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宝星的博客

我的博客我的书房 我的博文我的原创

 
 
 

日志

 
 
关于我

1、上过山下过乡插过队/种过庄稼推过独轮赶过马车(知青)// 2、恢复高考制时考上大学(学生)// 3、大学毕业后进入兵工厂(教师)// 4、从事英语口译笔译工作(翻译)// 5、从事涉外科技情报工作(翻译)// 6、从事进出口及国际贸易(管理)// 7、“独在异乡为异客”(海外/翻译)// 8、"静观风雨笑晚晴"(涉外/管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7)  

2015-09-22 20:58:17|  分类: 【原创言情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中海岸 夜阑珊(连载177)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以色列:地中海之滨的特拉维夫






中东的以色列。地中海之滨的特拉维夫。直线距离隔着月球大约有三十五、六万公里之遥的沙漠边陲绿洲。高高在天上的月亮之神,从苍穹之外的高远天际,奋勇地穿过厚重的大气层,无私地将自己的光亮洒落在了这方热土地上,那月光,照在了地中海的海面,照在了海边的美丽沙滩,也照在了一对幸福着的中国年轻人的身上。

“怡彤,你们这次去希伯来大学的收获一定很多吧?”苏少杰用手把叶怡彤轻轻搂住在怀里,他望了望地中海上空的满天星斗,又看了看那轮明月,随即又低下头来,用下巴轻轻地抚摸着她那满头的秀发。

“收获太大了!太有价值了!”一说到她的这次耶路撒冷之行,叶怡彤立马就眉飞色舞起来,她兴奋地说,“简直是太棒了!没想到希伯来大学会是那般的气派,那般的霸气!”

苏少杰满含柔情地说道,“看起来,纳代尔博士没有让你们的这趟耶路撒冷之行白跑啊!”

“可不是吗!这次的学术交流简直是太棒了!学到了很多,看到了也很多。”叶怡彤兴奋地说道。

 “真的有那么棒吗?”看到自己心爱的姑娘那满脸的兴奋,苏少杰也乐了,他逗着她说,“我看呐,能把你这样见过世面的人给高兴成这样子,看来希伯来大学还真是有它的独到之处啊!”

“你是不知道啊,少杰。”叶怡彤挪了一下身子,调整了自己的坐姿,此时,她那张充满魅力的美丽脸庞直冲着苏少杰的脸,她一脸的灿烂,兴奋地说道,“希伯来大学绝对称得上是一所世界级的顶尖高等学府,这所大学有很多项涉及到世界文化遗产的学术与研究,涉及到的课题有很多是高端的。”

“这可真称得上是世界一流的大学了!”苏少杰拉起了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轻声问道,“那,怡彤,你们这次去希大,主要是进行哪些方面的学术交流啊?”

“我们去的是文学院,这也是希伯来大学最大的一个学院。”叶怡彤的手被苏少杰给揉得痒了起来,她一把推开了他的手,笑着躲开了他的侵袭,嘴里却还在讲着,“我们的交流方向主要是犹太民族历史,犹太人思想研究,还有犹太教法典这三个方面的学术研究。”

“课题还是蛮大的嘛,这也是你们这一阶段的研究方向吧?”苏少杰整了整身子,又坐直了,然后认真地问她道。

“你只讲对了一半,其实呢,我在特拉维夫大学剩下的学习时间里,基本上也是主攻这三个方面的课题,所以说,这次的希伯来大学学术交流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我听说那个学院的学科很多,研究生也特别多。”看到叶怡彤的样子,苏少杰不禁笑了起来,他拍着她的肩头,说道,“而且我听说啊,希伯来大学文学院的语言分类也很广,涉及到很多希伯来文学领域。”

“嗯,你说得对。”叶怡彤往苏少杰的身上凑了凑,靠在了他的胸前,用手抚摸着他的胸膛。

“作为一所世界级的高等学府,希大的学科肯定很多,学生应该也有不少吧?”苏少杰吻了吻她的小手,又问道。

“当然了,这还用说吗?”叶怡彤眉飞色舞地说道,“人家光本科生就有一万好几千,硕士研究生有四、五千人,博士研究生也有一千好几百人。”

“哇塞!真够大的了!”

“确实是够大的,但是我们这次主要是接触希大的文学院,”叶怡彤抬起头来,望着苏少杰的眼睛,说道,“希大文学院的语言分类确实很多,别的不说,就单拿文学院里的亚非研究所来说吧,它下面的分科也分有好多类,研究的方向也比较广泛,比如,有圣经研究、有希伯来语言、有犹太民族历史、有犹太民俗研究所、有犹太人思想研究、有犹太教法典研究,此外,还有依地语等等,有好多专业是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耶。”

“什么什么?以地语?这是一种什么语言?”

“以地,原义就是犹太,因此,以地语自然也就是犹太语了。”叶怡彤笑着,一副故意卖关子的样子。

“你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苏少杰被她给逗乐了,又问,“以地语是一新语种吗?”

“不但不是新语种,反而是一种历史悠久的老语种。”叶怡彤收住了笑,向苏少杰解释道,“在语言学上,以地语又被称作犹太德语,属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西支。”

“我怎么从来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种语言?”作为一名外国语学院的高才生,已经干了几年翻译的苏少杰也是第一次听到过有以地语这种语言。

“你以前真的没听说过以地语?不会吧?”叶怡彤有些不相信似地看着苏少杰的眼睛,说道,“以地语,其实就是犹太语,你真的不知道哇?亏你还在人间的地盘上混饭吃呢,哈哈!”

