么美,那么甜,她一直在注视着这两位来自于远东中国的年轻情侣,仿佛想要读懂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这些美丽的爱情故事。

苏少杰亲吻着叶怡彤的脸,还有她的唇,这是一张非常漂亮而又性感的脸,美丽的成都女孩叶怡彤仿佛像天使一样,已经全然占据了苏少杰整个的心,他为她痴狂,但是他的心不疯狂。

他亲吻遍了她整个的脸,她也亲吻遍了他整个的胸,他们的双手不时地紧握在一起,又慢慢松开,他们时而紧贴在一起,时而又分开散开,他们在无奈地亲近着对方,他们在无奈地折磨着自己,因为爱的压抑本身就是一种摧残!

欲望,毕竟是欲望,欲望有时会失控,作为对于爱情可以抛弃一切的女孩来说,爱情来临时她们会奋不顾身,此时的叶怡彤显然已经濒临崩溃,她在呻吟中把手......。

.............................

“别这样,怡彤,别这样!”苏少杰的脑子一下子爆炸了一般,他强压着身体里的欲望之火,抽出手来,把她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了。

“少杰!”叶怡彤哭着,她连连摇头,“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我的!”苏少杰用双手捧着她的脸,他想放弃自己的坚持,因为他也已经接近失去理智,但是当他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美丽女孩,他清醒了许多,他理智地说,“我也是你的,怡彤!我们是不分开的!”

“少杰,咱们回国就结婚,我不想等那么久,好吗?”叶怡彤无奈地点了点头,她的脸贴在苏少杰的胸膛上,柔情万般地喃喃说道。

“一定!一定!”苏少杰把叶怡彤紧紧地拥抱着,她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少杰,真不好意思!”恢复了理智的叶怡彤有些不好意思,她把脸贴在了苏少杰的胸膛上,说,“自从我们俩相爱之后,我一直憧憬着做你新娘的那一天,尽管平时学习起来很忙,不上课的时候还要多看看书,但是晚上躺在被窝里老是想和你结婚这些事,我是不是没救了啊,少杰?”

“你以为光你想好事啊?我也想!”苏少杰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脑勺,又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说,“我是男人,结结实实健健康康的男人,我比你更盼望那一天能够早日到来呢!”

“少杰,我算了算,咱们再过一年半的时间就结婚!”叶怡彤抬起头来,撒娇地说,“时间久了我就会得相思病了。”

“好!最多一年半。”苏少杰笑着点点头,说,“可,我们等得了吗?啊?”

“你说呢?”叶怡彤用手指敲着苏少杰的鼻梁,说,“这事可全在你啊!少杰,咱可是说好了的啊!”

“那就等呗!我们不能把美好的事情搞得太简单化了,是吧?嗯?”苏少杰逗着她说,“一切答案都会在洞房花烛夜揭晓,你说,对不对?亲爱的。”

“嗯!这也是我们的约定!”叶怡彤站直了身子,把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说,“一年半,一晃就过去了。我们在以色列还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要读书,功课这么累。你要工作,比我的事儿还多。”

“咱们走吧,到海边去,去沙滩上听海去。”苏少杰伸出双手帮着叶怡彤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又把自己的衣着整理了一番,拉着她离开了那个地方。

他们又走回到了人行道上,朝着海边继续行走着,在特拉维夫的秋夜里继续徜徉着。以色列的秋夜是迷人的,那夜空,空旷而又丰满,和着那夜的香气弥漫在了空中,勾勒成了一个柔软的网,笼罩在了特拉维夫的上空,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了里面,透过那张无形的网,可以看到那满天的星星宛如一颗颗的夜明珠,散布在了那无际的苍穹上,在那上千颗行星中,不管是离我们地球只有几光年的,还是有着几百万光年的,它们都在向我们人类地球传递着光明与希望的信息。

苏少杰和叶怡彤手拉着手,慢步走着,他们一边说着情话,一边朝着海边靠拢,他们走到了哈雅贡海滨大道,他们走近了地中海,他们走上了海滨的沙滩,不夜的特拉维夫,不夜的海滨沙滩,依然是游人不断。

他们远离了成群结伙的驴友,躲开了成双结对的年轻情侣,走到了靠近雅法那个方向的位置上,他们找到了一个僻静处,脱下了鞋子,坐在了依然还有着热量的沙滩上。

此时的海潮刚刚开始上涨,在明亮的月光照射下,那上涨的潮头清晰可见,和所有的海洋一样,在月亮的作用力下,地中海的海水潮涨潮落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远古直到今天,依然还在遵循着这一成不变的大自然的规律。

海水在向着岸边推进,天空飘来了乌云,天在渐渐变黑,云在慢慢靠拢,渐渐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了里面。苏少杰抬头望去,但见眼睛所能接触到的,却都是那罩上了这张柔软的天网的躯体,海边鳞次栉比的高楼与大厦,路边那成行成排的棕榈与椰树,都不再像白日里那般地现实了,好似变成了模糊与空幻的沙画,每一样却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752)|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