“我怎么会知道以地语也就是犹太语啊?我真的从来也没听说过以地语啊,在你这儿还是头一遭听说呢!”苏少杰茫然地摇着脑袋,看样子他以前真的不知道以地语。

“也难怪,以前我们谁也没接触过这种语言。”叶怡彤笑着,为他解了尴尬。

“咦!对了,怡彤,希伯来语属于哪个语系啊?”苏少杰又问道,他还一直搞不太清楚希伯来语到底是属于哪个语系,因为他从来也没接触过希伯来语,他到以色列做翻译工作,那也是英语方面的翻译,与希伯来语无关。

“希伯来语属于亚非语系闪米特语族,简单说来,就是闪族语系,和阿拉伯语同属一个语系,都是从右往左写的。”叶怡彤解释说道。

“和阿拉伯语是属于同一个语系?”

“是的!是同一个语系,而且他们的老祖宗也是同一个人,那就是亚伯拉罕。”叶怡彤笑着说道。

“哦哦!对对!”苏少杰也笑了,说:“我怎么把这个都给忘了呢?”

“说起以地语,其实是这样的,”叶怡彤挪动了一下身子,可能是用同一种姿势坐着,时间久了腰有些受不了,她说,“在犹太人复国以前,希伯来语主要是用于《圣经》与相关宗教方面的研究,当时讲希伯来语的人不是很多,因为以色列亡国之后,这个国家就从地球上消失了,希伯来语也就成了一门消失了的国家语言。”

“这我知道,以色列亡国之后,就很少有人讲希伯来语了。”苏少杰点点头,接着又说,“其实,一个国家的消失,尤其是像以色列人这样的情况,人都被驱散到世界各地去了,语言肯定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因为讲这种语言的人少了,作为一种语言,随着这个国家的消失,没有了语言环境,用不了多久,这门语言基本上也就消失了。”

“可是以色列人和其他人不一样,犹太这个民族太顽强了,他们依赖着《圣经》这卷不朽的经书,来维持着希伯来语的不被淡化,千百年来,犹太人一代又一代的人死去了,又有一代又一代的犹太人诞生了,他们一直都在坚持着自己的语言。”不愧是希伯来语的研究学者,叶怡彤显然对希伯来语的发展史是很清楚的。

“我听说啊,一般的民族如果遇到像他们犹太人这种情况,用不了多久就很快就被同化了,看样子犹太民族确实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啊!”苏少杰感慨地说。

“少杰,你说得对!”叶怡彤连连点头,说道,“自以色列复国以后,希伯来语首先作为一种口语的形式在民间出现,然后很快就在犹太人中复活了,并迅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因为当时回到以色列的犹太移民有很多,大家都讲着自己来以色列之前的寄居国家的语言。”

“那,你刚才说的以地语又是怎么的一回事呢?”

“以地语当时是流散在中欧和东欧一带的犹太人使用的一种语言,也可以说是犹太人使用的一种国际交流语言,但是这种所谓的犹太语言只有一部分人会讲,因为以地语有些与德语相近,最初也是由流散在德国的犹太人开始使用的。”叶怡彤俨然像一位国际语言学家,对着自己心爱的男友侃侃而谈。

苏少杰一边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他心想:今后可真得好好跟着怡彤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自己既然走进了以色列,而且还是以翻译的身份在这里工作,如果连最起码的希伯来语常识都搞不明白,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那你有没有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还在讲这种以地语?”苏少杰又问了叶怡彤一个问题。

“还有很多人在讲啊!”叶怡彤忽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回答说道,“除了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犹太人还在使用以地语外,居住在美国和南非的犹太人中也有少数人说依地语,当然了,以色列现在依然也还有这种讲以地语的犹太人,所以说呢,现在全世界使用以地语的人口也不少,估计吗,大约有 400万,基本上就是这个统计数字吧。”

400万?这么多啊?”苏少杰有些惊讶,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这门自己以前根本就不知道的语言竟然还被这么多的人正在使用着。

“以前这个数字还要多啊,因为在以色列复国之前啊,讲以地语的人比这个数字还要多得多。”看到苏少杰的那样子,叶怡彤差点儿就笑出声来了。

“那是为什么呢?”苏少杰好奇地问道。

“我刚才给你讲了,以色列建国之后,全国兴起了复活希伯来语的运动,因为被压抑了将近两个世纪,犹太人一直被奴役被欺压,他们寄人篱下将近两个世纪,一旦国家复活了,犹太百姓的热情非常高涨,全民掀起了学习希伯来语的高朝,所以这也就刺激了希伯来语的快速复活,并很快就取代了他们曾经使用的依地语。”

苏少杰像一位认真的小学生,仔细倾听着叶怡彤的讲解,他的样子看上去傻傻的,很可爱的一副样子。叶怡彤幸福地微笑着,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位英俊小伙苏少杰早就已经被她当成了至爱,面对着自己心爱的男友,她的目光充满了温柔,充满了幸福,那是一双爱恋的目光,那是一双渴慕的目光,她的心早就被他给融化了。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156)|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